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省委领导来了 - 官梯

第八十三章 省委领导来了

一左一右都是两个看起来非常精悍的年轻人,聂新宇被夹子中间动弹不得,中巴车快速驶出火车站,往水口县城方向疾驰而去。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自己正面临着传说中的“双规”。所谓的双规,其实就是是纪委和政府行政监察机关所采取的一种特殊调查手段,指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双规与批捕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该词最早见于1990年12月9日***颁发的《共和国行政监察条例》,后由《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继承。 两规、两指既是一种调查措施,也是一种保护措施,避免被调查对象再犯错误,或受到不必要的干扰和影响。 “双规”的一般程序是由承办党员违纪案件的纪委调查组在通过案件初查掌握调查对象的一个或数个足以立案的违纪事实后向纪委常委提出“双规”建议,在经纪委常委同意后才能采取“双规”。 但特殊人员须任命机关同意。如直属部门一把手,政府组成局一把手的“双规”必须报请同级党委同意。 如果涉及同级党委的组成人员必须报请上级纪检部门,并移送上级纪检部门管辖。 “双规”由承办案件的调查组负责执行,一般从办案的纪委机关抽调两名工作人员来“陪护”被“规”人员。 名义上是照顾被规人员的饮食起居,实际上是看守被规人员,防止其与外界联系或自残、自杀等行为的发生。 “双规”的地点一般选择在城市郊区,交通方便,环境清静的小招待所、小旅店甚至具备上述条件的居民家中。 “两规”的费用因市委经济水平、“双规地点”的条件以及涉案人员的级别而有所不同。 费用的负担按照“个人问题个人负责,单位问题单位负责,没有问题纪委负责”的原则处理。 被规人员在被“规”期间的主要任务就是回忆违纪问题,写交代材料。在闲暇时也能看电视,伙食水平与陪护人员一样,除失去自由不能与外界联系外,被“规”人员的待遇与被采取行政强制措施或司法强制措施的人员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被规人员被“两规”后,办案的纪检机关应当告知被“规”人员所在单位的纪检部门。并由单位纪检人员通知被“规”人员家属,但“双规”地点与“双规”理由保密。被规人员的人身安全由办案机关负责。 聂新宇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纪委给双规! “吴科长,我这算是被你们县纪委给双规了吧。”聂新宇斜靠在座位上,微微闭着眼睛,笑着问坐在前排的中年人。 “你说呢?”中年人似乎没有想到聂新宇居然认识自己,微微一愣,却是反问了一句,“聂新宇同志,我知道你是董县长的秘书,如果我们纪委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是不可能把你请来做客的。” 事实上,聂新宇和中年人在这一世确实素未谋面,但聂新宇却是在后世里见过中年人。 知道历史的轨迹如果不发生偏移的话,几年后中年人就是水口县的纪委副书记吴岩成。不过,在这个时候,吴岩成还只是县纪委一个小小的科长。 “是吗?”聂新宇面无表情道,“看来我这次做客的时间会比较长,可以帮忙通知我在京城的家人吗?” 尽管早就知道聂新宇刚从京城回来,可从聂新宇嘴里说出“京城”两个字,还是让吴岩成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的抖了两下! 京城对于官场上很多人来说,实在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存在! 对于吴岩成这个行政级别的官员干部来说,“京城”两个字带给他的是一种无形的巨大的压力! “董县长会帮忙通知你家人的。”吴岩成的声音里有几分不自在,支吾着。这也难怪,吴科长很是仔细地查阅过聂新宇的档案,可是聂新宇的家属一栏包括父母栏在内全部是在衡耒市的农民! 可在吴岩成看来,这年代的农民,基本上都很少进城,很多人一辈子甚至都没去过县城。 聂新宇的家人全部是农民,怎么又会是在京城呢?这里面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味道,让吴岩成心里有几分不安。 更让吴岩成担心的是,聂新宇的表情非常之轻松,这是在他从事纪检工作二十年所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而且,被双规的对象居然如此年轻! 事实上,吴岩成不想趟这个浑水,这明显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吴岩成深知纪委对聂新宇采取行动是出自县委书记杨菊成的授意,关系到水口县高层之间的较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道理吴岩成心里非常清楚,尽管杨菊成现在是水口县的一把手,可县长董中秋才四十岁,以后会上到什么位置现在根本无法估计。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果董中秋不出大的事情,以后的成就不会比杨菊成低! 可身在官场身不由己,这件苦差事偏偏落在了他吴岩成的头上,他还必须尽职尽责把这个案子给处理不好,一个不慎,吴岩成就可能栽在这个案子上,一辈子都无法出头。 想了想,吴岩成又补充了一句:“聂主任,你也别怨我们,我们也是受命行事,身不由己。” 见吴岩成的口气略有松动,聂新宇笑了笑:“听说你们纪委的同志办案子很有办法,希望我们能够相处愉快吧。我也善意提醒吴科长一声,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好心反而办了坏事。” 说完,聂新宇身子一躺,干脆呼呼大睡。 吴岩成心头一紧,很明显,聂新宇嘴里所说的“善意的提醒”实际上带有某种警示意味或者可以理解为“威胁”。那么,这个被“双规”的年轻人底气来自何处? 一路上,吴岩成也是眉头紧锁,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分割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聂新宇已经在一个偏僻的小楼里呆了三天三夜。这段时间,水口县纪委工作组的人对聂新宇几乎是不闻不问。 聂新宇也乐得清静,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得很安逸,表情上看不出丝毫急躁与不安! 这天,聂新宇刚刚吃过午饭,吴岩成走了进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聂新宇同志,你可以走了。” 聂新宇愣了愣:“什么意思?” “关于你的经济问题我们工作组已经调查清楚了,证据不充分。”吴岩成淡淡说道,“感谢你这几天对我们工作组工作的支持与配合。” “有书面结论吗?”聂新宇却没有急于离开,想了想,缓缓说道。 