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嚣张的年轻人 - 官梯

第八十八章 嚣张的年轻人

省委调查组的突然到来让水口县不少官员干部都心慌不已以至于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在水口县,提前得知省委调查组前来的官员干部包括县长董中秋在内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而县人大主任苟福天就属于后知后觉行列中的一员。 对省委调查组此行的目的,水口县的大大小小的官员干部都在胡乱猜测着,心里惴惴不安。这年代,在官场上行走,又有几个人真正经得起调查? 等到苟福天得到通知匆匆赶到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办公室的时候,才发觉省委调查组的组长居然是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心里猛的一咯噔! 一般来说,以翁友华省纪委副书记的身份,参与的案件基本上都是和正厅级别以上的官员有关。 一般的处级干部所犯案件,省纪委能够派上一个副处长带队,那已经是显得非常重视了。 而现在,翁友华居然亲自带队来到了水口县,怎么能不让苟福天心惊胆颤? 苟福天进门的时候,县纪委书记于少奇正在陪着翁友华说话。 这一幕并不让苟福天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于少奇是翁友华一手提拔上来的事情,在水口县并不是什么秘密。 让苟福天吃惊的是,县委书记杨菊成并没有坐在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的身边,而是坐在一个西装革履发型油光滑亮的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旁边,满脸都是讨好地笑容,恭谨得如同一个孙子! 这个年轻人苟福天还真不认识! 苟福天进来的时候,只有翁友华象征性地对他笑了笑,而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这也让苟福天心头泛起一丝怒火,不过,在官场上打滚多年老奸巨猾的他自然是脸上不会带有任何情绪波动,早就修炼得炉火纯青了! “翁书记好,热烈欢迎您前来视察工作。”苟福天先是对着翁友华微微躬身,等翁友华先伸出右手来,才双手握住了他的右手,满脸的激动。 “你也好啊,福天,已经两年没见面了吧。”翁友华呵呵笑着,伸出左手,在苟福天的左臂上拍了拍,随即松开了右手,看向了坐在杨菊成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严处长,这位是水口县县长苟福天同志。” 年轻人这才慢腾腾站起身来,瞥了苟福天一眼,伸手和他象征性的握了一下,其实两个人的手也只是轻轻沾了一下而已,淡淡说了声:“苟主任是吧,你好。” “这位是省政府的严才春处长,省长赵长喜同志的专职秘书。”翁友华似乎对这个年轻人的傲气已经习惯了,并没有什么不快的表情,而是笑着继续介绍道。 一听到严才春这个名字,苟福天心里又是一咯噔,脸上的笑容却是更盛了,连声道:“严处好,欢迎您前来视察工作。” 苟福天尽管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对严才春这个名字却是不陌生,甚至可以用“如雷贯耳”来形容。 事实上,严才春虽然年轻,在楚南省官场的名气却不小,最主要是因为他是省长赵长喜的专职秘书,也是赵省长的绝对嫡系心腹! 不过,严才春的名气不小,名声却不怎么好! 严才春的嚣张在整个楚南省官场都赫赫有名,传闻一般的副省长都不怎么放在他的眼中,更别说大大小小正厅副厅级官员干部了! 这段时期,一直传闻省长赵长喜即将升任楚南省省委书记,严才春这段时期更是马不停歇在各个市委之间来回奔波,估计也是在替赵长喜纳威助喊! “既然该来的都来了,我们去会议室吧。”严才春却是根本不理会苟福天的热情,淡淡地说道。 所有人都愣了愣,要知道,在这里所有人当中,只有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是正厅级,级别也最高,按照官场惯例,自然应该是翁友华占主导地位,而严才春实际上还只是副处级,论起实职来级别还没有县委书记杨菊成和县长苟福天高! 这也未免太嚣张了一些吧! 让所有人惊讶的是,翁友华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置若罔闻般点了点头。 很明显,翁友华是默认了严才春的主导地位! 一行人来到县委小会议坐定,翁友华自然是坐在最北端的主持位子上,严长春当仁不让直接坐在了翁友华的下首。 这种官场上特有的按照行政级别落座的惯例,即便是严才春再嚣张,也不敢轻易触犯这个雷区! “严处长,你来说吧。”翁友华看了严长春一眼,笑了笑。 “嗯。”严长春点了点头,满脸严肃的表情,轻轻咳嗽两声,缓缓说道,“同志们,我们调查组这次下来是办案子的,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们这次来,主要是调查水口县副县长董中秋,省委省政府领导都非常重视,翁书记是调查组的组长,我是副组长。” 说着,严长春的目光带有示威与轻蔑性质的从水口县三个县委常委脸上扫过,视乎在炫耀着他的调查组副组长权威! 严长春的这种目光让苟福天等人都非常不适应,县纪委书记于少奇甚至在肚子里直骂娘! 