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路有个伴 - 官梯

第九十二章 一路有个伴

“聂主任真会说话。”唐芳俏丽的脸蛋上腾起一朵好看的红晕,吃吃笑着,“聂主任您英俊潇洒,心地善良,又是领导干部,我们村里好多姑娘都说将来嫁人就要嫁您这样的!” 这下,换成聂新宇闹了个大红脸! 不过,唐芳这女人还真会说话,让聂新宇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浑身舒泰! 因为救过唐芳的关系,聂新宇也对她的基本情况有些了解,知道唐芳那次跳“望夫崖”是因为老公打牌把家里的钱都给输光了,连给小宝买奶粉的钱都没有! 有心帮一帮这对母女,可聂新宇也有些顾虑,担心会伤唐芳的自尊心。毕竟,唐芳不同于一般的农村女人,好歹也是读了高中毕业,算是个读书人出身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古训流传至今,也足以显示出读书人的那份骨子里的清高! 孔子不饮盗泉之水,君子不受嗟来之食!受人施舍,被很多读书人视为耻辱! 第一次和唐芳打交道,聂新宇不得不慎重一些! “嫂子,这只老母鸡你不是送给我的吧?”聂新宇略微一沉吟,就干脆直接笑着问了一句。 唐芳俏脸一红,说话也有些吞吐了,显得有些拘泥:“聂主任,您对我有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们乡下又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您就别嫌弃,这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嫂子,一般都是在机关食堂里吃饭,我很少自己做饭,更没杀过鸡。”聂新宇苦笑了一声,“再说,小宝的脸色有些发黄,可能是营养不良造成的,还是多给小宝吃点鸡蛋羹补充营养吧。” 唐芳一听,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咬了咬牙:“聂主任,我这次带小宝出来,就没准备回去了。” 聂新宇大吃了一惊:“嫂子,你准备去哪?” 唐芳脸上抹过一丝茫然:“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哥哥嫂子都在蛇口特区打工,准备去那里,看能不能找一份工作。” 聂新宇愣了愣,略微沉吟了一会,才笑着说:“去外面闯一闯我也不反对,不过,你带着小宝……” 唐芳又是银牙一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碰碰运气。” 聂新宇心中一动,笑了笑:“买火车票了吗?” 唐芳摇了摇头,神情有几分茫然。 “我刚好要去蛇口特区出差,一起去吧。”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唐芳的眼神亮了亮,随即又表情略显羞涩:“这,这怎么好意思麻烦聂主任您呢?” 聂新宇摆了摆手:“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嫂子,你看小宝都叫我叔叔了,我和这孩子挺投缘的,一起坐火车也有个伴,为旅途增添很多乐趣。” 唐芳的嘴唇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却是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 聂新宇却是注意到了,宝宝已经把那颗糖果给吃完,正不时伸出舌头舔一舔糖果纸! 事实上,聂新宇本来是准备过些日子再去蛇口特区的。毕竟,他从蛇口特区回来还没几天。最主要的是,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聂新宇还是他的老板董中秋,在水口县面临的压力都是相当大! 聂新宇倒不时害怕承担责任,或者说是害怕自己刚刚得罪狠了的省委调查组副组长严才春会采取什么报复手段,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再给老板董中秋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聂新宇心下也有几分愧疚,本来,他私自篡改了董中秋的稿子去《楚南日报》上发表,就已经是把董中秋给拉下了水,造成了董中秋目前所面临的被动局势。虽然聂新宇的出发点是好的,可这毕竟是强行把老板董中秋给逼上了绝路! 一听唐芳说准备去蛇口特区打工,聂新宇也是心中一动,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暂时离开水口县几天,或许能减轻董中秋肩膀上的一些压力! 而且,有些事情也必须未雨绸缪提前布局,聂新宇觉得时机已经快到了。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聂新宇觉得早做准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未尝不可! 聂新宇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 风向标似乎已经彻底变了。 这是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这些日子心里最大的迷惑与忐忑,并且意识到自己已经面临着一个巨大的看不见却感觉到的危机! 