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谈崩了 - 官梯

第六十六章 谈崩了

杨菊成微微点着头,一直等邱碧全说完,才说:“碧全啊,你的话虽然有些偏激,甚至有些刻薄,但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不瞒你说,董中秋在市机械厂当厂长的时候,我就和他打过交道,这个同志也挺固执的,可能还有些书生气,对基层工作还不怎么熟悉。既然市委把他派下来与我们搭班子,我们还是要有一定的胸怀,多多谅解他,多多支持他。人代会很快就要开了,我身上的担子也很重,如果选举中出现了差错,我如何向市委交代?所以,碧全,你们两个这样我也不好受,真不应该这样的。我也必须给你讲清楚,不要发生正面冲突,那样对你们谁都不好,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沟通,退一步海阔天空。” 顿了顿,杨菊成接着说道:“这件事情啊,我是这样想的:如果董中秋不上县长常务会议上讨论,这当然好,说明他已经主动让了步,你也要好自为之。如果他坚持上会,你就不要与他论高下了。有些事情,站的角度不同,理解和认识也不同。” 邱碧全听了,也不得不佩服杨菊成的太极功夫,说话藏而不露,点到即止,却让你感到一种强大的气场。邱碧全也有些纳闷,杨菊成当县长的时候貌似还没有修炼到这种程度,怎么一当上县委书记,厉害如斯? 相比之下,邱碧全觉得董中秋就成了一个嫩瓜蛋儿,不知深浅,不知天高地厚! 尽管杨菊成的话说得相当含蓄,邱碧全也听出了其中的含义:一是董中秋也是个固执的人,言下之意,董中秋是否会退让,尚无定论;二是让他要克制,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和一把手董中秋产生正面的冲突,可以寻求主动找董中秋沟通或者其他途径来解决。 邱碧全觉得,杨菊成在情感上还是支持他的,但在理智上要保证董中秋顺利当选。 确实觉得这是难为了坐在县委书记位置上的杨菊成了,邱碧全也只能表态:“好的,我诚恳接受书记的批评,从大局出发,尽量与董中秋同志搞好关系。” “这就好,这就好。”杨菊成满意地点了点头,“县长选举是一项政治任务,如果真的出现了问题,上面怪罪下来,除了我要承担责任外,你是第一个受到牵连的人。碧全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要给人留下了话柄。” 邱碧全心头一惊,莫非杨菊成察觉到了什么? 在官场上行事,有些事可以说但不可以做,有些事则是可以做但绝对不能说出口。邱碧全深深明白其中的道理,赶紧道:“好的,一切听书记您的指示。” 向杨菊成那里给董中秋上了眼药之后,心里舒畅了许多。 同时,杨菊成琢磨着自己是该去主动向董中秋汇报汇报工作了,不管是走程序和做表面文章也好,或者是去探探董中秋的口风,都有这个必要性,起码要让县委书记杨菊成看到自己是听从了他的指示精神!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这句话在官场上同样适应,邱碧全这段时间感受更深。 董中秋来之前,邱碧全全面主持水口县政府工作,那段时间过得很是惬意,也让他无比怀念。 可是,好景不长,董中秋来了。 董中秋主持县政府工作后,将财政局、城建局、人事局、工业局等这些重要的县局统统收去亲自主管,邱碧全则是一觉回到解放前,只是负责民政、劳动等几个县局和政府的日常事务。 这中间的心理落差,让邱碧全怎么也调整不过来。 董中秋的办公室还是杨菊成当县长时候的那间,只是经过重新粉刷和布置后,显得阔气多了! 而随着权力的移交,随着董中秋的办公室的人气越来越旺,邱碧全心里就越郁闷! 即便是邱碧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大家都在变,董中秋变得越来越强势,他却变得越来越顺从。在官场上,职务的大小往往决定着双方的归属关系,这个问题谁都无法避免,他邱碧全也只能惨然面对! 邱碧全进董中秋的县长办公室的时候,董中秋正坐在沙发上和聂新宇探讨工作上面的一些事情。事实上,场面倒是有些诡异。 身为领导,董中秋说的少,听的多,时不时在点头。而身为秘书,聂新宇倒是在侃侃而谈! 董中秋听得入神,聂新宇却是一眼看见了推门进来的邱碧全,赶紧主动站了起来:“邱县长好!” 邱碧全倒是有些嫉妒董中秋有聂新宇这么一个好秘书,王和平以前看起来也还不错,算是秘书中的翘楚,可和聂新宇一比起来,那还真的是最怕人比人,绝对气死人! 其实,不只是邱碧全,水口县的县领导们一个个都羡慕董中秋有一个好秘书,就连县委书记杨菊成都有些眼红! 聂新宇也是个识趣的人,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尝试学着做一个优秀的领导秘书,非常麻利地给邱碧全泡了一杯茶,又往董中秋面前的杯子里续上了开水,就快步出了县长办公室,顺手把门给掩上了。 邱碧全这次主动来找董中秋汇报工作,聂新宇还是有些担心以董中秋的性格,很有可能就会把场面给搞僵了! 事实上,办公室里正副县长两人的沟通,也正如聂新宇所担心的那样,谈得并不愉快! 董中秋甚至只是略微欠了欠身,根本没有完全站起来,只是指了指沙发,淡淡的说了声:“坐,坐下说。” 官大一级压死人,邱碧全不得不坐在了聂新宇刚才坐的那个位子上,勉强笑了笑:“县长,有件事情想与你沟通一下。” 一听邱碧全用的是“沟通”而不是“汇报”这样的词眼,董中秋心头就有几分不快。 不过,上门都是客,而且,在董中秋的记忆当中,这还是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第一次主动找自己汇报工作,就笑了笑,扔过一支烟给邱碧全,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淡淡说道:“什么事?说吧!” 邱碧全感觉董中秋的空气硬硬的,俨然摆出一副上下级关系的姿态,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本来,邱碧全是想绕个圈子,把话尽量说的艺术一些、婉转一些,没想到被董中秋这样直通通一问,心里也有了些许火气,干脆开门见山:“县长,我听说在你来之前政府做过的几项招标工程都要推倒重来,是不是有这回事?” 