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对劲 - 官梯

第九十三章 不对劲

“也是嘛,我看老苟你还挺年轻的嘛。”龚东来并没有追根究底的淡淡语气却是让苟福天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 权力这东西一旦拥有,没有人想撒手。 在官场上打滚了几乎一辈子,苟福天见多了那些退居二线和退休在家的老干部晚年的凄凉光景,想象一下自己也整日呆在家里无人问津的日子,脊梁骨都有些发寒! “我昨天和地区其他几位领导沟通了一下,建议给你加加担子,重新调整一下工作呢。”龚东来接下来的话更是让苟福天喜出望外心花怒放,心脏几乎都要跳出胸腔高呼万岁,“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有信心。”苟福天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马上下意识表态说,随即觉得自己有些急了,讪笑着说,“书记,我也是想多为组织上分担一些,能够多为人民服务几年。” “嗯。”龚东来对苟福天的这种态度颇为满意,笑着说,“理解理解,水口县也需要你这个老同志来把舵嘛。这个事情现在没有定下来,但我希望你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 “感谢书记您的栽培。”苟福天这话确实是发自心扉万分感激不言语表。 “这是什么话。”龚东来呵呵笑了起来,“要感谢也是感谢党和组织嘛,我对你的工作能力还是颇有信心的。” “谢谢书记,谢谢书记。”苟福天可不傻,不管龚东来说什么官话套话,反正龚东来才是真正掌握着他仕途命运的真命天子,只管感谢龚东来才是真理。 “老苟啊。”龚东来突然叹了一口气,让苟福天心头一紧,知道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下馅饼砸到自己头上,龚东来给了他一个胡萝卜,那接下来就该他卖力了。 果然,龚东来接着说道:“省委调查组已经进驻水口县小半个月了,又是公开审查董中秋同志,对你们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影响不小吧。” “这个影响倒不大。”苟福天赶紧说道。 龚东来一听苟福天这话,沉默了好几秒钟。 苟福天这才反应过来,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大耳刮子。 什么叫影响不大?领导说影响不小,那肯定就是影响很大非常大嘛。 领导的沉默给苟福天带来了沉重的压力,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苟福天赶紧转换了口风:“只是,政府很多工作都离不开新任县长董中秋同志,调查组的同志一天到晚都在找我们县里很多基层领导同志和政府工作人员取证,搞得人心惶惶!特别是现在我们水口县人大选举会议即将召开,董中秋同志却在接受调查,让我们水口县县人大的工作开展非常被动。“ “嗯。”电话那头这才传来了龚东来的声音,“就算是省委调查组也不能影响人大工作的正常运行嘛,你是水口县的人大主任,就要对整个人大工作负责。” 苟福天这下算是彻底弄明白了领导的想法,就试探着说:“书记,省委调查组是直接受省委领导的……” 苟福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龚东来给打断了:“对于你这个人大主任来说,抓好人大工作才是重中之重。还有,老苟啊,人大工作不是单靠个人能力,也不仅仅是人大的事情,你一定要注意和县政府班子团结问题。” 龚东来这话虽然有些隐晦,可对于苟福天来说已经够直白了。 所谓注意政府班子团结问题,龚东来这话不是明显让苟福天要团结好正被省委调查组审查的县长董中秋同志吗? 不过,有时候龚东来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有些好笑,他这个市委书记居然会强调政府班子团结,而不是党委班子团结! “是是是。”苟福天连声道,“我一定不折不扣执行您的指示精神,搞好政府班子团结。等下我马上去向省委调查组的翁书记汇报,看能不能让董中秋同志进入正常的工作状态。” 龚东来不置可否,却是很快转移了话题,始终掌握着谈话的决定权:“老苟啊,还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高度重视。” 苟福天神色一凛,赶紧陪笑着说:“书记,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听省委领导说,从京城来了一个姓徐的年轻女孩,驾驶着一辆军用悍马越野车,目的地很有可能是你们水口县。”龚东来的语气也突然沉重了许多,“老苟啊,我交给你一个政治任务,那就是要绝对确保这个徐姓年轻女孩的安全。” 苟福天的身躯几乎弯成了九十度的直角,响亮表态:“请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事实上,苟福天也不敢不保证,因为他从龚东来话里听出,这个姓贺的年轻女孩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京城豪门子弟,对他这个小小的县人大主任来说,那是绝对招惹不起的。 要是这个姓徐的年轻女孩在水口县出了任何问题,苟福天简直不敢去想象那对他和其他很多水口县官员干部来说是绝对灾难性后果! “嗯。”