这种沉重的危机感,让杨菊成心里很是不安。 对县委书记杨菊成的这种情绪转变,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感受最深。 这几天,杨菊成虽然也并没有把喜欢殷勤往他办公室里跑的肖高望拒之门外,每次接见的时候却也并没有给肖高望什么好脸色看,甚至有时候脸上还会偶尔露出厌恶的神色! 杨菊成的这种变化,让肖高望大有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崩溃溃感觉。 这也难怪,因为过于巴结县委书记杨菊成,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几乎是已经把县政府的几个领导给得罪光了。 肖高望之所以敢得罪县政府这边的领导,最大的依仗就是县委书记杨菊成。而现在,肖高望却已经在杨菊成那边失宠,如果这种局面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善,肖高望已经不敢想象自己最终的下场会怎么样。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肖高望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杨菊成心里的危机感来自多个方面,主要是来自高层领导态度的截然不同的转变。 省委调查组越过衡耒市委直接进驻水口县,市委书记龚东来一直不闻不问保持着沉默。可这三天,龚东来每天都要给水口县的县委县政府领导来上一到两个电话,详细询问省委调查组的工作情况。 当然,龚东来最关心的是被省委调查组审查的水口县新任县长董中秋的近况,这从龚东来在电话里的语气就完全可以听出来。 董中秋虽然是在接受省委调查组的审查,却也并没有失去人身自由。这些日子,董中秋没少往市委跑的事情杨菊成也是清清楚楚。 不过,让杨菊成纳闷的是,董中秋的问题是意识形态这样非常严重的政治问题,可市委书记龚东来居然没有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坚决与董中秋划清界线! 这太不正常了! 杨菊成坚信,以市委书记龚东来的政治智慧,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厉害性! 可龚东来就这么做了,而且从刚开始的沉默到最近几天接二连三发出了越来越强的声音! 这让杨菊成越来越心慌,越发觉得大事不妙。 而事实上,龚东来和杨菊成说话的时候还算正常,尽管语气有些森冷,可龚东来毕竟是领导,官场上打滚多年,杨菊成也早就习惯于正视领导的冷漠。 不过,龚东来和水口县人大主任苟福天电话通话的时候,却是截然不同两个光景。 “老苟啊,省委调查组进驻你们水口县也有小半个月了,调查有没有什么进展?”龚东来劈头就问。 “书记,我昨天也去和省委调查组的领导进行了沟通。”苟福天不知道龚东来打这个电话的真正目的所在,也只能含糊着应答,“听省纪委翁书记说,关于董中秋同志的经济问题和个人生活作风问题的举报,经过审查,基本上已经可以排除,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是好事情啊。”龚东来马上呵呵笑了起来,“组织上培养一个领导干部不容易,董中秋同志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嘛。” 苟福天这下听出领导话里的意思了,市委书记龚东来这是要力保省委调查组审查的县长董中秋。 想了想,苟福天就试探着说:“可是,书记,省纪委翁书记说关于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暂时还不方便得出最后结论。” “可是什么?”龚东来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不少,把苟福天给吓了一大跳,“董中秋同志发表在《楚南日报》上的那篇《加快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也看过,不就是提倡要坚持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吗,这和我党的路线方针不相矛盾嘛。” “书记。”苟福天心下有些发慌,强自镇静着,“调查组的副组长严才春听说是赵省长的秘书,他好像对董中秋同志的这篇文章非常不满意。” “观点不同可以保留意见嘛。”龚东来冷笑了一声,“总不能因言获罪吧。” 龚东来这话过于强硬,以至于苟福天不敢轻易接话,只能保持沉默。 “老苟,你今年五十八岁了吧。”龚东来突然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却让苟福天差点跳了起来。 根据《干部任职年龄规定》,县级退休年龄规定为60周岁。 县级换届年龄规定,通常是“七留八不留”。即年满57周岁以下者可以留任一届,年满58周岁以上不到60周岁者退二线,为限退二线年龄。 不在任者60岁退休。在任者可干满这最后一任退休,届时将超过60岁退休。 龚东来这话问在了苟福天的痛处,让他心里更加慌张了。 “书记,这都是谣言。”苟福天赶紧说道,“我才五十六岁,要到明年二月份才满五十七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