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你配吗 - 官梯

第八十七章 你配吗

一听到这话,聂新宇想都没有想,扬起右手,“啪”的一声就给了目瞪口呆的肖高望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记耳光实在太重,把肖高望半边脸都给扇肿了,嘴角也流出一丝鲜红的血来! 这一幕实在是太惊人了,以至于县府办的工作人员们在若干年后还津津乐道! 聂新宇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表情阴森的可怕,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指着肖高望怒吼着:“你说谁没有家教?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你配吗?” 聂新宇的突然暴起,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以至于没有一个人敢过来劝架! 只有蒲爱丽一脸憧憬地看着暴起的聂新宇,眼神里满是崇拜的目光! “牛,太牛了!”蒲爱丽感觉到非常刺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此时此刻,聂新宇根本就没有把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给放在眼中,眼神里充满挑衅与不屑,表情上满是桀骜不驯! 肖高望一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一手指着聂新宇,表情呆呆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好半天,办公室里才响起了肖高望的惊天怒吼:“反了,反了。保安,保安,给我把聂新宇给绑了,送公安局去。” 保安还没有来,县政府的几大头头和县人大主任苟福天都已经闻讯赶来。秘书二股办公室里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这几大头头想不听到都不行! 一看眼前乱糟糟的局面,董中秋头疼得不行,狠狠地瞪了聂新宇一眼,却是半天也没有说话。 “这个家伙还嫌目前的局面不够乱吗?”董中秋心里恨恨地想着,却也是飞快地转着念头。可聂新宇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非常漠然,根本没有和董中秋哪怕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这也难怪,肖高望说他老聂家没有家教,这已经触犯了聂新宇的龙鳞,是可忍孰不可忍。刚才,聂新宇也确实失去了理智! “怎么回事?”还是常务副县长邱碧全最先开口,也是脸色阴沉入水。 “聂新宇他打了我一个耳光。”肖高望吐了一口血水,朝聂新宇“呸”了一声。 “肖高望以权谋私,看我不惯,无缘无故让我写什么检讨,我不写,他就伸手打人。”聂新宇突然平静了下来,语气出奇的平淡,似乎这一切都理所当然,“肖高望还骂我没有家教,所有的同事都可以作证。” 一听这话,蒲爱丽一张小嘴张得老大老大,半天都合不拢! 明明是聂新宇给了肖高望一个响亮的耳光,怎么到了聂新宇的嘴里,就变成了是肖高望无缘无故骂人打人?蒲爱丽长这么大见过无耻的还真没有见过聂新宇这么无耻的人。 不过,蒲爱丽就喜欢这种“无耻”的男人! 一个娇滴滴明显带有几分做作的声音突然响起:“哎哟,怎么打架了?肖主任,您也真是的,怎么还和下属动起手来了?即便新宇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教育嘛,怎么能大打出手呢?” 一听这话,聂新宇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肌肉也禁不住抖动了一下。 说话的是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在整个县府办,也只有吴秋燕能发出这种带有几分做作的娇滴滴的声音! 要是换做别人,说这种不阴不阳的话那就是添乱,可吴秋燕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又让人无从反驳。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吴秋燕却是突然脸色一板,娇斥了一声,“还不快把办公室收拾一下,还嫌不够乱吗?” 说完,吴秋燕就带头开始整理乱糟糟的办公室,倒是很有县府办主任的派头!或许,吴秋燕对肖高望的县府办主任位子早就偷窥许久了吧。 “肖高望,聂新宇,你们都给我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邱碧全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阴沉着脸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 其他几个副县长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纷纷转过身去,离开了秘书二股办公室。 “县府办这次还真丢人丢大发了。”这是几个副县长心里同时冒出的念头。 肖高望又恨恨地瞪了聂新宇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哎,我的办公桌。”聂新宇拍了拍手,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地面,又看了一眼表情古怪的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笑了笑,也慢腾腾往外面走。 稍微静下心来,聂新宇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又惹祸了!可事已至此,聂新宇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要是聂新宇知道省委调查组马上会来水口县对董中秋进行调查,或许在这个敏感时刻,他就不会给董中秋添乱子了。 可不幸的事,董中秋接到市委书记龚东来透露的信息后,因为事关重大,出于保密起见,董中秋并没有告诉聂新宇。 当然,肖高望辱及聂家,就算重来一次,聂新宇自问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能够忍下这口气! 来到了县长董中秋的办公室,聂新宇发现董中秋和几个副县长都在场,县人大主任苟福天居然也在,一个个阴沉着脸,脸色都不好看。 特别是董中秋,看了聂新宇好几眼,想和聂新宇进行眼色交流。 聂新宇觉得有些好笑,却是一直不去看董中秋的眼睛,这也让董中秋很是失望,心头更加焦虑。 聂新宇是他的秘书,董中秋必须要避嫌,所以这件事情就完全交给常务副县长邱碧全来处理。 邱碧全也不开口,一直闷头喝茶,好半天才抬眼看了看董中秋,意思上是说你的秘书惹的祸,你总不能处身功事外吧。 见邱碧全看向自己,董中秋嘴里有些泛苦,知道自己躲是躲不过去了。 咳嗽了一声,董中秋缓缓开口:“新宇,你给我回去好好写份深刻的检讨上来。记住,在思想上要深刻检讨自己。” “知道了。”聂新宇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往外走。 “聂新宇,你给我站住。”一见聂新宇就这么离开,吃了大亏的肖高望马上急了,“你必须当着政府办所有人的面向我道歉。” 聂新宇缓缓转过身来,撇了撇嘴,眼神里透着不屑:“你做梦吧。” 说完,聂新宇丝毫也不停顿,马上大步离开了县长办公室。 “县长,各位领导,你们看?”肖高望被气得不行,“聂新宇根本没有摆正自己的身份,在县领导面前都如此嚣张!” 苟福天突然冷哼一声:“肖主任,聂新宇固然不对,难道你就没有错吗?” 肖高望一下子被噎住了。 苟福天这才缓和了一下语气:“老肖啊,你是县府办的大管家,是领导干部,手下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对,可以好好教育嘛,怎么能动手呢?” 顿了顿,苟福天根本不给肖高望辩驳的机会,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上老肖你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希望你也能够好好反省自己,交一份检讨上来。” “老书记,我没有动手。”肖高望就急了。 “你不骂聂新宇,他会跟你急吗?”邱碧全这段时间对肖高望本来就也有些不满,现在有机会教训肖高望,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冷声反问道,“再说,聂新宇是个年轻同志,又是你的下属,你也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份,对待下属要注意方式方法。今天这件事情已经造成很坏的影响,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官大一级压死人,肖高望被邱碧全说得哑口无言,也不敢当着几个副县长面反驳,只能是低头称是。 肖高望的心情就别提多糟糕了,被下属聂新宇给当众打了一个耳光,还要陪着聂新宇一起写检讨。 肖高望是打定了主意,这份检讨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写的。 这也难怪,一来肖高望丢不了这个面子,二来这种书面检讨白纸黑字以后很有可能落人口实,三来肖高望还真没怎么把快快要下台的县长董中秋给放在眼中! 至于常务副县长邱碧全,肖高望深信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要知道,邱碧全可比他肖高望更加憎恶聂新宇才对,因为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 一出县长办公室的门,肖高望甚至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就跑去县委大楼向县委书记杨菊成诉苦了! 听肖高望说他被聂新宇给打了一个耳光,杨菊成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肖高望这段时日一直在向杨菊成表忠心,而杨菊成也觉得肖高望是个可用之人,自然不会当着肖高望的面给他泼冷水,寒了肖高望的心! 同时,因为聂新宇的年轻气盛不计后果的行为,也让杨菊成看轻了聂新宇,把聂新宇的危险系数往下调了好几个档次。 “书记,这个聂新宇实在是个狂妄之徒,根本没有把领导放在眼中。”肖高望自然是不会放过往杨菊成心里栽刺的机会,表情相当气愤,“在聂新宇眼里,水口县除了县长董中秋之外,就是他聂新宇老大了。” 一听到这话,杨菊成心里也有几分不痛快。开什么玩笑,在水口县,他杨菊成才是真正的一把手,才是真正的老大,他聂新宇算老几? 皱了皱眉头,杨菊成压低了声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可别说出去。省委派来了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董县长,下午就会到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肖高望马上兴奋起来,咧着嘴讨好地笑着:“书记,董中秋这人很是狂妄,甚至都没把书记您放在眼中。要是让董中秋当了县长,以后政府那边肯定会和书记您唱对台戏。” 杨菊成最听不得这个,神情一冷,冷笑了一声:“那也得等他董中秋过了省委调查组这一关再说。” “书记,您看?”肖高望讪笑着,“邱县长还让我写检讨呢,明显是偏袒聂新宇。” 杨菊成沉思了一会,才笑了笑:“既然是胡邱县长让你写的,你就应付一下吧。等下我会找邱县长谈谈,先让聂新宇停职反省吧。” “谢谢书记。”肖高望心头长出了一口恶气,满脸感激的表情,“一切都听书记您的。” “老肖啊。”杨菊成马上转移了话题,“等调查组来了之后,你这个县府办主任可要做好准备工作,要好好配合调查组的调查工作,一定要让省委领导满意。” “书记,您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办的。”肖高望马上会意地说。 与此同时,董中秋却是心怀焦虑,很快拨通了市委书记龚东来办公室的电话。这还是董中秋第一次往龚东来的办公室里打电话,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还好,龚东来言语里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烦的意思,语气也非常和蔼。 “等等,你说肖高望骂了聂新宇一句什么,聂新宇才开始动手?”让董中秋觉得诧异的是,市委书记龚东来居然会关心这些细枝末叶。 “书记,我当时不在冲突现场,肖高望具体骂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听蒲爱丽描述,应该是肖高望骂聂新宇缺乏家教,聂新宇才突然暴起。”董中秋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很是恭敬地回答。 “该揍,揍轻了。”一听是这么个情况,龚东来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似乎还带有几分气愤,让董中秋也被吓了一大跳。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又传来了龚东来的笑声:“怎么,蒲爱丽这丫头和新宇走的很近?” 龚东来这个市委书记居然这么八卦,这也让董中秋哭笑不得。可龚东来的行政级别比董中秋要高上许多,每次见龚东来或者打电话的时候,董中秋都是非常紧张,心存敬畏。 “因为肖高望一直存心打压聂新宇,县府办秘书二股的很多工作人员都不敢和聂新宇走得太近。”董中秋很是恭谨地回答,“整个县府办,也就蒲爱丽和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和聂新宇走得近一些。” “嗯。”龚东来点了点头,又笑着说,“这个副主任吴秋燕也有些意思啊。” 董中秋就着急了,生怕龚东来突然挂断电话,赶紧试探着问道:“龚书记,您看新宇的这件事情?” 这下,电话那头又沉默了好几秒钟,才传来了龚东来低沉的声音:“中秋啊,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聂新宇的人身安全,要是聂新宇掉了一根汗毛,我都唯你是问。至于你们水口县县委具体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会对聂新宇进行什么处分,你只需要保持沉默就行,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 “好的,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董中秋心头长出了一口气,一直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了,赶紧说道,“我一切听龚书记您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