第一百章 谁敲谁的竹杠 - 官梯

第一百章 谁敲谁的竹杠

徐文丽脸蛋一红,随即轻碎了一口:“小丫头想什么呢,这里不是两间房子吗?我和你睡里面这间房,他睡外面这间房,还能吃了我们不成?” “可是,这样不好吧。”李梅嗫嚅着,“会让人说闲话的。” “怕什么?”徐文丽挺了挺傲人的胸脯,“我是聂新宇的未婚妻。” 李梅彻底无语,被打败了。 两个女人一台戏,这却不关聂新宇的事情了。 来到县长董中秋的办公室,董中秋正好在审阅一份文件,看起来表情比较轻松,相当悠闲。 “县长。”聂新宇推门进去,很是恭谨地叫了一声。 “回来了。”董中秋瞥了聂新宇一眼,眼神亮了起来,语气却是淡淡的。 “嗯,一回来就向您报到了。”聂新宇这明显是睁眼说瞎话,却是让董中秋很是受用。 一边回着董中秋的话,聂新宇一边很是熟络地提来开水瓶,帮董中秋的茶杯里续上开水,看的董中秋眼神一暖。 这段日子,聂新宇不在身边,董中秋还真觉得总是缺少点什么,有些不适应。 想归想,董中秋嘴上却是说着:“别说的好听,嘴上跟抹了蜜似的。刚从公安局那边过来吧,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这才是董中秋重点关注的地方,尽管在这之前,董中秋也得到了在公安局里发生的那一幕的部分信息,可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两清了。”聂新宇笑了笑,“杨书记说是个误会,我让文丽不追究严才春的相关责任了,也没要他们赔偿经济损失。老板,就这事情,文丽一路上一直在责怪我呢。” 董中秋哑然失笑,知道聂新宇无耻,还真没想到聂新宇这么无耻,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不过,这事情董中秋也不好打听的太详细,只能点到为止,既然结果让人满意,董中秋自然也是非常满意。 起码,聂新宇很有分寸,没有给董中秋添乱添堵。 “徐文丽是你的未婚妻?”董中秋马上问了这么一个关键问题,“方便透露你这个未婚娇妻的工作性质吗?”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老板,这门亲事是家里长辈定下来的,我和她还真不怎么熟。我只知道她的军衔是中校,至于是不是还有别的身份,我真不知道。” 董中秋盯着聂新宇看了半响,点了点头:“新宇,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 “老板,对不起。”聂新宇老老实实做检讨,“我不该瞒着您去蛇口特区,给您添麻烦了。” 董中秋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不想给我添乱,这事情就不提了。不就是去蛇口特区搞调研嘛,辛苦了。” 说完,董中秋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聂新宇。 “我和杨书记是这么说的。”聂新宇苦笑了一声,“实际上,我去蛇口特区是为了私事。” 董中秋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而是很快转移了话题:“对了,新宇,市委龚书记让你回来后给他打个电话,如果有时间,就去他家一趟。” “知道了。”聂新宇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老板,听说您要进步了?” 董中秋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手指虚敲聂新宇的脑袋:“你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小道消息是最不可信的。” 聂新宇笑了笑:“老板,这还真不是小道消息,我听市委龚书记说的。” 一听这话,董中秋的眼神亮了起来。 聂新宇心下暗乐,看来董中秋也不能免俗,对进步这个词眼相当敏感。 “龚书记怎么说的?”董中秋果然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聂新宇摇了摇头:“龚书记说我们水口县的领导班子要进行一次大调整,还说老板您这次受委屈了,组织上要对你进行一些补偿。” 一听到补偿这个词眼,董中秋的眼神又黯淡了一些。 聂新宇就笑着说:“老板,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去龚书记家里一趟吧。” “这合适吗?”董中秋有些兴奋,同时又颇为迟疑。 “龚书记上次不是说过吗?”聂新宇微微一笑,“让您有时间也去他家里做客。” 市委书记龚东来是否说过这句话,董中秋还真的记不清了。不过,董中秋相信,他和聂新宇一起去龚东来家里汇报工作,至少不会有什么坏处。 “那行。”董中秋想了想,就应承了下来,顿了顿,转移了话题,“对了,省委调查组明天就要撤离了,你有什么想法?” “悄悄的来,悄悄的去。”聂新宇淡淡地说道,“这样没什么不好的。” “你的意思上是说我到时候没必要去送调查组的领导?”董中秋已经完全把聂新宇这个秘书当做和他地位平级的军师了,马上又问了一句。 聂新宇也变得一本正经起来,正色说道:“老板,我想您是不是去找一下苟主任,省委调查组针对您来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总要得出一个具体的结论才合适吧。” 这下,董中秋沉默了好几秒钟,才下定了决心:“好,我等下去苟主任办公室一趟。新宇,苟主任对你的评价很高呢,在我面前称赞了你好几次。” “苟主任那是看老板您的面子,爱屋及乌。”聂新宇马上谦虚着,送了董中秋一顶高帽子戴。 “少油腔滑调。”董中秋心里很受用,却是瞪了聂新宇一眼,才笑着说,“你刚回来,先去县府办报个到吧。” “嗯。”