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博弈 - 官梯

第七十六章 博弈

水口县县委常委会议室里,水口县四大班子成员都已经到齐。 县委书记杨菊成阴沉着脸,坐在会议室的最北端,眼神凌厉地在每个成员的脸上扫过,露出一阵阵杀气! 杨菊成的秘书王志刚匆匆进了会议室,径直走到杨菊成旁边,弯腰凑近杨菊成的耳朵边低声汇报着什么,然后听了杨菊成的低声吩咐后,快速离开。 这一切,让整个会议室的气氛更加紧张。 “董中秋同志,你的秘书聂新宇擅自离岗,跑到哪里去了?”杨菊成锋利的眼神如同刀子般落到了一直闷头喝茶的董中秋脸上,声音冰冷得吓人。 “书记。”董中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也正想问呢,就在昨天上午,县府办主任肖高望径在秘书二股办公室里当众宣布让聂新宇同志停职审查,也不知道是谁的决定,也没有谁征询过我的意见。” 就在昨天晚上,董中秋特意跑到了衡耒市委书记龚东来家里汇报工作,算是吃下了一个定心丸,这个时候,他心里尽管忐忑,面对气势汹汹的县委书记杨菊成,却也不惧。 “谁让聂新宇昨天就停职了?”杨菊成没想到董中秋是这个态度,不过这确实是他自己昨天吩咐肖高望干的事情,禁不住有些恼羞成怒。 “书记,这个问题可能只能把肖高望叫过来询问才知道了。”董中秋不紧不慢的说着。 “也不知道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是怎么当的?越来越不稳重了。”福天咳嗽了一声,突然插话,“听秘书二股的同志们反映,肖高望昨天上午居然说让聂新宇同志停职是组织决定,个人意见怎么能代表组织呢?” 所有人都愕然。 要知道,苟福天因为年龄问题即将退居二线,这段时间一直向县委书记杨菊成靠拢,想争取给地区领导落个好些的印象,能在人大或者政协养老,算是给自己的仕途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个时候,苟福天却突然跳了起来,虽然是批评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所有人却都心里很清楚,苟福天这是含蓄地把矛头对准了县委书记杨菊成。 都是官场上成了精的人物,谁不清楚肖高望是为了拍县委书记杨菊成的马屁才对聂新宇下狠手? 不过,事情一分为二,反过来看问题的话,苟福天已经快要退居二线,要是在这个时候胡搅蛮缠,县委书记杨菊成也会头疼。 毕竟,苟福天如果破罐子破摔,顶多是回家养老,反正他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而杨菊成则不同,四十出头就已经是农业大县水口县的县委书记,仕途前景一片光明,自然会因为有所顾忌而畏手畏脚。 杨菊成明显愣了愣,眼神里流露出几分不快。不过,杨菊成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 杨菊成不得不忍,在水口县,他要想稳稳当好这个县委书记,他还真的有不少地方必须依仗苟福天这个老书记。更何况,这段时间,苟福天却是对他这个县委书记释放了足够多的善意。 一二把手不发话,会议室里陷入了寂静当中。 杨菊成端起了面前的崭新保温杯,借着喝茶的机会瞄了纪委书记于少奇。 毕竟,个人不能够代表组织,杨菊成身为县委书记,将聂新宇停职审查的决定不适合由他来宣布,那样会落人口实,有损他县委书记的光辉形象。 于少奇见杨菊成把眼神看向了自己,禁不住苦笑了一声,傻子才愿意这个时候出头,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相对已经快要日落西山的苟福天来说,风头正盛的县委书记杨菊成于少奇更不愿意得罪,只能充当这个出头鸟。 “我在这里向书记、县长,还有各位同志通报一下。”于少奇一直弯曲的身躯终于直了直,沉声道,“昨天下午,我们县纪委已经按照相关组织程序,决定对聂新宇同志实行停职审查的处分。” 这下,董中秋不能坐视不理了,马上冷声道:“于书记,聂新宇同志的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于少奇心里又是一声苦笑,这活干得真是受累。不过,董中秋的问题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不容他不回答。 “聂新宇同志的问题正在调查当中,现在还不便得出具体结论。”于少奇也不得不含含糊糊着。 董中秋就不答应了,冷笑了一声:“我就不明白了,聂新宇同志这段时间一直在协助我的工作,纪委按照组织程序调查他我没有意见,可这毕竟也会对我的工作构成影响吧,是不是该在采取措施之前通报我一声呢?” 董中秋也是没有办法,要说平时,他和纪委书记于少奇的关系挺不错的,可自从昨晚和市委书记龚东来一席谈话之后,凭借多年的官场经验,他敏感意识到聂新宇的身份不是档案中的那么简单。 董中秋心里也很清楚,要是这个时候他置之不理,到时候市委书记龚东来一定会对他有看法,甚至找他的麻烦。 