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暴风雨来临 - 官梯

第七十五章 暴风雨来临

“新宇哥。”蒲爱丽拖着长音娇滴滴地嗔笑着,“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们两是什么关系?” 聂新宇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蒲爱丽曼妙的身材,好半天才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那你说我俩是什么关系?” 蒲爱丽脸色一红,却是硬着俏脖子说:“你说是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 聂新宇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服了你啦,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小姑娘。” 说完,聂新宇转身就走。 被聂新宇说是厚脸皮,蒲爱丽被气得不行,高耸的胸部一起一伏的,分外诱人。 “去忙吧,我还要赶一篇文稿,董县长催得紧。”聂新宇却是硬邦邦地加上一句。 蒲爱丽突然扑哧笑出声来:“算你狠,不过,我看某些人的脸红了。” 说完,蒲爱丽骄傲地扬起了秀气的小下巴,转身走开了。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这丫头每次说不过他的时候,都会来上这么一招。要说聂新宇的短点,还真是见了女人就脸红。 暴风雨比聂新宇预料中的来的更早。 下午一上班,肖高望就进了秘书二股办公室,径直走到聂新宇面前,黑着脸大声说道:“聂新宇同志,组织上经过研究决定,你从现在起被停职了。” 肖高望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办公室里所有工作人员都听得一清二楚。 整个办公室里鸦雀无声,一个个低下了头,好像所有人都犯下了错误似的。 “组织研究决定?”聂新宇皱了皱眉头,随即舒展开来,若无其事地问了句,“肖主任,你确定?” 肖高望眼神里充满戏谑,皮笑肉不笑:“聂新宇同志,别有情绪,这段时间你跟在董代县长身边,也够累的,好好回家休息几天,说不定哪天组织上就会让你回来继续工作。” 聂新宇好整以暇地笑了笑,对着肖高望伸出了右手,摊开手掌。 肖高望怎么也没有想到聂新宇会是这个反应,根本没有他预想当中的沮丧与愤怒,这也让他有一拳打在棉花上毫不着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肖高望很是不爽。 在县府办,肖高望一直认为他就是天,就是一切,没有不可操纵的人和事。 “你这是干什么?”肖高望眼睛里冒出一丝寒光,冷声道。 聂新宇淡淡说道:“肖主任,要是没有书面文件,我担心被吴主任记早退或者矿工,月底的工资会扣掉一大截。” 聂新宇这个回答实在太妙,所有人都抖动着双肩,拼命咬紧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事实上,聂新宇自己也觉得很搞笑,以他现在和吴秋燕之间的关系,吴秋燕整个人都是他的了,怎么可能敢扣他的工资? 偏偏肖高望还无法拿出处分聂新宇的书面文件来,要知道,他只是得到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口头吩咐,就干巴巴跑了过来宣布让聂新宇停职,并美其名曰组织决定。 聂新宇这句话也是打蛇打在七寸打中了要害,因为他清楚处分一个正县级领导干部,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决定的,至少应该先上县委常委会,再报市委领导批准。 聂新宇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在董中秋没有被处分之前,是不大可能做出处理聂新宇的决定,更不可能形成书面文件! 见过不懂事的,没见过聂新宇这样不懂事的下属。 因为出奇的愤怒,肖高望的眼中几乎要冒出火花来! 好不容易平息了心头的愤怒,肖高望淡淡地说道:“我说让你停职就停职,你要是不服,可以去莫书记和苟主任那里告状。” 聂新宇似乎脑袋短路了,讪笑着:“既然是肖主任的决定,那我遵照指示执行就是。” 说完,聂新宇一转身,就准备离开,却被急匆匆走进来的蒲爱丽拦住了,急声道:“新宇哥,你不能走,你一走就让某些人的阴谋得逞了。” 尽管聂新宇早已经是县府办副主任,可蒲爱丽还是保留称呼他为“新宇哥”的习惯,这也是小妮子的专利! 蒲爱丽当着肖高望这个县府办主任的面说他耍阴谋诡计,在秘书二股的工作人员看来,蒲爱丽此言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可奇怪的是,尽管肖高望的脸色更黑了,却是出奇地没有训斥蒲爱丽。 “蒲爱丽的背景相当不简单,至少是肖高望得罪不起的。”聂新宇心里冷笑不已,更加鄙视肖高望这个小人了。 “爱丽,我的事情和你无关。”遇到麻烦让女人出面不是聂新宇的习惯,尽管他心头感动,却是硬邦邦地扔下了这么一句,从蒲爱丽的身躯右侧绕了过去。 一片好心被聂新宇给当成了驴肝肺,蒲爱丽被呛得不轻,眼眶红红的,眼泪直在眼眶内打圈圈。 ——————分割线—————— 躺在县府办分下来的二居室的铁架床上,聂新宇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这也难怪,布局才刚刚开始,仅仅是勉强过了县长董中秋这一关,对即将出现何种局面,聂新宇心里没有半点把握。 