聂新宇知道董中秋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安静,也不废话,转身出门,轻轻把门给掩上了。 在走廊上,聂新宇和县府办主任肖高望给碰了个正着。 和过去不同,肖高望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精气神,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蔫。聂新宇就琢磨着,看来刘大主任这段日子过的不怎么样! “肖主任。”聂新宇见躲是躲不过去了,干脆笑着打招呼。 肖高望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堆满了笑容,显得很是热情亲切:“新宇回来了啊,县府办少了你这员干将,有好多工作我都找不到合适的人干呢。” 对肖高望这个十足的小人,聂新宇是恨透了顶,也看得很清楚,可不会被他的这种假热情给迷惑住。 “肖主任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我一定照办。”聂新宇淡淡地回应着。 “谈什么吩咐不吩咐。”肖高望呵呵笑着,“新宇啊,有时间去我办公室坐一坐,我们好好唠嗑唠嗑。我很看好你,人年轻,工作能力又强,正准备给你加加担子呢。” “谢谢肖主任。”聂新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挂着那一丝淡淡的公式化的笑容,“那我先去办公室了,肖主任您忙。” “好的,好的。”肖高望嘴上这么说着,人却站在那里没动,目送聂新宇下了楼梯。 肖高望这段日子过得确实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 工作一直不顺心,因为副县长邱碧天很是看肖高望不惯。时不时的,邱碧天都会训上肖高望几句,有时候甚至是当着县府办一些下属的面,根本就不给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一点面子! 肖高望也是有苦说不出,谁让他选错了站队? 前段时间,肖高望为了抱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大腿,没少往县委那边跑。也正因为如此,引起了副县长邱碧天的强烈不满。而县长董中秋,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尽管还没对他出手,但肖高望自己心里很清楚,只有有机会,董中秋肯定会把他往死里整! 可这几天,县委书记杨菊成即将调走的传闻传遍了水口县大大小小的机关科室,这让肖高望很是心慌。 更严重的是,有小道消息说县长董中秋很可能接任杨菊成担任水口县的县委书记,这对肖高望来说简直是个噩运! 前段时间,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却是狠狠得罪了聂新宇两次! 打狗还的看主人! 聂新宇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肖高望整聂新宇,自然是没有给董中秋面子。 即便没有更进一步当上水口县的县委书记,只要是董中秋正式当选了县长,哪里会有肖高望的好果子吃? 这几天晚上,肖高望的睡眠质量很差劲,一躺在床上,就会翻来覆去辗转不安地想着如何解决自己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最后,肖高望还是打定主意先想方设法修复和聂新宇之间的裂痕,哪怕姿态再低也行! 这些日子,肖高望也是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从那天聂新宇在县府办秘书二股办公室与肖高望当面顶撞后,肖高望一直认为聂新宇是个头脑简单的愣头青,还真不知道县长董中秋怎么会选择聂新宇当秘书,到底是看上了聂新宇的哪一点? 可随着省委调查组的偃旗息鼓,肖高望把聂新宇在《华夏日报》上发文的前前后后事情都细想了一遍,越发觉得聂新宇这个年轻人不是自己先前以为的那么简单! 刚才在走廊上遇到聂新宇,聂新宇居然主动和他招呼,这更是让肖高望惊诧不已! “这个年轻人心机好深啊。”肖高望心里暗自得出结论,“至少比同龄人要沉稳很多,以后对他可要堤防一些。” 这也难怪,要知道,肖高望可是在短短的半个月内让聂新宇停职审查两次。换做一般的年轻人,见了肖高望会有好脸色给他看才对。 可聂新宇却是主动和肖高望打招呼,似乎两人之间一直不曾发生过不愉快似的。 肖高望这一次说的倒还真不是套话,套话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意义。 肖高望心里很清楚,他要想和聂新宇搞好关系,不下些血本那是根本行不通。 想来想去,肖高望还是觉得想办法送聂新宇一个最大的实惠,或许才能让聂新宇心动。 聂新宇是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现在已经是县府办副主任,行政级别是副科级,如果提上一级,那就是正科级别。 别看这么小小的一个级别,在地方县上,这一个小小的级别往往是许多人终身都无法逾越的一个沟坎! 如果聂新宇现在下放到县局或者乡镇里面去,能够当上一个实惠局或者好乡镇的副职实职,就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待遇。 可要是聂新宇的行政级别提高到正科级别,再去县局或者乡镇挂职,很有可能就是正职实职了! 