这下,轮到吴岩成吃惊了! “聂主任,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有得罪之处,还请谅解。”踌躇了一会,吴岩成才苦笑了一声。 “谁下的命令,就让谁来和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吧。”聂新宇却是丝毫不买账,反而坐到床上躺了下来,“没有书面结论,我是不会离开的。” “聂科长,你这样做会让我们工作组很为难。”吴岩成哭笑不得,却不得不陪着笑脸,“改天我在华天酒楼摆酒赔罪,还请你给个面子。” 聂新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吴科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也请你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我就这样出去,你们纪委也不给个具体说法,领导和同事们会怎么看我?” “今天下午我会亲自去和董县长解释的。”吴岩成又是一愣,却仍旧挂着笑脸,“你看这样行不?” 聂新宇的要求没有得到肯定答复,脸色也阴沉下来,冷声道:“吴科长,我还是坚持我原先的意见,如果没有别的事,你请吧,我要休息了。” 吴岩成又在房间里呆了一会,见聂新宇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只好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很快,吴岩成出现在水口县纪委书记于少奇的办公室,把刚才和聂新宇的谈话做了汇报。 于少奇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由始至终,于少奇就不想趟这个浑水。现在,麻烦还真的来了! 上午的一幕又展现在于少奇的脑海。 楚南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丁步义突然来到水口县,说是检查宣传工作。 陪同丁步义下来检查工作的还有衡耒市委书记龚东来、市长苟金功等市委领导干部。 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率县委四大班子成员前往安西市区与水口县交界地方迎接,却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丁步义的车队根本没有理会等候多时的水口县四大班子成员,丁步义也没有下车,车队直接开进了水口县县委大院。 杨菊成也不是很在意,这种官场迎来送往的礼节规格各有各的门道,丁步义表面没有买账,但心下是否满意,却还是个未知数。杨菊成一直信奉,在这种礼节上,宁愿挨骂也不能降低规格! 这也难怪,国内的领导干部有不少人都很看重迎接规格,要是属下迎接规格低了,甚至有可能被记恨一辈子! 果然,进了水口县县委会议室,丁步义只是口头批评了水口县的这种迎来送往不当之风,口气非常轻,并没有大发雷霆,这也让杨菊成心头窃喜! 在会议室里,丁步义也是中规中矩即兴发言,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冠冕文章。 会后,丁步义却是把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县长苟金功、宣传部长卢玉萍、县长董中秋给留了下来。当然,市委书记龚东来等市委领导也在旁作陪。 “玉萍同志,水口县的宣传工作做得不错嘛,很有成效,你这个宣传部长功不可没。”丁步义一开口就表扬了卢玉萍。 杨菊成大吃一惊,丁步义这话可以说是没头没脑的,水口县宣传部这段时候有什么了不得的工作成绩,他这个县委书记都蒙在鼓里? “都是省委和市委,还有杨书记和县委领导有方。”卢玉萍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赶紧说道,“我也只是做了分内的工作。” “玉萍同志还是蛮谦虚的嘛。”丁步义呵呵笑了起来,“董中秋同志发表在《楚南日报》的《加快改革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文,我可是仔细拜读过,很不错嘛。” 这下,杨菊成的脸色变了。而市长苟金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脸色很是不好看。 董中秋得到了省委领导的点名表扬,不得不开口:“丁部长,我的那篇文章也就是工作心得,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指导和提批评意见。” “董中秋同志,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丁步义看了董中秋一眼,“不只是我,就连省委书记罗文耀同志看了你的文章,也是持肯定态度的。” 这下,苟金功和杨菊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丁步义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苟金功和杨菊成等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又继续说道:“我等下想见一见在《华夏日报》头版头条的《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一文的作者聂新宇同志,你们安排一下吧。” 丁步义这话简直是打水口县县委的脸,因为聂新宇还被水口县县纪委给“双规”着呢。 杨菊成下意识地偷偷看了一眼市长苟金功,苟金功的表情没有变化,只是轻微摇了摇头。 “丁部长,董中秋同志和聂新宇同志发表在《华夏日报》和《楚南日报》上的文章都是个人行为,和水口县县委县政府无关,也违背了组织原则。”杨菊成咬了咬牙,硬着脖子说道。 丁步义的表情很是愕然,随即脸色有些不快:“什么叫违背组织原则?按你这么说,党报刊登董中秋同志和聂新宇同志的文章,也是无组织原则行为?” 丁步义这话很重,给杨菊成的压力极大。很快,尽管是寒冬腊月气温很低,杨菊成的额头上却已经见汗。因为地位相差悬殊,杨菊成根本不敢和丁步义顶嘴,只能是低头不语。 苟金功轻轻咳嗽一声,缓缓说道:“丁部长,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以后,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组织学习相关文件,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蔓延。我们安西市委和市委行署也一直把政治工作排在一切工作的第一位,对董中秋同志和聂新宇同志的行为,也进行了一些调查。” 苟金功这是在公然挑衅丁步义这个省委常委,整个会议室里气氛为之一凝! 丁步义还没有开口,市委书记龚东来脸露不快,马上接话:“苟金功同志,市委什么时候对董中秋同志和聂新宇同志的行为进行过调查,我这个市委书记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