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聂新宇的顾忌 - 官梯

第八章 聂新宇的顾忌

聂美莲是喜极而泣,又哭又笑,断断续续把她找到聂新宇的过程给描述了一遍。 聂新宇投稿给《半月时事》的标题为《发展才是硬道理》被头版头条刊登出来后,受益于独特的身份,聂美莲第二天一大早手头上就有了一份这一期的《半月时事》。 聂美莲对《发展才是硬道理》这篇文章的兴趣不大,倒是文章的作者署名“聂新宇”引起了她的注意! 把自己的亲弟弟弄丢了,聂美莲为此内疚了二十多年,也苦苦寻找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聂美莲几乎是每年都要来衡耒市找丢失的弟弟。 事实上,在聂家,除了聂美莲坚持认为弟弟还活着之外,其他人都认为聂清风活着的几率是零,早就放弃了。 这事情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聂美莲的父亲聂浮生是六五年下乡的老三届知青,在衡耒市东郊的农场整整劳作了五年时间。当时聂家的处境不太好,聂老爷子住进了牛棚,聂家其他子弟基本上都被分散下放到了各地的农场劳动改造! 那一年,聂美莲六岁,聂清风刚刚牙牙学语不到两岁。父母都去田间劳动了,家里只剩下聂美莲带着弟弟聂清风。 聂美莲至今还记忆犹新,那一天,她在河边淘米准备做饭,只听到身后水里扑通一声! 然后,聂美莲只看见弟弟的身躯在水面上浮了一下,然后就被冲进了漩涡,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那以后,聂美莲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亲弟弟! 聂浮生夫妇闻讯之后,沿着河岸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能够找到不到两岁的儿子的任何踪影。最后,夫妻两双双病倒,被送回京城就医! 恢复高考后,聂美莲是第一批毕业的大学生。从聂美莲参加工作后的第一年开始,她几乎是每一年都要跑去衡耒市寻找弟弟聂清风的踪迹! 可惜的,聂美莲找了将近十年,也没有能够找回弟弟。 或许是出于一个姐姐的直觉,聂美莲看到“聂新宇”这个署名后,潜意识里就判定这个作者很有可能就是她失散了二十年的弟弟聂清风。 于是,聂美莲通过关系从《半月时事》的主编那里拿到了聂新宇的这篇原稿,并且从信封上的寄出地址得知聂新宇恰好是衡耒市人! 这一个发现让聂美莲欣喜若狂,当天就乘坐客机离开京城,来到了楚南省衡耒市。 当从田友光嘴里得知他的一个叫李家明的老同学有个养子就叫聂新宇,而且聂新宇今年刚好大学毕业,和她弟弟聂清风的年纪相仿的时候,聂美莲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 要不是田友光告诉她聂新宇明天就会来市里,以聂美莲的性格,当天晚上就要开车去金峰县泮塘乡找聂新宇!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确定聂新宇就是自己的亲弟弟聂清风的时候,聂美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感谢苍天!” 不过,在聂美莲又哭又笑的时候,聂新宇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看向她的眼神甚至有些空洞与冷漠! “清风,姐姐终于找到你啦。”聂美莲拉着聂新宇的手后,就再也没有放手,满脸发自内心的开心,声音却是 呜咽着,“是姐姐不好,把你弄丢了。” 聂新宇略微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美莲小姐,我叫聂新宇。” 聂美莲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随即嫣然一笑:“好,新宇就新宇,反正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姐姐。” 事实上,聂新宇心里也已经确认,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他一奶同胞的亲姐姐! 可是,聂新宇不只是脑袋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心里也颇多忌讳,不敢在这个时候与姐姐相认! 李家明夫妇对他的养育之恩,在这个重大事件上,聂新宇觉得有必要先征询养父母的同意,才能够认亲! 另外,聂新宇现在已经确认了自己的这篇《发展才是硬道理》已经在全国性刊物《半月时代》上发表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连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都要尊称聂美莲一声“美莲小姐”,聂新宇判断聂家的背景只怕是相当不简单! 而在这个敏感时刻,聂新宇不想与聂家有太多的牵连。毕竟,要是这篇文章没有发表之前还好说,到了现在,却已经是木已成舟! 此时此刻,和聂家相认,聂新宇认为无论是对聂家还是对自己,只怕都没有什么好处。相反,还有可能闹出天大的麻烦来!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不管是否与聂家相认,聂新宇是绝对不会变更自己现在的姓名的! 李家明夫妇含辛茹苦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聂新宇不能忘本! 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苦苦寻找了自己二十年的亲姐姐,说无动于衷那是假的。事实上,聂新宇心里已经把聂美莲看做是自己的亲姐姐,并且被感动着。 血浓于水!一奶同胞的亲情岂是不相认就可以磨灭的! 聂美莲拉着聂新宇来到二楼客厅的时候,客人们都已经散去,只有田友光还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 “恭喜美莲小姐。”一见他们出现,老练的田友光从聂美莲那一脸藏不住的欣喜笑容里判断出两人的姐弟关系已经得到确认,马上笑呵呵站了起来。 “谢谢田伯伯。”聂美莲笑语嫣然。 聂新宇不动声色悄悄把自己的手从姐姐手中抽出,淡淡的笑了笑:“田司令,打搅您了,告辞!” 说完,聂新宇转身就走! “弟弟。”聂美莲就急了,可聂新宇的步子太快,她根本就追不上,下楼梯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没事,他跑不了。”田友光赶紧一把扶住她,笑着安慰,“我这个军分区可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田友光这话还真不是吹牛! 聂新宇还没有走到军分区大门口,就被王军带着三个精壮的士兵给堵住了。 “嘿,哥们。”王军嘿嘿笑着,双手抱着胳膊,悠哉乐哉地看着他,“难得来我们军分区一趟,总要吃个饭再走吧,要不,岂不是显得我太不够朋友了?” 聂新宇停住了脚步,颇感无奈,苦笑了一声:“王军,你总不会强行留客吧。” “军令所在,对不起兄弟了。”王军歉然一笑,“等你可以离开的时候,兄弟我亲自开车送你,算是赔罪。” “把那副战术手套还给我!”