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报警吗 - 官梯

第九十五章 报警吗

时近年关,从南方沿海城市回家过年的打工队伍实在是太过于庞大,连卧铺车厢里都坐满了人。 车厢里空气很污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聂新宇躺在床架上翻来覆去的硬是难以入睡。 好不容易沉睡过去,聂新宇倒是一觉睡到列车员把他推醒,一看车窗外,却已经到了衡耒市。 一出车厢,一股冰冻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直入脖颈深处,让聂新宇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到了出站口,聂新宇却是愣着了。 聂新宇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举得高高的上书“接蛇口市来的聂新宇同志”的牌子。倒不是因为这个牌子引人注目,而是因为牌子的内容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而聂新宇之所以能够第一眼看到这个牌子,最主要还是因为举这个牌子的人。 举牌子的居然是一个身穿碧绿色军装的秀气女孩,站在接站的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女孩就那么笔挺地站在那里,标准的军姿,让所有人都为之眼前一亮! “同志,是接我的吗?”聂新宇走了过去,冲军装女孩笑了笑,“我是水口县县政府工作的聂新宇。” 聂新宇的语气也有些不确定,自己去了蛇口市,整个水口县基本上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您好!”军装女孩似乎有些腼腆,笑得有点羞涩,却是如同一支绽放开来的玫瑰花,让聂新宇忍不住心里头赞叹了一声,“徐文丽中校让我过来接您的。” “徐文丽?”聂新宇又是一愣,“她来衡耒市了?” 军装女孩点了点头:“我是徐中校的警卫李梅,您等一下。” 说着,李梅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提电话,秀气的手指在上面快速点了几下,对着手提电话嗯嗯了几句,就把手提电话递给了聂新宇:“徐中校让您接电话。” 聂新宇这下倒没有犹豫,把手提电话放到耳朵边,马上笑着说:“文丽,你来衡耒市了,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我把严才春的桑塔纳轿车给砸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徐文丽淡淡的声音,却也非常柔和,“你们县的县委书记杨菊成也在车上面。” “什么?”聂新宇被吓了一大跳,声音也突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说句实在话,聂新宇还真没太把过于嚣张的省长赵长喜的秘书兼省委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给放在眼里。 可不管怎么说,官场上注重低调,怎么也不能使用这种暴力手段明目张胆地动手!再说,县委书记杨菊成也在现场,那这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徐文丽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没有丝毫波动。 让聂新宇恼火的是,徐文丽根本不等他回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聂新宇只能是跟着李梅走。 李梅开来的是一辆军用越野车,这让聂新宇更是郁闷,似乎徐文丽这丫头是唯独钟爱越野车。 不过,寒冬腊月的,有专车接自己,免受寒冻之苦,聂新宇心里倒也多了一丝温暖。况且,李梅这女孩长得秀气,说话也很是文静,有这么一个秀气女孩在身边,聂新宇也觉得颇为惬意。 李梅的驾驶技术很好,军用吉普车开得又快又稳,很快就出了衡耒市城区,往水口县城驶去。 “文丽什么时候来的?”聂新宇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我们从京城直接过来的,到衡耒市已经有半个星期了。”李梅似乎对聂新宇颇有好感,也从腼腆中解脱了出来,笑着回答,“首长本来是来看您的,可听说中原省委调查组那个叫严才春的人总是找您的麻烦,就说要动一动他。” 聂新宇又被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他心里清楚徐文丽嘴里的“动一动”绝对和一般人说的动一动截然不一样,那意味着可能动真格。 不用到现场,聂新宇也可以想象出严才春和杨菊成被徐文丽给弄的有多狼狈。 只是,聂新宇对徐文丽这个未婚妻还真有些发憷,上次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躲都来不及。 现在徐文丽找上门来了,还专门让个女兵来接自己,聂新宇知道自己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自求多福了。 要是聂新宇知道徐文丽是听说聂新宇现在在水口县的情形不妙而特意从京城赶了过来,只怕他要被感动得不行。 “文丽来衡耒市是出差吗?”心里有些没底,聂新宇还是没有能够忍住,禁不住问了一声。 李梅却是抿嘴轻笑,看了聂新宇一眼,没有做声。 聂新宇心里有些发毛,总觉得这个秀气丫头笑得有些诡异,干脆不吭声了。 此时的水口县却是因为徐文丽的悍马越野车再加上她本人的彪悍,炸开了锅! 徐文丽驾驶着悍马越野车当着省委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和县委书记杨菊成的面把省委调查组的桑塔纳轿车给撞了个惨不忍睹,这还不算,这丫头居然拿起个小铁锤把桑塔纳轿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给砸了个稀巴烂! 