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大有可为 - 官梯

第六十九章 大有可为

“新宇,你是说我们水口县有必要抓住水蜜桃丰收这个机会,打造一个以农产品深加工为特色的工业开发区?”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秘书,董中秋终于放下了手头的那份可行性分析报告,笑着问了一句。 在此之前,董中秋已经把聂新宇起草的这份可行性分析报告翻来覆去看了不下三遍! 聂新宇的文笔出众,董中秋是知道的,不过,他也一眼看出,这份报告只怕花费了聂新宇好几天的时间,手写的报告中依稀还可以看到不少修改的痕迹! 董中秋几乎可以断定,这份报告是聂新宇几易其稿才完成定型品! “是啊,县长。”聂新宇很是恭谨地说道,“我前段时间的蛇口特区行可以说是大开眼界,也了解了一些南方沿海城市县域经济发展的路子。无农不稳,无工不富,这是我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我们水口县经济要快速发展,就离不开工业的快速起步。” 聂新宇丝毫也没有隐瞒自己在这篇可行性分析报告上所下的功夫! 回到这个年代,来到水口县工作后,聂新宇发现自己的观念和这个年代,特别是和水口县这个偏远山区的观念,还真有些格格不入! 为此,聂新宇也不得不时常提醒自己并且调整思路,以免自己的言论“惊世骇俗”,引来非议! 在后世,招商引资是地方各级政府永恒的主题,也是二十一世纪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头等大事。对于地处偏远山区的水口县来说,在聂新宇看来,光靠传统农业那是毫无疑问没有出路的! 经济要发展,老百姓要富裕起来,离开工业的振兴之路,那毫无疑问是无稽之谈! 但如何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之上发展水口县的工业,在聂新宇看来,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要是换做一般的领导,如果一个秘书面对他侃侃而谈这些形而上学的东西,不甩上一巴掌只怕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但董中秋现在是对聂新宇越来越欣赏了,甚至已经不是简单的把他当做自己秘书,某些时候聂新宇已经是他关键事情决断上的左膀右臂! “新宇,看来你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啊。”董中秋呵呵笑着,看向聂新宇的眼神里充满鼓励。 “县长,我们水口县几年的水蜜桃丰收了,同时,滞销也肯定会接踵而来。”聂新宇缓缓说道,“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事关很多农户的切身利益,搞不好就有可能出大问题。同时,我个人认为这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利用好这次机会,我觉得还是大有可为的。” 董中秋微微点头,低头喝了一口茶,并没有打断聂新宇的话。 “这段时期,我也收集了一些关于水蜜桃的资料。”聂新宇接着说道,“水蜜桃目前在国内市场虽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但是在国外欧美国家却已经发展很成熟,市场前景也很广阔。如果我们水口县做水蜜桃的深加工,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前景的。当然,还有一个契机,那就是我们水口县食品加工厂本来效益就不太好,随时面临破产倒闭的可能,要是发展水蜜桃的深加工,对食品厂的改制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及国有企业的改制,上一次提及的时候是和董中秋第一次见面,那是在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的家里,针对的是衡耒市机械厂。 那一次,或许是因为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董中秋最终还是没有采纳聂新宇的意见。 时至今日,聂新宇再次提及到这个问题,却是让董中秋眼前一亮。 事实上,在91年的冬天来临之际,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也明显有一些人转变了观念,已经有不少思想略显开明的地方官员干部,开始挥泪斩马谡,让国有企业改制或者直接破产! 董中秋实际上属于那种典型的中间派,但思想却也略显开明,同时又颇为稳重。与其让食品厂直接破产,董中秋自然乐于对食品厂进行改制。 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食品厂改制成功,那将是董中秋的一笔浓厚的政绩,这对于立足未稳的新任县长的他来说弥足珍贵! 在聂新宇看来,在国内,改革的大环境其实已经形成了,只是缺乏一个发动机而已。 