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低票还是全票 - 官梯

第六十二章 低票还是全票

姚麦就是这双非常妩媚眼睛的主人。 那个时候,姚麦大学毕业还只有两年,正是青春绽放的时候,浑身洋溢着对男人的诱惑力! 姚麦是个女人,同时,又是个漂亮的女人。当然,姚麦不是党员,这也是她的规划之一。根据相关政策,每个乡镇都要配一个非党内副乡镇长,女性更是优先考虑。 于是,未雨绸缪已久的姚麦大学毕业后还不到两年就已经是城关镇的副镇长。 有一次,邱碧全去城关镇检查工作,在楼梯间偶然相遇,就和姚麦的那双妩媚的眼睛碰到了一起,而且,立刻撞出了火花。 “麦镇长能力高,工作做得不错,我很欣赏。”邱碧全有意无意没按常规叫姚麦“姚镇长”而是改了“麦镇长”这个很是独特的称谓。 “邱县长,您的讲话水平真高,开会时我都在认真听。”姚麦冲他很是妩媚的笑着。 他笑了,她也笑了! 临别的时候,邱碧全又笑了笑:“有空到我的办公室来坐坐。” 姚麦笑得更加妩媚迷人了:“好的,有空我就过去。” 再后来,姚麦真的来了。很快,他们两个就聊出了火花,然后火花变成了烈火,终于熊熊燃烧到了他的套间的床上。 此后,他们两个隔三差五地燃烧一次,直到哪天燃烧不动了,没有了激情为止。 在邱碧全的特意“关照”下,姚麦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城关镇的镇长!可以说,姚麦这个美女镇长在整个衡耒市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不过,邱碧全和姚麦之间的秘密一直没有泄露出去。 邱碧全在这个方面非常谨慎,他知道这是两个人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一旦传出去,一是会影响到他的家庭稳定,二是会危及到他的仕途! 家庭和仕途,是他人生中的两个轮子,缺了哪个轮子都会失去平衡。所以,邱碧全必须保证两个轮子正常运转的前提下,才敢潇洒,一旦失去了权力,你就是想潇洒也潇洒不起来了! 邱碧全几乎不带姚麦到外面吃饭,也不在外面约会。姚麦虽然是她的手下,却也是城关镇的有名的美女镇长,知名度很高。甚至可以这样说,外面的人有可能不认识邱碧全这个常务副县长,但却认得姚麦,稍不留神,让人抓了把柄,就全完了。 为了保证和姚麦的长久约会偷情,邱碧全在这个高档生活小区得到二楼一套房子。水口县城的房价并不高,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还抵不上蛇口特区豪华区的一个卫生间,但仍然是令很多工薪族可望不可及! 姚麦拿到新房的钥匙后,第一次高兴地叫了他一声“老公”。邱碧全听了既兴奋,又有点儿心惊肉跳,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是好。 姚麦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轻轻一笑说:“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就偷偷的叫一下,看把你吓成什么样子了?” 邱碧全这才释然,心里却想,真是个妖精,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便呵呵一笑说:“哪里呀,有你这么一位青春洋溢的女孩儿叫我老公,我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害怕?” 姚麦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口是心非,你要不怕,我就每天叫,叫的你见我就躲。” 说着,姚麦就咯咯咯疯笑起来。 邱碧全喜欢姚麦的这种疯笑,更喜欢她身上那股小妖精的气息。 “那我就叫你小妖精。”邱碧全嘿嘿笑着。 “好呀,只要你敢叫,我就答应。”姚麦嘻嘻笑着。 “还有一个名字,叫你闷骚女。”邱碧全又笑了一声。 姚麦惊愕的“啊”了一声,疯笑着跳过来,伏到他的背上说:“好呀,让你诬蔑,我让你诬蔑,我就是闷骚女,现在就要,要要要!” 邱碧全有时候想起这些,心里就像流淌着浓浓的蜜,幸福而滋润。他真的不敢想象,哪一天失去了姚麦,他的生活将是多么乏味和灰暗,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现在的这种精气神! 不过,在车子开了一阵之后,邱碧全的眉头开始微微皱了起来。 中午和姚麦一阵巫山云雨过后,邱碧全身心都很快乐。趁邱碧全很爽的时候,姚麦却是问起了她当城关镇党委书记的事情! 一想起这件事情,邱碧全心里就有些烦躁。