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回京城 - 官梯

第七十七章 回京城

聂新宇之所以匆匆赶往京城,是因为接到了母亲刘腊梅的电话,让他马上赶回京城,去吃聂老爷子规定所有聂家子弟每年必须尝一次的“忆苦饭”。 吃“忆苦饭”,即吃模仿旧社会穷人饭食所烹制的食物。这是为了让学生、青年(工人、战士、机关职员等)不忘本,记住父辈在1949年以前遭受的苦难,满足社会主义的幸福生活、增加对党的感恩思想,因此是学校、部队、单位有意识组织的一种政治教育的社会活动。 制作“忆苦饭”的材料的选择因地制宜,有的是用玉米面、山芋干、山芋粉蒸成窝头,有的是用麸子和玉米面混合后蒸窝头,有的是用烂菜叶、芋头花、南瓜花、萝卜缨或野菜煮米糠、豆腐渣,有的是麸子和白菜帮加些盐做的糊糊。 有的组织者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有意不放盐,甚至掺进树叶、草根、碎稻壳。 吃忆苦饭时还要是请苦大仇深的老人现身说法,说旧社会怎么穷,怎么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压迫,怎么牛马不如,怎么饥饿难挡,听得人们难过流泪。 值得一提的是,动荡年代中,有些中学生红卫兵在稀饭里掺进沙子,强迫剥削阶级出身的老师吃,要他们“尝尝旧社会穷人的苦”,这也叫吃“忆苦饭”。 而在聂家,因为聂老爷子的坚持,每年一餐的“忆苦饭”是聂家所有人都必须吃的。 工作再忙也不能忘本,这是聂老爷子的原话。 在聂家,聂老爷子是绝对的权威,无人敢说半个不字。 不过,在往年,聂家的“忆苦饭”一般都是在将近年关的时候举办。毕竟,聂家人大部分都在官场上工作,只有在快过年的时候,才有可能将这餐饭对聂家人本职工作的影响降到最低。 聂老爷子不是不通情理的老人,比一般人都更清楚什么叫变通。 这一次,聂家的“忆苦饭”很明显提前了将近一个月,非比寻常。聂新宇琢磨着,这或许和他在《华夏日报》上发表的这篇文章有关。 只可惜,母亲在电话里也是长话短说,口气无容置疑,根本就不等聂新宇回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据聂新宇判断,母亲刘腊梅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旁边应该有人,说话有些不方便。想到这里,聂新宇心头隐隐泛起了一丝怒火。 聂新宇对聂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态度的归属感,现在又是特殊时期,他几乎可以想像出随着自己的文章见报后,他的亲生父母聂浮生现在正面临的压力! 京城不比南方的衡耒市,农历十月份已经是寒冬腊月,凛冽的北风呼啸着。 京城国际机场出口,迎着北风行走的聂新宇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普普通通的四合院坐北朝南,很是古朴,却也打扫得一尘不染,给人以心静之感。 聂新宇一进院门,眼睛就红了。 台阶上,一个烫着波浪发型身穿紫色呢子大衣的中年美妇正站在那里,满脸笑容地打量着聂新宇,可不是聂新宇的母亲刘腊梅? 不过,聂新宇敏感地注意到,母亲刘腊梅的眼神里带有几分忧郁。 “新宇,我的孩子呀。”刘腊梅向前迈了几步,颤声呼唤着。 “娘——”聂新宇鼻头一酸,小跑着赶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母亲,“新宇不孝,让您担心了。” 因为上次在牛形山水库救罗芳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聂新宇差点见了马克思。聂家人惊闻噩耗后,都是悲痛万分,刘腊梅和聂美莲母女更是伤心欲绝! 这些日子,刘腊梅经常做梦梦见儿子聂新宇,很多时候梦中醒来,都会忍不住半夜三更给他打电话,嘘寒问暖的,事无巨细都很关心。 刘腊梅强行忍住了眼眶中团团打转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缓缓推开聂新宇,又双手捏着他的双臂,强笑着:“让娘好好看了,黑了,瘦了,新宇在乡下吃苦了。” “娘,我身体好着呢。”聂新宇笑了笑,还用手拍了拍胸膛,“南方的气候比京城温暖,冬天也不怎么冻人。” “就知道说好听的。”刘腊梅嗔笑着,却是拉起了儿子的手,“有和徐家丫头通信吗?” “妈,都这年代了,还有几个人写信啊?平时都是打电话联络。”聂新宇笑着回答。 “哦,文丽是个好女孩。”刘腊梅话里有话,“你不在京城这段日子里,这丫头怕我寂寞,经常跑过来陪我说话。” 