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加快步子 - 官梯

第六十八章 加快步子

权利的争夺,往小里说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争夺,往大里说是各个利益派系之间的争夺。这个派系的带头人上去了,从上到下,大家都跟着沾光。如果这个派系的带头人被打压下去了,或者是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要跟着遭殃! 而秘书与领导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两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秘书升迁的快与慢,不完全取决于秘书本人,还要看他服侍过的领导。领导能耐大,秘书就上得快。领导能耐小,秘书就上的慢。领导把秘书当做是感情投资,当做权力的延续,等自己将来老了,退休了,失去权力以后,还可以得到掌握权力的秘书的照应! 给董中秋当了秘书,跟了这样的老板,聂新宇也别无选择! 聂新宇心里那个急啊,董中秋明明是揣着糊涂装明白,却是一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表情! “老板,您是想放弃重新招标?”聂新宇忍不住试探着问了一句。 实际上,聂新宇此举已经是犯了官场大忌:擅自胡乱揣测领导意图。不过,在聂新宇看来,董中秋此时如果走错一步棋,那就很有可能全盘皆输! 正因为如此,聂新宇顾不上其他的了! “不放弃能怎么办呢?”董中秋叹了口气,却是反问了一句。 聂新宇心里一急,脱口而出:“县长,您听说过孙武练兵的故事吗?” 董中秋一听,默然半响。怎么说董中秋也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出身,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兵圣孙武的故事呢? 孙武是春秋时候齐国的大军事家,后人把他称作“孙子”,尊为“兵圣”,著有举世闻名的《孙子兵法)兵法十三章流传于后世!有一次,孙武为吴王训练宫女,吴王的两个宠妃被选为队长。可这些宫女平时嘻嘻哈哈惯了,连续两次没有听从军令。孙武为了严肃军纪,下令把两个当队长的吴王宠妃给斩首了! 董中秋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聂新宇提及孙武练兵这个典故的意思所在! “县长,后世里很多人认为孙武是因为军纪严明才得以成功。”聂新宇正色说道,“但我个人认为,孙武之所以能够被各个王侯所认同,主要是因为他通过练兵奠定了他在军事界内的绝对权威……” 说到这里,聂新宇戛然而止! 董中秋又是默然半响,才苦笑了一声:“新宇,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也赞同你的想法。可是,市纪委罗书记那一关该怎么过?” 聂新宇冷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县长,罗书记这是在为他的亲戚说话,这事情也上不得台面。我想,您要是真的坚持重新招标,罗书记只怕不但不会迁怒于您,反而会不得不表态支持你,他也要注意瓜田李下的嫌疑吧。” 董中秋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快与不以为然的神色,悻悻道:“新宇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便罗书记嘴上不说,但只要他对我有了想法,以后总是会相当麻烦的。” 要不是前段时间聂新宇表现得实在是很出色,董中秋这个时候只怕会开口骂人了! 聂新宇心里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道:“县长,其实罗书记这也是不忍心他的那个叫什么刘栋的亲戚损失太大而已,和图书馆这个工程项目是否重新招标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见董中秋一副似懂非懂若有所思的表情,聂新宇不得不说的更加直白一些:“我们水口县又不止图书馆这么一个工程项目,就说即将开建的广播电视大楼,造价就远远超过了图书馆……” 这下,董中秋的眼神亮了,看向聂新宇的眼神却是起了很大的变化,如同在看一头会变的妖孽! 董中秋还真想把聂新宇的脑袋拆开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东西。要知道,董中秋一向自诩为高级知识分子出身,靠头脑吃饭,又有多年的官场经验,遇到市纪委书记出面施加压力后就变得完全无计可施只有妥协一个念头。 没想到,聂新宇似乎根本没有动什么脑筋,就看到了问题最关键的地方,直奔核心所在,并且找出了妥善的解决办法! 能够想出解决办法来还不是最厉害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聂新宇居然能想到市纪委书记罗湛根本没有可能在水口县政府对工程项目重新招标在公开场所提出异议! 