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麻烦来了 - 官梯

第七十二章 麻烦来了

“各位,对不住,我刚才有些失态了。”苟福天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我个人认为,董县长提出来的这个工业园一定要搞,不但要搞,而且要大搞。不过,这个工业园建设筹备领导小组的负责人啊,我看还是必须杨书记亲自担纲才行。另外,领导小组里,我推荐一个人!” 所有的县委常委都愣住了,敢情刚才这个老头子表演得这么天衣无缝就是为了推荐一个人进工业园建设筹备领导小组? “我推荐县府办的副主任聂新宇同志。”苟福天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表情,马上说道,“这个同志我接触过几次,文笔很好,观念超前,能力不错。” 顿了顿,苟福天接着说道:“不过,更重要的是,聂新宇同志人品可靠,是个值得信任的同志。我想,对于这一点,各位不会有异议吧。就在早几天,聂新宇在牛形山水库舍己救人,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我想这件事情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有不少同志还亲自去了现场参加搜救行动。” “我同意老书记推荐的这个聂新宇同志。”杨菊成今天和苟福天之间显得非常默契,这个默契远远超过了苟福天当县委书记他当县长两人搭班子时候的默契,“这个同志虽然年轻,却是我们衡耒市当年的文科状元,又是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好些领导同志都对聂新宇同志评价颇高。” 事实上,杨菊成这明显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他是见过聂新宇几面,可从来没有单独交谈过,根本没什么交集,要不是因为聂新宇舍己救人的事情闹得太大,他根本连聂新宇的名字只怕都没记住。 杨菊成并不是在认同聂新宇这个人,而是在对苟福天“投桃报李”。只要能够获取苟福天的支持,别说是让聂新宇进这个工业园创建领导小组,就算是让他去当个什么局长镇党委书记什么的,杨菊成也不会有二话! 苟福天这么郑重其事推荐聂新宇,杨菊成自然认为两人之间有某种很深的关系! 董中秋本来还准备了一连串的说辞来说服在座的县委常委们,可经过苟福天这么一插科打诨,工业园项目就定了下来,甚至,举手表决也仅仅是走了一个形式而已! 如此简单! 董中秋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县委常委会居然是如此一个戏剧性的结尾! 当然,董中秋认为这个结尾是喜剧性的! 不过,邱碧全的脸色确是不怎么好看了! 工业园项目是立项了,可这个项目的筹备领导小组的成员们一下子却是无法定下来,更别谈马上开展工作。 聂新宇也没有办法,水口县的行政管理体制就是这样的工作效率,急也急不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工作和生活都还必须继续。 这些日子,在董中秋的默许下,聂新宇大部分时间都和大哥大嫂二哥一起在下面的乡镇跑,忙着协调第一批早熟水蜜桃的收购,美其名曰搞调研! 有聂新宇这个县长秘书兼县府办副主任的牵针引线,乡镇的领导们自然是不敢怠慢,收购工作进行得很是顺利。 况且,今年水口县的水蜜桃产量太大,县委县政府专门派了一个小组去京城想打开那里的市场都无功而返,很有可能是一个滞销的结果! 这些乡镇领导都害怕水蜜桃一旦滞销他们要承担责任,现在有人上门收购,自然是求之不得,把李天阳等人当财神爷供着! 而那些种植了水蜜桃的农户就更加热情了,这水蜜桃固然香甜可口,可也当不了饭吃啊!可以说,很多农户都把赌注压在了水蜜桃上面,现在小道消息漫天飞,水蜜桃很有可能滞销,而且到了这个时候,政府部门都还没有传来统购统销的通知,他们能不急吗? 农户比这些乡镇干部更急! 水蜜桃卖不出去,乡镇干部们只需要承担一部分领导责任,而这些农户却是断了一年的生活经济来源! 可聂新宇的悠闲日子过了没多久,麻烦就来了。 这天,聂新宇忙里偷闲,跑到秘书二股帮蒲爱丽这丫头整理几份档案。 “聂新宇。”一个梳着大背头,身穿深褐色西装的中年人急步走入办公室,古板的脸上看不到哪怕一丝的笑容,干巴巴地喊了一声。 喧哗的办公室马上安静下来,鸦雀无声。这也难怪,这个中年人就是水口县政府办主任肖高望,平时就不苟言笑,对下属以严苛著称,整个县府办没有人敢轻易去触肖大主任的霉头。 “肖主任,有什么吩咐?”年轻人聂新宇飞快放下手中的铅笔,站起来快步走到肖高望身边,微微躬身。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聂新宇这次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带有一丝明显的京腔。 “你说什么事?”肖高望微微眯着的眼睛里突然透出一丝寒光,看得所有人都神色一凛,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里有幸灾乐祸有同情…… “该来的总是要来。”聂新宇也是心中一凛,不过心中却是既忐忑又兴奋。 深深吸了一口气,聂新宇没有回避肖高望的眼光,目光中没有一丝慌乱:“请肖主任吩咐。” 肖高望的嘴角微微抽搐着,最终却是淡淡地说了句:“董代县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聂新宇心里鄙夷着:这个肖高望还真是一条变色龙。 要知道,聂新宇是新任县长董中秋的秘书,对官场上的约定俗成并不陌生。一般来说,在官场上,称呼副职领导的时候,都会省略前面的“副”字,没有人会像肖高望这样把董县长特意叫成“董代县长”。 聂新宇心里自然清楚,肖高望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只怕是认为董中秋这次是要倒霉了! 聂新宇对肖高望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有一种深恶痛绝的仇恨。 在聂新宇眼中,肖高望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 不过,两世为人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隐忍,什么时候该低调,在局势不明的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过早和肖高望对着干。 