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 - 官梯

第八十九章 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

严才春一听这话就有些发急,马上插话道:“我们是来调查县长董中秋的,即便聂新宇没有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但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我认为我们调查组专门找聂新宇谈话是很有必要的。” 翁友华笑了笑,却是看向了县委书记杨菊成,缓缓说道:“中央一直有明文规定,县级领导干部不配备专职秘书。怎么,你们水口县的县长都有专职秘书?” 翁友华这话可以说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说的杨菊成心里很是别扭,回答起来也很是难受。 中央是有明文规定县级领导干部不准配专职秘书不假,可在地方上,基本上每个县领导都会有一个专职秘书,这几乎是约定俗成,也很少有领导会在这件事情上较真! 可翁友华是省委领导,又拿出了中央文件这把尚方宝剑,语气中带有质问,一个回答不好就很有可能出麻烦,这也让杨菊成不得不慎重回答。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谁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哪敢呢?”苟福天反应速度极快,马上笑着回答,“聂新宇同志是县府办秘书二股的一个副科长,主要负责政府工作报告的起草等相关工作,董中秋同志负责县政府常务工作,所以聂新宇同志平时在工作当中和董中秋同志接触得比较多一些罢了,我们水口县的县领导都没有安排专职秘书的。” 在官场当中,像苟福天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局面并不少见。尽管苟福天的解释苍白无力经不起任何推敲,可他相信翁友华也不会真的拿着这个问题穷追不舍! 这就是官场经验。 果然,不出苟福天所料,翁友华马上点了点头:“哦,是这样啊,那就是说聂新宇同志和董中秋同志平时也仅仅是工作关系,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秘书。我们纪委的同志们平时办案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嘛,聂新宇早些日子应该在你们县纪委受了委屈吧,我看就别再给年轻同志增加压力了,那样不利于年轻同志的成长嘛。” 这种局面很是诡异,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转弯抹角又是敲打又是从有利于年轻同志的成长这样的大道理入手,目的居然是为了把聂新宇这么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从董中秋的案子中撇清! 所有人都以为既然翁友华都开口了,严才春应该会给翁友华这个面子的时候,严长春却是笑了笑:“翁书记这么关心年轻干部的成长令人可敬可佩啊,我们都要向翁书记学习。翁书记,您看这样行不,我和聂新宇同志年纪相仿,就让我去找聂新宇同志随意聊聊,相信也不会给聂新宇同志什么压力吧。” 这下,翁友华一直淡然的表情也流露出几分不快了。不过,严才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翁友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既然你严才春不知天高地厚,那也别怪我不提醒你了。”翁友华心里冷笑着,“狗仗人势不知死活的东西。” 用手指在会议桌上敲了敲,翁友华沉声道:“那这样吧,我先分别找几位县领导谈话,包括几位副县长在内,小于你安排一下。其他的调查工作就麻烦严处长和其他几位调查组的年轻同志了,我再强调一下,我们是来搞调查的,要注意不影响水口县县委县政府的正常工作运转。” 翁友华这个省纪委副书记终于露出了他的上位者威严,言辞也并不是很客气,强调了严才春是个“年轻同志”。 要知道,在官场上,说某位干部年轻,其实也是批评这个干部不够成熟,不够沉稳! 当然,翁友华这话说得非常艺术非常含蓄,让人根本挑不出毛病来。 “好的,一切听翁书记您的吩咐。”于少奇赶紧表态说。 杨菊成心头就有些不快了,他这个县委书记还没有表态呢,于少奇这个县纪委书记居然抢先表态? 可于少奇和翁友华的关系,杨菊成又是心知肚明,不想得罪翁友华,只好表示沉默。 “那就这样吧。”翁友华似乎有几分不耐烦,马上站起身来,结束了这个碰头会议。 ——————分割线—————— 因为聂新宇的专用办公桌让他自己给砸了,这几天聂新宇在秘书二股找不到自己可以呆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副县长董中秋的办公室里。 严才春进来的时候,董中秋和聂新宇正在讨论水口县机械厂职工上访的问题。 严才春梳着标准的中锋发型,油光滑亮的,给人一表人才的感觉。 可严才春进来的姿势略微有些奇怪,让董中秋和聂新宇都是微微一愣。 严才春的步子很小很慢,双手背在后面,眼睛却给人以不是在看路而是看天花板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以严才春的年纪,却是这种领导派头,也难免人不觉得这种姿势非常奇怪。 董中秋坐在那里没动,聂新宇却是快速站起身来迎上前去,笑着说:“您好,请问……” 严才春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笑意,只是和聂新宇很是简单地握了一下手,就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居然翘起了二郎腿,大有喧宾夺主的架势。 “有事吗?”董中秋有些不快,冷声道。 “你是董中秋同志吧。”严才春淡淡地说道,“我是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严长春,有些事情想和聂新宇同志单独谈谈,请你回避一下。” “是严处长啊。”董中秋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站了起来,“好的,好的。” 说着,董中秋大步走上前来,弯着腰去和严才春握手。 严才春却是丝毫不给董中秋面子,手都没有伸出去,根本就没有和董中秋握手的意思。 一见严才春如此狂妄,聂新宇心头的火气上来了,却是因为没有弄清楚严才春的底细,不想给董中秋惹麻烦,强行笑着说:“严处长,我们去隔壁的小会议室里聊吧。” 严才春却根本没有起身的想法,语气淡淡的:“还是在这谈吧,请中秋同志回避一下。” 给脸不要脸,既然严才春是存心找董中秋的麻烦,聂新宇也不客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全不见了,声音也是非常冰冷:“对不起,严处长,我工作很忙。请您先出去,等我忙完了再去找您。” 