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苟福天的绝招 - 官梯

第六十四章 苟福天的绝招

聂新宇心里鄙夷,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在官场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无价的,关键是看利益是否足够! 聂新宇坚信,自己手头掌握这么多的筹码,不信苟福天这个已经快要过气的县领导不就范! 不过,聂新宇嘴上却是笑着说:“田司令有个战友是南方军区的少将师长,您孙子苟彩寿恰好在田司令的战友那个陆军师里服役。” 聂新宇这话一出,不由得苟福天不服软不就范! 苟福天心里很清楚,他孙子苟彩寿应招入伍的时候还是他这个县委书记利用里一下手里的一点点权力才当成了这个兵的。至于苟彩寿提干的事情,苟福天那是一个字都不信! 要真有那样的好事情,苟彩寿只怕早就过来报喜了,哪里还等着聂新宇过来给他这个老头子报信。 苟福天虽然曾经是手握大权的县委书记,可在部队里却是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对苟彩寿的事情,那也是鞭长莫及! 不过,苟福天对苟彩寿这个孙子还是抱有很大期望值,主要因为觉得亏欠自家已经牺牲了的老二很多,而苟彩寿恰好是老二的儿子! 按照道理说,苟彩寿是高中毕业去当兵的,苟福天也满以为他能够在部队里考上军校,可没想到,苟彩寿参加了两次军校统招考试,每次都离分数线差上那么几分,还真有几分时运不济! 要是聂新宇知道苟彩寿的父亲是因为救人而牺牲的,只怕也不会弄出这么一个卑鄙的交易出来。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聂新宇的老板是董中秋,必须为董中秋服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各为其主嘛。 事实上,苟彩寿在部队服役的事情聂新宇之前是根本不知情,是董中秋来水口县任职之前做的准备工作之一! 苟福天获取了足够的利益,很是爽快的松口了,甚至还有些害怕聂新宇变卦。 不过,苟福天这一松口,提出来的办法却是让聂新宇啼笑皆非! 这一次的人代会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选举董中秋为水口县县长。而在这一个月之前,董中秋已经被任命为水口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并且已经履行了几乎全部的县长职权。 在很多人看来,这次选举也仅仅是走个形式,履行程序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可现在,聂新宇提出了要让董中秋全票当选的要求,却是让县人大主任苟福天有些为难了。 如果把这个形式与程序走得完美无缺,苟福天还真有些伤脑筋! 苟福天参加工作以来就一直在水口县各个岗位上打转,更是当了多年的县委书记,对县里的历史情况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一清二楚。 在水口县的历史上,还真的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组织意图”未能实现的事件。 苟福天心里很清楚,这次即将进行的县长选举,来开会的县人大代表们,95%以上的代表是由县、乡、村三级的领导和富豪们组成,虽然他们被冠以不同的界别和身份! 明明是乡党委书记、乡长,却被冠以知识分子的头衔;明明是私企老总,却被冠以工人的身份;明明是村支书,却被冠以农民的身份! 这些人习惯与上级领导和组织保持一致,该鼓掌时就鼓掌,该起立时就起立,该讨论的时候就恭维几句,该做提案的时候就从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抄上那么几句,叫选什么人就选什么人! 总之,不管怎么样,苟福天心里都明白,这次的人大选举会议,毫无疑问也将是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奋进的大会、和谐的大会! 不过,苟福天也深知,水口县的官场相当复杂,人事调整相对频繁,这其中难免会有因为人事调整而产生不满、嫉妒、失落、憋屈等情绪,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心理问题,又无处发泄,导致这个别人会投几张弃权票甚至反对票! 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自然会让当选人面子上会有些不好看,但毕竟无碍大局,或一笑了之,或猜疑在心,但基本上都是过后无人深究! 苟福天也理解董中秋为什么想全票当选,只因为周边几个县市前些日子也进行了选举,几个县长都是全票当选! 