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还翻天了 - 官梯

第九十八章 还翻天了

“说吧,老曲,我们是多年的搭档了,有什么话不能说呢。”有求于人,杨菊成尽量让自己的话显得亲切一些,拉近一下双方的距离。 “刑警队长龙浩天似乎对这个案子有不同的看法。”曲康志就马上说道,“听龙浩天的口气,他认为这个案子是交通案件,不属于刑事案件,应该移交给交警部门处理。龙浩天还说,如果一定要当刑事案件来办,他让我给签拘留证,说是要把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严才春先给拘留起来。” “什么?”一听这话,杨菊成几乎跳了起来,“还反了天了,你给我马上撤了这个刑警队长。” “这不好吧。”曲康志说完这句话就开始沉默。 “我马上过来。”杨菊成觉得在电话里这事情也说不清楚,还必须自己亲自跑一趟才能解决问题,就果断挂断了电话。 杨菊成这个时候也是心急如焚,因为省委调查组调查董中秋的事情不了了之,现在各种局面都对他这个始作俑者的县委书记非常不利,要是在这个时候还不能处理好这个事故,让严才春对他杨菊成有想法,回到省城后在省长赵长喜面前说上几句坏话,那他的仕途可就真的堪忧了! 因为实在是太急了,杨菊成都甚至没有去细想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和县委书记做对! 应该说,这个时候,杨菊成的智商已经下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准。 ————————分割线—————— 聂新宇乘坐的军用吉普车几乎是紧跟着杨菊成的水口县县委一号车进的县公安局大门。 “李梅,慢点熄火。”聂新宇一见县委一号车的牌照,赶紧说道,“是县委书记杨菊成的车,等等,让他先进去。” “怎么啦?”李梅笑了笑,也很是有几分妩媚。 “见了领导要行礼的。”聂新宇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的徐中校这下可真的给我找了件麻烦事情。” “首长是想帮你的,才从京城特意赶了过来。”李梅就嘟起了小嘴,嘀咕了一声,随即又马上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动作很是可爱。 “帮我?”聂新宇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这么样帮我?” “首长说绝对不会给您惹麻烦,她自己可以把事情搞定。”李梅满眼都是小星星,“您放心,只要是首长说的,还没有办不到的。” “你以为这是大跃进啊,只喊口号就行。”聂新宇没好气回了句,“这是地方上,和你们军队里完全是两回事情。。”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你呆在车里别下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不行,我要保护首长的安全。”李梅却是不答应了,根本不听聂新宇的,推门也跟着下车。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是拿李梅没有任何办法,毕竟,李梅又不是他的下属,拿什么管人家? 因为副县长董中秋当了一年的秘书,聂新宇对县公安局并不陌生,路过大厅,甚至有好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笑着和他打招呼。 “你人缘不错嘛。”李梅有些诧异地打量了聂新宇一眼,文丽一笑。 聂新宇却面无得色,苦笑着摇了摇头。 实际上,聂新宇心里明镜似的:要是在一个星期之前,自己来这个公安局,只怕所有人见了自己都会绕着走,更别说和他热情打招呼。 这倒不是说机关工作人员都是势利眼,而是机关里大多数干部都奉行着明哲保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理念。 一周前,省委调查组刚刚进驻水口县,调查的对象就是聂新宇的老板水口县县长董中秋。 在那个时候,自然是没有人想和聂新宇牵连上,受无妄之灾。 而现在,省委调查组明天就要离开水口县,对董中秋的调查也是不了了之。这种传闻几乎传遍了水口县城的大街小巷,傻子都知道,董中秋这下只怕是要苦尽甘来了! 董中秋官运畅通,他的秘书聂新宇自然也会水涨船高,这个浅显的道理谁都明白。 得知徐文丽在刑警队长龙浩天的办公室里,聂新宇心情为之一松。 这也难怪,要知道,徐文丽砸的可是中原省省委调查组的车,而县委书记杨菊成和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当时都在现场! 在聂新宇看来,这个时候,无论徐文丽现在在公安局里面面临多么糟糕的处境,都不足为奇。 一路上,聂新宇一直琢磨着徐文丽是不是已经进了县公安局的审讯室里,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徐文丽或许已经被刑事拘留! 而李梅转告聂新宇,说徐文丽认为刑警队长龙浩天是个可用之人,那么徐文丽现在呆在龙浩天的办公室里,自然是绝对的安全。 事实上,徐文丽的处境比聂新宇想象中的最好局面还要好! 聂新宇进刑警队长办公室的时候,徐文丽正在悠闲地品尝着咖啡,天知道龙浩天这个刑警队长的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咖啡? 而龙浩天就坐在徐文丽的对面,正在陪徐文丽说话,根本没有讯问的架势! 见聂新宇走了进来,一直看起来很是悠闲的徐文丽弹指可破的娇嫩漂亮脸蛋上突然腾起了一朵好看的红晕,一直往下扩散,直透脖颈深处,分外诱人! “龙队长,你好啊。”