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大棒加糖果 - 官梯

第七十三章 大棒加糖果

苟福天突然发威,董中秋的脸色也变了。 “苟主任,我……”聂新宇满脸糊涂的表情。 “你给我老实交待。”苟福天的手指头几乎已经指上了聂新宇的鼻尖,咆哮着,“《楚南日报》上的这篇文章是不是你盗用董县长的名义写的?是谁指使你干的?” 聂新宇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苟福天的表情虽然凶悍,看起来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却给他以虚张声势的感觉。 苟福天虽然声音很大,大得足以让整个县政府大楼所有机关工作人员都能够听到,可苟福天的脸上看不出他有什么出奇的愤怒。 再说,苟福天的话语也颇值得推敲。“是谁指使你干的”如果换成“你是受谁的指使”还差不多,会更加逼真一些。 这一刻,聂新宇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很明显,苟福天这是要自己替董中秋背这个黑锅,至于这篇文章到底是谁写的他苟福天根本就不关心! 可以想象得出,在聂新宇进来之前,苟福天肯定是董中秋做过一些沟通,不可能直接就把矛头对准聂新宇。 更何况,苟福天不是诸葛亮更不是神仙,也不可能知道《楚南日报》上的这篇文章被聂新宇调了包。 看着两鬓斑白隐隐作态的苟福天,聂新宇有些恍然。 苟福天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身体也不是太好,到明年肯定要退下去了,一个即将退休的领导即便脑袋再短路,也不会轻易去得罪人,更不会在意识形态这种危险领域轻易表态。 聂新宇很快判断出,苟福天并不是要找董中秋或者是他的麻烦,而是想将这起事故大事化小,当然,这么大的事情想要小事化了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苟福天的心情聂新宇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苟福天即将退居二线,自然不想在他最后一班岗上出现大的变故,只想安安稳稳退休。 更何况,苟福天本来是要直接退居二线的,市委却安排他担任县人大主任,也是想让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因此,苟福天就算再欣赏聂新宇,这个时候也必须有所行动。 不过,聂新宇心里也有些愤怒,苟福天这个老政客居然选择他聂新宇当牺牲品! 无论如何,这个黑锅聂新宇不能背。倒不是聂新宇背不起这个黑锅,而是聂新宇不能犯常识性的错误,也不能把董中秋给抛弃。 况且,聂新宇以后还要在官场上混,要是落了个篡改领导重要文稿的罪名,那可就亏大了! 当然,聂新宇来自京城,特殊的身份决定他不只是要考虑水口县的变局,更要为他自己和身后的一切负责,这才是最重要的! “啊?”聂新宇心里念头转得挺快,一脸的吃惊,“县长,这篇文章真的是董县长写的,我只是提供了一些资料。为了这篇文章,董县长可是足足查阅了一大摞的资料,花费了三个月的业余时间哪。” 苟福天的表情明显愣了愣,却是马上缓和了语气:“小聂啊,年轻人犯点错误不要紧,只要知错能改,领导是会给你机会的。” 苟福天这话就更有意思了,暗示聂新宇只要他承认这篇文章出自他的手和董中秋无关,他会给聂新宇机会,不会将聂新宇一棒子打死。 在官场上,历来不缺乏替领导背黑锅的,因为不替领导背黑锅,领导完了下属也完了,可要是替领导暂时受过,等领导东三再起下属作为有功之臣总有翻本的机会。 聂新宇心里冷笑个不停,苟福天这是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大棒加糖果一起上。要是换做一般的年轻人,还真容易被苟福天这个老政客给忽悠住了。 不过,聂新宇是什么人? 在苟福天大发雷霆的时候,董中秋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端起了保温杯喝起了茶水,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不过,聂新宇很是仔细地观察到董中秋空闲的右手手指一直在沙发边沿上不规律的敲打着,这也是董中秋每次面临重大难题时的一个习惯性思索动作。 给董中秋当了快三个月的秘书,聂新宇很是清楚董中秋这个习惯性思索动作。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矢口否认:“苟主任,这篇文章真的不是我写的,我可不敢贪功。” 贪功? 聂新宇明显也是话里有话,苟福天马上和董中秋交换了一个眼色。看来,在聂新宇进办公室之前,他们俩早就了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今天上午,我有个在中宣部工作姓罗的同学还打电话给我,恭喜我跟了一个好领导。”聂新宇心里也清楚,要是他不追加一点料今天这一关是过不去了,就干脆瞎编着。 有意无意的,聂新宇加重了“姓罗”这两个字的语气。 