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生硬的回答 - 官梯

第八十四章 生硬的回答

对市委书记龚东来的质问,市长苟金功避而不答,却是笑着说:“身为基层领导干部,董中秋同志未经水口县县委批准,擅自在党报上发表文章,总是不妥吧。而聂新宇同志是县府办副主任,董中秋同志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龚东来勃然大怒,就待反唇相讥,却被丁步义给摆手制止了。 “金功同志,我这个省委宣传部长想见见在《华夏日报》头版头条发表文章的聂新宇同志,这总不需要衡耒市委和水口县委的批准吧。”丁步义笑了笑,一双眼睛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苟金功心头一咯噔,熟悉丁步义的人都知道,丁步义这个人平时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可真要发起脾气来那可是了不得,任何人的面子都不给。 而丁步义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的习惯动作,更是即将发脾气的前兆! “那是,那是。”苟金功也不想和丁步义这个省委常委针锋相对,赶紧说道,“老杨,还不赶紧让人把聂新宇同志叫过来。” “这个……”杨菊成面有难色,却是把眼神看向了董中秋。 董中秋把头低了下去,却是躲开了杨菊成的眼光。 苟福天适时开口解围:“我这就派人去通知聂新宇同志过来。” 说完,苟福天大步出了会议室,却是找到了一直等候在门口的杨菊成的秘书,压低了声音:“赶紧去找纪委于书记,让他把聂新宇带到这里来,省委丁部长要见他。” 秘书先是一愣,可接下来听说是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要见聂新宇,二话没说,答应一声就跑了。 ——————分割线—————— 吴岩成走后不久,水口县纪委书记于少奇亲自来到了聂新宇的房间里。 于少奇也是没有办法,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亲自点名要见聂新宇,他也被吓了一大跳。本来,县纪委对聂新宇采取措施,也是想给聂新宇弄点经济问题或者男女作风之类的“莫须有”罪名,可经过一番调查,聂新宇在经济方面以及生活作风方面简直是个“五好青年”,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于少奇总不能去告诉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说“聂新宇同志因言获罪”吧,那样也太滑稽了一些,把县纪委的脸都要丢光! 领导亲自来了,聂新宇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赶紧从床上爬起,很是恭谨地叫了声:“于书记。” “嗯。”于少奇点了点头,看向聂新宇的表情似笑非笑,“聂新宇同志,你总不会赖在我们纪委不走了吧。” 聂新宇没有笑,而是一本正经地说:“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审查,在我的问题没有得出确切结论之前,不敢擅自离开。” 于少奇笑了笑:“你的问题已经调查清楚了,关于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都是空穴来风。关于你在《华夏日报》上发表的那篇文章,自有县委处理,不在我们县纪委的管辖范围。“ 聂新宇对着于少奇微微一躬身:“谢谢于书记还我清白,还请县纪委给出书面文件。” “怎么,聂新宇同志,你连我也信不过了?”于少奇呵呵笑着,“放心吧,关于这次调查的书面结论已经出来了,就放在我的办公室里,下午我会让人送到董县长那里。” 聂新宇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地说道:“那好吧,谢谢于书记。” “走吧,省委丁部长要见你。”于少奇笑着说,“这几天让你受委屈了,我代表县纪委向你道歉。” 于少奇身为县纪委书记,能够放下身段向聂新宇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当面道歉,这已经是相当难得,也让聂新宇对于少奇的好感大增。当然,于少奇没有授意手下人往聂新宇身上泼脏水,在聂新宇看来,这也证明于少奇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的工作原则。 “不敢当,于书记您太客气了。”聂新宇躬身道,“以后,还要请您多批评指导。” 聂新宇见好就收,而且颇给自己几分面子,这也让于少奇松了一口气。 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点名要见聂新宇,精明的于少奇也敏感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不简单。于少奇与聂新宇无冤无仇,也没有必要往死得罪聂新宇这样一个年轻的干部。 官场上的事情就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当然,于少奇当面向聂新宇道歉,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调查组没有找到聂新宇的问题,而是有其更加深层的原因。 就在昨天晚上,于少奇在家中接到了楚南省省纪委副书记翁友华打来的电话。翁友华是于少奇的老领导,于少奇能够当上水口县的纪委书记,也是完全出于翁友华的提拔。 老领导来了电话,于少奇自然是不敢怠慢,言听计从。 让于少奇吃惊的是,翁友华根本就没有废话,直接问他们县纪委是否对一个叫聂新宇的年轻干部采取了措施,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翁友华沉默了好几秒钟,才缓缓说道:“少奇啊,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怎么做事情还这么糊涂呢?” 于少奇当时后背都凉飕飕的! “聂新宇有经济问题吗?”翁友华见于少奇沉默,又问了句,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于少奇清晰听到电话那头如释重负的一声呼气,继而语气不容置疑,“尽快解决好这个事情。” 顿了顿,翁友华似乎怕于少奇不知道深浅,又补充了一句:“有些人就算是我也得罪不起,聂新宇应该是从京城回来的时候被你们县纪委调查组给堵住的吧。” 翁友华话说到这个份上,于少奇就算是个傻子也清楚其中的厉害。要不是出于多层考虑,于少奇今天一大早就会亲自跑过来向聂新宇道歉。 而省委宣传部长丁步义的到来,可以说是给了于少奇一个天赐良机,他怎么可能不牢牢把握这次机会? 站在于少奇身后的吴岩成却是出了一声冷汗,连于少奇都亲自当面向聂新宇道歉,还好他吴岩成这几天出于惯性的谨慎,并没有对聂新宇采取什么“非常手段”,否则乐子就大了。 