聂新宇却是只看了徐文丽一眼,随即把视线落在了龙浩天身上,笑着伸出了右手。 龙浩天在聂新宇进来的时候就马上站了起来,往前迎了两步,这个时候马上伸出了双手,和聂新宇很是热情的握手寒暄。 本来,龙浩天等聂新宇先伸手就给了他很大的尊重,现在更是双手对单手,可谓已经非常恭谨,把自己当做聂新宇的下属,给了聂新宇领导待遇。 “聂主任,欢迎来我们刑警队视察工作。”龙浩天呵呵笑着,握住聂新宇的双手甚至还用力摇晃了两下,似乎在向旁人宣示显示着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龙队客气了。”聂新宇笑了笑,“我刚从蛇口特区出差回来,听说我的未婚妻徐文丽在您这里做客,特意过来接她。” 见聂新宇亲口承认自己是他的未婚妻,徐文丽一直冰冻的眼神终于开冻了,很是妩媚地看了聂新宇一眼,嫣然一笑。 这一笑的风情让整个办公室都亮了起来!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龙浩天心里暗自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想归想,龙浩天嘴上却说着:“聂主任,首长和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严才春发生了一点冲突,我特意请首长过来协助调查一下。笔录已经做好了,随时可以恭送二位了。” 龙浩天的话刚说完,聂新宇还来不及回话,一个熟悉的颇有威严的声音突然在办公室门口响起,让聂新宇皱了皱眉头。 “谁说她可以离开了?”不用回头,聂新宇也知道说话的县委书记杨菊成,“龙浩天,你这个刑警队长是怎么当的,怎么能私放犯罪分子,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和领导?” 龙浩天微微一愣,随即看了坐在椅子上仍旧很是悠闲喝咖啡的徐文丽一眼,终于咬了咬牙,硬着脖子说:“杨书记,我是水口县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依法办案,秉公执法是我的权力和义务。我认为这个案子就是一起因为交通事故而引发的民事纠纷,不属于我们刑警队管辖范围。如果一定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话,省委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也是当事人,犯罪嫌疑人。” 龙浩天态度如此强硬,不只是县委书记杨菊成和跟随而来的公安局长曲康志惊讶不已,就连聂新宇也是为之一愣! 要知道,龙浩天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享受副科待遇的股级干部而已,而他当面顶撞的却是水口县的县委书记,正处级领导干部! 这两者之间的行政级别相差太大了! 要罢免龙浩天这么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对于县委书记杨菊成来说也就是一二三的事情! 是什么原因让龙浩天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是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龙队长,注意一下你的态度。”公安局长曲康志上前了一步,似训似提醒地说了一句,让人也摸不清他的立场,“杨书记问你话,你要好好回答。” 可曲康志接下来的话就耐人寻味了! “杨书记,龙队长一直就是这种性格,说话硬邦邦的,很多时候我这个局长都受不了,您别太介意。”曲康志这话几乎把杨菊成想发火的路径给全部堵死了,让杨菊成即将骂出口的话硬是缩回了嘴里。 杨菊成微微皱起了眉头,淡淡说道:“这个和性格无关,身为刑警队长,要有起码的政治立场,更要有组织纪律性,我在政法工作会议上特别强调过多次。” 杨菊成居然在这个时候打起了官腔,让曲康志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这分明是不给他这个公安局长面子嘛,而且是当着他的下属的面。 杨菊成这话确实有些过了,在官场上,到了一定的级别,即便是领导,也要想办法维护当领导的下属的威信。否则的话,下属只怕要和领导离心离德,背道相驰!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公众场所,曲康志不得不维护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的一把手权威,不能和杨菊成公开顶嘴,也只能是闭嘴保持沉默。 曲康志不说话,可龙浩天似乎牛劲发作了,又是硬着脖子回话道:“杨书记,要是我工作上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指导,我一定虚心接受。可这个案子比较简单,情节也非常清晰,我自问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这一次,曲康志干脆也不管了,甚至心里还有些解气。 杨菊成一听这话,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发火了:“龙浩天,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眼中还有没有领导?” 龙浩天双目直视着杨菊成,没有回话,却也没有低头,僵持着。 这下,杨菊成心头的怒火更盛了。 “龙浩天,我现在通知你,你被停职审查了。”杨菊成板着脸,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着牙齿在说话。 