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 - 官梯

第六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

给董中秋当了一个月的秘书,这是聂新宇第一次思想上产生了动摇! 说得直白一些,那就是聂新宇对董中秋这个老板没有了信心! 聂新宇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身为秘书,产生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可他就是抑制不住这个不断从脑海里冒出来的念头:我只怕跟错了人! 在官场中行走,跟错了人站错了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再次进入县长办公室的时候,聂新宇心情颇为沉重。 聂新宇有一个预感,邱碧全之所以敢在董中秋面前不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肯定是有所依仗,这其中甚至还有可能给董中秋挖了一个坑! 聂新宇从匆匆离开的邱碧全身上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县长,我看邱县长的脸色不太好啊。”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后,聂新宇故意说了一句。 实际上,这个时候董中秋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脸上因为气愤而产生的黑红色还没有完全褪去。 “我就知道图书馆那个工程项目一定有猫腻!”董中秋却是略微有几分自得,“我一说要重新招标,邱碧全就急了……” “骄兵必败。”看着董中秋这副自得的嘴脸,聂新宇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成语,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大跳。 不过,聂新宇总觉得董中秋现在越来越轻浮了,显得不够稳重,这个状态下去,只怕是要吃大亏! 略微迟疑了一下,聂新宇就试探着说道:“县长,图书馆这个工程项目的承包人会不会和上面有什么关系?” 说着,聂新宇用手指往衡耒市方向指了指。 这下,董中秋的脸色僵住了! “我管他这个承包人有什么背景?”董中秋嘴上却说着,“只要在县长常务会议上正式通过,那就是集体决定。即便上面某个领导有想法,也是法不责众。” 见董中秋这纯粹是一副鸭子死了嘴巴还很硬的言辞,聂新宇有些哭笑不得。 聂新宇倒不担心这件事情如果拿到政府的常委会议上去讨论的时候,会存在无法通过的问题。 在聂新宇看来,毫无疑问,结果肯定会倾向于新任县长董中秋这边。原因很简单,既然董中秋要把事情拿到会议上去定,他自然会在私下做好其他几个副县长的工作。而在官场中,大家都是宁可得罪二把手,也不敢得罪一把手! 邱碧全要是直往在会议上能得到其他几个副县长的认同,那就未免太天真了。更何况,邱碧全如果看清了这一点,绝对不想董中秋把问题搬到会议上去放大它,搞得沸沸扬扬,那样对他不利。 聂新宇觉得自己如果是邱碧全的话,一定会有别的办法。 不过,聂新宇必须把自己的位子摆正,领导就是领导,秘书就是秘书,不能越过界,有些话也不能乱说,否则就是缺乏自知之明,高看了自己,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敷衍了几句,聂新宇就想离开县长办公室去秘书二股转一转,同时也整理一下自己目前略显凌乱烦闷的思绪。 可聂新宇想走,董中秋却是显得很兴奋,又开始和聂新宇商量水蜜桃深加工的相关事项。 聂新宇完全不在状态,基本上是在听董中秋一个人在说。 就在聂新宇觉得很不耐烦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 董中秋大步走了过去,抓起了电话筒:“你好,请问你是?” “请问你是董中秋同志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 一听这说话的口气,又加了“同志”二字,董中秋猜想到对方一定是个大人物,马上笑着说:“我就是董中秋,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市纪委的罗湛。”电话那头的声音冷了下来。 董中秋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自己还真是有些得意忘形了,连衡耒市纪委书记罗湛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不过,董中秋反应速度也很快,马上很是热情地说:“罗书记好!罗书记您打电话来有什么指示?” 热情归热情,董中秋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甚至双腿都有些打啰嗦! 这也难怪,大部分的官员干部一接到来自纪委的电话,身体都会不由自主有些不听使唤,更何况,这个电话还是纪委书记亲自打过来的! “董县长,我不是做什么指示,今天给你打电话,纯粹是属于私人通话。