而且,聂新宇具备先知先觉的能力,知道这个发动机很快就会出现,沉睡的已久的睡狮也即将惊喜:一号首长三个月之后就将南巡并且发表一系列鼓舞人心的讲话! 而现在,聂新宇要做的,就是利用好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打一个时间差,获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当然,聂新宇心里也很清楚,这其中的风险很大,搞不好自己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彻底堕入深渊,永远也别想再爬上来! 可聂新宇别无选择,只能把自己的前途命运都放上去,豪赌一把! 本来,聂新宇是想再等等,等时机再成熟一些,把风险将到最低。可现在,聂新宇对他的老板董中秋已经没有太多信心! 聂新宇不得不提前启动自己谋划已久的计划,提速! 借农产品深加工链来打造水口县第一家工业园,并且对县食品厂进行改制,就是聂新宇发觉的一个契机! 这也是聂新宇整个计划实施的第一步! 因为对董中秋没有了太多的信心,聂新宇甚至不敢向董中秋透露他整个计划的第二步! 现在,聂新宇要做的,就是狠狠推董中秋一把。至于董中秋到底是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或者是扶不上墙壁的淤泥,那就只有等时间来证明了! 尽人事,听天命。作为秘书,聂新宇能够帮助到董中秋的,也仅此而已了,已经是他的最大限度上的能力了! “嗯。”董中秋含笑点头,“新宇,你这篇可行性报告我仔细看了,觉得你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其中某些观念还具有前瞻性,不错,不错。我们水口县是农业大县,底子薄,工业基础基本上为零。这些年,县里在招商引资方面的成就也是泛泛可陈的,太不给力了。我看你的信心很足啊,这是好事情。不过,还是要先把可能面临的困难多考虑一些,多做准备工作,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顿了顿,董中秋接着说道:“我们水口县地处内陆地区,和南方沿海城市比有很大的差距,也没有太多的可比拟性。沿海城市已经改革开放多年,走在国内的前列了,光是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只怕再花十年也赶不上人家。另外,观念意识,办事效率和工作作风等多个方面,我们和人家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董中秋能够说出这么一番有水平的话来,在这个时代的内地官员干部中,并不多见,倒是让聂新宇对他刮目相看。 “这个招商引资啊,说起来轻巧。”董中秋苦笑了一声,“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建设,我们水口县和南方沿海地区都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可比拟性。新宇啊,那些企业老总可不是傻子,他们投资是要追求高额利润回报,可你觉得,他们真要到我们水口县投资,这回报率会高么?” 听董中秋这话的意思,分明已经意动,这也让聂新宇心里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聂新宇的语气里充满自信:“县长,您对我们水口县招商引资的不利因素分析得很透彻。不过,在我看来,事在人为。” 一听这话,董中秋眉头皱了皱。 聂新宇一看董中秋这个表情,就知道老板有些不高兴了。 “县长,我个人认为,先抛开这些不利因素不谈,我们水口县相对于沿海地区来说,还是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有利因素的,也颇具竞争力。”聂新宇赶紧补充了一句。 “哦?”这下,董中秋的兴致又被提了上来,马上追问了一句,“新宇,你说说看。” “第一,我们水口县的水蜜桃种植有了相当的基础,并且已经形成了规模,可以说已经走在国内的前列也不过分,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好这个优势,做一些正面宣传,还是大有可为的。”聂新宇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就开始侃侃而谈。 “第二,我们水口县剩余劳动力充足,劳动力价格低廉,这也是很多企业家所看重的。”聂新宇越说越有信心,也听得董中秋眼前一亮,“第三,正是因为我们水口县处于内陆地区,如果我们县政府能够出台一系列的包括土地使用权拍卖、税收等一系列优惠政策,这对于投资商来颇具诱惑力。” “嗯。”董中秋很是兴奋,“新宇,你总结的不错,水蜜桃资源、低廉的劳动力、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这三大有利因素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吃透并且利用好,还是大有可为的。” “县长,光是做好这些还是不够的。”聂新宇却是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