聂新宇这话相当不客气,严才春被气的不行,在茶几上猛的“哐当”拍了一巴掌,然后腾的站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严才春怒吼了一声,随即醒悟到自己有些失态,又缓缓坐了下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降低了自己的声音,“我告诉你,我们省委调查组来到水口县,不只是董中秋同志有问题,你聂新宇的问题也很严重。” “新宇,注意下自己的态度。”聂新宇还没有开口,董中秋赶紧给了聂新宇一个眼色,“严处长是调查组的副组长,找你调查一些事情,你要好好配合。” 紧接着,董中秋又对严才春微微躬身:“严处长,那你们聊,我先回避一下。新宇年轻不懂事,您多多包涵。” 说完,董中秋大步离开,还没有忘记把办公室的门给轻轻关上。 董中秋的这种谨小慎微的行为让聂新宇心头泛起一丝悲哀的感觉,尽管心下也有些理解董中秋的这种行为。 以董中秋一个新任县长的身份,面对省委调查组的副组长,心里自然会产生巨大的压力! 当然,后来聂新宇才得知面前这个嚣张的年轻人居然是省长赵长喜的秘书,对董中秋这种行为就更加理解了。 一个县长,面对省长秘书,而这个省长秘书又是专门来调查董中秋问题的调查组的副组长,董中秋能够不心生畏惧吗? 不过,董中秋心生畏惧并不代表着聂新宇也害怕严才春,这也和两人的出身截然不同相关。 董中秋出身草根,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才一步步爬上今天的副县长位置,哪怕是对市委书记龚东来都一直抱着敬畏的心理,更何况面对着省长秘书? 聂新宇则不同了,虽然从小在农村普通家庭长大,最近却也是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之谜,怎么说也出身豪门世家,前些日子在京城几乎天天看到正部级以上高官,自然是缺乏敬畏心理。 更何况,聂新宇的性格也决定他宁折不弯的行为习惯。 想了想,聂新宇让自己的心情更加平静一些,给严才春倒上一杯开水,才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严处长,你想聊什么?”聂新宇淡淡地问了一句。 聂新宇这话也说得挺气人的,一个“聊”字把一直装“大”的严才春从天上拉回了地上,让两人的谈话处于对等的地位。 严才春也被气得不轻,他一个堂堂的调查组副组长在聂新宇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眼中居然没有丝毫敬畏的成分在内? 严才春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身为调查组副组长,这个时候却是在和聂新宇单独会面与对话。 要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证在现场,严才春发觉他根本拿聂新宇没有任何办法! 而且,从调查的角度考虑,没有第二个调查员在场,严才春的调查记录根本不合法也无法生效。 当然,这也难不倒严才春这个见多识广的省长秘书。 况且,严才春这次来水口县的目的并不是调查聂新宇,而是要拿聂新宇的领导董中秋开刀。 当然,出于某种不能为外人道的原因,严才春也要找找聂新宇的麻烦,至少要让聂新宇难堪。 “董中秋发表在《楚南日报》上的那篇标题为《加快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文章是出自你的代笔吧。”严才春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 聂新宇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严处长,这话可不能乱说,领导的成绩我可不敢霸占。” 严长春听了,半响没有说话。 突然,严长春一声怪笑,压低了声音:“你小子挺狂的嘛,我告诉你,过不了几天,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聂新宇愣了愣,盯着严长春看了半天,如同在欣赏一件怪物。 “严长春,我和你有仇吗?”聂新宇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眼神也变得有些阴森可怕,几乎是一字一句在缓缓说着。 严长春摇了摇头,轻蔑地撇了撇嘴,讥笑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但你小子让我看的很不爽,就想玩死你,怎么样?” 聂新宇心头有一股给这家伙一拳头的冲动,可还是忍住了,站起身来,冷声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有什么招数你都使出来吧,我等着。” 严长春一下子又愣住了。 本来,严长春觉得自己稍微吓唬吓唬,聂新宇这样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还不得跪下来向他磕头求饶。可现在,聂新宇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也让严长春觉得很受伤! “你会后悔的。”严长春气极而笑,摔门而出。 聂新宇坐回到沙发上,半天也没有动。并不是聂新宇惧怕什么,而是觉得自己和严长春无冤无仇,严长春不可能无缘无故跑过来找自己的麻烦,这里面肯定有某种不为自己掌握的原因! 聂新宇还真没见过严长春这么嚣张的人,不就是一个处级干部吗,有什么好牛的? 想了半天,聂新宇也没有理清个头绪来,苦笑着摇了摇头,出了办公室,准备去找找董中秋,两个人再合计合计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 刚到楼梯转角,聂新宇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 “小聂,看你脸色不太好,去我办公室里坐一坐吧。”吴秋燕一见聂新宇,就笑着邀请。 “吴主任,看到董县长了吗?”聂新宇笑了笑。 吴秋燕一下子压低了声音:“董县长被省委调查组的人叫走了,听我的,我有话对你说。” 聂新宇心里也有几分感动,这个时候,别人躲自己还来不及呢,怎么这个吴秋燕居然会和自己套近乎!两人虽然已经有了鱼水之欢,可真要说有多深的感情,聂新宇也说不上来! 吴秋燕见聂新宇呆着不动,心里一急,就伸手拉他的手臂。 在政府大楼的楼梯间一男一女拉扯着实在不像样,聂新宇苦笑了一声,生不由己跟着吴秋燕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新宇,喝茶还是喝咖啡?”一进办公室,吴秋燕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满脸的热情态度也让聂新宇觉得有些不适应。 想了想,聂新宇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拉开留了一道缝隙。毕竟,孤男寡女呆在一个办公室里,还把门给关上,容易造成不好的影响。 吴秋燕见了聂新宇这个动作,马上脸色一变。 “吴主任,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可我不能连累您。”聂新宇笑的很是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