要是邱碧全现在是县长,姚麦想当书记的话,倒也还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可问题是,董中秋突然从衡耒市空降下来,抢走了本该属于他邱碧全的宝座! 这就有些麻烦了! 按照官场惯例,镇党委书记一般由县委书记定夺,镇长由县长定夺。而城关镇更不同于一般的乡镇,一般来说,城关镇的党委书记会兼任县委常委,就连县委书记杨菊成都只有向市委的推荐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邱碧全心里很清楚,姚麦看似对他温情似水,骨子里却是个很要强的女人。为了权力和金钱,这个女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得出来! 要是姚麦当不了书记,以后邱碧全的日子过得可能没有以前那么滋润! 而这个结果,也是邱碧全不愿意接受的! 正因为如此,邱碧全把新任县长董中秋看成了眼中钉! 如何把董中秋赶走,夺回本来属于自己的县长宝座,也成了邱碧全的一块心病。 县人大选举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因为是等额选举,必须一丝不苟贯彻组织意图,邱碧全也不敢真的玩那种无法过关的阴招,使董中秋落选! 不过,邱碧全心里也自有主张,那就是让董中秋低票当选! 按照组织程序,县长选举票数过半即可当选。这也不假,可要是让董中秋在县长选举中得票率刚刚过半,至少是对董中秋的一个重大打击,甚至会没有颜面继续在水口县呆下去! 这就是邱碧全想要的结果! 不过,人大选举是个技术活,高票当选不难,最难操控的还是低票当选! 为此,邱碧全也伤透了脑筋,累死了很多脑细胞! 第二天刚上班,聂新宇没有和往常一样去县长办公室向自己的老板董中秋报到,而是进了县人大主任苟福天的办公室。 美其名曰为汇报工作,事实上却是双方心照不宣! 聂新宇此次过来,就是特意为董中秋的县长选举打前站的,探一探苟福天的口风。 苟福天倒是显得很热情,亲自给聂新宇倒了一杯茶。 简单寒暄过后,聂新宇就试探着进入主题。 “苟主任,新车还性能还不错吧。”聂新宇微微笑着,“董县长说要不是县财政实在太困难了,应该给您这位水口县的老书记配置一台奥迪小车,才符合您的身份。” “感谢董县长对县人大工作的支持。”苟福天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即看向聂新宇的表情似笑非笑,“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个主意应该是新宇你向董县长提议的吧?” 聂新宇心里一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根本不接这个话题,微微一笑,“董县长说以后县政府的工作还要仰仗您和县人大多多指导和监督呢,还说明后天就专门给县人大特批二十万的活动经费,说是再苦也不能苦人大代表。” 苟福天一听,呵呵笑了起来,眼神里多了一份戏谑:“董县长如此重视人大工作,我很欣慰哪。” 苟福天这话倒也有一半以上是真心话,选举还没有开始,董中秋已经给他送了两份大礼:一份是崭新的桑塔纳轿车,一份是这二十万的活动经费! 县人大的财政一直相当拮据,有了这二十万,苟福天也不需要再过紧巴巴的日子了! 顿了顿,苟福天接着说道:“新宇,你回去向董县长汇报,就说我苟福天是个党员,那是绝对会一丝不苟贯彻组织意图的,请他放心。” 两份大礼将花了三十万大洋,却只能从苟福天这里得到一个“一丝不苟贯彻组织意图”的答案,聂新宇自然是不会满意,董中秋更会不满! “苟主任,您看?”聂新宇就试探着说道,“以董县长的资历、工作能力、以及工作魄力,在这次选举中有没有可能全票当选?” “这个,不太好说。”苟福天伸手摸了摸光滑无须的下巴,沉吟着。 聂新宇笑了笑,突然说道:“苟主任,衡耒市市委领导对这次选举也非常重视,昨天组织部蒲部长亲口告诉董县长,说选举那天,他会亲自过来……” “这个……”这下,苟福天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叹了一口气,“董中秋同志这段时期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高票当选县长倒也是众望所归,可这个全票当选……” 见苟福天这完全是得陇望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副嘴脸,聂新宇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脸上却是不露声色,笑着说:“苟主任,听田友光司令员说,您有个孙子在南方军区当兵,马上要提干了?真是可喜可贺呀!” “怎么,田司令员知道我孙儿苟彩寿?”苟福天的眼神马上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