聂新宇心里苦笑不已,不出他所料,母亲一见他就会关心他的婚姻大事。可对徐文丽这个未婚妻,聂新宇是敬而远之,暂时还真的没有什么想法。 还好,刘腊梅并没有抓住这个话题不放:“你爸在书房里等你,先去见你爸吧,厨房里的汤马上就好了,等你爷俩说完了话,就可以开饭了。” 聂新宇心里一咯噔。 父亲聂浮生平时工作很忙,今天又不是星期天,却回到家里专门等着聂新宇回来,看来事态不是一般的严重。 因为长期身居高位,聂浮生平时不苟言笑,即便是面对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聂新宇,也是相当严肃。 推开书房的门,聂新宇一眼就见到了正坐在书桌前双手揉着左右太阳穴的父亲聂浮生。注意到父亲头上几根显眼的白头发,聂新宇心头一酸。 “爸,我回来了。”聂新宇老老实实走了过去,很是恭谨地垂首而立。 “坐吧。”聂浮生看了聂新宇一眼,出乎聂新宇的意料,并没有发火,反而口气相当和蔼,“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该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今天我们爷俩就用平等的身份探讨一下现在的时政问题,有什么说什么,不用拘束。” 这种局面是聂新宇没有想过的,不过,比聂新宇预料中的局面要好得多,至少,能让他有一个辩解的机会。 聂新宇“嗯”了一声,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先拿起墙角的开水瓶,给父亲的茶杯里续上开水,这才规规矩矩坐在父亲旁边的凳子上。 看着儿子很自然的动作,聂浮生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暖意。 “先说说看,你为什么在《华夏日报》上署名发表那篇标题为《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文章?你发表这篇文章的途径是什么?是你的领导董中秋吩咐你这么做的,还是其他方面的原因?”聂浮生没有废话,径直问道。 “爸,您是要听真话?”聂新宇小心翼翼先试探着父亲的口风。 “我是你爸,难道你还想撒谎?”聂浮生没好气地说道,“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 “《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是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写出来的。”想了想,聂新宇决定还是老实一些的好,“这篇文章的发表,董县长根本不知情。” 顿了顿,聂新宇打量了父亲的脸色,见父亲并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又继续补充了一句:“而且,在《楚南日报》上署名董中秋的那篇标题为《加快改革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是我偷梁换柱的结果,董县长原先的标题是《时刻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 “发表的途径是什么?”聂浮生的表情仍旧没有什么变化,继续不动声色地问道。 “《楚南日报》那篇文章是借助董县长在楚南日报报社任职副主编的同学关系。”聂新宇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和盘托出,“《华夏日报》上的这篇文章,则是我把整篇文章用电报的方式发给了林文生,再通过他在中宣部当处长的大哥林啸群的关系发表出来的。” 这下,聂浮生的眉头蹙起来了,表情没有刚才轻松。 “你的动机是什么?有什么目的。”沉默了好几秒钟,聂浮生才缓缓问道。 “为了整个聂家。”聂新宇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认为聂家只有你是人才,其他人都是庸才?”这下,聂浮生的口气里带了些许火气。 聂新宇被呛得不轻,也是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道:“爸,我这么做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出名,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基层工作,接触了大量的群众和基层干部,知道他们真正的生活状态,也了解他们真正的需求是什么?” “你想过后果吗?”