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朝三暮四的小人 - 官梯

第七十四章 朝三暮四的小人

聂新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语不惊人死不休:“苏联的解体对欧洲科学社会主义事业是严重打击,使得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面临更大的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伟大运动的终结。苏联解体充其量只是一种社会主义模式的失败。 在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处于低潮时,仍有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保持着自己旺盛的生机和活力。人们正从苏联的兴亡中研究它的经验教训,进而为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寻找更为正确的道路。” “苏联东欧剧变的经验教训,还轮不到你来总结吧。”董中秋心头有些烦闷,不耐烦地打断了聂新宇的话。 “老板。”聂新宇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董中秋的情绪,笑了笑,“您可一直是坚定的改革派。” 董中秋的脸色变了:“你是说我立场不坚定,是个朝三暮四的小人?” 聂新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提过开水瓶往董中秋的保温杯里续水。 董中秋瞪了聂新宇一眼,气极而笑:“聂新宇,我平时待你不薄吧。” “您待我如亲人。”聂新宇心中一紧,微微动了感情。要说董中秋待聂新宇确实不错,根本没拿他当秘书对待,而是把聂新宇看做是自己的子侄。 或许董中秋能让聂新宇给他当秘书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除了工作之外对聂新宇的生活也非常关心,董夫人甚至还给聂新宇当过红娘! 董中秋又在办公室踱了几个来回,终于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聂新宇强调董中秋曾经是个坚定的改革者,董中秋又何尝不明白,在官场上朝三暮四立场不坚定者会被唾弃,即便通过立场转变保住了县长这个职位,以后想要再进步只怕很艰难了。 董中秋和苟福天一样,脑海里一直在琢磨着聂新宇嘴里的中宣部姓罗的同学的神秘身份。要知道,一般人不可能在聂新宇这个年纪进入中宣部这样的关键部门。 “新宇,你是不是听到过什么风声?”董中秋终于放缓了语气,探究道。 聂新宇狠狠松了一口气,知道董中秋这一关算是过了。 “老板,您好久没去市委龚书记那里走动走动了。”聂新宇微微一笑,却是答非所问。 董中秋若有所思,要知道,聂新宇给他当秘书,当初也是因为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的推荐,而田友光和市委书记龚东来走的很近。 在官场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尽管董中秋不知道聂新宇和龚东来具体是什么关系,但聂新宇突然提及龚东来,那他就基本可以肯定,那就是聂新宇颇得龚东来的赏识。 和聂新宇相处了三个来月,董中秋也知道他不是个信口开河的人,突然提及市委书记龚东来,肯定是已有所指。不过,这种事情,董中秋也不好细问,即便聂新宇是他的秘书。 只是,市委书记龚东来并不是一个激进的改革派,相反,在政治方面相对保守。 正因为如此,董中秋算不上是市委书记龚东来的嫡系派系,平时并没有什么来往,董中秋除了过年过节礼节性问候之外,几乎不曾当面向龚东来汇报过工作。 殊不知,这个时候龚东来也被聂新宇这篇横空出世的文章给弄得焦头烂耳。身处龚东来这样的高位,对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比董中秋自然还要敏感得多。 龚东来其实也算不上聂新宇所在的聂家的嫡系人马,充其量只能算是聂家的外围势力。以聂家在国内的地位,龚东来这样的正厅级别还真没有怎么放在聂家几位大佬眼中。 聂新宇和龚东来的相识也很是偶然,当然得益于聂新宇的特殊身份,也是在聂新宇舍己救人差点赔上性命之后,父亲聂浮生有些放心不下他这个分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特意打了个电话给龚东来,让他平时关照关照聂新宇。 能够和聂家嫡系子弟搭上关系,龚东来自然是求之不得。按照龚东来的想法,是想把聂新宇调到市委工作,平时也好多多关照。 奈何聂新宇坚持要在基层锻炼,龚东来没有办法,只能顺其自然。这其中的奥妙,又岂是董中秋所能够明白的? “你确定?”事关前途命运,董中秋也颇为紧张,眼神闪烁个不停。 “即便您不去龚书记那里走动走动,我想要不了几天,龚书记也会找上您。”聂新宇笑了起来。 顿了顿,聂新宇又加了一句:“老板,请您放心,要是真的出了问题,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你是我的秘书,即便你承认这篇文章完全出自你的手笔,会有人相信吗?”董中秋本来不是个坚定的改革派代表,一旦下定了决心,倒也不婆婆妈妈,呵呵笑了起来,“大不了这个县长不当了,回家卖红薯去。” 聂新宇嘴巴蠕动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董中秋摆了摆手:“好了,你去吧。这个时候,最好是以静制动,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置之不理好了。” “老板,或许再过两三个月事情就会有转机。”聂新宇了解董中秋现在的心情,最终还是不忍心地补充了一句。 “两三个月?”