董中秋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弹了弹烟灰,淡淡说道:“是有这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异议?” 这一刻,董中秋身上的上位者姿态,一览无遗。 “董县长,我觉得这样不是太合适。”邱碧全心中火起,也是干脆直白道。 董中秋看了他一眼,让邱碧全总感觉那眼神里带着某种轻蔑的味道。 “我倒是要听听,怎么不合适?”董中秋轻轻“哦”了一声。 一看董中秋这种居高临下的样子,邱碧全心头很是不爽。在邱碧全看来,你董中秋是组织任命的县长不假,可你头上的“代”字都还没有去掉,就这么霸气,如果真成了县长,还有我们这些副县长说话的份? 心中不爽,邱碧全说话也很不客气了:“第一,这个项目不是哪个人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所做的招标,它本身就具有法律效力,还是希望董县长慎重一些,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最好还是维持现状。第二,按照常规来讲,前任领导主持工作时候所做的决议,如果没有违背党的方针政策,没有原则性错误,后任领导最好不要去翻旧账,这样会影响团结,也会影响工作。当然,我只是以一个班子成员的身份向你提一些建议,希望你能够采纳。” 董中秋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突然哈哈笑了两声,才阴沉着脸说:“邱副县长,谢谢你的坦诚。不过我既然提出来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上次我们政府常务会一致讨论决定,对各单位的修建工程一律上报县政府统一监管和统一招标,各单位不得自行其是。在那次会议上,你不是也积极表态支持吗?既然是会议上定下来的东西,那我们就得遵照执行,否则,岂不是成了说一套做一套?至于你所说的前任领导所做的决议不可以否定,不可以推翻,我倒是有我的看法。十几年前不是有过两个‘凡是’的大讨论吗?后来,我们还不是在一号首长实事求是的理论指引下对有些错误的东西给予否定了吗?有错必纠是我们党的原则,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就拿过去的的招标来说,你就能保证做到了公开、公平、公正?有人向我提出了质疑,还有人说有暗箱操作的嫌疑。既然这样,我们不妨重新再搞一次。如果这次中标的还是他们那几家,正好堵住了其他人的嘴,也让事情更加透明,这有什么不好的?” 邱碧全听得肺都快要气炸了,从董中秋的话里,他听出了对他的影射,也听出了董中秋对他人格的贬低! 既然董中秋把话说开了,已经撕破了脸,邱碧全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了,便冷声道:“首先,如果政府不从抓大事上着手,尽做这些鸡毛蒜皮的重复性劳动,还有什么意义?就拿中标来说,上次能中标的,不一定这一次就能中。就像上届奥运会的冠军,到了下届不一定还是他,也不能因为下届出现了新冠军,就否定上届冠军的成绩。第二,你所说的各单位修建工程一律上报县政府加以统一监管和招标,各单位不得各行其是,上次会议我是持赞同的意见,现在也同样赞同,我并没有说一套做一套。我所说的是,已经招标的,再收回去搞二次招标不太合理。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请你不要混淆了。第三,如果群众反映过去的招标是暗箱操作,或者有权钱交易的疑点,这就牵涉到了反腐和廉政建设的问题,应该及时上报纪律检查部门的来查处。纪检部门的事就让他们干,犯不着你这位代理县长这么费心,你说我说得对吗?” 邱碧全心里也明白,他这几句话一定会戳到董中秋的痛处。不过,他不在乎,觉得让董中秋疼一疼也好! 董中秋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在此之前,董中秋面对邱碧全的时候一直有着强烈的心理优势。一来董中秋是县长,而邱碧全是副手,是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关系。二来,董中秋一直自诩为城里人,把邱碧全这个在水口县土生土长的本土干部当土包子看待! 猛吸了几口烟,董中秋似乎有几分恼羞成怒,沉声道:“好吧,既然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我们不妨再上一次会,让大家表决。” 说完,董中秋径直站了起来,去为自己的茶杯加水。 邱碧全知道,董中秋这是在向他下逐客令,也是冷笑一声,便出了县长办公室。 看着邱碧全满脸怒气离开,聂新宇就知道两位县领导谈崩了! 说句心里话,聂新宇对董中秋颇为失望! 不管怎么样,邱碧全是主动过来找董中秋沟通,而且很有可能是出自县委书记杨菊成的授意,董中秋此举显得气量过度小了些! 而且,如果真的是出自县委书记杨菊成的授意,那董中秋此举不只是在打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脸,同时,也是在给杨菊成难堪! 或许,杨菊成在这个阶段不得不维护董中秋这个代理县长的形象,支持他的工作,那也仅仅是因为董中秋是市委派下来的,作为县委书记的杨菊成,有责任让董中秋顺利当选下届县长,如果董中秋落选了,他要承担一定的领导责任! 或许,董中秋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如此毫无顾忌!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在聂新宇看来,如果董中秋为了一点小事而另起波折,即便顺利当选,却得罪了县委书记杨菊成,那是得不偿失! 董中秋现在立足未稳,无论是从资历、人脉,还是地方管理经验上,都要差县委书记杨菊成一个档次。一旦等忙过了这阵子,杨菊成有了时间和精力,很有可能就会和常务副县长邱碧全联手,把董中秋这个县长给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