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这个准则放在官场上更是有效。 “好的,劳烦肖主任您亲自跑了一趟。”聂新宇尽管心里极为鄙视肖高望,嘴上却很是恭谨地谦卑着,迅速跑回自己的办公桌,拿上笔记本,低头大步走出县府办秘书二股办公室,赶往董中秋的县长办公室。 自家的事情自家心里最清楚,聂新宇心里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将是什么局面,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因为一力促进水口县工业园的立项,一度被归为改革激进派的水口县新任县长董中秋在这个特定的时刻也动摇了。 为了扭转自己的不利地位,更是想为自己留一条退路,董中秋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和秘书聂新宇一起鼓捣出一篇标题为《时刻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火速联系在《楚南日报》任职副主编的同学陈开怀,让聂新宇第二天一早就赶往省城,把稿件送达陈开怀手中并且尽快刊登出来。 殊不知,此聂新宇已经非彼聂新宇,两世为人先知先觉的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领导犯不该的错误,以至于他自己也受到株连踏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于是,聂新宇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却是来了个偷梁换柱,把这份《时刻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换为自己赶出来的《加快改革开放,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文。 两篇文章同样论点鲜明论据充分,内容却是南辕北辙,观点截然相反!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对他还是董中秋来说都是煎熬,因为足足两个多月才会有一号首长的南巡讲话,而这些讲话真正登报发表还会拖后些许日子。 至于一号首长的南巡讲话内容什么时候登上中央媒体,聂新宇还真有些记不清楚了。 而现在,对于聂新宇来说,最艰难的就是过董中秋这一关。毕竟,在这个关键时刻违背领导意志,不啻于背叛,背后给董中秋一刀! 让聂新宇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董中秋的县长办公室里并不只有董中秋一个人,沙发上面赫然坐着水口县人大主任苟福天! “局面比想象中的还要严峻哪。”聂新宇心里暗暗叫苦,却是不动声色地先规规矩矩叫了一声苟主任,然后才极力让自己的脸色更加从容一些,面向董中秋,“县长,您找我?” 苟福天黑着脸,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招呼了一下聂新宇。 也不知道苟福天是什么意思,前段时间他对聂新宇还是赞誉有加,特意在县委常委会上推荐他进工业园建设筹备领导小组,今天确是摆着这么一副黑面孔,好像有谁欠他很多钱没还似的! 毕竟,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打狗还得看主人,苟福天也得给董中秋县长一点点面子,不能一见面就把聂新宇给训斥一顿。 “嗯。”董中秋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瞥了聂新宇一眼,大口抽了几口香烟,却是并没有马上开口询问。 聂新宇笑了笑,很是熟络地取过开水瓶,先给两位领导把保温杯给续上开水,然后才恭谨无比地站在离茶几半米左右距离的地方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 苟福天仍然没有开口,只是淡淡地看了董中秋一眼。 董中秋把手中燃着的香烟放入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狠狠捺灭,咳嗽了一声,才凝神不紧不慢问了一句:“新宇,看了今天的《楚南日报》吗?” 听到这句话,聂新宇心头流过一股暖流。从董中秋叫自己为“新宇”而非官场公式化的“小聂”这个称呼当中,聂新宇听出,在这个几乎事关董中秋仕途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董中秋并没有彻底抛弃他! 当然,要是董中秋在这个时候抛弃聂新宇,聂新宇也不会再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寄托在董中秋身上。你不仁我不义你给我滴水之恩我当涌泉相报,这也是聂新宇一贯的行为方式。 董中秋一开口,苟福天的眼神马上盯在了聂新宇的脸上,让聂新宇有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的错觉,背后的汗毛倒竖起来! 笑了笑,聂新宇没有丝毫犹豫,表情异常轻松:“恭喜县长,您的大作登上了《楚南日报》头版头条。” 听到聂新宇如此回答,董中秋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嘴唇却在微微哆嗦着,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新宇,你确认仔仔细细看了这篇标题为《加快改革步伐,坚定不移走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文章?”沉默了将近三十秒,董中秋才缓缓问道,却是飞快地朝聂新宇使了一个眼色。 聂新宇心里苦笑,自然清楚这个眼色的含义。可这个时候,聂新宇别无选择,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管是董中秋还是他聂新宇,都已经毫无退路! “看了,我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拜读了三遍。”聂新宇微微一笑,表情很是自信,没有丝毫犹豫与慌张。 “啪!”苟福天却是猛地在茶几上拍了一巴掌,站了起来,冲着聂新宇一声怒吼,“聂新宇,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