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聂老爷子 - 官梯

第八十一章 聂老爷子

聂老爷子以及他的三个儿子,再加上他的孙子聂新宇一共五个人在书房里聊了将近三个小时。 至于聂家三世同堂在这三个小时内究竟探讨了什么问题以及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无从得知,一直上是个谜! 可以确定的是,从这以后,聂新宇在聂家的第三代子弟中开始崭露头角,其执政能力与理念也逐渐得到聂家的认可与支持。 自此以后,聂新宇开始在聂家大大小小的事务中有了一定的不容忽视的发言权。 而这一切,都是聂新宇迫切需要的。 跟着三个长辈从书房里出来,聂新宇脸上的表情一直很平静波澜不惊,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好与坏。 聂长征三兄弟脸上的表情更是莫测高深,没有丝毫的情绪流露。 不过,从楼梯口出来的时候,聂新宇注意到一直等候在大厅里的聂定平看向自己的眼神有几分不善和警惕! 聂定平这个堂哥此时的心情聂新宇可以理解,毕竟,一直以来,聂家都把聂定平当做核心子弟重点培养,很多时候聂定平都可以与长辈一起参与聂家大大小小的事务讨论。 可这一次,由始至终,聂定平始终没有得到聂老爷子的允许而能踏入书房一步! 此时,聂定平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定平哥。”聂新宇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只怕都会增加聂定平心中的反感,就只是礼貌性地同聂定平打了个招呼,然后擦肩而过。 聂浮生一直默不作声地走在聂新宇的前面,直到小车出了聂老爷子的四合院过了转角处才伸出大手在儿子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小子不错嘛,戒骄戒躁,继续发扬。” 聂新宇嘿嘿笑了两声,算是回答。 聂浮生继而沉声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老爷子虽然认可了你,可你这一次也处于风头浪尖之上,切忌张扬!去了楚南省,紧急事情可以去求助衡耒市委书记龚东来,其他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历练,再历练,必须经受得起官场的风雨。” “是,我明白了。”聂新宇一本正经地回答。 “还有,在低调的同时要时刻记住自己是一名党员、是聂家子弟,切不可丢了聂家的脸。”聂浮生这句话可以说是声色厉茬,让聂新宇心头一震! “爸,您放心,我不会给您和聂家丢脸的。”聂新宇只能信誓旦旦。 “明天你去徐家一趟吧。”聂浮生对聂新宇的态度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却是转移了话题,“徐文丽那丫头好像也回京城了。” 聂新宇的脸马上如同苦瓜,对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徐文丽,他一直都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而这一次,聂浮生却逼着聂新宇明天去徐家一趟,这趟差事可真麻烦! 不过,现在的聂新宇两世为人阅历丰富,知道这种政治联姻虽然看起来不怎么人道却也是家族的需要。 无论如何,聂新宇要想继续在仕途上行走,自己的婚姻想要完全自己做主,那几乎上是不可能的。除非聂新宇选择和聂家决裂,可问题是,聂新宇舍得下这份亲情吗? 这么一想,下意识里,聂新宇对这门亲事也不是原先那么排斥。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聂新宇禁不住嘀咕了一声。 “你说什么?”聂浮生的声音马上一沉,吓得聂新宇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吭声了。 ——————分割线—————— 洗了个热水澡,聂新宇觉得浑身清爽。 正准备躺在床上美美睡上一觉的时候,父亲聂浮生进来了,手中还提着个棋盘。 “新宇,会下象棋吧。”聂浮生呵呵笑着,“来,咱爷俩杀几盘。” 聂新宇眼角一阵湿润,知道父亲这是在想法设法弥补这么多年对他的亏欠。事实上,在聂新宇心里,父母亲都不欠他什么,因为他们本身没有犯任何过错,错的是那个动乱的年代! “好嘞。”聂新宇擦了擦眼角,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穿好衣服,从抽屉里取出一盘牛角象棋,在棋盘上摆好。 “要不要我让你双马?”聂浮生的心情似乎很不错,看向儿子的表情笑呵呵的。 聂新宇禁不住愣了愣。 在前世,聂新宇官场上混得不得意,可后来纵横商海,没有别的嗜好,平时最喜欢研究的就是各种棋谱,什么《子出洞来无敌手》,什么《橘中秘》,什么《梅花谱》,什么《反梅花谱》,以及各大象棋比赛棋谱,都研究了好些遍。 要说聂新宇的中国象棋水平,虽然和专业棋手可能有一定的差距,可在业余棋手当中,那绝对是高手之中的高手。能让聂新宇双马的中国象棋高手,他还真没有遇到过。 “爸。”聂新宇笑了笑,“下平手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让什么让?” 见聂新宇这副自信的表情,聂浮生呵呵笑着,“行,等下把你的子吃光了,让你老将光杆司令推磨。” 聂浮生又哪里知道,自家这个儿子两世为人,心理年龄已经与他相仿,而中国象棋对弈经验,比他更是有过这而无不及! 摆好棋子,楚河汉界,分外分明。 聂新宇也不客气,执红先行,一开局就摆了个当头炮。 “呵呵,当头炮啊,我的屏风马是专破当头炮的。”聂浮生呵呵笑着,跳了一步黑马。聂浮生研究过《梅花谱》棋谱,对《梅花谱》里的棋路颇为认同,认定屏风马必胜当头炮。 聂新宇微微一笑:“老套路有新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将大放异彩。” 说着,聂新宇红车横出。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要防止西方和平演变。”聂浮生就乐了,接话道,“精锐净出,后方空虚,你的大本营就危险了。” 说着,聂浮生又上了一个黑马,形成屏风马对当头炮对局。 聂新宇含笑不语,走子如飞,基本上是等聂浮生的棋子一落地,他就提子走。相反,聂浮生的面色越发凝重,越走越慢,到了最后,一步棋居然要考虑上两分钟之久! 聂新宇连出妙招,先弃车后弃马,形成双炮将军的绝杀,一气呵成! 聂浮生盯着棋盘半响,又看了看聂新宇,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棋艺还真是不错啊,步步为营,步步杀机哪。” 在复盘的时候,聂浮生又是满脸懊悔的表情:“这步棋如果我不贪吃你的车,先用马回防一步,这盘棋输赢不定。” 聂新宇点了点头:“这里是有一步变着,我这一步棋走得也是相当冒险。但棋局如人生,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想要取得辉煌的成绩,不冒点险根本不可能。” 聂浮生若有所思,却是不接聂新宇这个话题。 父子两一连下了三盘棋,聂浮生盘盘皆输。最后,聂浮生把手中的棋子一丢,叹了一口气:“还真是老了,思维跟不上了。” “爸,您老是先防守再进攻,是不是让我啊。”聂新宇就笑着说。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聂浮生又叹了一口气,“这个道理我也明白,可进攻就必须冒风险,真要实施起来,何其艰难!” 沉默半响,聂浮生终于开口:“新宇,你已经长大了,以后的路自己好好走,爸爸不再多做干涉了。” “爸。”聂新宇心下感动,难得父亲说出这样的话来,嘴上却说着,“姜还是老的辣,很多关键时刻,还需要您为我掌舵。” 聂浮生盯着聂新宇半响,突然展颜一笑:“新宇,你是真的长大了,比上次成熟多了。看来,基层还真是能够锻炼人。” 事实上,聂浮生又哪里知道,上次因为聂新宇初次认亲,情绪很不稳定,自然是有颇多偏激言行! 聂新宇想了想,才笑着说:“可惜,聂定平不明白这个道理。” 聂浮生愣了愣,才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情?” 聂新宇就把吃“忆苦饭”的时候他劝聂定平去基层挂职却被聂定平给当做耳旁风的事情说了。 聂浮生又是一阵沉默,才说道:“这事情我和你大伯提一提,不过,最终还是你大伯拿主意,我不好多说。” 父子两正聊得舒畅的时候,书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聂浮生接的电话,嗯嗯几声就把电话给挂了,表情有些奇怪,说道:“老爷子让我和你去一趟,说有事情要谈。” 一路上,聂浮生都在叮嘱儿子不要乱说话,惹老爷子生气。 半个小时后,聂浮生父子就出现在聂老爷子的书房里。不出聂新宇所料,聂长征聂解放还有聂定平都在老爷子的书房里等候着。 一看聂定平脸上的表情,聂新宇就知道等待聂家的只可能是好消息,一切都在脸上呢。 