可是不管怎么样,聂新宇也无法容忍前世的历史重演。 在平行空间里,身为开国元勋之一的聂家老爷子就是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时刻没有能够顶住,一如既往地走保守派路线,最终与一号首长之间的距离越行越远,而聂家也自此远离权力核心。 聂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倒也没有人敢对聂家轻举妄动。可聂老爷子因为郁郁不得志而最终郁郁寡终,等聂老爷子一去世,敌对势力就毫不留情地对聂家进行了残酷的清洗,聂家是一落千丈。 十几年后,聂家职位最高的居然是一个副省级领导干部,而且,这个副省级还不是实职! 聂新宇因为在后世里凭着过人的才智,倒也算是混了个亿万富翁。可在国内,拥有亿万资产的人成千上万,聂新宇也只不过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员罢了。 官商官商,没有官场做支撑的商人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翻江倒海,以至于聂新宇即便拥有亿万资产,也是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聂新宇可以想见出,随着聂家的没落,聂家子弟也一个个要大罪,受尽欺负,尝尽辛酸。以聂新宇的能力,也仅仅是能够在经济上面为聂家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尽管聂新宇现在对聂家还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可毕竟血浓于水,身为聂家子弟,怎么可能袖手旁观无动于衷呢? 这个时候,聂新宇绝对不允许自己懈怠。任何一个疏忽,走错任何一步棋,聂家或许将重蹈覆辙,永远无法翻盘。 在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已经抢先通过肖高望向聂新宇发难,接下来,或许董中秋将面临来自更高层次领导的压力。到时候,董中秋是否顶得住还是个未知数。 “必须彻底翻盘,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一搏。”聂新宇喃喃念叨着,嘀咕着沉睡过去。 ——————分割线—————— 第二天,整个水口县官场都震动了,县委书记杨菊成气得甚至把茶杯从办公室的窗口扔到了办公楼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事实上,又何止是水口县官场发生了地震,下至衡耒市,中至整个楚南省,上至中央权力枢纽机构,从中央到基层,所有人都在选择站队,爆发出一场影响深远的关于意识形态的大争论。 这一切的根源,来自《华夏日报》的头版头条刊登出来的一篇标题为《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署名文章,而这篇文章的作者,分明是水口县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聂新宇。 如果说《楚南日报》署名董中秋的《加快改革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个引子,还有些遮遮掩掩的话,那么聂新宇的这篇《浅论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则是旗帜鲜明,高举改革开放的论调,提倡深化改革,加速引入外资,加快私营企业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在标题上,聂新宇把市场经济排在了计划经济的前面。 在文章中,聂新宇甚至把私营企业家提到了很高的地位,高到几乎与国企领导同级! 老实说,这篇文章还不是聂新宇的真实水平体现,因为在这篇文章中,聂新宇故意露出了一些浮夸与激进的破绽! 聂新宇不得不如此,因为如果这篇文章过于完美甚至无懈可击,那将会让所有人怀疑这篇文章是否出自他这个小小的县长秘书之手!而这,不是聂新宇想要的结果! 即便这样,聂新宇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下想不出名都难了! 一夕成名天下闻! 就是这一天的早上,聂新宇这个名字被官场中大大小小的官员所耳熟,更有不少官员干部和所谓的“理论家”一直在研究聂新宇这个署名是笔名还是真实名字! 水口县县委书记杨菊成在摔碎了自己心爱的茶杯之后,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决定:马上召开全县副县级以上领导参加的民主生活会议,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熟悉杨菊成的执政风格的干部们心里都清楚,民主生活会议只是个由头,而事实上,杨菊成是要在水口县官场开展整风运动了! 与此同时,杨菊成紧急召见县纪委书记于少奇,责其先把聂新宇停职审查! 这是一份书面的停职审查决定,上面盖有水口县县纪委的红头大印! 事实上,纪委做出的停职审查决定,与传说中的“双规”并无任何区别! 杨菊成的应变速度不可不快,可仍然比聂新宇慢了一拍! 这个时候,聂新宇已经坐在衡耒市通往楚南省省城的班车上,他即将进入省城国际机场,从那里直飞京城!

下一篇   第七十六章 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