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红本本的威力 - 官梯

第九十九章 红本本的威力

“新宇,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吧。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徐文丽突然偏着小脑袋在聂新宇耳朵边吐气如兰,一阵好闻的幽香进入了他的鼻子,让他差点忍不住要打喷嚏! 说着,徐文丽不动声色地把小手从聂新宇的手掌里面抽出,娇躯往杨菊成身前迈了两步,神色也彻底冷了下来,如同一朵即将绽放的雪莲花,冰清玉洁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就是水口县的县委书记杨菊成同志吧。”徐文丽一口好听的京腔中却又透着一股刺人的冰冷,缓缓说道。 “嗯。”杨菊成对同志这个称呼非常敏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即醒悟自己落了下乘,又补充了一句,“你叫徐文丽是吧,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呢?” 杨菊成这个口气,又是一副典型的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 聂新宇心头一惊,生怕徐文丽突然暴起,把杨菊成给狂揍一顿,赶紧上前了一步,以防万一。 要知道,聂新宇可是知道徐文丽的性格,平时喜静不太爱说话,可不动则已,一动必然是惊天动地! 不管是徐文丽还是聂新宇,哪怕他们的身份再尊贵一些,可如果当着众人的面把一个县委书记给狂揍了一顿,那后果也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红色京城豪门世家子弟是可以猖狂一些,但猖狂得一定也要有个度! 特别是在官场上任职的豪门子弟,更是要注意低调,否则给人的印象会极差,落人口风,给家族的名誉甚至是利益造成巨大的损失! 要是徐文丽真的动手,虽然不至于被军方给开除,但一个非常严重的处分那是在所难免,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晋升机会! 徐文丽没有理会杨菊成的话,却是面色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红本本递给了杨菊成。 杨菊成和刑警队长龙浩天一样,只是在红本本上瞧了一眼,就马上神色大变。 杨菊成的表情变化如此之快,脸上甚至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让聂新宇也颇为诧异。 聂新宇还真不知道徐文丽除了她的中校军衔外,还有什么特别的身份。可一看这个红本本的外表,聂新宇就知道这不可能是徐文丽的军官证! “杨菊成同志,我奉首长的命令,前去水口县天龙会所抓捕一个可疑分子,却被中原省省委调查组那个姓严的副组长给撞了车,破坏了整个行动。”徐文丽的眼神突然变得非常凌厉,如同刀锋般刮得杨菊成的脸颊生疼生疼。 “严副组长驾驶着桑塔纳轿车撞上我的悍马军用吉普车,这件事情是巧合还是有别的某方面不为人知的原因,我现在无法确定。”徐文丽接着冷声道,“你当时也在桑塔纳轿车上,也有阻止我们的行动的嫌疑。” 顿了顿,徐文丽几乎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直接俯视着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语气冰冷得出奇:“鉴于以上原因,杨菊成同志,我希望你们水口县委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徐文丽说的很慢,声音也不高,却是听得杨菊成额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看过红本本,知道了徐文丽的具体身份后,徐文丽的话语听在杨菊成耳朵里简直是字字诛心,句句锁喉! “误会,都是误会。”杨菊成讪笑着,“徐小……徐组长。” 一个小小的红本本居然把县委书记杨菊成吓得语无伦次,实在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内心狂震不已! “误会,什么叫误会?”徐文丽蹙起了好看的眉头,凝声道,“我们单位就这么一台从美国原装进口的悍马军用越野车,都被你们给撞坏了,还是误会?” “这个修理费我们水口县出。”杨菊成被吓得不轻,干脆直接放弃了抵抗。 “三十万修理费。”徐文丽淡淡地说道。 这下,杨菊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也是,杨菊成大小也是个县委书记,居然敲诈到他头上来了! 见徐文丽狮子大开口,聂新宇觉得有些好笑,可略微一思量,又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事。 “文丽,既然杨书记都说是误会了。”聂新宇上前拉起了徐文丽的小手,往后退了一步,笑着说,“再说,省委调查组的那辆桑塔纳也有些损坏。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大家都各退一步,算是两清。” 被聂新宇又牵住了小手,徐文丽的脸又红了,甚至有些小女人的扭捏,柔柔的点了点头,几乎是对他百依百顺的小鸟依人样子。 