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身世之谜 - 官梯

第七章 身世之谜

让聂新宇更担心的是,如果衡耒市机械厂在工业局长罗盛华的支持下,厂长董中秋全面主持第二轮承包工作,只怕这两个人就会成为机械厂的第二轮承包的既得利者! 从听到董中秋调去水口县担任水口县担任县长那一刻开始,聂新宇就琢磨着田友光是想让他跟董中秋去水口县工作!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只要他去了水口县,那他以后和董中秋之间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如果董中秋成为机械厂的既得利者,在聂新宇看来,董中秋调离机械厂去主持水口县政府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带病提拔”! 在田友光的这种安排下,聂新宇对董中秋和自己的前景都不怎么看好!要是真这样的话,还不如服从组织分配,说不定还可以在机械厂绝处逢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可在这个“姓资”还是“姓社”都还争论得喋喋不休的年代里,要想推行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改革,那毫无疑问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正因为如此,聂新宇心头也是顾虑重重! “新宇,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田友光明显注意到了聂新宇脸上的表情变化,笑着问了一句,“这里没有外人,不要有什么顾虑,可以大胆说。” 对田友光的这句话,聂新宇是将信将疑,还没傻到完全相信的程度! “机械厂推行第二轮承包,如果再一次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责任算谁的?”聂新宇显得颇为迟疑,却也只能硬着脖子反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默然,除了刑警队长丁不一之外,他反正是对这种事情一窍不通,也毫不关心。 田友光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聂新宇一阵见血道出了问题的实质,这也是点中了要害部位! 田友光甚至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因为聂新宇是他的老同学兼恩人李家明的儿子,只怕会忍不住让警卫把他给赶出去! 尽管田友光心里也很清楚,聂新宇这话问在关键点上,也并没有错。可自古以来都是忠言逆耳,偏偏绝大部分的掌权者听不得这种逆耳的忠言! 田友光也不是什么圣人,自然觉得很别扭! 可这话又是田友光主动点名问的,他还真不好对聂新宇发脾气。 “小聂,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董中秋发觉有些不妙,赶紧打圆场。 董中秋能从机械厂的厂长调去水口乡担任县长,自然也非等闲之辈。既然田友光推荐聂新宇跟他去水口乡工作,他自然清楚聂新宇这个年轻人和田友光的关系不一般! 再说,这个尴尬局面也完全是因为他而引起的,董中秋觉得如果因此闹出什么麻烦来,田友光心里不舒畅,最后只怕会迁怒于他! 事实上,董中秋也是随意问问,心里并没有什么期待。 “我这里有一份关于衡耒市改制的方案,还很不完善……”聂新宇显得颇为拘谨,走到门口边,从地上提起了自己的旅行袋,把拉链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叠手写稿来,双手递给了田友光。 田友光只是扫了一眼,脸色又变了。 很是仔细地把这一叠手写稿看了一遍,田友光不发一言,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顺手把这些手写稿递给了罗盛华。 “田伯伯,我爸让我给您带来了一些绿豆和茶叶。”聂新宇似乎有意缓和一下客厅里的气氛,并没有闲着,又从旅行包里拿出了一个塑料包来,放在了桌子上面。 田友光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看向聂新宇的眼光也缓和了许多,甚至多一丝亲切。 事关工业局长罗盛华和机械厂厂长董中秋的切身利益,他们没心思来注意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不过,丁不一却是微微点头,对聂新宇的评价又提高了一个台阶。 能够在这样的场合荣辱不惊,恰当改善气氛,在丁不一看来,聂新宇这个年轻人还真不简单。丁不一自问,就算换做他自己,只怕也做不到这一点。 当然,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在官场,领悟能力非常重要,可以说是一种天赋! “小丁,你带新宇去见美莲小姐吧。”田友光似乎突然才想了起来,吩咐了一声。 “好的。”丁不一愣了一下,随即很快站起身来,冲聂新宇笑了笑,“跟我来吧。” 聂新宇这才想起王军和他提到过有一个漂亮的女孩特意为他而来,当时进来的时候,见客厅里只有四个大男人,还以为王军在和他开玩笑。 聂新宇心里也有些纳闷,自己好像根本不认识什么美莲小姐,记忆中也从来没有这个名字! 不过,以田友光市委常委兼军分区司令员的身份,居然使用了“美莲”小姐这样的尊称,可见这个女人身份相当不简单,也让聂新宇不敢大意。 要是聂新宇志不在仕途,以他的先知先觉,自然是可以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激荡九十年代发家致富,甚至有成为全球首富的可能。可要想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起码,现在聂新宇,还只是一个小萝卜头,随便官场上哪一个不明势力看他不顺眼的话,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一碾,就有可能让他在仕途上铩羽而归,一败涂地! 