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推倒重来 - 官梯

第六十五章 推倒重来

即便如此,假如还有人侥幸投了反对票,也没有关系。 苟福天会安排计票人员多准备几张划了赞成票的选票,在随时准备着替换那几张侥幸投成的反对票! 对此,聂新宇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毕竟,这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些,现代社会里还玩“狸猫换太子”这样的招数,很容易被人识破! 不过,聂新宇心里也很清楚,如果“备用票”真的派上了用场,那个投了反对票的人,也绝对不会声张!更不会开口质问! 至于在选举过程中,这些代表们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 反正,这些人肯定是会在这次会议上得到一定的物质利益,他们也习惯了被xx,这一次,也不过是被动的换了个姿势,又有什么关系? 选举的相关事项定了下来,两人的表情也都轻松了一些。到了 通过这件事情,苟福天对聂新宇更加欣赏了。在苟福天眼中,聂新宇这个年轻人有能力有想法也很有创新精神,假以时日,肯定会有一番不菲的成就!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真到了苟福天这个年纪,快要退居二线,不服老也不行了! 更让苟福天心里不安的是,他虽然在水口县经营多年,也算曾经是水口县的土皇帝,可他提拔上来的年轻干部,到现在为止职位最高的还只是个副县长,甚至连县委常委都没有一个。 在官场上混的人,最怕的就是退居二线之后,却没有一个能够足够保护他不在位时候的安全! 为官多年,苟福天自问虽然还算廉洁奉公,可谁都会有一两个没有能够擦干净的尾巴?有尾巴的官员干部又有几个人不害怕秋后算账,时常在噩梦中惊醒而冷汗淋漓? 在官场上,有一句古训,叫:宁欺老,莫欺少。 聂新宇还这么年轻,却已经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而且深得董中秋的信任,有董中秋的悉心栽培,苟福天觉得聂新宇的前景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更何况,看着眼前的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苟福天总是不由自主想起自己那个已经死了多年的儿子! “新宇啊,你现在缺乏的只是经验。”苟福天的语气很随和,一点都不像个县领导,倒是很像是聂新宇的一个长辈,“这次选举啊,我们县人大这边有我把关,应该是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了。” 聂新宇是什么人,那可是闻其贤而知其音的角色,马上听出了苟福天这是话里有话,还有弦外之音! “苟主任,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聂新宇就赶紧问了一句。 苟福天赞赏的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县长选举看似都是我们县人大这边的事情,其实不然。新宇,你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只说吧,希望对你以后的仕途会有所帮助。” 听着苟福天这么坦然的话,聂新宇心里也有几分感动,对这个老头子的印象好了很多,甚至多了一丝亲切感。 顿了顿,苟福天接着说道:“其一,县委杨书记主持全县大局,具体如何贯彻组织意图,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听苟福天这话的时候,聂新宇总觉得老头子心头似乎有一种苍凉感呼之欲出! “这个您放心。”聂新宇笑了笑,“蒲部长会提前和杨书记沟通,到时候也会亲临选举现场。” 聂新宇这话言简意赅,而且一针见血,市委组织部长亲自过问,量县委书记杨菊成也不敢不全力以赴! “其二,常务副县长邱碧全同志和我也算是共事多年,我对他比较了解。”苟福天缓缓说道,“只是,到了今天,我说的话他不一定会当一回事。我看,也只能是杨菊成亲自找他谈谈,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谢谢苟主任您坦诚相告,让我长了不少见识,没齿难忘。”聂新宇会意,很是恭谨的站起身来朝他鞠躬致谢。 苟福天欣慰的笑了,和聪明人聊天就是愉快。 “苟主任,听田司令说,彩寿应该下个月就会提干,明年年初就可以去京城炮兵学院进修了,新宇在这提前给您恭喜了。”临别的时候,聂新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苟福天心花怒放。 “新宇,听说田司令是你父亲的同学?”事关自家孙儿的前程,即便以苟福天的老辣,也忍不住八卦了一句。 “嗯。”聂新宇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藏着掖着,“下个月月初我可能要陪田司令去一趟京城。” 