聂新宇撇了撇嘴,“要不你就让开!” 王军哑然失笑,颇有些无赖的嘴脸:“我说兄弟,送出去的东西就是泼出去的水,哪里有收回去的道理。” 顿了顿,王军又是嘿嘿一笑:“新宇,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要是你能够过我这三个兄弟这一关,我不为难你。” 聂新宇也是吃软不吃硬的角色,要是王军好好说话,他还真的有可能留下来。可王军带着三个大兵威风凛凛挡住了他的去路,摆出一副强行留客的架势,这让他很不爽! 不过,聂新宇心里也有些发憷,这三个精壮的士兵一看就都是打架的好手,一对一他都心里都没有把握,更何况现在还是一对三! “这是在衡耒军分区的地盘,你们人多嘛。”聂新宇的脸色很不好看,彻底阴沉下来了,“以多欺少不会是解放军同志的优良传统吧?” 王军愣了愣,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行,如你所愿,一对一,只要你把这三个兄弟都打倒,我屁都不放一个。”王军咬了咬牙。 聂新宇还是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地接了一句:“那个,在这个地方打架,被人看见,影响不太好吧。” “去演武场!”王军差点被气乐了,摆了摆手。 三个士兵立正稍息后转开步走,动作整齐划一! 聂新宇突然暴起,整个身躯一躬,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冲向了王军! 还不等王军反应过来,小腹部位就被聂新宇狠狠的一拳给轰了一下,疼得整个身躯弯成了虾公状! 聂新宇丝毫也没有停留,继续对着大门口冲去! “臭小子!”王军好半天才直起身子,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又好气又好笑地骂了一句。 这已经是王军第二次被聂新宇给偷袭,而且偷袭的还是同一个部位,都是人身上最软弱的小腹部位! 不过,王军并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事实上,聂新宇还没有跑到军分区门口,就猛地脚下刹车,硬生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 甚至,聂新宇还把双手举了起来! 聂新宇之所以这么老实,是因为在军分区门口,有两把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在对准着他! 更要命的是,聂新宇清晰听到了士兵拉枪栓的声音! 聂新宇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不得不老实下来! 王军也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大喊了一声:“别开枪,别开枪,是自己人!” 对准聂新宇的两个黑洞洞的枪口这才往下移动,改为对准地面! 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聂新宇的双手刚刚举起来,就被紧追上来那三个精壮的士兵给扑倒了,然后双手被扭到背后! “何必呢?”王军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有些戏谑的用皮鞋拱了拱聂新宇的脸颊,“你当我们衡耒军分区是伪军啊。” 聂新宇狠狠瞪了王军一眼,没有做声。 “你们干什么呢?”王军突然吼了一嗓子,“新宇是田司令的客人,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贵客呢?” 三个精壮的士兵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会,才把聂新宇给扶了起来,还帮他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只不过,他们这次学乖了,呈三角形把聂新宇围在中间,防止他再一次开溜! 下午三点,聂新宇已经在离地面超过两千米的高空。 机窗外,白云四散漂浮着,很像一团团棉絮凌乱的铺散开来。 这是一辆草绿色的军用飞机,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声音外,机舱里显得很是安静。 聂新宇面无表情的坐在挨着机窗的位置,聂美莲很是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眼神时不时怯怯的看他一眼,倒有些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女孩。 王军和一个叫黄全勇的精壮的士兵就坐在聂新宇的对面,满脸的警惕表情。 聂新宇有些哭笑不得! 很明显,聂美莲对付他就是采取刚柔相济的姐姐派头! 有王军这个愣头青一路护送,聂新宇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而聂美莲那一脸的柔情和怯怯的目光,让聂新宇也不忍心说一句哪怕略微重一些的话! “新宇,你不会真的生姐姐的气吧?”聂美莲柔柔的看着他,“姐不是逼你,实在是妈妈身体一直不太好,太想你了……” 聂新宇心头一暖,叹了一口气:“姐,你和我说说家里的状况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聂新宇觉得躲避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干脆主动一些。 “哎!”聂美莲甜滋滋的应了一声,脸上笑开了花,眼圈却是红了,“好弟弟,你终于认姐姐了,姐姐好开心。” 说起家族的历史,聂美莲的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强烈的自豪感,娓娓道来,很是耐心细致。 即便是聂新宇早就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大跳。 聂新宇的爷爷居然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之一聂老,或许只有四个字才能形容聂老爷子为共和国所曾经做出过的贡献:丰功伟绩! 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聂老爷子虽然也曾经遇到过不少坎坷,但都很是坚强的走过来了,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时至今日,聂家在京城里已经是数一数二的红色豪门世家。 聂家的第二代子弟基本上都是政坛或者军方的实权人物,老大聂长征是***副书记,老二聂解放是解放军总参谋部的一个中将,老三也就是聂新宇的父亲聂浮生是外贸部的副部长。 只是,聂家的第三代子弟却不是太争气,只有聂长征的大儿子聂旭初才三十出头已经是中组部的一个处长,其他的子弟中只有两个副处级,另外的基本上都是科级干部。 聂美莲则跟着姑姑聂金华在一家叫唐元集团的巨无霸国企里工作,聂金华就是唐元集团的董事长!

上一篇   第七章 身世之谜

下一篇   第九章 血肉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