龚东来缓和了语气,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叮嘱了一声,“这个女孩子喜欢清静,没事的话你最好不要去打搅,只需要确保她的人身安全就可以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有了龚东来给的这把尚方宝剑,苟福天还有什么话可说,只能是连声应承了下来。 龚东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省委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此时的心情很不好,刚刚还在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办公室里拍桌子发脾气,说水口县地方保护主义思想太重了,给省委调查组的调查工作造成了困境。 几乎是被严才春给指着鼻子骂,杨菊成却是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杨菊成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严才春可不只是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同时还是省长赵长喜的秘书,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得罪得起的! 杨菊成又何尝不想早些把董中秋拿下? 杨菊成的后台是衡耒市长苟金功,也正是出自苟金功的授意,杨菊成才急巴巴地跳出来拿董中秋开刀,就是想借此谋取自己的政治利益,踩着董中秋的脑袋上位! 可省委调查组进驻水口县还没几天,苟金功就已经偃旗息鼓,对董中秋的这个案子开始不闻不问。 杨菊成心里很是没底,打电话想试探苟金功的口风,却被苟金功给训了一顿:“省委调查组不是还在你们水口县吗?你这个县委书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别动不动就把什么事情都向我汇报。” 杨菊成的心一下子凉到了极点! 杨菊成心里很清楚,苟金功这是要把他自己撇清了! 始作俑者苟金功能够撇清自己,因为他是衡耒市的二把手。杨菊成却无法跳出这潭浑水,因为他已经深陷其中。 为了把董中秋给彻底整下去,杨菊成可以说明里暗里各种手段都使上了,也把董中秋给彻底得罪了。这个时候,杨菊成和董中秋就是你死我活不能共存的生死大敌,绝对没有和解的可能! 杨菊成心里也倍感纳闷,省委调查组都进驻水口县一个星期了,而看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的架势,也是非把董中秋给整垮不可,可忙来忙去这么久,硬是没有得出一个确切能把董中秋怎么样的结论来! 要说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亲自带队出动,就算是董中秋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也能够给整出问题来才对。再说,要是董中秋什么问题都没有,省纪委的面子也不好看啊。 在官场上混迹多年,杨菊成总觉得这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为官这么多年,杨菊成还真没有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偏偏又找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还真邪门了! 严才春还真的是和聂新宇无冤无仇,进入前来进驻水口县的省委调查组也是出自省长赵长喜的授意。跟了赵省长多年,严才春自然是清楚赵省长这是看重其中蕴含着的重大的政治利益。 赵长喜这一届的省长任职很快到期,明年就是党委政府换届年,自然是盯紧了省委书记这一宝座,也是想抓住董中秋的意识形态问题做些文章,捞取政治资本。 本来,严才春唯一的使命就是把水口县董中秋给撸下来,并且深挖其思想根源,祸水东移。与此同时,严才春也不介意把聂新宇这个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投机取巧哗众取宠的小干部给连锅一起端掉! 可来水口县之前,严才春却是得到了来自京城的一个豪门子弟的吩咐,让他把聂新宇往死里整! 严才春不知道聂新宇怎么就得罪了那位豪门公子,却也是想都没有想就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在严才春看来,捏死聂新宇不比捏死一只小小的蚂蚁来得困难! 而后,刚到水口县,严才春在聂新宇那里却是吃了瘪,这就让严才春更是下定决心要让聂新宇活着比死了更加难受! 可还没等严才春怎么样,聂新宇却突然失踪了,这也让严才春很有一种一拳打在空气中不着力的憋气感觉! 来水口县后的前两天严才春过得很是惬意,以县委书记杨菊成为首的水口县的一干领导干部对他恭谨有加唯唯诺诺,这让他倍有面子也获得了一些实实在在的经济上面的甜头! 而身为省委调查组的组长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居然主动把权力下放到了严才春这个副组长手中,对整个董中秋的案件几乎是不闻不问,更是让严才春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可很快,严才春发觉出不对劲了!

下一篇   第九十四章 砸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