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老书记的态度 - 官梯

第七十一章 老书记的态度

说完,邱碧全并没有看董中秋,却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反应。 邱碧全也有些拿不准,他觉得以杨菊成的稳重性格,怎么看都不大可能支持董中秋提出的这么一个看起来非常冒失的提议才对,那是不是因为董中秋在和杨菊成沟通的时候,杨菊成不太好意思驳董中秋这个新任县长的面子,才把事情推到县委常委会上来讨论的呢? 董中秋确是被邱碧全给气得不行,嘴角都微微有些抽搐! 也难怪董中秋如此气愤,邱碧全居然把工业园的构想说成不着调的东西,还直接道明他这个新任县长是要想出风头哗众取宠! 面对着周围常委们投来的异样目光,董中秋有一种受辱的感觉,心里的怒火就要冲天而起! 士可杀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董中秋的骨子里还是个知识分子,虽然办事有些瞻前顾后缺乏魄力,但骨子却是异常清高,哪里受得了这种耻辱? “县长,工业园的立项在县委常委会上很有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不过,只要杨书记鼎力支持,那所有的麻烦就不是麻烦了。”这个时候,董中秋的脑海里突然荡漾出他来参会之前在办公室里聂新宇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说来也怪,董中秋的心情居然缓缓平静下来了! 董中秋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低下头来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水,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动静。 杨菊成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手里捏着一支圆珠笔在把玩着,目光却又似乎有些飘浮,没有一个特定的目标。董中秋和两位常委都快要剑拔弩张了,杨菊成却看起来很是悠闲,这个场景实在是有些诡异。 “邱副县长的观点我极不赞同!”董中秋终于缓缓开口,似乎还特意在那个“副”字上面略微停顿了一下,让邱碧全的脸色微微变了,这才接着说道,“刚才杨书记提出的成立招商引资领导小组的方案各位常委都极力赞同,邱县长,你说是吧。” 说着,董中秋目光炯炯的看向了邱碧全。 邱碧全微微一愣,却也只能点了点头。 事实上,董中秋也不需要邱碧全回答,接着说道:“我提出在我们水口县创建一个工业园,其主要手段也是靠招商引资,只不过是把工业园当做一个标榜作用,成为我们水口县招商引资的助推器罢了。我就不明白,怎么到了邱县长嘴里,就成了出风头哗众取宠了呢?” 顿了顿,董中秋接着说道:“只要是有利于我县经济的发展,有利于老百姓,就算是哗众取宠我也认了,没关系。但有一点我在这里必须向各位常委说明一下,那就是今天这个会议是讨论这个工业园怎么搞的问题,而不是搞不搞的问题,希望大家把问题的本质搞清楚,不要混淆了。” 邱碧全嘴巴蠕动了好几下,可董中秋越说语速越快,根本就让他插不进去。 “我来水口县主持政府工作也有一个多月了。”董中秋一脸痛心的表情,“刚才大同书记和邱县长也提到了,我们水口县的县财政有限,我也特别认同这句话。在我看来,我们水口县的县财政状况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 董中秋说得兴起,语速更加快了:“很多乡镇的教师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领工资了,家里揭不开锅啊,要不是县委杨书记及时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要出大事情了。还有,我们有多少退休干部没有能够领到或者没有能够足额领取退休工资,不知道大家做过统计没有?” 说到这里,董中秋特意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说着:“我统计过了,因为今年没有一个退休干部领取到了足额的退休金,答案是零,很好统计。大家不要笑,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要是换位思考,哪天轮到在座各位退休了,要是没有了退休金,怎么生活下去?” “再看看我们的县城,我这几天上街转了转,发现和我十年前来这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董中秋又是一脸痛心的表情,“同志们哪,社会在前进,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滚动!我们这一届政府如果没有任何作为,那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哪,怎么对得起党,对得起组织,对得起人民。