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茶壶碎了 - 官梯

第九十七章 茶壶碎了

回到水口县县委大院,严才春和杨菊成都是一脸的阴沉。 杨菊成回到自己的县委书记办公室,又把一个心爱的紫砂茶壶给打碎了。 “杨书记,省委调查组的车在你们水口县被人给砸了,我回去怎么交差啊。”杨菊成脑海里一直荡漾着严才春在回来的路上这么一句话。 很明显,要是省委调查组的那辆已经被毁得不成样的桑塔纳如果得不到赔偿,那水口县财政就必须要负责。 杨菊成一想到这个问题,头都大了。 县委书记陪领导逛红灯区还让人把车给砸了,这个标题要是出现在某个媒体上,杨菊成已经不敢想象最后的后果! 况且,杨菊成虽然是县委书记,可手头上并没有钱,即便要赔钱,也需要财政拨款。而县长才是真正的财政一支笔! 要是换做一个星期前,杨菊成是水口县绝对的权威,响当当的一把手,根本不会把这点财政拨款当做一回事情。 可现在,苟福天风头正盛,只怕不会给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面子,很有可能从中“为难”他一下!更大的问题是,县长董中秋很明显和苟福天站在同一阵营,而且是和他杨菊成敌对的阵营里! 一想到这里,杨菊成心里就很是恼火。 杨菊成烦恼的同时,严才春的日子也不好过。 一进省委调查组的专属办公室,严才春就遇到了脸色不大好看的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 “翁书记,我们的那辆桑塔纳轿车被人给撞坏了。”严才春知道自己躲不过去,还不如光棍一些,干脆走了过去,直接说道。 “严才春,你是怎么回事?”翁友华脸色阴沉如水,劈头就训,一点都不给严才春面子,“我们调查组明天就回省城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翁友华的话语前所未有的严厉,训得严才春一愣一愣的。 严才春这下也是彻底傻眼了。 要知道,这十来天,翁友华虽然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却也基本上是相当尊重严才春这个调查组副组长,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 “水口县县委杨书记当时也在车上。”等到反应过来,严才春禁不住辩解了一句,“谁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女疯子。” “女疯子?”翁友华冷笑了一声,“严副组长,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任。” “我怎么啦。”严才春的表情相当疑惑,“那个女人把我们的车撞了,还把我们的车给砸了,不是女疯子是什么。” 翁友华怒极而笑,猛地一拍桌子:“严才春,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赵省长的秘书,你就可以随便侮辱人!” 严才春这下更加糊涂了,也觉得翁友华也疯了,居然敢把省长赵长喜也拉了出来,还敢出言不逊。 “翁书记,这件事情只是个意外。”严才春的表情也冷了下来,冷声回应,“一事归一事,你不要把赵省长也牵涉进来。” “就你严才春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赵省长不牵涉进来也不行了。”翁友华冷笑一声,“你等着吧,赵省长马上就会给你电话。” 严才春脑袋嗡的一声,已经是不知所措。 别看严才春平时因为是省长赵长喜的秘书这一身份而牛皮哄哄的,实际上却也是个八面琳珑的角色,为人极为精明。 严才春心里也很清楚,不管他再狐假虎威,可在现阶段其实根本就招惹不起翁友华。要知道,不管怎么说,翁友华也是响当当的省纪委副书记,平时尊重严才春那是给赵省长面子,可真要闹僵了,翁友华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他严才春下手。 别说是他严才春,就算是省长赵长喜,对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都颇多顾忌。虽然,一般来说,纪委是不能对同一级别的党委政府领导进行调查,可要是认真细数,大多数的党委政府领导干部都是倒在同一行政级别的纪委手下! 上一级纪委主管不假,可绝大多数时候,具体办案的还是同一级别的纪委工作人员,因为他们对当地的环境熟悉。 在官场上,官员们最怕的就是纪委,最巴结的就是组织部,不能说这没有道理。 没办法,被纪委请去喝茶就意味着仕途的终结而且很可能还有牢狱之灾,而不去巴结组织部门,很有可能总是原地踏步或者去了冷清衙门闲职。 当然,这个时候严才春最担心的是调查组的桑塔纳轿车被砸了怎么会让远在省城的省长赵长喜也给牵涉进来了? 没多久,严才春的担心还真的成了现实。 省长赵长喜果然把电话打了过来,打在了严才春的手提电话上。 这种电话自然是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接,出于职业习惯,严才春并没有马上按接听键,而是跑到了走廊尽头,才开始接听电话。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严才春心里很是没有底气,声音都略微有些颤抖。 “你身边有人吗?”赵长喜却是淡淡地说道。 “没有。”严才春心里一紧,赶紧回答说,“我在走廊上。” “你听我说就是了。”赵长喜沉声缓缓说道:“我不管你今天上午的事故过程,你必须完全按照我说的做。” “好的,是是是。”严才春还真的从来没有听过赵长喜如此郑重的语气,心下更是慌张,连声回答。 “你今天是不是招惹了一个开悍马车的女孩子?”赵长喜自问自答,根本不让严才春有分辨的机会,“我告诉你,这个女孩子是省纪委书记王满江的外甥女,叫徐文丽,徐文丽来自京城贺家。” 顿了顿,赵长喜接着说道:“听满江同志说,你居然说要去砸徐文丽的悍马车,这才引发了矛盾。” “老板,是徐文丽砸了我们省委调查组的一辆桑塔纳轿车。”严才春禁不住苦笑了一声,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赵长喜一听,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要再扩大矛盾了。如果可以的话,你去向人家女孩子道歉一声,男人嘛,气量要大一些。” 说完,赵长喜也不容严才春分辩,马上挂断了电话。 挂了手提,严才春几乎有一种拿脑袋去撞墙的冲动。 