至于两位领导是不是能够接收到自己的信息,聂新宇也只能是点到即止了,继续追问下去,那是有穿帮的可能。 苟福天又是一愣,能够在水口县主政多年的他自然是很精明的角色,马上意识到这里面的玄妙所在。 “罗成的罗?”苟福天不好问,董中秋倒是适时插话进来。 聂新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大有心照不宣的味道。 苟福天和董中秋又快速交换了一个眼色,神情颇为犹豫了。要知道,中央三号首长就姓罗,聂新宇透露的信息足够苟福天必须好好琢磨琢磨其中的玄妙所在。 这个时候,再继续谈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苟福天心中很快有了决定。 “老董啊,今天过来和你商量人代会选举的事情,你怎么把小聂给叫了进来。”苟福天打了一个哈哈,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机械表,自言自语着,“等下我还有个重要会议需要出席,这事情只能抽个时间再碰头了。” 说完,苟福天和董中秋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看都不看聂新宇一眼,端着保温杯径自离开了。 苟福天一走,聂新宇很是松了一口气,和这样的老政客说话还真是有些提心吊胆,一不小心就会死得很惨。 董中秋将手中的保温杯放在茶几上,手指虚点聂新宇的脑袋:“新宇你呀……” 聂新宇没有吭声,走到门口先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然后老老实实地走到董中秋面前,嚅嚅喏喏着:“县长,我错了。” 董中秋没有理会聂新宇,开始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眉头紧锁。 过了好一会,董中秋才慢慢走到聂新宇面前,眼神紧盯着聂新宇的眼睛,似乎要看透聂新宇的心思,一字一句地说:“聂新宇,这篇文章符合你的文风,应该是出自你的手笔。其中关于苏联解体的利弊以及不断深化改革大力发展生产力的论点论据,你还不到这个思想水平,应该是有高人指点。” 董中秋猜对了一半,这篇文章确实出自聂新宇的手笔,但背后没有所谓的“高人”指点。 “县长。”聂新宇却是答非所问,“苏联解体只是一根导火索,有其历史原因和内部原因,国情不一样,不能把同样的结论搬到国内来。”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苏联作为两大超级大国之一,曾拥有着与美国相匹敌的庞大军事力量,但它的经济实力却一直不如美国。80年代,里根上台后,提出了‘战略防御计划’,打算通过以高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军备竞赛,拖垮经济力量相对落后的苏联。 苏联的经济实力,再难以支撑庞大的军费开支同美国继续争霸了。为了扭转经济发展的颓势,为了维持苏联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改革已是势在必行。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就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后,就确立了把国内和对外工作的重点转到发展经济上来的方针。 但由于对原有经济体制触动不大,改革困难重重,成效不大。经济改革推进不下去,戈尔巴乔夫认为主要是政治阻力太大,于是他转向政治改革,以求扫清障碍。而他所推行的政治改革则是以‘民主社会主义’取代科学社会主义,提倡‘民主化’和‘公开性’。 这种‘新思维’的认识,反映到政治改革上,便是从揭露社会主义的‘黑暗面’,发展到推行西方式的多党制,致使全国政治上失去了领导核心,思想上失去了统一的基础,各民族失去了联系的纽带。 结果,导致了苏联社会思想混乱、民族矛盾加剧、经济状况恶化和社会秩序全面动荡。苏联的政治局面已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戈尔巴乔夫推行的路线和政策之所以造成混乱和苏联的解体,根本原因在于其政治改革的指导思想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和社会主义的方向。” 聂新宇侃侃而谈,而且初步得出结论:“因此,苏联解体是必然结果,但这和经济改革并不相矛盾。我们不能因为苏联解体而否认了大力发展经济解放生产力的路线的正确性,那就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 看着侃侃而谈的聂新宇,董中秋恍惚之间有了某种错觉,这还是自己熟悉的秘书聂新宇吗? “这个小家伙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天才。”董中秋的心头甚至冒出了这么一个荒唐的结论。当然,很自然的,董中秋把疯子排在天才的前头,认为这个家伙这些日子可能是疯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