总有一天,历史会对我们进行宣判的!” 这下,县委书记杨菊成的脸色都变了! 董中秋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说得有些过了,杨菊成就是上一届的水口县县长,自己说水口县十年没有变化,这不是在指着和尚骂秃头? 还好,董中秋反应速度也挺快的,马上话锋一转:“我知道各位常委心里或许在嘀咕,既然财政这么困难,为什么还要搞工业园?” “是的,搞工业园不但要花钱,而且要花大钱,没有上百万的投入这个工业园根本就建不起来!”董中秋笑了笑,“但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思路呢?要是不搞这个工业园,会是什么样一个情况?” 这下,县人大主任苟福天突然接腔:“唉,中秋同志这话虽然是在打我这张老脸,但我认!” 苟福天这话可以说是石破天惊逗秋雨,邱碧全和王大同的脸色都变了。 要知道,苟福天现在虽然不再是县委书记,只是个实权并不大的县人大主任,可虎死余威在,更何况这头虎还活生生坐在他们面前! 要说现在能在水口县和县委书记杨菊成打擂台的人,够资格的有且仅有一个,那就是苟福天这个老书记,董中秋是根本不够资格! 在座的常委里面,除了从省市空降下来的外,都或多或少受过苟福天的提携与恩惠! 现在,一听苟福天这开口的意思,就是对县长董中秋的声援与支持! 如果说邱碧全与王大同联手还有信心和县长董中秋叫板一番的话,那他们根本不敢也不能与苟福天这个老书记唱对台戏。 “我是在水口县土生土长人,也在这工作了一辈子,自问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怠慢,有时候还有几分自得。”苟福天的声音很低沉,但足够让在座的人都能够听清楚,“从县委书记位置下来后,当了县人大主任,老实说,工作还真的是清闲了一些,也得以有时间到处转一转。” 说着说着,苟福天的嘴唇有些哆嗦了:“这一转啊,我心里羞愧啊。还真如董县长所说,十年了,我们水口县什么都没有变!” 苟福天这句话掷地有声,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很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身为水口县的父母官,是水口县人民养活了我,可我为水口县人民做了什么?我这一生虽然没有犯过什么大的错误,但又做出了什么可以一提的成绩?我对得起党,对得起组织,对得起水口县一百多万的父老乡亲吗?” “我老了,不中用了,拖着残躯残喘着,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真正为水口县做些什么。”苟福天说着说着似乎动了真情,眼角已经有了泪花,“我的观念可能已经陈旧,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但我拜托在座的各位,在杨菊成书记的领导下,一定不要走我的老路,要大胆创新,带领全县的父老乡亲脱贫致富!” 说着,苟福天颤巍巍站了起来,把椅子往旁边一推,往后退了一步,猛的一弯腰,端端正正鞠躬了一下:“拜托了,各位!” 所有的常委都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苟福天。 县委书记杨菊成最先反应过来,马上站起身也朝苟福天端端正正鞠躬回礼!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里乱套了,所有的常委都站了起来,手忙脚乱朝苟福天鞠躬! 杨菊成快速过来,扶着苟福天重新坐回到座位上,也没有回自己的座位,就站在他的椅子后面,颇为动情地说:“老书记,您言重了!” 顿了顿,杨菊成接着说道:“在我们水口县,老书记您就是定海神针,功不可没。您也不必太自责,我们国家经历了十多年的动荡之年,这是历史造成的。要不是有您掌舵,我们水口县何来今天这安定团结的局面?” 应该说,这一刻杨菊成的心事安稳的,一直悬在空中的那颗心终于落地! 微微动了感情的同时,杨菊成是欣慰的。 就在刚才,杨菊成没有听错,苟福天这个老书记亲口号召全体县委常委在他这个新任县委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带领全县老百姓脱贫致富! 这是苟福天真正接受了他这个县委书记,能够得到这个公开承诺,杨菊成认为千金难买! 不过,杨菊成心里也很清楚,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人家老书记都放下一切的架子和面子里子,该轮到他表态了。 这个机会他如果不能抓住的话,那他杨菊成这些年就白活了! “现在,百废待兴,面临新的机遇!”杨菊成朗道,“有老书记您给我们打下这么坚实的基础,只要我们这一届领导班子同心同德,齐心齐力群策群力,我相信一定能够取得优异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