肖高望心里其实也有些不甘心,因为他这个县府办主任现在也只是个正科级别罢了,而聂新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 当然,肖高望虽然只是正科级别,因为县府办主任这个特殊职位的关系,倒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把聂新宇的行政级别弄到正科级别。 只要肖高望力荐,县长苟福天和副县长董中秋又青睐聂新宇,这个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当然,在县府办,聂新宇不可能弄个正科实职,那把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往哪里放? 在县府办,倒是有两个享受正科待遇的副主任。不过,以聂新宇的资历,想直接升任县府办主任,只怕连会非常艰难。 再说,即便是县长董中秋,只怕也不希望聂新宇这么快就当上县府办主任,落人口实! 在官场上,排资论辈非常讲究,一个年轻人过早登上高位,不见得会是什么好事情! 肖高望还在沉思之间,聂新宇却已经进了秘书二股办公室。 一见聂新宇,所有人都愣住了。 紧接着,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和聂新宇笑着打招呼。 “聂主任!” “聂主任!” “聂主任回来了啊!” …… 每个人都是一张笑脸迎接聂新宇,就连副县长邱碧天的秘书王志平都走了过来,很是热情地在聂新宇肩膀上拍了拍:“新宇,见了县长了吧。” 聂新宇笑着点了点头:“王主任,几天不见,你精神气又上了一个台阶啊。” 王志平嘴角抽了抽,极力让自己的脸上不露出得意神色来。 王志平最近这段时间心情确实不错,因为听闻他的老板副县长邱碧天很有可能接任县长一职!当然,这还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新任县长一步到位,当上水口县县委书记! 秘书和领导的关系说起来复杂,道起来却也是相当简单。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八个字用来形容秘书和领导的关系很是贴切。领导甚至掌握大权,他的秘书自然是水涨船高,见官也大上一级。领导要是降级或者被打入冷宫,秘书就惨了,基本上是会无人问津,得过且过! 这个时候,王志平倒是希望县人大主任苟福天有个意外或者癌症什么的,别来个好马也吃回头草,重新当上水口县的县委书记! 苟福天因为年纪问题,在此之前,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苟福天干完这一届县人大主任就要退居二线了! 领导退居二线,他的秘书如果在领导退下去之前没有得到一个好的安排,那他的仕途基本上也是到此为止,很难再有所作为,因为秘书身上早就打上了他服务的领导的烙印! 一般来说,新任领导都不会启用前任领导的秘书,因为其中牵涉的东西过于复杂,新任领导都不愿意趟前任领导留下来的泥坑! 而领导退居二线,即便领导重感情,在临退的时候给秘书留下一个较好的工作前程,可人走茶凉,秘书也并不定就能过上好日子,更别说升迁! 总的来说,领导手握大权,秘书的日子就会过得相当滋润。而领导手中没有了权力,秘书就狗屁不值! 要是董中秋能够当上水口县的县委书记,给邱碧全腾出县长位置,王志平就正式成了水口县县政府第一秘! 不过,出于秘书一贯的职业谨慎习惯,在一切还没有水到渠成之前,王志平知道越是在这个时候他越是要保持低调,千万不能给领导添堵,增添变化的可能性。 在县府办,还真没有几个同事能够入王志平的法眼! 对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聂新宇,王志平也一直没有怎么关注,直到聂新宇在《华夏日报》发表那篇《试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后一鸣惊人,才让王志平刮目相看。 而在这些日子,县长董中秋每天几乎都要说上好几次聂新宇的名字,言辞中带有几分亲切与自得,这也让王志平警惕的同时,也想和聂新宇搞好关系。 况且,在王志平看来,聂新宇还真算是一个性情中人的年轻人,不难打交道,平时出手也较为阔绰,在县府办颇得人缘! 在官场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没有人愿意轻易树敌,都是竭力让自己的关系网更加宽敞一些,到了某个紧要关头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个道理王志平还是明白的。当然,王志平也知道因为先前的矛盾问题,聂新宇不大可能对他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王志平不觉得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的办法! 正因为如此,王志平才会主动过来和聂新宇打招呼。 “新宇,苟主任一直很是称赞你的文笔呢。”王志平也是投桃报李,笑着说,“什么时候有时间,也指导指导兄弟啊。” 聂新宇自然不会当真,微微一笑:“王主任才是我们县府办的一支笔呢,您那妙笔生花,我是叹为观止,仰望还来不及呢。” “你们两个大秘书就互相吹捧吧。”一个清脆悦耳的笑声突然在聂新宇身边响起。 不用回头,聂新宇也知道说话的是蒲爱丽,就笑着说:“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王志平打了个哈哈:“你们聊,我送份文件给县长。” 说着,王志平还不忘朝聂新宇挤了挤眼,才大步离开。 聂新宇哭笑不得,他和蒲爱丽平时关系确实很好,却也没有王志平心里想的那么龌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