这仅仅是一个面子问题! 可在官场中混,最重要的就是面子问题! 董中秋当选县长不难,难在全票当选。 事实上,对董中秋这个不可理喻的要求,聂新宇本人也是持怀疑甚至反对的态度。在聂新宇看来,只要保证当选就足够了,能够高票当选那已经是惊喜! 所谓的全票当选,聂新宇觉得这本身就不科学,无论是从概率还是从实际情况考虑。再说,弄的太假了,聂新宇也觉得没意思,没什么成就感! 你董中秋何德何能?刚刚来水口县主持县政府工作,很多人大代表甚至只听说过董中秋这个名字没有见到过他本人,凭什么就一定要投你的赞成票? 董中秋这个代县长作为主席团提名的唯一候选人,已经成为正式候选人,等额选举,当选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可问题是,300多名县人大代表中,保不齐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因为心存不满而划上一两张反对票! 选举办法已经在大会上通过了,如何在选举办法之内,把这一两张可能出现的反对票消灭在萌芽状态,苟福天就要颇费脑筋了! 苟福天拿出来的第一种方案居然是在每一张选票上打印上编号,按号发给每个人大代表! 聂新宇几乎想都没想,就摇头否决掉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方法也太明显与露骨了一些,并且违反了无记名投票的组织原则,怎么可行? 要真的出了问题,被反映上去,这个责任谁来负责? 苟福天也只是干笑了两声,脸上也没有流露出哪怕一丝的不好意思的表情,这也让聂新宇很是怀疑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在考验自己的政治智商,才故意提出这么一个没屁眼根本无法实施的方案? 苟福天提出的第二个方案倒是让聂新宇眼前一亮,觉得这还真不愧是一条快要成精的老狐狸! 苟福天提出来的办法看起来确是相当简单,把原来的“投赞成票的划勾”修改为“投赞成票的不划任何符号,投不赞成票的划叉,弃权的划圆圈”! 同时,更让聂新宇称绝的是,苟福天提出开会的时候,不统一发划笔! 这样一来,到时候谁掏笔、动笔了,说明谁在捣乱! 而且,动笔的人也很容易被监票人员、计票人员和其他代表给看到,增加了被发现的风险,一般来说,没有哪个人大代表会为此去冒风险!毕竟,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混,又都拖家带口的,也不想轻易得罪即将正式上任的县长董中秋! 不过,这种办法实在是有违常规,而且到时候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到场,能不能够过蒲庆江那一关还两说! 于是,苟福天提出的下一个以防万一的补充办法,让聂新宇不得不赞叹姜还是老的辣,苟福天这人还真的不能忽视! 按照苟福天提出的这个补充办法,对应十二个代表团,设立十二个投票箱,分“团”放票! 而苟福天设计的这种“投票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票箱,而是一个没有盖子的大纸盒,每位代表依次把票放在上面,根据投票的顺序,就可以知道哪张票是哪个人划的,就不会有人乱划票! 不过,聂新宇也有一丝的隐忧,那就是按照现有的选举办法,是划分两个两个选区,只设立两个投票箱,这种补充方案与选举办法规则有些冲突,到时候其他人会不会提出异议,也很难说。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还是聂新宇借鉴了后世里的一些“聪明人”的“聪明办法”,在他的不断提示下,苟福天鼓捣出一套堪称完美的补充方案!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个方案之所以两人能够取得共识,是因为它既不违背选举办法,又能够防患未然,基本上不存在什么“犯错误”的可能! 按照这个方案,在选举那天,苟福天会重新安排县人大代表们的座次! 在官场中,座次就意味着排位。因此,在官场中混,第一个需要学的就是如何按号就座!而且,按号就座这东西还要看个人的经验与领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明白其中的蹊跷的! 聂新宇提出的这个建议,就是利用各团代表相互熟悉的特点,改变了沿用几十年的座次排法,把各个代表团座次由纵排改为横排! 一个代表团一横排,按号就座! 然后,由各个代表团的团长将代表们按每三个代表为一个小组,两个绝对可靠的代表中间坐一个不太可靠或者有捣乱嫌疑的代表,并授意每个代表,在划票的时候,保持高度的警惕感,必须“左顾右盼、看紧盯死、提醒帮助、互相监督”,确保不出任何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