龙浩天却突然笑了起来:“杨书记,我只是个小小的刑警队长,让我停职审查,有曲局发话就行了。” 龙浩天这话说的很漂亮,也很得体,却也不无讥讽之意,暗指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并没有直接让他龙浩天停职审查的权力! 同时,龙浩天这话也有挑起公安局长曲康志对县委书记杨菊成的不满之意,可以说暗藏阴险动机! 还真别说,龙浩天这一招还真的生效了。 “杨书记,我们公安局的工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您尽管批评就是了,我们一定尽快改正。”曲康志不得不开口,否则的话以后他这个局长在水口县公安局的威信会直线下降! 要知道,曲康志不只是水口县公安局长,同时还是县政法书记兼县委常委! 杨菊成直接绕过曲康志这个公安局长要罢免刑警队长龙浩天,已经过界了!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聂新宇突然开口了:“杨书记,曲局,你们忙,我和文丽先走了。” 说着,聂新宇拉起徐文丽的小手,就往门外方向走。 聂新宇这话说的客气,可未尝不是直接无视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呢? 在这一刻,军人出身的龙浩天几乎要忍不住对聂新宇竖起大拇指了! 杨菊成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瞥了聂新宇一眼,语气冷的出奇:“小聂,你可以走,不过徐文丽是罪犯,不能离开。” 聂新宇很是听话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笑了笑:“杨书记,您是领导,按理说我不能也不敢不听您的吩咐。” 这话一出口,傻子都知道聂新宇一定还有个转折性的结束语。 果然,聂新宇微微笑着:“可是,徐文丽是我的未婚妻,从京城特意过来看我的。作为文丽的未婚夫,我必须维护她的正当权益。刚才龙队长已经告诉我,文丽这个案子不属于刑事案件,也已经做了询问笔录,自然是可以离开了。” 顿了顿,聂新宇又笑着补充了一句:“还有,即便这个案子是刑事案件,可任何当事人在被法庭宣判之前,顶多只能算是犯罪嫌疑人。杨书记,您称呼我的未婚妻为罪犯,我想您肯定是口误。” 要说先前聂新宇是直接无视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那他接下来的这两句话就是在打脸! 整个办公室的空气都因为聂新宇的这句话而为之凝固了,气氛骤然变得异常紧张起来! 先是被龙浩天给顶撞,接着被曲康志给不阴不阳挡了两句,现在连聂新宇这么一个小小的县长秘书居然也敢和他顶嘴,杨菊成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聂新宇,你无故旷工一个星期,我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杨菊成终于忍不住在办公桌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怒吼了一声,“身为公务人员,你居然敢包庇打砸抢犯罪分子,你这是知法犯法胆大包天。你以为没有人能收拾你是不?” 聂新宇的性格似乎出奇的好,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这种笑容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诡异! “杨书记,我没有旷工。”聂新宇很是耐心地笑着解释,“这几天我一直在蛇口特区出差,董县长让我做水口县劳务输出调研,蛇口特区是我们水口县打工者聚集最多人的地方,在那里搞调研最实际。” 聂新宇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他说是县长董中秋让他去蛇口特区搞调研,这根本无法对证! 谁都知道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铁打的心腹,即便是杨菊成找来董中秋,董中秋也绝对不会否认聂新宇的说辞! 徐文丽似笑非笑地看了聂新宇一眼,又落到了牵着自己小手的聂新宇的大手上面,脸色又红了起来,娇羞地低下头去。 成年以后,徐文丽还真没有和异性年轻人牵过手,家人除外。此时的徐文丽觉得小心肝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快要跳出胸腔了! 可是,偏偏这种感觉对于情窦初开的徐文丽来说又非常刺激,憧憬与甜蜜还有意乱情迷同在! 隐隐约约中,徐文丽甚至期待着就这样让聂新宇牵着她的小手,一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此时的徐文丽,已经完全没有军人的那种刚硬,有的只是小女人般无限的娇羞与小鸟依人! 杨菊成脸色阴沉如水,沉声道:“聂新宇,你的问题很严重,组织上自然会慎重考虑。不过,我再强调一下,你现在可以走,但你的未婚妻不能擅自离开公安局。” 一听这话,聂新宇脸色一变! 这一刻,聂新宇甚至已经决定要豁出去了,和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彻底撕破脸皮! 不管怎么样,聂新宇且不提他的出身京城红色豪门这个身份,他也有他的尊严与底线。徐文丽是聂新宇的未婚妻,又是特意从京城赶过来帮他的,无论如何,聂新宇都不能让徐文丽在水口县受到任何的伤害! 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