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掌控不了局面的书记 - 官梯

第八十五章 掌控不了局面的书记

晚上,董中秋和聂新宇来到了市委书记龚东来家中。 龚东来虽然是市委书记堂堂的正厅级领导干部,住房却是显得相当简陋,一台21寸的彩电就是客厅里最豪华的家电了,沙发也显得有些陈旧。简陋归简陋,但也非常简洁朴实,明窗净几,给人以舒适的感觉。 开门的是书记夫人,见了董中秋的时候表情不冷也不热。 不过,一看见出现在董中秋身后的聂新宇,脸上马上笑开了花:“新宇来了啊,快请进。” 书记夫人脸上出现的这种巨大的发差也让身为聂新宇领导的董中秋心里郁闷不已,不过,万万不敢体现在脸上。在古代,宰相家里的家丁还相当于七品官,更别说是宰相夫人了! “阿姨好。”聂新宇也是很乖巧的叫了一声。 “好好好,新宇可是贵客,第一次来我家做客。”书记夫人笑得很热情,“我去给你们准备夜宵。” 这下,董中秋心里更加吃惊了。 本来,董中秋一直以为聂新宇是龚东来的亲戚,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情。 要知道,如果聂新宇是龚家的亲戚,聂新宇万万没有可能今天晚上才第一次上门拜访的道理! 董中秋心里掠过一丝悲哀,自己上这里做客好几次了,书记夫人又什么时候给自己准备过夜宵? 让董中秋更加惊诧的是,龚东来居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走上来和他们握手寒暄,这种待遇让董中秋很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龚东来和董中秋只是简单的握了一下手,和聂新宇握手的时候却是笑着说:“新宇,这几天受委屈了吧。早两天我本来准备亲自去水口县县委一趟的……” 龚东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聂新宇给笑着打断了:“龚书记,给您添麻烦了。” 让董中秋瞠目结舌的是,龚东来丝毫没有话语被打断的那种不快,反而笑呵呵地在聂新宇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难道,刚才龚东来是想向聂新宇解释什么?可以龚东来的身份,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董中秋不敢再往下猜想了。 而让三个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一次,书记夫人居然端上了三杯热气腾腾散发着浓郁香味的咖啡。要知道,官场中人坐在一起一般都是喝茶,很少见过喝咖啡的! “朋友从香港带过来的半岛咖啡,你们尝尝。”书记夫人献宝似的。 “谢谢嫂子。”董中秋咖啡还没有喝上一口,赶紧表示了感谢。 聂新宇缓缓喝了一口,微微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咖啡的味道,好一会儿才叹息一声:“很纯正的咖啡,阿姨的手艺更好。” 得到聂新宇的称赞,书记夫人的脸上又笑开了花,连声道:“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 龚东来讪笑了一声:“家里难得来客人品尝她的咖啡,乐得跟什么似的。” 寒暄了一阵,龚东来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这是要谈正事了,董中秋心头一紧,下意识地将身躯挺得更加直了。 “董县长,你和新宇的两篇文章已经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都在评论。”龚东来沉声道,“各级媒体上批判你们的文章和言论相信你们自己也有所了解,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形势比较严峻哪。” 董中秋心里一咯噔,这可不是个什么好消息! 果然,龚东来皱着眉头接着说道:“在楚南省的省领导当中,也有好几种声音。在昨天的省委扩大会议上,省长赵长喜同志就把这两篇文章当做了反面教材。” 聂新宇听了只是撇了撇嘴,董中秋的头上却开始冒汗了。 “在安西市委,也有不少同志发出了不同的声音。”龚东来继续说道,“接下来可能有些同志会有些动作,影响到你们的正常工作,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这下,董中秋的脸色彻底变了。 龚东来说的轻描淡写,董中秋却是听出了问题的严重性。所谓的影响正常工作,自然是董中秋的副县长位子不保。这个时候,董中秋还真没有心思去考虑聂新宇的处境。 “没事。”聂新宇笑了笑,“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真经不怕火炼。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总不会再请我去纪委喝茶吧。” 龚东来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 董中秋愣了愣,还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还这么开心,底气何来? 聂新宇注意到董中秋的表情变化,微微一笑:“我在京城的时候,也听到了不少风声,但主流还是好的。