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肉相连 - 官梯

第九章 血肉相连

“爷爷身体现在还好吧?”聂新宇不动声色地突然问了一句。 “好着呢。”聂美莲嫣然一笑,“老爷子每餐都能吃一大碗的米饭,还特别喜欢吃红烧肉。” “肉类食品含蛋白质太高了。”聂新宇却是皱了皱眉头,“而且,肉吃多了,对肠胃的功能破坏性太大。” 聂美莲微微一愣,随即很是亲昵的伸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弟弟,你放心吧,爷爷的身材偏瘦,多补充一些蛋白质没问题的。” 聂新宇叹了一口气:“姐,成年人每天正常的蛋白质需要量为每公斤一克,也就是说,偏瘦的人每天吃肉最好是低于120克。另外,此外,高动物蛋白质饮食很容易引起钙缺乏症。实验证明,每天摄入80克动物蛋白质,会造成37毫克的钙流失;当蛋白质的摄入量增加到每天240克,这时即使再补充1400毫克的钙,最后总的钙流失量还是会达到每天100多毫克。这说明,补钙并不能阻止由高蛋白饮食所造成的骨质流失。”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特别是老年人,如果每天吃肉过多,容易得骨质疏松之类的疾病。” 聂新宇之所以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关于老年人过多吃肉的坏处,也不是无的放矢。在聂新宇的记忆当中,虽然不是记得很清楚,但聂老爷子就是在九十年代初期去世的,而且是因为骨质疏松高血压糖尿病肠癌等一系列综合症疾病引发的。 这固然有聂新宇得知聂老爷子是他的亲爷爷有关,也是因为聂老爷子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如果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那将是共和国的一个巨大损失! “弟弟,你怎么懂这么多啊。”聂美莲看向他的眼神里温情里带有几分欣赏,“华清大学应该没有医学类学科吧。” “我小时候跟农村一个赤脚医生学过一些。”聂新宇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对了,银耳是老年人的天敌,最容易引起消化不良食欲不振等症状。” 这下,聂美莲的脸色变了,嗫嚅着:“爷爷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喝一碗银耳汤的。” 想了想,聂美莲莞尔一笑:“弟弟,你放心,爷爷最疼我了,回去后我一定让爷爷以后再也不喝银耳汤了。” “嗯。”聂新宇点了点头,能说的他已经说了,至于结果如何,还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不知道为什么,聂美莲始终没有提及聂新宇发表在《半月时代》头版头条的那篇《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署名文章。她不问,聂新宇也乐得自在。 和一个对政治不太感兴趣的人去解释这篇文章的观点正确与否,那实在是太费脑力了。 或许是聂美莲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暖的亲情打动了他,聂新宇脸上的表情也在逐渐恢复正常,开始和她有说有笑。 这样一来,王军和他的战友的警惕目光少了很多,看向聂新宇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王军,你小子就是吃里扒外的货。”聂新宇瞪了王军一眼,恨恨地说道,“把这副战术手套给我脱下来,我看着眼烦。” 王军马上紧张起来,放在台面上的双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讪笑着:“哥们,别生气嘛,我这不也是被逼的嘛。我还等着你的那副改良版战术手套呢,新宇,你这手艺还真不是盖的,我敢说全军都没有谁的战术手套比我手上戴着的要舒适实用。” “你做梦!”聂新宇没好气说道,“我告诉你,拍马屁也没有用,这笔账我迟早要和你算的。” “宇哥,上午在军分区门口,我可没对你下黑手。”黄全勇舔着脸说道,“刘鹏那家伙要踢你来着,也被我拦住了。要不,你瞧王连长不顺眼,就把改良版的战术手套送我吧。” “滚犊子!”王军一扬手,就在黄全勇后脑勺上“啪”的来了一下! 聂新宇笑了笑:“勇哥,你要是找机会帮我收拾一下王军,到时候我一定送你一副改良版的战术手套。” 黄全勇的眼神亮了起来,眼神在王军身上瞥来瞥去,似乎在琢磨着该找几个人才可以收拾一下王军! “弟弟,你画一个设计图纸给姐姐。”聂美莲娇笑着,“姐姐让工厂里批量生产,到时候再卖给衡耒军分区就是了。” “还要钱?”王军翻了翻白眼,“美莲小姐,你们姐妹两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一个穷当兵的,哪里买得起啊。” “到时候一定送两位每人三双,表示感谢。”聂美莲就笑着说。 “姐,批量生产赚不了钱,只能是生产限量版。”聂新宇赶紧说道,“再说,这种手套只适合特种兵用,一般的士兵用了也是浪费。” “也是。”聂美莲点了点头,“这种战术手套主要在于设计创新,真要出现在市场上,很容易被人给仿制。” “只要申请了专利,就不怕国外盗版了。”