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天衣无缝的抓捕 - 官梯

第八十二章 天衣无缝的抓捕

通过前段时间的努力,聂新宇终于让聂老爷子转变了观念,也改善了与一号首长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聂老爷子一向和一号首长的关系很好。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一号首长之所以能够险之又险地化过种种危难,也和聂老爷子一直与他同舟共济分不开。 只是,在东欧剧变和苏联八一九事件后,一号首长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一直不曾在公众场所透露他的真实想法。 聂老爷子也不曾真正了解一号首长此时的想法,这才举棋不定,甚至在某些时候的行为与一号首长背道而驰,这才造成离一号首长的距离原来越远的后果! 聂新宇发表在《华夏日报》上的文章,可以说是把整个聂家给拉下水,即便是聂老爷子也不得不考虑其中的厉害关系。 还好,聂老爷子最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聂新宇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前世的悲剧或许从此以后就偏离了原先的轨迹,聂家继续能够继续在国内的权力核心部位保留一席之地。 一号首长向聂老爷子透露即将准备南巡的消息,毫无疑问是对聂老爷子毫无保留地敞开了自己的想法,算是给整个聂家吃了一个定心丸! “今天上午聊天的时候,一号首长提到希望我能陪他一起去南方看看。”聂老爷子似乎在考校聂家后辈们的政治智慧,笑着问,“你们是什么看法?” 所有人都把眼神看向聂长征。 在聂家,很多时候和官场的习惯保持出奇的一致,发言都有先后顺序。这个时候,似乎理所当然应该由聂长征先发言。 聂长征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仔细想了想,才斟酌着说:“从京城到南方沿海城市有几千公里的距离,我有些担心您的身体?” 聂长征这话明明白白,言下之意是如果聂老爷子的身体没有问题,他是建议老爷子陪一号首长南巡。 聂长征一开口,马上得到了房间里除了聂新宇之外所有人的附和,甚至,聂老爷子也颇为意动。 这也难怪,聂老爷子也是十多年没有离开京城了,老人家也想在自己的人生最后阶段去全国各地看看。 在聂家人看来,对于聂家来说,这个时候最紧要的就是能够和一号首长保持一致的步伐。 见聂新宇没有附和,聂老爷子就笑着说:“我们聂家没有一言堂,新宇你有什么想法,就大胆说,说的不对不要紧,年轻人重要的就是不要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一定要有自己的见解。” “爷爷,我是这么想的。”聂老爷子都这样说了,聂新宇没有办法,只好笑着说,“一号首长如果南巡,京城会不会显得有些空虚。要是有爷爷您坐镇,我想也可以免了一号首长的后顾之忧。” 聂老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呵呵地说:“新宇你多虑了,我们国家可不像苏联,军队完全掌握在党的手里,即便一号首长离京,也没有人胆敢兴风作浪。” 聂新宇笑了笑:“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号首长南巡,一定会发表一系列的讲话。如果您在京城坐镇,就可以及时组织相关人员学习和领会一号首长南巡时候的讲话精神,并尽快造成一定的影响,继而辐射全国。” 事实上,聂新宇说这话也有些私心。 聂家闯祸的是他聂新宇,他的那篇文章造成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的楚南省衡耒市还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聂新宇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即便一号首长南巡的时间不变,甚至前提,可聂新宇还需要熬过一段不短的时间! 聂新宇记得,一号首长南巡后,他的讲话并没有马上见报,而是往后拖了一段时间。 聂新宇担心的是,这段时间如果过长,或许他在水口县会顶不住,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副县长秘书! 有聂老爷子在京城坐镇,又手握一号首长给的尚方宝剑,一号首长的南巡讲话自然是可以很快出现在中央媒体上面,这才是聂新宇现在迫切需要的。 聂新宇这话正对聂老爷子的心思,老怀大慰,呵呵笑着:“定平啊,在政治敏感度上,你以后可要多向新宇学习。” 聂定平脸色一红,却是乖乖地应了一声:“是。” 聂老爷子这才似笑非笑地看了聂新宇一眼:“新宇,你政治敏感度超强,思维敏锐,这是件好事情。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你聂新宇不只是我们聂家子弟,同时也是一名党员,须知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 聂新宇的心思被聂老爷子看穿,也是脸色一红,老老实实地说:“爷爷,我错了。” 