果然,聂老爷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今天上午去了中南海一趟,和一号首长做了一番详谈,就当前国内外的局势以及应变方式进行了沟通,基本上达成了一致意见。” 这个消息无论是对聂新宇还是聂家来说确实是一个大好的消息,难怪聂定平喜形于色。 说到这里,聂老爷子却是突然打住了,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聂新宇,说:“新宇,你猜一猜,接下来一号首长会有什么行动?” 聂新宇的心脏一阵狂跳:“看来,历史的轨迹并没有发生偏移,感谢上天。” 见聂新宇半天不回答,聂浮生就急了,瞪了聂新宇一眼:“爷爷问你话呢。” 聂新宇还是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咽了咽口水:“爷爷,我是这样想的,苏联马上就会解体,现在国内激流暗涌重重,非常之时需行非常之事。以一号首长的智慧,自然是会有大动作。” “不许打马虎。”聂浮生心里那个气啊,嗖的一脚就踢了过来,“这里都是自家人,卖什么小聪明?” “那我说了啊。”聂新宇本来是想打马虎眼,因为这件历史大事对国家的影响实在太深,聂新宇唯恐因为自己这只蝴蝶的不小心的一展翅,发生“蝴蝶效应”,那就什么都完了! 聂新宇倒不担心别的,主要是有聂定平在场,不希望聂定平提前知道这个消息。在聂新宇看来,聂定平还不够沉稳,完全有可能把消息走漏出去。 可现在,聂浮生逼得紧,要是再信口开河,难保自己脑门上不会挨上几下。 聂新宇斟酌着:“如果我猜得不错,一号首长在近期应该会出京一趟,并且发表一系列的讲话。” 聂新宇一语道破天机,还真是石破天惊! 除了聂老爷子之外,书房里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会吧。”聂定平脱口而出,“一号首长都快九十高龄了,还离京出行?” 聂新宇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表情充满自信:“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一号首长应该会去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这些年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 聂新宇判断之准确,让聂老爷子也震惊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们聂家要出妖孽了。”这是聂老爷子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随即一阵欣喜与兴奋,“聂家后继有人哪。” 聂老爷子可以肯定他今天上午和一号首长的谈话内容属于绝对机密,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件事情的现在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同时,聂老爷子也可以断定,以聂新宇这个级别,根本不可能得知这个谈话内容。 况且,这种事情根本不是任何人所能够猜测出来的,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任何逻辑关系,一号首长先前在任何场合都不曾走漏半点口风! 而聂新宇居然猜得八九不离十,聂老爷子想来想去,觉得这一切只能说明自家这个孙子绝对具有超前的政治敏感性! “新宇,你在《楚南日报》和《华夏日报》上面发表的这两篇文章都是在为一号首长的南巡铺路吧?”这个时候,聂老爷子也算是彻底洞察了聂新宇之前的所作所为目的所在了,就笑着问。 “我这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瞎猜的。”聂新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聂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看来,新宇你和一号首长很有缘分哪。上午,一号首长还说过:不管白猫还是黑猫,抓得住老鼠就是好猫。” 一听这话,聂新宇的后背凉飕飕的,直往外冒冷汗。 “打死我我也不再乱说话了。”聂新宇觉得身上压力巨大,暗暗下定了决心。

上一篇   第八十章 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