而这,是聂新宇绝对不能接受的结果! 事实上,丁不一也只是把聂新宇领上了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然后伸手指了指,示意聂新宇自己敲门,就转身离开了。 聂新宇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咚咚咚在门上很是有节奏的轻轻敲了三下!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声,让聂新宇诧异的是,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颤音。 不过,聂新宇也来不及多想,下意识里推门而入! 一进门,聂新宇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 屋子中央亭亭玉立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女人,一袭长发柔柔披肩,五官端庄秀丽,身材修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柔柔地看着聂新宇,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下意识的,聂新宇把自己的视线往女人脸部往下移了移! 聂新宇的眼光落在了女人的手上,再也移不开了! 如果说,女人那双大眼睛里带有的某种东西让聂新宇觉得很有几分亲切甚至迷恋以至于有几分不自然的话,那么女人手头拿着的两张薄薄的手写稿却是让他脸上所有的肌肉都僵硬了! “我寄给《半月时事》的稿子怎么在她手中?”聂新宇心中的惊诧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不,或许用“惊悚”这个词来形容聂新宇此时心头的惊涛骇浪会更加贴切一些! 这一刻,聂新宇心头总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聂新宇只瞄了一眼,就确认女人捏在女人手里的那份手稿就是他一个星期前寄给京城《半月时事》的原稿! 为了保密起见,当时聂新宇是托一个来衡耒市走亲戚的同村村民特意从市邮局寄出这份稿子的! 聂新宇清楚知道这份稿子的重量! 此时此刻,聂新宇心里甚至冒出了惨然的念头,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你叫聂新宇,养父叫李家明?”女人看向他的眼神里却是带有一种独特的温情,这一刹那间,聂新宇甚至觉得她身上散发着母性的慈爱光辉。 “这一定是错觉!这个女人是在套我的话。”聂新宇油然警惕起来,极力把先前那个念头从脑海里甩开,却是挥之不去。 “是。”聂新宇的声音出奇的冷漠,冷的让他自己几乎都无法相信。 “这份稿子是你写的?”女人的眼神更加柔和了。 “是。”聂新宇面无表情,脸上的肌肉显得很是僵硬。 “你,你……”女人的声音开始颤抖,嘴唇哆嗦着,娇躯也有些摇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你为什么姓聂?你脖子上是不是挂着一块雕刻有‘聂’字的玉佩?” 这下,聂新宇的脸色彻底变了,嘴唇开始抽搐! 脖子上一直挂着一块雕刻有‘聂’字的玉佩,这是聂新宇前世今生最大的秘密,整个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 除了聂新宇的家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你怎么知道的?”对于未知的不可控的东西,聂新宇下意识排斥,没有直接回答,却是凝声反问了一句。 女人脸露狂喜的表情,朝聂新宇伸出了莲藕般白皙的小手,颤抖着:“能给我看看吗?你脖子上的玉佩?” 聂新宇沉默半响,才缓缓抬起手来,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用尼龙细绳圈起来挂在脖子上的心形玉佩,上前几步,很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女人的掌心里。 自从这个心形玉佩出现在女人眼前,她的眼睛就没有眨动过! 女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个玉佩上面! 小小的玉佩似乎重逾千斤,女人玲珑的娇躯有些不堪负荷,缓缓蹲了下去! 女人修长而又白皙的纤纤玉指在心形玉佩上摩挲着,动作无比轻柔关注。这一刻,玉佩似乎有了生命! 良久,女人终于缓缓抬起了头,颤声问到:“你从小就戴着这块玉佩?” 聂新宇也是心头巨震,下意识点了点头。 “哇”的一声,女人突然双手捂面,哭的惊天动地,把聂新宇给吓了一大跳! 等女人哭了半响,声音小了些许,聂新宇才迟疑着靠近了一些,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灰布手帕,递了过去,柔声道:“你,你没事吧。” 可是,聂新宇不上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女人猛的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他,又哭了个稀里糊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聂新宇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傻傻地站着! “你是谁?”聂新宇缓缓将怀里的女人推开,声音里也带有几分哽咽,“你认识这块玉佩?” 女人呆呆的看着他,眼神里充满欣喜,但又略微带有一丝伤感。 聂新宇早就意识到了什么,心里期待着什么,又似乎在下意识排斥着什么,内心很是复杂! “我是你姐姐啊,我叫聂美莲,你叫聂清风!”女人用聂新宇的手帕简单擦了一下粉嫩的脸颊,破涕为笑,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