聂定平如同听天书,聂家三个老兄弟却是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聂长征微微一笑:“新宇,你放心吧。在楚南省衡耒市委,要是真的有人胆敢以权谋私刻意打压政见不同的人,市委书记龚东来同志也不会答应的。” “大伯,有件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聂新宇苦笑了一声,“因为我发表在《华夏日报》上的那篇文章,我已经被县府办主任给停职了。” 聂长征脸上泛起一丝怒色:“你们水口县的领导还真的胆子不小——” 聂长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聂老爷子给打断了:“孰对孰错,历史自会有公论。长征,新宇工作上的事情,我看解铃还须系铃人,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 聂新宇一听,脸色如同苦瓜。 不过,聂老爷子已经发话,没有人敢反驳。 “年轻人总要经历一些挫折才会成长。”聂老爷子笑了笑,“新宇啊,在基层工作,如果一点委屈都受不了,怎么行?” 顿了顿,聂老爷子眼中精光毕露:“当然,我们聂家子弟只要行的正坐得端,也不是那些土鸡瓦狗所能够随意欺辱的!” 聂老爷子这话才算是给聂新宇吃了个定心丸,至少,如果聂新宇真的遇到了迈不过去的危机,聂家也不会坐视不理,聂家也丢不起那个人! “爷爷,我后天就回楚南省。”聂新宇咬了咬牙,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 “嗯。”聂老爷子见聂新宇孺子可教,也是很高兴,连声道,“有时间我也会去楚南省看看,工作之余,你抽时间每个月交一份工作总结给你大伯,我也会看的。” 聂老爷子这话,也是宣布聂新宇从此成为聂家的重点培养对象,一直默不作声的聂浮生脸上也不经意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在聂家,有一个传统,那就是被重点培养的聂家子弟每个月都必须交一份工作总结,聂老爷子会亲自看。在聂家第三代子弟中,在聂新宇之前,也只有聂定平和聂东亮享受这种特殊待遇。 聂定平一听,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聂定平的些许表情变化也被聂长征给看在眼里,眼神里露出一丝隐忧。 知子莫如父,聂长征自然知道自家儿子一直认为自己才是聂家第三代子弟中最杰出的,现在聂定平的风头却被聂新宇给盖住了,只怕会出事情! ——————分割线—————— 这一次,聂新宇没有坐飞机,而是坐火车抵达衡耒市火车站。 刚走出火车站出口,聂新宇就被几个身穿深褐色西装的人给拦住了。只是略微一打量,聂新宇就知道自己的退路全部被这几个人给堵住了。 很明显,这些人平时训练有素,干这种事情干得多了! “是纪委的人。”聂新宇马上得出结论。 这种局面有些出乎聂新宇的预料,尽管他一路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在离开京城之前,聂新宇给董中秋打过一个电话。 “新宇,你那个同学现在还好吧?”在电话的最后,董中秋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聂新宇有些警惕。很明显,董中秋这是在向他暗示着什么。而以董中秋堂堂的水口县副县长的身份,难不成还要担心电话被别人监控? 聂新宇不难明白,在董中秋接这个电话的时候,他的旁边一定有人! 尽管情形有些出乎聂新宇的预料,可聂新宇还是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心里也并不怎么慌张,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你是聂新宇同志吧。”中年人的官方语言更让聂新宇确认对方是纪委的人。 聂新宇点了点头,不动声色道:“我就是,请问你们是?” 中年人冷声道:“我们是水口县县纪委的,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还请你配合。” “请先出示你们的证件。”聂新宇笑了笑。 中年人微微愣了愣,却还是从口袋里掏出证件,递给了聂新宇。聂新宇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中年人有些不耐烦了,才把证件还给他。 “请出示协助调查书面文件。”中年人还不曾开口,聂新宇又来了这么一句。 “你好大的胆子!”中年人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勃然大怒,就往腰间掏家伙,却被中年人的眼色给制止住了。 纪委的人似乎对聂新宇相当了解,还真把盖有水口县县纪委的红头章的书面文件给带来了。 “还真是计算的天衣无缝啊。”对方的准备工作做得如此充分,聂新宇也唯有苦笑,不得不上了水口县县纪委的中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