是这样的,听说你要讲年初县图书馆那个工程重新招标。”罗湛的声音略微缓和了一些,“我有个亲戚叫刘栋,就是这个图书馆工程的承包者。为了这个工程项目,刘栋做了很多的准备,也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听刘栋自己说已经投入了不下二十万资金。我说啊,年初签招标合同是政府行为,既然是政府行为,朝令夕改似乎有些不妥吧。再说,如果重新招标,这些损失都要刘栋来承担,恐怕也有点儿说不过去吧。” 董中秋听得额头上有些冒冷汗了,却是咬了咬牙:“是是是,罗书记您说得有道理,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刘栋是您的亲戚,要是知道,也不至于把事情搞得这么被动。这个决定是县长常务会议上决定的,您也知道,我只不过是个代理县长……” “董县长客气了,至于是不是我的亲戚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一定要掌握好行政执法这个度,我是搞纪检工作的,有过这样的经验教训。”罗湛的声音里充满了威严,“有时候,这个度把握不好,可能就会将一个干部的前途断送了。所以呀,我们在行政决策和行政执法的时候,还是要以和谐为主,不要人为的将问题扩大化,造成人为的矛盾,你说我说得对吗?” 如果说罗湛先前的话还有些遮遮掩掩,那么他最后的这一番话就是对董中秋赤果果的威胁! 董中秋心下也极为反感这种暗示性的威胁,但嘴上却是非常恭敬地说着:“对对对,书记说得对!”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干涉你们县委和政府的工作,主要是说,有了问题,或者是决策上出现了偏差后,可以及时纠正。可要是为了一些个人的恩怨而情绪化行事,那就要先多从自身找问题。董县长,要是你真的认为这项工程中存在什么暗箱操作或者营私舞弊的东西,那就应该把它交给我们纪检部门来处理嘛。毕竟,术业有专攻,这种反腐倡廉的工作,就不劳烦你这个代理县长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罗湛在电话里可以说步步紧逼,把他所有的退路都给断了,而且极尽威胁之词! 罗湛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连旁边的聂新宇都听得清清楚楚:他罗湛是市纪委书记,是搞纪检工作的,如果把握不好度,可能会将一些干部的前程断送掉。 董中秋心里更是明镜似的,经过罗湛这样一打招呼,如果他继续一意孤行,必然会引发后遗症,搞不好,他将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可董中秋也很是为难,如果就此放手,那他在和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第一次斗争中,就以失败告终! 这是一件很掉面子的事情,董中秋担心因此成为其他县领导嘲笑和谴责的对象! “谢谢罗书记您的批评指导,我们一定注意改正。”董中秋唯唯诺诺挂断了电话,却已经是虚汗淋漓。 事实上,市纪委书记罗湛在和常务副县长邱碧全通电话的时候,谈及到董中秋,用词可是比这个电话还要直白了许多,与之相比,这个电话还算相当委婉了。 罗湛的原话是这样的:“这个董中秋,他是去当代理县长的,还是去当纪委书记的?怎么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就算是有暗箱操作,也应该由我们纪委来查,轮不到他这个代理县长。我得跟董中秋同志说一说,要他讲点儿组织原则。什么暗箱操作?他有证据吗?不能那个听风就是雨。再说,你们年初的招标本来就是政府行为,已经产生了法律效力,怎么能说推倒就推倒?这样一来,政府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这不是乱弹琴吗?” 一看董中秋挂断电话后脸上的表情,聂新宇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董中秋这是扛不住来自市纪委书记罗湛的压力,要选择退让与妥协了! 聂新宇能够理解董中秋此时心里的感受,却是不能理解他的行为方式! 在聂新宇看来,为官者首重魄力,最是忌讳畏手畏脚瞻前顾后的行为与思维方式! 位置决定一切,位置也决定一个为官者决策的正确与否。 有的位置,你做出的决策是错误的,别人却说是正确的,到后来,你自己也觉得是正确的。有的位置,你做出的决策是正确的,别人说你是错误的,反对的声音大了,你便也觉得是错误的。 有的位置,你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有的位置,是只能揣着糊涂装明白。 或许,在董中秋看来,他现在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可是,在聂新宇眼中,董中秋现在是揣着糊涂装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