以于少奇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亲自陪着聂新宇去县委,很快就离开了。 “聂科长,这次是兄弟冒犯了。”吴岩成低声说道,“过几天我请你去华天酒店吃饭,算是赔罪,请一定赏光。” “吴科长,你这也是职责在身嘛。”聂新宇笑了笑,“事情过去就算了。” 聂新宇松了口,也让吴岩成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在官场上,傻子才会愿意为公事去得罪人呢。 “我洗把脸,再去见省委丁部长吧。”聂新宇拍了拍吴岩成的肩膀,倒是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怪异。 不过,在吴岩成看来,这也证明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依旧非常冷静,甚至冷静得有些可怕! “这个聂新宇是个人物,最好还是不要得罪他。”吴岩成心里打定了主意。 聂新宇并没有直接去县委,而是先回宿舍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深褐色的西装,这才去见丁步义这个省委宣传部长。 一路上,无数双惊诧带有各种表情的目光都从聂新宇的身上扫过。对这些目光,聂新宇直接无视! 丁步义身材高大,比聂新宇还要高出半个头来。 周围官员如同众星拱月,即便聂新宇不认识丁步义,也能够轻易分辨出谁是省委宣传部长。 不过,聂新宇进了会议室后一直没有说话,而是面带微笑。 董中秋瞅准时机,走到丁步义旁边,手指指向了聂新宇,笑着说:“丁部长,他就是聂新宇同志。” “哦。”丁步义的目光马上穿过人群落在了聂新宇的脸上,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语气淡淡的,“很年轻嘛,不错,不错。” 聂新宇这才大步走上前去,微微躬身:“丁部长,您好。” “你好。”丁步义的目光显得很是和蔼,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你的那篇《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文章我已经拜读过,写的不错。” “谢谢丁部长的夸奖。”聂新宇的表情不卑不吭,脸上也没有任何得色,“就是一些工作心得,班门弄斧而已。” 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聂新宇回答得实在是太生硬了! 就算是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回答丁步义提出来的问题,也不敢如此生硬,而聂新宇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科级干部! 不过,聂新宇这话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反而用词很是谦虚,只是语气生硬而已! 丁步义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把目光看向了董中秋:“中秋同志,聂新宇同志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啊。” 丁步义这话一出口,县委书记杨菊成和纪委书记于少光都变了脸色。尤其是于少光心里更是忐忑不安,要是聂新宇在丁步义面前告上一状,只怕丁步义这个省委常委就会对于少光留下不好的印象! 董中秋却是含笑不语,看向聂新宇。 聂新宇这才笑了笑:“丁部长,对不起,我刚才太紧张了,说话有些生硬。” 丁步义似笑非笑地看着聂新宇,直到聂新宇的目光移开。丁步义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像聂新宇这种来自京城世家的子弟见了自己这么一个副部级高官,居然会紧张? 以丁步义的精明,自然清楚在官场中的松弛之道,既然聂新宇都愿意揭开这个梁子,他自然也乐见其成,不会当真! 聂新宇一松口,于少奇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心下对聂新宇这个年轻人,却是更多了一丝顾忌! “小聂不错。”丁步义向前迈了一大步,伸手在聂新宇肩膀上拍了拍,呵呵笑着,“跟着董县长好好干。” 说完,丁步义看了看手表,笑着说:“就到这吧,我还要赶回省里参加晚上的一个重要会议。” 丁步义离开,跟着陪同的市委书记龚东来和市长苟金功自然也要离开水口县,与丁步义同路回衡耒市。 水口县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在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带领下,把丁步义送上了小车,挥手告别。 视察的领导一走,县委书记杨菊成就是老大。看着杨菊成那张阴沉的脸,聂新宇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未必会轻松! 不过,聂新宇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自然而然地,聂新宇跟着董中秋来到了他的县长办公室。 “新宇,你不会怪我吧。”关上房门,董中秋有些歉然地看了聂新宇一眼,低声道,“你受委屈了。” 聂新宇微微有些感动:“董县长,有您这句话,我不委屈。” “晚上跟我去市委龚书记那一趟,龚书记要见你。”董中秋也没有多解释什么,笑着说。 “好的。”聂新宇答应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开水瓶,笑着说,“没开水了,我去打。” 看着聂新宇离开的背影,董中秋苦笑着摇了摇头,对自己的这个专职秘书,董中秋觉得自己是越发看不透了。 在聂新宇被停职审查前去京城的这几天里,董中秋也没有闲着,往市委书记龚东来家里跑了一趟。在龚东来那里,董中秋也是吃了个定心丸。在汇报工作的时候,董中秋顺便提了聂新宇的事情,没想到龚东来出奇的关心,关于聂新宇被停职的细节,都问得非常详细。 在董中秋想来,聂新宇应该是龚东来的一个什么亲戚。可龚东来也仅仅是表示关心而已,还让董中秋不要轻举妄动,稍安勿躁。除此之外,龚东来也仅仅是勉励董中秋好好安心工作,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在董中秋告别的时候,龚东来说了句:“中秋啊,有空可以来坐坐,家里没啥好招待的,茶还是有的。” 龚东来这句话才是董中秋最需要的,意味着龚东来这个市委书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而今天,龚东来当着省委常委丁步义的面,为了聂新宇的事情,差点和市委市长苟金功红了脖子,也让董中秋咋舌不已。 在官场上,这样的事情还真不多见,因为当着领导的面唱对台戏就意味着撕破了脸面! “这个聂新宇到底和龚东来什么关系,值得龚东来如此做派?”这也是董中秋一直困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