这简直比老官场还要官场! 董中秋还真的是越来越欣赏自己这个年轻的秘书了。 当然,最让董中秋欣慰的是,聂新宇考虑问题的角度完全是从他这个老板出发,最先考虑的是老板的利益,甚至把市纪委书记罗湛都已经算计在内了! 对于领导来说,最需要的不是秘书的能力,而是秘书的忠心! 毫无疑问,在董中秋眼中,聂新宇不但具备当秘书的能力,而且忠心可嘉! 可很快,董中秋又犯难了。对于老鼠来说,如果能在猫的脖子上挂上一个时刻叮当响的铃铛,毫无疑问是一个最安全的办法。可问题是,有哪只老鼠敢以身涉险亲自去把铃铛挂到猫的脖子上? 对于老鼠来说,把铃铛挂到猫的脖子上和与虎谋皮虎口夺食的风险是等同的! 对于董中秋来说,如果他把自己比喻成老鼠,市纪委书记罗湛就是专门逮老鼠而且吃得毛发不剩的凶恶的猫! 怎么去和市纪委书记罗湛沟通这件事情,董中秋想想就有种胆颤心惊两股战战的尿意! 聂新宇似乎看出了董中秋心中的不安,笑着说:“县长,只要罗湛书记的亲戚,那个叫刘栋的包工头满意了,我想罗湛书记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董中秋脸上也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情,还是刘栋自己去向罗湛书记解释最合适。” 胆是军之魂,董中秋未战先怯,让聂新宇心头颇为失望。 这一次,聂新宇是真的失望了,他心里已经断定董中秋不是个干大事的人,不具备那种素质! 良禽择木而栖,这一刻,聂新宇甚至有些动摇了。 聂新宇决定调整一下自己的计划,加快一下自己的步子。 聂新宇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哥哥嫂子都接到了水口县城,让大哥李天阳夫妇在各个乡镇收购水蜜桃然后往蛇口特区贩运,二哥李志刚则把水蜜桃往京城贩运。 上一次聂新宇的蛇口特区行,促成了水口县县政府与蛇口市政府签订了五十吨的水蜜桃购销合同,事实上这里面的数字是有所保守,也藏着一部分的私心! 蛇口特区雨花区区委书记陆涛因为儿子冒犯了聂新宇,努力想改善关系,不但答应了他的所有赔偿损失的要求,还口头答应了私下帮助胡尔蝶的蝶宇公司销售十吨水蜜桃! 之所以让大哥李天阳夫妇负责蛇口特区这个销售区域,也是聂新宇考虑到大哥李天阳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生活压力比较大,而蛇口特区有胡尔蝶在,销路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问题,是一笔稳赚的买卖。 二哥李志刚则不同,因为还没有结婚,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受饿,没有什么太大的生活压力。另外,李志刚比聂新宇也大不了几岁,正是精力旺盛很有冲劲的年纪。 更何况,李志刚虽然因为家庭经济问题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聂新宇,但他读书时候的学习成绩可是一点也不比聂新宇逊色,一直对京城很向往! 正因为如此,让李志刚去打开京城的水蜜桃销售市场,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县府办主任肖高望带着县农办的一批人在京城里活动了将近一个星期,最终却是一无所获铩羽而归,连一个水蜜桃都没有能够卖出去,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够和任何一个单位签订销售合同! 肖高望他们在京城里一无所获,可并不代表水蜜桃在京城就没有市场。 至少,聂新宇是有充足的信心的! 别的不说,就凭京城聂家和徐家这两大豪门,只需要稍微帮衬或者关照一下,别的不说,李志刚在京城卖出一二十吨水蜜桃,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在此之前,聂新宇和姐姐聂美莲通电话的时候,谈到过自己的想法。对聂新宇这个失散了二十年的亲弟弟,聂美莲可以说是溺爱到了极点,再加上早几天聂新宇舍己救人差点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让她更是加倍珍惜。 这个时候,别说是帮聂新宇卖水蜜桃,就是他要天上的星星,聂美莲也会想法设法满足弟弟的要求! 让聂新宇想不到的是,那个他一直不肯承认的“未婚妻”徐文丽倒是主动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她们特种旅可以用高价购买二十吨的水蜜桃! 这下,聂新宇心里更有底,信心也更足了! 聂新宇虽然是李家明夫妇的养子,可李家人从来没有把他当外人看,甚至对他比亲儿子还要亲。在聂新宇的心目中,李家也比聂家要重要。 以前,总是李家为他无私奉献和付出,现在,该轮到聂新宇报恩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