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甜死人不赔命 - 官梯

第九十一章 甜死人不赔命

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很多人都认为,这是省委调查组真正要对副县长董中秋开刀了。 可当事人聂新宇却若无其事一般,回到了秘书二股的办公室,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施施然就离开了。 让所有人包括省委调查组的人都想不到的是,从办公室出去以后,聂新宇居然失踪了! “这还了得!”严才春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跑到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办公室里,大发脾气,“聂新宇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他这就是畏罪潜逃!” “严处,您别急。”杨菊成倒是很沉稳,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嘴角甚至隐隐露出一丝笑意,亲自给严才春倒了一杯茶,说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杨菊成这话倒也不错,聂新宇再怎么跑,还是要回到水口县县府办上班的。 聂新宇也没有打算跑,离开水口县确实是事出有因! 刚回到自己的宿舍门口,聂新宇就看见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穿着碎花棉布外衣的少妇抱着一个小孩站在那! “你找谁?”聂新宇颇为疑惑的问了一句。 少妇明显有几分羞涩与不自然,期期艾艾道:“我找县府办的聂副主任。” 聂新宇愣了愣,自己貌似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啊。 不过,出于礼貌,聂新宇还是笑了笑:“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少妇也是愣了愣,紧接着确是做出了一个让聂新宇吓了一大跳的动作。 “噗通”一声,少妇双腿一弯,就跪在了聂新宇的面前。这还不算,少妇还把自己怀里抱着的那个估摸着不到一岁才牙牙学语的小孩也按倒在地,嘴上说着:“给恩公磕头!” 聂新宇觉得有些荒谬,这个场面怎么有些像电视剧里的那些肥皂情节呢? “别,别这样。”聂新宇也有些慌乱,七忙八乱的把少妇给搀扶了起来,“嫂子,你有事说事,千万别这样!” 少妇倒也没有坚持,顺势就站了起来,这也让聂新宇松了一口气。 “你是唐芳吧?”这个时候,聂新宇也回过神来,依稀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眼熟了,就试探着问了一句。 “嗯。”唐芳低低应了一声,略显羞涩,“上次我一时想不开,害得聂主任您都差点丢掉了性命,今天特意过来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确认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在牛形山水库里救上来的唐芳,聂新宇心下大定,赶紧把唐芳母女两请进了自己的蜗居,给唐芳泡了一杯茶。 不过,让聂新宇略微觉得有些尴尬也哭笑不得的是,唐芳提了一只用尼龙网兜装着的老黑母鸡进了屋子! 自小在农村长大,聂新宇知道在年代里一只老黑母鸡对于一个农村贫困家庭的价值所在! 很多农村贫困家庭平常的日常开销都是靠喂养的母鸡下蛋,然后拿鸡蛋去集市上卖掉,再换点钱买油盐酱醋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 这一幕,让聂新宇记起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的《卖炭翁》里的诗句: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煤炭工人死于严寒,面包工人死于饥饿! 突然想起徐文丽的警卫员李梅还留下了一堆话梅糖果之类的零食,聂新宇打开床头柜掏了一大把出来,放在小女孩的面前。 这个时候,聂新宇才注意到一直坐在唐芳腿上的小女孩! 只看了一眼,聂新宇就有了某种悸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对方还只是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脸色略微有些发黄,应该是属于营养不良引起的症状! 让聂新宇心灵悸动的是,小女孩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小女孩那双乌溜溜的眼珠子一直盯在聂新宇放在她面前茶几上的零食上面,嘴角甚至流出了口水! 很显然,小女孩很想吃这些零食! 聂新宇却是注意到,小女孩的一双小手捏得紧紧的,绞在一起,似乎在极力掩饰着她很想吃茶几上的那些零食的表情! 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聂新宇马上想起了妹妹李佳璐小时候的样子。从小在李家长大,聂新宇一直过的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村生活。李家家境也不好,几乎完全靠养父李家明当民办教师的那点微薄的工资来维持生活! 就这样,李家明还时不时会从合作社买回一点点糖果饼干之类的零食,给兄弟姐妹几个解馋。每次分零食的时候,聂新宇几乎都是吃的最多。而很多时候,妹妹李佳璐也是一副如同这个小女孩流口水可怜巴巴却又非常懂事不主动伸手的表情! 在李家,无论什么时候,无论生活艰难到何种程度,兄弟姐妹四个都不曾因为吃穿之类的事情吵架过!兄弟姐妹几个之所以如此和睦,这完全得益于当教师的父亲李家明的教育! 这种谦让的素质和美德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和家长对子女的素质教育密不可分! 读书的时候,李家兄妹几人从父亲李家明嘴里听到最多的故事甚至是好几十遍就是:在隔壁一个村里,有个姓常老秀才,家里有八个儿子,家里很穷,穷得有时候甚至揭不开锅。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常家只煮了二两米的饭,家里老秀才夫妇加上八个儿子一共十个人都去装了一次饭!轮了一圈之后,锅里还剩下半两米的饭! 这个故事在聂新宇的老家泮塘乡也被传为美谈,更是被李家明不厌其烦用作子女教育的正面教材! 很明显,这个小女孩虽然看起来还不到一岁,才刚刚蹒跚学步牙牙学语,却已经受到了良好的启蒙教育,而小女孩的母亲显然是她的启蒙老师。 聂新宇倒是微微有些惊诧,能够把一个不到一岁的女儿教育到这种程度,面前这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怎么会产生轻生的念头? 不过,打人不打脸,聂新宇还没有弱智到当面去揭唐芳伤疤的程度!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聂新宇从茶几上拿起一颗糖果,一边剥色彩炫丽的糖果纸,一边呵呵笑着逗着小女孩。 “我叫宝宝!”小女孩眨巴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回答着,视线却是一直盯在聂新宇手里的糖果上面,很是可爱。 “宝宝乖,宝宝吃糖。”聂新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把剥了一半的糖果递向了小女孩。 小女孩的小手立刻抬了起来,来接糖果,却突然又停了下来,仰着粉雕玉琢般的精致脸蛋可怜巴巴看向了唐芳。 聂新宇鼻头一酸,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小宝,还不谢谢叔叔!”唐芳的眼神里充满怜爱,伸手摸了摸小宝的脑袋。 “谢谢叔叔!”小宝乐坏了,眉开眼笑着从聂新宇手中抓过糖果,迫不及待的往小嘴里送! 小嘴里含着糖果发出的奶声奶气娇声很是可爱,把聂新宇给逗乐了! 在自己的宿舍里面对这么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妇,聂新宇也有几分不自然。还好,有小宝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在场,聂新宇可以一边逗着小宝,一边喝唐芳闲聊,倒也少了些许尴尬! “嫂子,你可真有福气,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聂新宇微微笑着,“小宝长的真像你,也只有织女湖那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养育出小宝这么可爱的小精灵。” 聂新宇的心理年龄都已经超过了四十岁,这张嘴哄起女人来还真是甜死人不要命!聂新宇这话看似夸小宝长得可爱,却也是间接在夸唐芳长得漂亮! 唐芳虽然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女人,却也是高中毕业,哪里会听不出聂新宇话里的弦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