在这个小小的水口县里,严才春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透顶。 先是奉省长赵长喜的吩咐,跑到水口县这个偏远山区来吃苦受累,想借此捞取点政绩,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调查董中秋的专案组无疾而终,最终只能是非常狼狈的铩羽而归! 更让严才春气愤的是,聂新宇这样一个小小的副县长秘书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省长秘书给放在眼中,出言不逊之后逃之夭夭,现在根本就见不到踪影! 严才春可以想见,只要省委调查组一离开水口县,经受住了“组织考验”的代理县长董中秋一定会更“进一步”,很有可能爬上水口县县长的宝座,而那个“逃之夭夭”的聂新宇也可以堂而皇之重新出现在县府办,继续给董中秋当秘书过他原来的滋润日子。 每次想到这里,严才春都会恨的牙关咬得嚯嚯作响! 要知道,严才春来水口县之前,可是得到了京城林家一个红色豪门子弟的吩咐,要把聂新宇往死里整! 可现在倒好,聂新宇完好无损安然无恙甚至连毛都没有掉一根,省委调查组就要灰溜溜狼狈回省城了! 而在水口县的最后一天,严才春怎么也没有想到,跟着县委书记杨菊成想去红灯区天龙会所过过久违的“性福”生活,居然也是一波三折,羊肉没吃着反而惹了一身骚! 到了最后,连省委调查组的桑塔纳轿车都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疯女人给砸了! 而现在,严才春眼中的疯女人居然是省纪委书记王满江的外甥女,而且出自京城红色豪门徐家!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严才春几乎要发疯了! 在走廊上呆了半响,严才春才走回办公室,脚步有些沉重。 才进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机又叫了起来,拿起来一听,却是县委书记杨菊成打来的电话。 “严处长,让那个肇事的那人赔多少钱合适?”杨菊成试探着问道,“要不,我们水口县先给省委调查组买一台新的桑塔纳轿车吧。” “你看着办吧。”严才春没好气地回答道,随即恶向胆边生,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调查组的这辆桑塔纳轿车可是花了二十多万买来的。” 知道了徐文丽的背景,让严才春去找她赔钱,他没有这个胆子。 可严才春把满腔怨恨都算到了杨菊成的头上,硬是想把他拉下水让他陷得更深一些,就干脆把桑塔纳轿车的价格也提高了一些。 “好的,严处长,您就放心吧,我不会让您为难的。”杨菊成有些献媚地马上表态说。 “杨书记,这可是您答应我的,要给我们省委调查组买一台桑塔纳轿车。”严才春这下是用话把杨菊成给套牢了,不让他有反悔的机会。 “您就放心吧,下午我就让人去衡耒市提车。”杨菊成也没有太把这当做一回事情,顺口就道。 见桑塔纳轿车有了着落,严才春的心情略微轻松一些。 挂断了电话,严才春心里又犯难了。 严才春记得很清楚,省长赵长喜在电话里说“如果可以的话,你去向人家女孩子道歉”。在严才春的理解当中,老板说的“如果可以”其实就是命令,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严才春还真丢不下这个面子! 要是换做在省城或者是京城,让严才春去向徐文丽这么一个出身京城红色豪门的女孩子道歉,那他是一万个愿意! 可这是水口县! 在严才春看来,水口县官场中只怕没有一个人知道徐文丽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县委书记杨菊成也不会有眼不识泰山! 不管怎么说,他严才春也是堂堂的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可在水口县车被人砸了,还要去向肇事者道歉,这个脸可真的丢大了! 杨菊成挂断了电话,却是又把电话打给了公安局长曲康志。 “老曲啊,我刚才问了一下,省委调查组的那辆桑塔纳轿车可是花了二十多万。”电话一接通,杨菊成就马上进入主题,语气也非常霸道,“那个女人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仗着家里有点钱就胡作非为。不管她身后有什么背景,你们公安局都要严格执法,先把肇事者控制起来进行审讯,然后让她家里马上拿钱出来赔省委调查组。” “杨书记。”曲康志的答案却是让杨菊成很是不满意,“我已经问了,那个女孩子叫徐文丽,不是我们水口县本地人。徐文丽一口咬定是省委调查组的桑塔纳先撞上了她的悍马越野车,还扬言要砸了她的悍马。” “我管她是哪里人,这里是水口县,翻不了天。”杨菊成心头的怒火腾腾腾上涨,“老曲,你这个公安局长怎么越当越回去了?我再提醒你一句,她撞坏的是省委调查组的车。” “杨书记。”曲康志却似乎早就有心理准备,尽管杨菊成说话很不客气,可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可是,徐文丽现在还闹着要让我们公安局主持公道,让肇事者赔偿她的悍马越野车呢?” “她要求陪多少钱?”杨菊成被气乐了。 “三十万。”曲康志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杨菊成的语气不对,缓缓回答,“徐文丽说她的悍马越野车是军方直接从美国进口的,价值一百多万,这一次的修理费至少要三十万。” “军方?”杨菊成一听到这个词语心里也是一咯噔。 “这个女孩子是军人?”杨菊成禁不住问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曲康志摇了摇头,“她也没有拿军官证出来,这个案子现在是刑警队长龙浩天在处理。” “嗯。”杨菊成对曲康志的这句话的前半部分非常不满意,但对后面部分却是相当满意,“这个女人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砸车,给国家造成了二十多万的经济损失,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刑事案件。” “杨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说。”曲康志突然冒出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