见聂新宇主动解围,徐文丽也没有反对的意思,杨菊成很是松了一口气,甚至满怀感激地看了聂新宇一眼。 聂新宇对着杨菊成微微一笑:“杨书记,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和文丽就走了。” 杨菊成还能还敢说什么,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看起来是徐文丽对杨菊成做出了让步,实际上杨菊成这个哑巴亏算是吃定了,这种场面显得很是滑稽。 聂新宇也不再废话,冲公安局长曲康志和刑警队长龙浩天等人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牵着徐文丽的小手往外走。 一上悍马军用越野车,聂新宇的脸色就垮了下来。 徐文丽微微低着头,不时拿眼神偷窥聂新宇一眼,手指头在衣角上搓揉着,有些不知所措。 “开车啊。”聂新宇没好气说道,“有本事你把这个公安局的大门也砸烂啊。” “我错了。”徐文丽弱弱地应了一句,声音比蚊子还低。 “错在哪?”聂新宇板着脸问。 “我——”徐文丽抬起头来,半天也说出话来,眼眶已经红了,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聂新宇最见不得女人哭,一见徐文丽这样,心头马上软了。 叹了一口气,聂新宇柔声道:“文丽,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这里不是京城。你说你这么鲁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嗯。”徐文丽柔柔地应了一声,却是马上破涕为笑。 “好啦,开车吧。”聂新宇又是一声轻叹,“还没吃午饭吧,我请你去吃我们水口县的特色小吃。” “好啊。”徐文丽脱口而出,随即觉得不够淑女,又是冲聂新宇文丽一笑,这一笑的风情,让聂新宇骨髓都融化掉了! “你呀。”聂新宇摇了摇头,“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徐文丽一下子又紧紧抿起了性感的小嘴,不说话了,发动了悍马车。 两台军用吉普车行走在水口县城的大街上,显得颇为显眼,吸引了很多眼球。 在聂新宇的指路下,悍马车很快来到了离县委大院不远的一个叫“东风排挡”的小店门口。 聂新宇对这家排挡很是熟悉,一进门,服务员就很是殷勤地跑了过来,笑着问:“聂主任,您来了?” “嗯,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都上来吧,再来两瓶啤酒。”聂新宇笑了笑。 “好的,很快。”服务员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聂新宇身边的徐文丽一眼,随即不敢再看,一溜烟往厨房跑,却是脚下一打滑,差点摔了一跤。 “祸国殃民的胚子。”聂新宇自然知道这个服务员为什么会失态,心里禁不住嘀咕了一声。 水口县的排挡很是出名,也非常好吃,再加上三个人都很饿了,吃什么都香,等菜一上来,都是不客气用筷子夹起就往嘴里塞。 徐文丽虽然长得非常漂亮,却没有一般的漂亮女人那份做作,这让聂新宇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些。 下意识里,聂新宇已经不怎么排斥家族给他安排的这门婚姻了! “真好吃。”李梅夹起一块腊肉塞进小嘴,嘴里还嚷嚷着。 “这是店里的招牌菜农家腊味。”聂新宇呵呵笑着,喝了一口啤酒,“用的是农村的正宗土猪肉,在京城里根本就吃不到。” 徐文丽吃了一碗米饭后,动作也慢了下来,用纸巾擦了擦红彤彤的嘴唇,笑着问:“新宇,调查组的那个严才春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会专门针对你,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聂新宇呵呵笑着:“除了林家那几个小瘪三,还能有人敢把手伸这么长?” “你知道啊。”徐文丽吃了一惊,“那你怎么还能够忍得住?” “这里不是京城,我在这里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秘书,必须按照规则办事。”聂新宇叹了一口气,“在我离开京城之前,老爷子吩咐过,让我一定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哦。”徐文丽应了一声,也就不再提了。 “吃了饭去我的蜗居参观参观。”聂新宇笑着说,“有一个多星期没回来了,还不知道家里起霉了没有?” “嗯。”徐文丽柔柔应了一声。 聂新宇说的好听,把两个女人带到自己的宿舍里,就摊了摊双手,笑着说:“你们先休息休息,我还要去董县长那里报到呢。” 说完,聂新宇拔腿就开溜。 没办法,聂新宇的房间里实在太乱了,甚至还有两条没有洗的内裤塞在床底下,不敢见人。 “首长,这是把我们拉来做苦工了。”李梅皱起了眉头。 “搞卫生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徐文丽的心情却是格外的好,嫣然一笑,“等你搞完卫生,我们再去街上买些日用品。对了,还要买一铺床和床上用品。” “啊。”李梅的嘴巴已经合不拢了,“首长,你晚上也在这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