聂浮生看了看聂新宇,表情有些诧异,却是继续说道,“即便你有想法,为什么不先和我沟通?” “要是先向您汇报,您会允许我这么做吗?”聂新宇咬了咬牙,大着胆子反问了一句。 聂浮生也被呛住了。 是啊,要是聂新宇真的先和聂浮生沟通,以聂浮生的稳重性格,绝对不会允许聂新宇这么干! “你知道我们聂家和林家的关系吗?”想了想,聂浮生还是忍住了心头的怒火,继续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让聂浮生惊讶无比的是,这次,聂新宇想都没想,脸上甚至带有几分诡异的笑容:“在京城,能够和我们聂家相提并论的世家,林家就是其中之一。在关键的时刻,我想林家不介意在我们聂家背后捅上一刀。” 聂浮生身居高位多时,自然不是傻子,转眼间就明白了聂新宇话里的玄机所在。 “你看准了林啸群会帮你这个忙?”聂浮生叹了一口气,不确定地又问一句。 聂新宇点了点头:“林啸群是林家第三代子弟中的佼佼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打压我们聂家的机会。我甚至可以断定,在发表我的文章之前,林啸群甚至没有向林家长辈汇报。” 聂浮生的手指头在书桌上有节奏地轻轻敲着,似乎在沉思着某个难题。 “新宇啊。”过了一会儿,聂浮生终于开口,“对你的这两篇文章中的某些观点,我也有些认同。” 顿了顿,聂浮生接着说道:“不过,苏联现在很乱,在这个敏感时刻,我们聂家一旦陷入被动,只怕会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哪。” “穷则变,变则通。”聂新宇笑了笑,“静不如动,越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我们聂家更不能无所作为。 “你从楚南省坐飞机赶回京城,也累了吧。”聂浮生并没有继续责问儿子,站了起来,在聂新宇肩膀上拍了拍,“走,你妈为你准备了许多你喜欢吃的菜,我也沾点光。不过,吃了饭你只怕还要多做准备,晚上的‘忆苦饭’上,老爷子会专门找你谈话。” 聂浮生这个难得的亲昵动作,让聂新宇心头流过一股暖流。 事实上,父子俩难得有这样面对面的沟通。 “或许,对父亲,我一直缺乏足够的了解。”聂新宇心头一阵内疚,脱口而出,“爸,以前是我不懂事,太任性了,让你没少操心。” 聂浮生愣了愣,终于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新宇,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不通情理的家长吧。” 聂新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讪笑了几声。 父子俩有说有笑走进客厅,让一直担心不已的刘腊梅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脸上笑开了花。 “儿子,来,尝尝妈亲自给你做的红烧肉,这可是你最爱吃的。”刘腊梅拉着儿子的手,来到餐桌前,“还有水煮鱼,清蒸鳜鱼,都是你爱吃的。” “我也跟着沾点光,打打牙祭。”聂浮生呵呵笑着。 一家人围着餐桌而坐,其乐融融。 一个下午,聂新宇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刘腊梅几次想去找儿子说说话,都被聂浮生给拦住了。 “浮生,你说老爷子是什么意思?今年的‘忆苦饭’提前了将近一个月,不会和新宇的事情相关吧。”刘腊梅很是担心,“新宇这孩子快三个月没见,我觉得变化很大,你说新宇他怎么会这么大的胆子呢?” “希望没事吧。”聂浮生叹了一口气,“新宇此举对我们聂家是福是祸还是个未知数,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我看老爷子的气色还好,不像很生气。” “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看你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刘腊梅嗔怪着,“有说有笑吃嘛嘛香。” 聂浮生苦笑了一声:“要是儿子一回家,我就把他骂上一顿,估计你三天都不会理我。我给儿子好脸色看,你又觉得我不正常,你说我冤屈不冤屈。” 被聂浮生这委委屈屈的表情一逗,刘腊梅扑哧笑出声来:“你呀,还像个赌气的孩子。行啦,老公,你这次表现好,我好好表扬表扬你。” 聂浮生嘿嘿一笑,伸手搂住了刘腊梅的柳腰:“那今天晚上,你好好犒劳犒劳老公。”

上一篇   第七十六章 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