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暴起的聂新宇 - 官梯

第八十六章 暴起的聂新宇

人倒霉的时候就这样:越是害怕什么,就越会出现什么。 水口县县长董中秋的心情很糟糕,阴沉着脸在自己的办公室踱来踱去。 董中秋本来以为,有市委书记龚东来在上面照应着,自己的秘书聂新宇前些日子给他鼓捣出来的麻烦应该会逐步消失,工作也该走上正轨了。 可董中秋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现在是越来越糟糕了,几乎可以用“四面楚歌”四个字来形容他此时所处的怎么样一个险要环境! 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在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视察过后,并没有因为丁步义公开推崇聂新宇发表在《华夏日报》上的那篇文章而改变他的想法。 相反,杨菊成针对副县长董中秋采取了一系列的强硬手段! 第一次民主生活会议上,因为县人大主任老书记苟福天站出来维护董中秋,杨菊成没有能够取得他想要的成果。 可很快,在杨菊成的坚持下,水口县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又接连参加了三次民主生活会议! 这种情形很是诡异! 要知道,所谓的民主生活会议其实大部分是走走过场,展开一些表面上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很少有人当真。 毕竟,现在不是以前那个动辄上岗上线的年代,也没有人那么无聊,会揪住一个意识形态上面的东西不放! 一般来说,县里的民主生活会议都是一个月开一次,甚至有时候因为工作忙两个月才开一次。 可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偏偏较了真,居然在半个月内连续召集了四次民主生活会议,大有不把真理给辩出来不罢休的劲头! 而每一次民主生活会议上,主持会议的县委书记杨菊成总会把话题往意识形态上面引,继而把发表在《楚南日报》和《华夏日报》上那两篇署名董中秋和聂新宇的文章给拿出来,让大家来发表意见。 刚开始,董中秋觉得有些好笑,认为是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恼羞成怒要再开民主生活会议维护他水口县一把手的权威,甚至有些嗤之以鼻,认为杨菊成这人肚量太小。 可很快,董中秋就觉察到不对劲了! 第二次民主生活会议上,苟福天就很少发言,似乎在顾忌着什么。 而参与会议的其他县领导,也一个个三缄其口,出奇的沉默。 于是,这次民主生活会议几乎成了杨菊成这个县委书记的工作报告会议。 在杨菊成的嘴里,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变味! 杨菊成先是批判县长董中秋未经县委领导同意擅自在《楚南日报》这样重要的党报上发表关于个人意识形态观点的文章是一种目无组织目无领导的行为,继而又说董中秋虚名心太强故意纵容秘书聂新宇在《华夏日报》上发表不当言论。 而到了第三次民主生活会议上,杨菊成的言辞更为严厉,开始上升到政治高度,说董中秋这个县长平时不注意加强自身的政治学习,也不注意自己的言行,经常散发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 在这次民主生活会议上,县长苟金功继续保持沉默,而其他县领导中,陆续跳出来了好几个人加入到批判县长董中秋的行列当中! 在第四次民主生活会议上,县委书记杨菊成一开口就认定董中秋深受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毒害,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不适合继续呆在领导岗位上,要求县长苟金功对政府工作分工进行调整! 而这一次,苟福天也是态度有所转变,并且含蓄地对董中秋的不当行为进行了一些批评。其他的县领导中,又多了好几个人加入到批判董中秋的行列当中! 董中秋很快发觉,在县领导当中,自己几乎成了孤家寡人! 不过,民主生活会议不是重大决策会议,董中秋虽然大受打击,却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董中秋的权力也并未因此而有所缩水。 董中秋却是知道,杨菊成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想都不用想,在接下来的县委常委会议上,杨菊成的狠辣招数才会真正出来! 而更让董中秋觉得忧心忡忡的是,就在昨天晚上,他从市委书记龚东来那里得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今天下午,省委的一个调查组将会直接越过安西市委来到水口县,调查的对象就是他董中秋本人! 这个年代,又有几个官员干部经得起组织的调查?再说,主动权掌握在调查组手中,“欲加之罪”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推开窗户,一股寒风直透脖颈,冰凉冰凉的,让董中秋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还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哪。”