对调查组的到来,于少奇几乎是最早从翁友华那里得到了消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早就打定了主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苟福天这个时候心里颇为紧张,他已经快要退居二线,要是其他的违纪案件也还罢了,可如果这个时候县长董中秋如果出了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他虽然已经不是水口县的县委书记,但市委让他当这个县人大主任也是想让他在水口县起一个定海神针的问题,苟福天势必要负领导责任,很有可能晚节不保! 正因为如此,在座的人当中,苟福天可以说是对调查组抵触情绪最大的人! 这个时候,苟福天没有心思骂娘,最关注的是案件本身。要只是经济或者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苟福天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可要是牵涉到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苟福天觉得有必要发出恰当的声音,见机行事,最主要是不让自己牵涉进去,明哲保身为主! “我们调查组能够来到水口县这个偏远小县,还有翁书记亲自带队,足可证明省委省政府领导对这次调查工作的重视。”因为严长春是省长赵长喜的秘书,开口闭口都不会漏掉省政府三个字,这也让翁友华觉得有些好笑,“调查组已经掌握了一部分证据,也有信心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还希望水口县各位领导多多支持调查组的工作。我再强调一下,董中秋的问题很严重,希望各位都要端正态度,不要让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失望。” 苟福天心里又是一紧,严才春一开口就强调董中秋的问题很严重,拿省委省政府这顶大帽子对水口县的县领导进行敲打,言语中充满威慑力,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 苟福天下意识地看了县委书记杨菊成一眼,这个时候,他只能寄希望杨菊成能够站在水口县的全局上面考虑问题,不要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把董中秋一棒子打死了!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果然,杨菊成想都没想,马上表态说:“请翁书记和严处长放心,我们水口县县委县政府一定会全力协助和支持调查组的工作,给省委省政府领导一个满意的交待。” 这一下,苟福天的心冷到了极点! 这一刻,苟福天对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也是失望到了极点! 一直闷头喝开水的翁友华这个时候却缓缓放下了茶杯,咳嗽了两声,笑着说:“杨书记有心了,不过,也没有必要急于下结论。调查调查嘛,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样吧,还是先把董中秋同志请过来谈谈。” 翁友华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个避重就轻举重若轻轻轻放下,让所有人都愣了愣。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一下子从中觉察到某种不寻常的气氛! 杨菊成本来准备了一长串的汇报,也因为翁友华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而有所顾忌,马上打住了话题。 严长春的表情明显有几分不快,可他即便再嚣张,也不能当众驳调查组组长翁友华的面子,只好转移了话题:“于少奇同志,听说你们县纪委前些日子曾经对董中秋同志的秘书聂新宇同志采取了强制措施,具体取得了什么成就,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一听严长春点名让自己来谈,于少奇的舌头有些泛苦,还真是越怕什么就来什么! “小于啊,你别有什么顾虑,严处长问你话,你实事求是照实说就是了。”翁友华皱了皱眉头,“先说说你们县纪委对聂新宇同志的调查,最后得出了什么具体结论吧。” 有了翁友华这句话,于少奇心里轻松了不少。跟过翁友华多年,于少奇自然知道翁友华这是在暗示着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于少奇缓缓说道:“那我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前段时间根据县委有关领导的指示,我们县纪委对聂新宇同志进行了一番调查。经过调查,确认聂新宇同志不存在任何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出于对年轻同志的爱护,我们县纪委还出具了书面结论。” “这份书面结论现在在哪?”于少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严才春非常粗鲁地打断了。 “我们纪委留了一份存档,还有一份在县长董中秋那里。”于少奇笑了笑。 “这样说来,聂新宇同志还是经得起组织的调查和考验嘛。”翁友华马上接口道,“我看,就没有必要再扩大调查范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