我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龚东来点了点头,“新宇的政治敏感性超强,这一点我相信。” 董中秋简直如同在听天书,难道聂新宇的政治敏感性比市委书记龚东来还要强? “董县长。”龚东来笑着说,“你是领导干部,不管在什么时候,一定要坚持立场,不要让我失望。如果真的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也可以参考一下新宇的意见嘛。” “好的,好的。”董中秋自然明白龚东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赶紧表态说,“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原则,勇往直前。” “嗯。”龚东来点了点头,“也要注意方式方法,还有一点,新宇是你的秘书,你也要加强保护意识。像这次你们县纪委居然对新宇采取了强制措施,我不希望再发生。要是真的遇到了你解决不了的麻烦,你也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嘛。” “谢谢书记。”董中秋赶紧道,“我会注意的。” 正说话间,书记夫人从餐厅里过来,笑着说:“夜宵准备好了,边吃边聊吧。” 三个人都站了起来,往餐厅方向走。所谓的夜宵也就是煮面条,每晚面条上面浮着一个荷包蛋,餐桌的中间还放着几碟小吃。 “玉儿睡了没有?”龚东来坐定,笑着问老伴。 书记夫人还没有回答,房间里就传来了女孩的清脆声音:“有好吃的,我才不会睡呢。” 紧接着,一个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出现在聂新宇的面前。 女孩下身穿着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蓝色的羊毛衫,瓜子脸,柳眉樱桃嘴,肌肤白里透红,长得非常漂亮,只是略微有些青涩。 “董叔叔好。”女孩看来认识董中秋,先是甜甜地叫了一声,显得很有礼貌。 见女孩笑吟吟的目光又看向了自己,聂新宇赶紧站了起来,伸出手去:“我叫聂新宇。” “你好。”面对陌生男孩,女孩微微有些羞涩。 “新宇,这是我女儿龚玉,读高二了。”龚东来笑着介绍,“玉儿,新宇可是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以后遇到学习上的难题,可以请教他。” “真的?”龚玉一听聂新宇毕业于华清大学,满脸憧憬,“我最想考的大学就是华清大学,可惜我的语文成绩一直不是太好。” “新宇的文章可是上过《华夏日报》。”龚东来就笑着说,“老师我可是给你找了个好老师,就看你自己的了。” 一听《华夏日报》四个字,董中秋的嘴就发苦。 聂新宇笑了笑:“女孩子一般文言文不太好,多看一些古典名著就好了,最主要是不要怕,要慢慢培养兴趣。” “你这话和我的语文老师一个腔调。”龚玉嘟着小嘴嘀咕了一声。 “怎么说话呢?”龚东来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龚玉吐了吐舌头,很是可爱,却是根本就不怕龚东来,嬉皮笑脸着:“总不能不让人家说真话吧。” 聂新宇觉得颇为有趣,忍不住也呵呵笑了起来。 “新宇,有时间帮我辅导一下龚玉的学习。”龚东来却是正色道。 聂新宇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在学校里面学的东西,有没有全部还给老师,我尽力吧。” “谢谢新宇哥哥。”龚玉显示了她良好的家教,娇笑着,“以后可别嫌我笨哦。” 被龚玉这么一打岔,整个谈话的气氛轻松了许多。或许,这正是龚东来所需要的。一松一驰,文武之道,在官场中历练多年的龚东来是深得其中五味。 吃完了夜宵,董中秋朝聂新宇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告辞而出。 龚东来一家人把两人送到了楼梯间,很有种恭送贵客的意思,这种待遇再次让董中秋心头泛起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上了小车,董中秋忍不住问了句:“新宇,你和龚书记是怎么认识的?” 聂新宇笑了笑:“有一次龚书记在京城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我也去旁听了,也算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董中秋嘴巴蠕动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继续往下问。毕竟,打探领导的隐私可是要冒风险的! “新宇,你有没有觉得龚书记好像在担心着什么?”董中秋主动转换了话题,“似乎有些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聂新宇点了点头:“龚书记专门让您来一趟,可能也是想传递这个信息,让您有个心理准备。” 事实上,这一趟下来,董中秋的心情比来之前要沉重了很多,总感觉身上沉甸甸的。好不容易找上了市委书记龚东来这么一座靠山,可这座靠山现在居然透露出掌控不了全局的信号,这也让董中秋心头有了一种恐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