丢下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聂新宇离开了苟福天的办公室。 苟福天也有些摸不着深浅了,不知道董中秋和聂新宇两个人中哪一个人和田友光的关系更好一些! 不过,苟福天本来就欣赏聂新宇,对他没有哪怕一丝的恶意,倒也懒得多想了。 董中秋听了聂新宇的汇报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聂新宇看来,董中秋还没有正式通过人大选举之前,最好是先低调一些的好。 可董中秋不是聂新宇,人的性格是天生的,两人的经历和阅历都有很多不同,所以,董中秋的行为方式让聂新宇有些不理解,也大吃了一惊! 董中秋和邱碧全这两个县政府的一二把手,先后都去了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办公室,美其名都曰汇报工作,但事实上却都是给对方上眼药! 邱碧全因为曾经和杨菊成在县政府搭过班子,相对熟悉一些,先董中秋一步找到了杨菊成诉苦。 “书记,中秋县长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看我不顺眼。”一见面,邱碧全就是满腹牢骚。 杨菊成没有直接接邱碧全的话,而是笑着说:“碧全啊,市委的决定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已经向市委推荐过你了,没想到最后的决定却是这样。既然市委这样决定了,我们只能坚决服从市委的决定,积极支持董中秋同志的工作,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杨菊成这话或许是半真半假,但邱碧全倒是宁愿相信他说的是实话。邱碧全这么想是有道理的,他相信杨菊成宁可用自己熟悉的部下,也不会选择与他毫无关系的外来人。 尽管心里有很多不满和想法,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邱碧全也只能向杨菊成明确态度,不能让他有了想法。 “谢谢书记对我的栽培和信任,我的资历还不够。要上,也应该是大同书记先上。不光是谁来当县长,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服从县委的领导,干好我的工作。”邱碧全苦笑了一声。 “嗯,这就好,这就好!”杨菊成笑着点了点头,“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不要为一时一事斤斤计较。董中秋同志来了后,他肯定对水口县的情况不熟悉,到时候你还得多多支持、配合他的工作。” “请书记放心,我一定会支持他的。”邱碧全表态后,却是话锋一转,“可是,董中秋不知怎么的,就是看我不顺眼啊。” 这已经是邱碧全第二次强调董中秋看他不顺眼,杨菊成无法回避了,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杨菊成的话里已经透露些许不快。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啊。”邱碧全就苦着脸说,“我听城建局的同志说,董县长发话了,说他们年初搞的那个图书馆招标不算,要推倒重来,由县里统一招标。” 顿了顿,邱碧全接着说道:“至于这项工程,我早就向书记您汇报过了,承包人刘栋是市纪委罗书记的表弟,无非是一种工作上的变通,或者说为了平衡一下。我既没有收过刘栋一分钱,也没有吃过他的一顿饭,更不存在权钱交易,我以我的党性做保证,天地良心,坦坦荡荡。” 杨菊成看了邱碧全一眼,脸色略微有些怪异。 沉吟了一会儿,杨菊成才缓缓说道:“这我相信,相信你是干净的。不过,正因为你是为了变通,或者说为了平衡,有人说你暗箱操作也不为过,你说是不是?” 邱碧全万万没有想到杨菊成会突然这么问,他也不好回避,点了点头。 杨菊成这才接着说道:“既然有暗箱操作的成分在里面,也就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公平、公正,是不是这个道理?” 邱碧全心里一惊,他不知道杨菊成接下来要出哪张牌,只无声苦笑了一下,算作回答。 杨菊成长叹了一口气:“碧全啊,这事要是没人较真也就罢了,要是一较真儿,还真有些说不通。我知道你的难处,现在偏偏来了个董中秋,让他这一较真儿,问题就比较麻烦了。” 邱碧全心中一凉,知道杨菊成说麻烦了,那一定是麻烦了,但他还是有几分不甘心:“书记,现在有一个问题我没有搞懂,即便是那项工程在招标上存在透明度不够的问题,作为一级政府,已经与对方签了合同,也不能因为新来的领导听到了什么就可以随意推倒重来。这符不符合法律暂且不说,单从行政程序上来讲也说不通。如果真的有问题,可以移交纪律检查部门来处理,或者请司法部门来决断,不能新来的领导凭手中权力就可以擅自废除。这本身就是用错误的方式来纠正错误。我知道董中秋是急于拿出些成绩来,想在人代会上顺利当选,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如果靠打压别人来抬高自己,不把精力放在开辟新的工作上,即便把我一脚踩下去了,就能证明他干出了政绩?就能全票当选?我看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