董中秋愣了愣,随即苦笑了一声,“只怕两天都熬不过去,得了吧,慢慢熬吧。” 聂新宇也不多说,快步出了办公室,顺手把门给关上了。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董中秋这个时候最需要清静。 过楼梯间的转角的时候,一股香风扑鼻而来,聂新宇定了定神,发现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正眼神颇为怪异地看着自己。 吴秋燕一身淡蓝色的职业套装,将她突兀有致的身材给包裹的分外妖娆,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都凹了下去。 “吴主任。”聂新宇站定,颇为恭谨地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去。 “新宇啊。”吴秋燕却是凑了过来,嫣然一笑,压低了声音,“《楚南日报》上的那篇头版头条文章出自你之手吧。” 聂新宇条件反射般后退了半步,连连摇手:“吴主任,这话可不敢乱说,要是让领导知道了,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您就饶了我吧。” 对吴秋燕这个漂亮妖娆的县府办副主任,聂新宇本来是一直看不透。不过,吴秋燕在县府办的风评并不是太好,传言她和县里好几个领导都有一腿。 不过,聂新宇对传言和官场上的小道消息一向是将信将疑,并不当真。再说,平时吴秋燕为人还是很不错的,不像主任肖高望那样总是板着个脸给下属打官腔。 在省城之行时,两人都是情不自禁发生了鱼水之欢的缠绵。自此以后,聂新宇和吴秋燕的关系已经是如胶似漆,相互之间已经没有了什么太多的秘密。 “你紧张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吴秋燕很是妩媚地白了聂新宇一眼,又压低了声音,“不过,这几天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肖高望只怕会找你的麻烦。” 吴秋燕居然对顶头上司肖高望直呼其名,这也让聂新宇颇为诧异。 弄不清吴秋燕的心思,聂新宇也只能是满脸感激:“谢谢吴主任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吴秋燕摆了摆小手,一转身,一摇一晃地离开了。 聂新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难不成吴秋燕是特意在这里等着自己,或者说是巧合? 要知道,在平时的工作当中,聂新宇和吴秋燕这个县府办副主任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而且,自从两人发生了特殊关系之后,在县府办工作的时候更是有意无意不在一起呆,这也是为了避嫌! 县府办主任肖高望是个把着权力不放手的人,几位县领导的秘书他这个主任都是越过几位副主任,越级管理。 在县府办,几位副主任手中基本上是没有权力,甚至到了县府办要买一个茶杯都需要他这个主任亲自批准的地步! 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肖高望虽然不肯放权,平时对吴秋燕这个妖娆的女人倒是不错,至少聂新宇不曾见肖高望对吴秋燕黑过脸。 回到秘书二股办公室,聂新宇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气氛有些诡异。办公室里每个同事见了聂新宇都是眼光闪烁,一个个像是避瘟神一样绕过他走。 聂新宇若无其事坐回了角落里自己的座位上,拿起铅笔开始勾勾画画。聂新宇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文章在《楚南日报》上刊登出来后,自己的麻烦即将接憧而至。 当然,这个麻烦是聂新宇自找的,他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甚至可以说,聂新宇故意将麻烦扩大化。 聂新宇之所以提醒董中秋去找市委书记龚东来,就是想借龚东来把信息反馈回京城聂家。 聂新宇甚至可以想象出,等聂家几位长辈知道《加快改革步伐,坚定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出自自己的手笔后,迎接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一个局面! “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一些吧。”聂新宇喃喃念叨着,下意识地把这句话写到了笔记本上。 “新宇哥,刚才被苟主任给训斥了?”一个脑袋突然凑到聂新宇耳朵边,把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把笔记本给合上了。 转头一看,却是蒲爱丽这个小妮子。 在县府办,蒲爱丽可以说是和聂新宇走得最近的同事,平时也经常开开玩笑。自从两人一起经历了牛形山水库事件以后,两人又了同生共死的心心相印感觉,再呆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种别样的温馨在里头。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让这对少男少女很享受。 或者,这就是恋爱的滋味,酸酸的,甜甜的。 “胡说啥呢?”聂新宇翻了翻白眼。 “整个政府大楼都听到了苟主任的咆哮。”蒲爱丽压低了声音,似乎在照顾聂新宇的情绪,又补充了一句,“很多人就是势利,你别太放在心上。” 聂新宇自然知道蒲爱丽话语所指,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开玩笑说:“爱丽,你最好也离我远些,免得沾上我的霉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