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畏罪潜逃 - 官梯

第九十章 畏罪潜逃

聂新宇这话听起来是真心话,至少给吴秋燕的感觉是这样。 毕竟,现在,聂新宇跟随的领导董中秋现在正被省委调查组的人调查,可以说是凶多吉少,而董中秋一倒台,聂新宇的仕途也就此完蛋。 在吴秋燕看来,此时的聂新宇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他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所以,聂新宇的这个举动以及解释,在吴秋燕眼里都是非常合理。 “谢谢你,新宇。”吴秋燕心存感动,眼圈也红了起来。 “应该我谢谢吴主任您才对。”聂新宇笑了笑,“这个时候,县府办的人都绕着我走,只有您还一直对我这么关照。” 聂新宇一副同事之间的和谐关系的见外口气,让吴秋燕恨得牙关痒痒! 不过,说到了正事,吴秋燕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凝神道:“新宇,你怎么把调查组的副组长严长春给得罪了?” “我哪敢得罪他?”聂新宇淡淡一笑。 “那他从黄县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怎么一脸黑色。”吴秋燕压低了声音,“我见他出来的时候,在楼梯间的墙壁上狠狠打了一拳,差点把手都给折了。” “是吗?”聂新宇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淡淡笑着。 吴秋燕就急了:“新宇,你闯祸了,你知道严处长是谁吗?” “不就是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吗?”聂新宇愣了愣。 “严才春是省长赵长喜的专职秘书。”吴秋燕叹了一口气,“这个人肚量很小,睚眦必报,你可要当心一些。” “我有什么可当心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该小心的应该是他严才春才对。”聂新宇眼神里冒过一丝寒光,转瞬即逝。 严才春和聂新宇无冤无仇,却跑过来专门找自己的麻烦,聂新宇知道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严才春即便再嚣张,也不会这么无聊,这后面一定还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 “林家的人,对,一定是林家的那几个公子哥中的一个在作祟。”想了一下近段时间自己得罪的人,聂新宇很快找到了答案,“这个严才春就是林家手中的一杆枪,炮灰。” 很自然的,聂新宇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并且想当然的把严才春归为炮灰一类。 “新宇,要不这段时间你避一避风头,请假休息休息?”吴秋燕以为聂新宇害怕了,就笑着说,“你这段时间工作也挺累的,出去散散心也好。” 聂新宇摇了摇头:“谢谢吴主任的关心,不过不用了。董县长现在面临这么样一个艰难的局面,我怎么可能放任不管呢。” 吴秋燕一听又急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新宇,你就别犯傻了,这个等级的斗争,你根本插不上手,也帮不上忙的。你放心,董县长那里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聂新宇还是摇头,却是问了一句:“吴主任,你怎么对我这么关心?” 吴秋燕微微一愣,随即眼眶一红,眼泪唰唰唰往下流,哽咽着:“新宇,你和的弟弟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我一看见你,就想起了我的弟弟。” “你弟弟?”聂新宇吃了一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弟弟呢。” “我弟弟在七岁那年得病去世了,要是他还活着,也该有你这么大了。”吴秋燕低泣着,“每次看见你,我就会想起他。” “对不起。”聂新宇也微微动了感情,笑着说,“那我以后就是你的弟弟了,姐。” “嗯。”吴秋燕脸色红了红,“我很高兴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新宇,我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 “姐,我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你放心好了,就这么一个严才春还没放在我眼中呢。”聂新宇笑着说。 “你还是小心一些。”吴秋燕以为聂新宇是年少气盛不知道事情的深浅,可又怕自己说得太重会伤了他的自尊心,只好说道,“省委调查组这次来的很快,来之前谁都没有得到消息,我听上面说,这次省委领导是动真格了,董县长只怕过不了这一关。” “鹿死谁手还未知呢。”聂新宇淡淡笑着,“拭目以待吧。” 看聂新宇的表情,还真的是相当轻松自信,吴秋燕也不知道聂新宇的底气来自哪里,不过,她喜欢聂新宇的这种自信,自信的男人才有魅力,让女人着迷。 “姐,那我先回去了。”聂新宇笑了笑,“要是黄县长等下有事找我却找不到人,我可就惨了。” 看着聂新宇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的门口,吴秋燕又发了一阵子呆,眼圈却仍旧是红红的。 此时的董中秋却是在面对着省委调查组好几个人,对面就坐着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还有刚刚进来的严才春。 “董县长,你教的好秘书啊。”严才春一进门,说话就阴阳怪气,“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杨书记说他目无领导还真是说对了。” “新宇不是我的秘书,只是有时候协助我的工作。”董中秋尽管心下忐忑不安,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这孩子年轻不懂事,严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的事情也与新宇无关,还请调查组的领导明察。” 董中秋这话有担当,也让翁友华点了点头。 “聂新宇的问题也很严重。”严才春却是冷笑了一声,“他得罪我不要紧,可他在《半月时事》上发表的那篇文章,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非常严重,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严处长,我们调查组这次来可不是为了调查聂新宇的问题。”翁友华皱了皱眉头,缓缓开口,“我看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正事要紧。” “翁书记,我来之前赵省长有交待,对聂新宇发表在《半月时事》上的那篇文章一定要追根究底,查出其幕后背景。”严才春见翁友华一直在包庇聂新宇,心头也很是不快,冷笑了一声,干脆不给翁友华面子,直接说道,“而且,聂新宇的态度相当恶劣,等下我会和调查组的其他同志找聂新宇好好谈谈,看看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 “既然严处长你坚持,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翁友华也来了脾气,冷声道,“我再强调一下,如果因为节外生枝出了问题,我一概不负责。” “翁书记,您就放心吧,我有分寸。”严才春笑了笑,根本不在乎翁友华的态度。 翁友华没有理会严才春,转过头来看向董中秋:“黄县长,我们找你来,主要是想核实几个问题,还请你主动配合我们调查组的工作。” “请翁书记放心,我是个党员干部,一切听组织和领导的安排。”董中秋赶紧表态说。 翁友华点了点头,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叠纸放在了董中秋的面前:“我们省纪委早些日子陆续接到了好几封检举你经济问题的匿名信,你先好好看看,然后再回答我的问题。” 董中秋冲翁友华很是感激地点了点头,这才开始很仔细地看这几分匿名信。 董中秋心里很清楚,翁友华此举其实已经不符合纪委办案的惯常习惯与手段。 纪委办案,基本上都是先套当事人的口风,刚开始根本不会拿出纪委已经掌握的底牌。 很明显,翁友华此举也是表明他这个调查组组长并不想针对董中秋做什么,只不过是应付程序罢了。 这也让董中秋心头松了一口气。董中秋自问从政这么多年,虽然在经济上会有一些小问题,但绝对还算清廉,不至于到了惊动省委的地步! 究根结底,还是发表在《楚南日报》上的那篇署名董中秋的文章惹的祸,这一点,董中秋心里也非常清楚! 而从董中秋的本人经济问题着手,也只不过是调查组欲盖弥彰的一种侧面手段而已。调查组最终的目的和着落点肯定在政治问题上,而不是翁友华刚才所说的什么经济问题! 可经济问题历来是身为官员的大忌,也是最麻烦的事情,一个说不清楚,那将万劫不复。 要是调查组硬在经济问题上做文章,董中秋从政多年,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问题,那样董中秋的境况也会非常不妙! 严才春也没有想到翁友华会一开始就把匿名信给拿出来给董中秋看,心头很是不满,却又没有办法,毕竟,翁友华的行政级别比他要高多了,而且,翁友华才是调查组的组长,怎么办案,主导权始终掌握在翁友华手中。 而仔细看了这几封匿名举报信之后,董中秋心里更有底了。 ——————分割线—————— 董中秋被省委调查组叫去谈话后,并没有被停职审查,而是继续回到岗位上主持县政府的常务工作,这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不过,省委调查组一日不走,就意味着董中秋的问题还没有最终结论。这也让桑木县很多官员心头惴惴不安! 牵一而动全身! 董中秋在桑木县工作多年,自然也会形成一定范围内的利益集团。董中秋要是倒下了,肯定也有不少桑木县的官员干部会跟着倒霉! 聂新宇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又被停职审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