董中秋哭笑了一声,坐回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面,开始发愣。 董中秋的日子不好过,身为他的秘书,聂新宇面临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 这段日子,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没少对聂新宇颐使气指,几乎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是聂新宇对肖高望的评价。县府办所有人都知道,这几天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往县委书记杨菊成那里跑得很勤! 县府办主任是政府大管家,无事没事跑到县委书记那里去献殷勤,这违背了某种官场规则,也是犯了大忌。至少,县长会对这个县府办主任有意见。 在县府办的机关工作人员当中,也开始流传一个小道消息:“肖高望快要当县委办主任了。” 对于这个消息,聂新宇嗤之以鼻。 在聂新宇看来,肖高望实在是太肤浅了。 别说县长董中秋还没有下台,就算马上下台,现在肖高望公然没有把他这个县长放在眼中,到时候董中秋这个直接领导态度强硬,硬是要把肖高望给卡在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有的是办法! 再说,县委办主任是县委常委,水口县县委常委会也只有提议权,并没有决定权。 即便是县委书记杨菊成,也顶多是向市委领导替肖高望美言几句,根本就没有权力直接提拔肖高望到县委办主任的位子! 更何况,肖高望这段日子的行为实在太出格,不只是得罪了县长董中秋,也几乎把政府这边的好几个副县长给得罪了! 只不过,因为县府办主任肖高望几乎是摆明了要整聂新宇,秘书二股的同事们也都心有顾忌,下意识地疏远了聂新宇,唯恐受到牵连,这也让聂新宇心里冒起了“世态炎凉”的感觉。 蒲爱丽这个丫头这阵子似乎很空闲,有事没事总喜欢往聂新宇这边凑。在这个敏感时刻,蒲爱丽的这种举动显得很是突出! “新宇,周末我的几个‘驴友’商量好一起去爬雪峰山,一起去吧。”聂新宇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蒲爱丽就走了过来,自顾自搬了条椅子在旁边坐下,丝毫不顾忌周围异样的目光。 “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呢。”聂新宇笑了笑,“到时候再说吧。” “去散散心嘛。”蒲爱丽伸手摇了摇聂新宇的胳膊,有几分撒娇的娇憨神态。 聂新宇还没有说话,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聂新宇,昨天让你写的检讨怎么还没有交上来?” 聂新宇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县府办主任肖高望的声音。 “什么检讨?”聂新宇坐在那里没有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 肖高望见聂新宇没有把他放在眼中,禁不住勃然大怒,伸手在聂新宇的办公桌上用力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拍得很重,办公桌上发出“咚”地一声轰响,紧接着,聂新宇的茶杯跟着掉落在地板上,“啪”的一声碎成几片。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肖高望气得浑身发抖,“昨天也是在这儿,我让你写检讨,你简直是目无领导,狂妄至极!” 聂新宇缓缓站了起来,眼冒火光,直直地瞪在肖高望的脸上,似乎在强行压住心头的怒火,缓缓说道:“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您也没有具体指出来我错在哪里,这份检讨我怎么写?” “我让你写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写。”肖高望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怎么,你还不服气?” 聂新宇突然暴起,也是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聂新宇似乎还不解恨,双手撑在办公桌的边沿,对着肖高望用力一推! 办公桌对着肖高望直撞了过去,把肖高望给吓了一大跳,腾腾腾往后退了几大步。 而这张陈旧不堪的办公桌也因此散了架,倒在了办公室的中间,四分八裂,发出一阵“吱吱吱”的怪异声音,灰尘腾起老高! 聂新宇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大步走向退后了好几步的肖高望,手指几乎指到了肖高望的鼻尖,怒吼了一声:“各位同事请给我做个见证,肖高望这是在公然以权压人,欺人太甚!” 整个办公室里却是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发出声音来! 这种局面实在是太诡异了! 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居然指着县府办主任的鼻子,一副在教训孙子似的派头! 肖高望何时受过这么大的耻辱,被气得不行,脸上阴沉不定,一会青一会白,半天之后才发出一声怒吼:“你他妈的还有没有家教,是什么东西教出你这么一个目无领导狂妄自大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