叔可忍婶不可忍! 惊魂未定的杨菊成终于反应了过来,饶是他再好的性格也忍不住勃然大怒! 徐文丽此举毫无疑问是没把他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中,是在当众抽杨菊成的眼光。 因为徐文丽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天龙会所里很多人都跑了出来看热闹。被这么多人围观,而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居然是受害方,这让他觉得很是没有面子,简直是丢人嘛。 “你,你——”杨菊成用手指着徐文丽,却是因为气晕了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见过嚣张的,杨菊成还真没有见过徐文丽这样嚣张的,而偏偏这个嚣张的人居然是个美得冒泡的漂亮女孩! 能够来天龙会所消费的都是水口县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是基本上都认识县委书记杨菊成。 可这个时候,没有人跑过来献殷勤。 没有人是傻子,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敢这么明目张胆找县委书记杨菊成麻烦的人肯定是有所凭仗! 再说,县委书记杨菊成居然出现在天龙会所这样的红灯区,一旦曝光,对杨菊成的声誉毫无疑问是个很大的打击。 正因为如此,好些人一旦反应过来,不但不敢过来献殷勤,反而是溜之大吉,跑进了会所里。 当然,好奇心谁都有,这些人跑回了会所,但不代表他们不从窗口处悄悄观察外面的动静! 而为所不多的少数几个不认识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富二代更是因为徐文丽长的太漂亮,很自然地喝起了倒彩,唯恐天下不乱! “再砸一个,再砸一个。”一个喝得不轻脸上微红的西装革履年轻人嚷嚷着,满脸兴奋的表情。 “好有性格的姑娘,赞一个!”马上有人附和着,“姑娘别怕,咱有钱,一辆破桑塔纳砸了就砸了。” “是啊,一辆破桑塔纳还不值悍马的一个轮胎贵呢。”又有人接话。 杨菊成简直要被气晕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杨书记,报警吧。”严才春觉得这样呆下去不是个事情,就轻声提醒道。 杨菊成禁不住翻了翻白眼,觉得严才春这智商似乎也低到了极点,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当上省长秘书的? 在官场上打滚了多年,杨菊成知道当下这事情很是棘手。 杨菊成心里很清楚,一旦惊动了警方,今天这事情就曝光了,不到两个小时,整个水口县的人都会知道,并且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小道消息。 别的不说,光是县委书记陪同省委调查组副组长光临水口县红灯区天龙会所这个标题就足以让杨菊成不死也要脱层皮! 可不报警也麻烦,看面前这个漂亮到了极点同时也彪悍到了极点的女孩,似乎也是有恃无恐,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 再说,杨菊成现在是受害方,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女人把省委调查组的车给砸了却是一声不吭忍气吞声掉头就走吧! “小姐,我们去公安局解决吧。”想了想,杨菊成竭力让自己有绅士风度一些,脸上甚至还挤出了一丝笑容。 “谁报警?”徐文丽说着从悍马车驾驶室里拿出来一个手提电话,冷声道。 “小姐,我们直接去公安局解决问题,你看怎么样?”杨菊成总觉得面前这个漂亮而冷的出奇的女孩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徐文丽却是突然翻脸了,冷声道:“你姐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旁边一直不吭声的严才春一听这话,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杨菊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从政以来,杨菊成还真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羞辱! 可杨菊成却根本无法反驳,因为是他先对徐文丽使用“小姐”这么一个有歧义的称呼,算是吃了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来。 “真没素质,还是个县委书记呢。”徐文丽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上了自己的悍马越野车。 杨菊成被气得不轻的同时心里也是猛的一咯噔! 先前,杨菊成还一直把徐文丽当做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家女,可听这话,这女孩居然知道他是县委书记还敢砸车。 “该不会是特意过来找我麻烦的吧。”杨菊成心里一惊。 还不等杨菊成和严才春反应过来,徐文丽驾驶着悍马越野车突然启动,一个漂亮的九十度转弯,直接晃过了惨不忍睹的桑塔纳轿车,出了天龙会所的大门。 “杨书记,还是报警吧,别让她给跑了。”严才春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从破烂不堪的桑塔纳轿车里拿出一个公文包打开,掏出一个手提电话,递给了杨菊成。

上一篇   第九十四章 砸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