聂新宇淡淡的说道。 王军彻底无语了,这对姐妹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精明,改良版的战术手套还没有问世,就开始考虑到盗版问题了! 聂新宇也是个心胸开朗的人,再说,他也喜欢和性格直爽的军人打交道。几个年轻人聊开了话题,先前的不快也早就烟消云散。 聊得开心,时间也过的很快。 从军用飞机里出来的时候,聂新宇就知道这是个军用飞机场,根本就不在京城市区范围内。 “我的儿啊……”还不等聂新宇落地,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中年女人跌跌撞撞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开始嚎啕大哭! 聂新宇明显有些不适应,整个身躯也僵硬了,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姐姐聂美莲。 可聂美莲这个时候却是跑向了不远处一个身穿深褐色西装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人,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 “你,您身体不太好,哭多了伤身体的。”聂新宇迟疑着,一时之间甚至找不出恰当的称呼。 一种血脉相连的天生感应油然而生,此刻,聂新宇毫不怀疑这个抱着他失声痛哭的妇女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刘腊梅! 只是,聂新宇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 “妈妈”这个词已经到了嗓子眼,却是被他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下意识的,聂新宇对这份亲情还有几分排斥,很不适应。 中年男人迈着大步快速走了过来,目光落在紧紧抱住聂新宇哭的稀里哗啦死死不肯松手的妻子刘腊梅身上,眉头皱了皱:“腊梅,儿子回家了,这是好事,哭啥?” “我就要哭,我高兴。”刘腊梅这才缓缓松开了聂新宇,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嘴上却是说着,“都是你……” “好了。”中年男人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颇为复杂,有些不耐烦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聂新宇站在原地没有动,静静地看着离自己大约两米远的中年人。中年人也静静地看着聂新宇,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聂浮生,和他梦里的父亲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外貌! 两个人的外貌实在太像了,聂新宇简直是中年人年轻时候的翻版! “叔……,你,您好!”聂新宇终于开口了,只是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 聂浮生的脸色变了,嘴唇抽搐了好几下,声音也突然提高了:“清风,你叫我什么?” “我叫聂新宇。”聂新宇缓缓说道,声音有些嘶哑。 聂浮生的嘴唇又哆嗦了好几下,胸口剧烈起伏着,不过,最终却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从父亲的眼神里,聂新宇读懂了那层淡淡的愤怒、深深的内疚…… 聂新宇倔强的眼神也终于融化了一些,缓缓将视线移开。 刘腊梅也注意到这对刚刚见面的父子两中间的不对劲,冲着一直站在聂浮生身后的一个少年喊了一声:“风良,还不叫哥哥?” 聂新宇这才注意到这个叫聂风良的少年,也是他一奶同胞的亲弟弟! 聂风良今年十七岁,长的很是清秀,如果说聂新宇长的像父亲的话,聂风良就长的像母亲,两人的相貌差异很大。 聂风良看向哥哥的眼神却是带有几分敌视,甚至还有几分轻蔑。听了母亲的话,不但没有叫哥哥,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风良……,风良……”聂新宇却是把这个名字在嘴里咀嚼了好几遍。 聂新宇很快明白过来:自己本来的名字叫聂清风,最后一个字是“风”,父母给弟弟取名风良,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良好的境遇…… 可怜天下父母心! “爸——,妈——”聂新宇双腿一软,噗通一声硬生生地跪在了水泥地上,嘶哑着嗓子喊道,“儿子不孝,让你们牵挂了!” 聂新宇的这一声“爸”,把聂浮生叫的眼眶通红,虎目流泪,大步上前,一把托起了他,紧紧抱在了怀中,哽咽着:“是爸没照顾好你,对不起你哪,清风!” 这边聂浮生和聂新宇父子两抱在一起,那边刘腊梅和聂美莲母女两也紧紧搂在了一起哭开了! 此时的聂风良似乎成了局外人,转身不发一声默默走开,身影略显寂寞而又倔强!

下一篇   第十章 闹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