于少奇嗫嚅着:“董县长,是这样的,本来今天一上班我就准备给你打电话的,因为今天早上《华夏日报》上的那篇文章,我有些担心……” 董中秋气极而笑:“就因为一篇文章,是不是聂新宇同志写的都还没有调查清楚。再说,以言获罪不是我们纪委办案的一贯作风吧。” 董中秋撕破了脸皮,单刀直入把矛头对准了县纪委,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得不行,大有一言不合针锋相对鱼死网破之感。 苟福天一看气氛不对劲,赶紧打圆场:“有什么问题慢慢讨论,可以先搁置争议嘛。” 杨菊成把茶杯放回会议桌上,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那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聂新宇同志的问题。” 即便是民主生活会议,县委书记定了调子,其他班子成员也不好反驳。 苟福天笑了笑,继续和稀泥:“书记,今天是开民主生活会议,关于聂新宇同志的事情,是不是等纪委调查有了结论之后再进行?” 董中秋猛地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既然是讨论聂新宇同志的问题,我还是避一避嫌的好。”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杨菊成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董中秋此举是明显不给杨菊成这个一把手面子,要对着干了。 可是,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董中秋以避嫌为由离开,杨菊成也拿他没有办法。 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杨菊成咬了咬牙:“先是董县长在《楚南日报》上发表《加快改革步伐,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接着是聂新宇在《华夏日报》上发表《浅论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已经在我们水口县,甚至是整个衡耒市造成了很坏的不良影响……” “书记,这两篇文章影响太大,我们水口县党委政府是不是可以先不忙着下结论,先向市委领导进行汇报,等市委领导拿出指导性意见之后,我们再来讨论?”苟福天又提出了不同意见。 “老书记,这是原则问题,在大是大非上我们水口县县委一定要坚定立场。”被苟福天给打岔了好几回,杨菊成终于露出了他的不满,“我看聂新宇同志的问题很严重,董中秋同志的责任也不轻……” 苟福天倒是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该说的他已经说了。 要让他去和县委书记杨菊成唱对台戏,要是苟福天再年轻十岁,倒是会有这个冲动,可现在,苟福天是不会轻易尝试做这种看起来有趣却得不偿失的事情。 再说,这是民主生活会议,并不是县委常委会议,即便形成会议记录,也并不一定会形成正式文件,更别说对副县长董中秋进行处分。 在苟福天看来,这样的大事不上县委常委会是不行的,即便杨菊成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水口县一手遮天。 因此,在接下来的讨论中,苟福天基本上没有发言,不做任何评论。苟福天的反常表现也让好些班子成员因为联想翩翩而心有顾忌,说话都留有余地。 而这,就是老谋深算的苟福天想要的结果。 以苟福天的身份和立场,不可能特意出面去保聂新宇这样一个小小的秘书,但苟福天比较看好年轻又能力的县长董中秋,想在这个关键时刻送董中秋一个人情,也不必担心以后董中秋不还他这个人情。 种豆得瓜的意外之喜倒是苟福天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是后话。 最终,除了县委书记杨菊成对县长董中秋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批评之外,其他的班子成员都是象征性做了一番批评与自我批评,整个民主生活会议并没有取得杨菊成想要的结果。 这也让杨菊成很是恼火,因为董中秋公然挑衅了他这个县委书记的一把手权威。是可忍孰不可忍,杨菊成决定重磅出击。 “今天晚上七点,在这里召开县委常委会议,希望同志们都按时参加。”最后,杨菊成阴沉着脸宣布。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感情上午这个会议是白开了,浪费了大家的表情和时间。 不过,所有人都清楚,以杨菊成的性格,民主生活会议只是个引子,接下来的几天只怕会是水口县官场更大的地震。 会议一结束,班子成员们都没有心思继续逗留,一个个快步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自己的后台老板打电话汇报刚才的民主生活会议结果。要知道,后台老板们也都在关注水口县这些头头们这些天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