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感动 - 官梯

第八十章 感动

毕竟上了年纪,从一楼上二楼一共不到二十个台阶,聂老爷子上来后已经微微有些气喘。 上台阶的时候聂新宇基本上只是虚扶,不需要使什么劲,到了二楼,聂新宇才加大了一些力度,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聂老爷子侧头瞥了聂新宇一眼,笑了笑:“新宇,你在华清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水口县一直做秘书工作吧,有什么心得?” “爷爷,我认为秘书工作就是服务工作。”聂新宇颇为小心地回答,“为领导服务好,让领导能够舒心工作。” “是吗?”聂老爷子轻声道,“你觉得水口县县长董中秋这段时间工作得很舒心吗?” 聂新宇心里一咯噔,感情老爷子对自己在水口县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呢。 “爷爷,我不是一个好秘书。”想了想,聂新宇还是红着脸很是老实地回答。 聂新宇这个答案倒是出乎聂老爷子的意料,让老爷子的步伐明显僵了僵。 进入书房之前,聂老爷子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再问问题。 等聂老爷子在椅子上坐下后,聂新宇特意给老爷子泡了一杯清茶,然后才在老爷子身旁垂手而立。 “新宇,你不知道爷爷喜欢喝浓茶吗?”聂老爷子看了聂新宇一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爷爷,喝清茶有利于健康。”这一次,聂新宇没有丝毫犹豫,“喝浓茶对胃不好,晚上容易失眠。” 聂老爷子的脸上多了一丝温情,嘴角也挂起一道舒心的笑容。 “现在的官场上很多人一味迎合领导,投领导所好,其实并不是真正为领导好。”聂老爷子喝了一口清茶,感觉确实不错,却是叹了一口气。 “爷爷,您是我的亲人。”聂新宇却是马上纠正。 聂老爷子终于呵呵笑了起来:“新宇,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谈话吗?” “是爷爷认为我闯祸了。”聂新宇微微一笑。 “胡说八道。”聂老爷子撇了撇嘴,“要是我们聂家每个孩子闯了祸,我就去找他谈话,那我一天到晚什么都不用干,干脆当保姆好了。” 聂新宇笑了笑,开始沉默。 “怎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难猜吗?”聂老爷子又叹了一口气。 想了想,聂新宇终于鼓起勇气,大着胆子说:“爷爷,您有段时间没有和一号首长拉家常了吧?” 这下,聂老爷子的老脸一沉,眉头也皱了起来。 聂新宇大气也不敢吭一声,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动也不动。 过了大约两分钟,聂老爷子才沉声说道:“你发表在《华夏日报》上的《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是在充当前锋?” 聂老爷子嘴里的前锋当然是一号首长的前锋,这个话题聂新宇根本不敢回答,也无法回答。 不过,这个时候保持沉默也不是最好的方式,毕竟,这是自己的亲爷爷的问话,聂新宇必须回答。 “爷爷,我在农村长大,又在基层工作了一段时间,接触了基层很多的干部和群众,对他们真实的想法有些了解。”想了想,聂新宇小心翼翼地回答,“在我们水口县,因为离沿海地区很近,很多年轻人都不得不背井离乡,跑去沿海地区打工。水口县是个农业大县,老百姓都非常贫困,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老百姓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直到这两年,才有所改观。” “说话别说一半。”聂老爷子的眼神里露出一道锋芒,让聂新宇心中一凛。 “这两年我们水口县有至少一半的青年男女跑去了沿海地区打工,一个打工者的收入至少与一个家庭的收入相当。”聂新宇说得很慢,语气却依旧很是沉稳,“现在,水口县一个家庭如果有两三个人在沿海地区打工,这个家庭的生活质量至少可以在他们生产队排在前列。” “你是说农村剩余劳动力过剩很严重?”聂老爷子字斟句酌地问了一声。 “是的,非常严重。”聂新宇正色回答,“水口县虽然是农业大县,可人均耕地面积不到一亩,一家几口辛辛苦苦劳作一年,除去要交的公粮外也根本没有什么余粮,可要是再加上各种摊派,还要负债。” “你说的是真的?”聂老爷子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声音里也有一丝颤音。 聂新宇看着满头银发满脸皱纹的爷爷,心里有些不忍。 可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国家根本就没有健全的医疗体系,这些农村家庭一旦遇到个天灾人祸或者病灾什么的,那就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钱去治病。 聂老爷子勃然大怒,脸上青筋毕露:“问题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各级政府报告上面都没有得到体现,甚至只字不提?” 聂新宇叹了一口气:“政府工作报告我也起草过,基本上是报喜不报忧,官面文章都很漂亮,漂亮得让人无可挑剔,找不出一丝的毛病来。” “那城镇上吃国家粮的人生活怎么样?”聂老爷子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拨开了聂新宇想要过来搀扶的手臂,在书房里急步踱了几个来回,才眼神定定地瞪着聂新宇,脸上怀有几分希望。 “大部分工厂职工的生活比农民生活更加糟糕。”面对老爷子只能用“凶狠”两个字来形容的眼神,聂新宇的额头上也开始冒汗,咬了咬牙,却仍然是硬着头皮陈述着他了解到的事实,“因为至少百分之六十的国营企业都已经破产或者频临破产边沿。就在十几天前,我们衡耒市自行车厂一个职工因为单位上发不起工资,一家三口生活都没有着落,孩子又偏偏叫着要吃肉,这个职工就去菜市场偷肉,却被卖肉的给发现了,暴打了一顿。后来,卖肉的良心过不去,把这块猪肉送给了这位职工。可这个职工觉得没有脸面,一狠心,回家把甲胺磷放在了肉里炖了一锅,一家三口全部毒死了。” 聂老爷子面如死灰,身体发软,全身颤抖着。 聂新宇一看不好,赶紧扶住老爷子在椅子上坐下,又把开水送到老爷子的嘴边。 喝了一大口开水,聂老爷子虽然仍旧微微喘息,脸色却是多了一丝红润。 “官僚主义害死人哪。”聂老爷子痛心疾首,用力在书桌上锤了一巴掌,震得整个书房都动了起来!一半是自责,一半是懊悔,在这个老人的眼神和表情上得到了最真实的体现。 见老爷子如此表情,聂新宇不敢再说什么。可没有得到老爷子批准,他也不敢走出书房,只能沉默着。 这一刻,聂新宇心里更多的是感动和崇敬,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这种骨髓里心忧百姓疾苦的这种情怀的感动和崇敬,也有对自己有这么一个让人尊敬的爷爷的自豪感! 好半天,聂老爷子才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看了聂新宇一眼,淡淡地问道:“新宇,你有什么想法?” “爷爷,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等下孙儿再详细汇报自己的看法?”聂新宇有些担心老爷子的身体,放低了声音劝着。 “少废话。”聂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聂新宇一眼,“国家都这样了,我这把老骨头还不做些什么,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个党员身份,怎么对得起国家和民族?” 聂新宇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再惹老爷子发火,只怕情形会更加糟糕。 想了想,聂新宇终于和盘托出:“爷爷,我是这样看得。从国际上看,苏联的动荡不安对欧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首先,苏联的动荡不安使欧洲的政治格局发生变化,当然,我以前就说过,苏联解体是必然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发生。如果说在苏联解体前欧洲处于两极对峙状态,而苏联持进攻态势,西欧面临苏联的强大压力的话,那么在苏联解体后,情况就发生了逆转,俄罗斯居防守态势,北约东扩使俄罗斯面临巨大压力。 其次,苏联解体加速了欧洲以民族为特征的联邦制国家的分裂过程,如南斯拉夫的分裂。其三,苏联的解体加速了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为欧盟和北约扩大创造了条件,也为欧洲摆脱美国而成为独立的力量提供了前提。最后,苏联的解体对欧洲科学社会主义事业是严重打击,使得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面临更大的困难。” 聂老爷子点了点头:“这些问题中央领导人都看到了,也正因为如此,当前在中央,意见也并不统一。是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还是先抑制住资产阶级自由化苗头,稳定内部这一问题已经经过了好几番的讨论和争论。” 聂老爷子不说聂新宇也知道,聂老爷子在前段时间之所以被一号首长疏远的根本原因应该就在于老爷子是想走稳定路线先求内部稳定再进行改革开放等发展经济的手段! 而聂新宇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老爷子彻底清醒过来,坚定支持一号首长走改革开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先前所说的都是在做铺垫。 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会,聂新宇就接着说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伟大运动的终结。苏联解体充其量只是一种社会主义模式的失败。在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处于低潮时,仍有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保持着自己旺盛的生机和活力。人们正从苏联的兴亡中研究它的经验教训,进而为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寻找更为正确的道路。我个人认为,西方‘和平演变’战略在苏联和东欧的成功,归根结底还是其经济上的实力。只要看清这一点,一切都不足惧!” “说的有些道理。”聂老爷子的眼神亮了起来,如同在门外转了一大圈终于发现了房门的钥匙,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继续说。” 聂新宇斟酌着自己的语言,缓缓说道:“这段时间,我把自己总结出来的想法归纳为以下七点,向爷爷您汇报一下,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爷爷您批评指点。” 聂老爷子看了聂新宇一眼,表情颇为怪异,眼神里却终于多了一丝笑意,这也让聂新宇放心了不少。 “第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从本国国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同本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其次,建设社会主义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努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不断提高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第三,社会主义国家必须不断深化改革,以解放生产力。同时,在改革中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方向,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动摇。第四,必须重视国内民族问题,正确处理民族关系。第五,要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搞霸权主义,反对强权政治。第六,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以保障经济建设;要搞好执政党的自身建设,坚持党的群众路线。第七,必须不断提高我们的综合国力,以适应国际竞争的形势。” 这一次,聂新宇的话语没有丝毫停顿,尽管说得很慢,却是一口气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说完了。 “说得好!”聂老爷子的眼神更加亮了起来,脱口而出。 聂老爷子越想越兴奋,突然站了起来,大喊了一声:“长征,你们三兄弟也别在门外偷听了,都给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