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不想活了 - 官梯

第六十一章 不想活了

聂新宇上了县人大主任苟福天崭新的桑塔纳专车。 “新宇,累坏了吧。”苟福天对坐在身边的聂新宇微微笑着,“别说话,好好睡一觉。” 聂新宇冲他感激的点了点头,也顾不了客气,斜斜的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不到两分钟时间,聂新宇就沉睡了过去,甚至开始轻轻打鼾。 聂新宇实在是太累了,身心俱累,已经达到他生理和心理的极限,再也支撑不住了。 “小赵,慢些开!”苟福天吩咐了司机一声,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聂新宇的身上,然后缓缓起身,从后座爬到了前排的副驾驶座椅上。 司机小赵听从吩咐减缓了车速,眼神里却是露出一丝惊诧。在小赵的印象当中,苟福天对人一向以苛刻著称,很少能见到他如此温情的一面,更何况这个聂新宇似乎和苟福天不怎么熟悉。 苟福天坐在副驾驶座椅上,却是不时回头看看已经熟睡的聂新宇,眼神里甚至带着泪花! 很少有人知道,苟福天最小的儿子苟顺丰很多年前牺牲了,而且也是在救一个溺水女孩的时候牺牲的。那个场景,和聂新宇救人的场景简直是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苟福天的儿子苟顺丰没有聂新宇这么好运! 看着轻轻打鼾的聂新宇,苟福天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脑海里又浮现出儿子那张年轻的脸庞! 从牛形山水库到水口县城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在苟福天的不断提醒司机减速下,桑塔南轿车硬是跑了两个多小时! 以苟福天严苛和略微有些急躁的性格,这不能不说又是一个奇迹! 此时,常务副县长邱碧全却是来到一个住宅小区,轻轻的按了一下五楼的一个门铃。 很快,邱碧全就听到一个女人在里面轻轻应了一声,打开门,一个青春洋溢的女人便跃入到了他的眼帘。随之,一股清香味儿和着她的青春气息扑鼻而来。这个女人就是邱碧全的地下情人姚麦,这套房子也是邱碧全一个朋友送的,算是一个安乐窝。 邱碧全刚刚回手关了门,姚麦就像小藤缠老树一样,搂住他的脖子说:“想死我了。” 邱碧全感觉姚麦的呼吸有些急促,这也大大地感染了他,就笑着说:“我也想你,宝贝。” 说着,邱碧全一口咬住了女人的唇。 邱碧全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突然遇到一泓清泉,汩汩的泉水一下子滋润了他干涸的心田。 这几日,姚麦的例假来了,他邱碧全又忙着开会、应酬,好几天都没有打过照面了。 几天不见,邱碧全还真有些儿想。 没想到刚亲了一会儿,姚麦突然松开手说:“不要啦,菜还在锅里呢。” 说着,姚麦就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厨房。 “真是个妖精,刚把我挑逗起来,你却撒手跑了,哪有这种人?”邱碧全悻悻笑了两声。 厨房里传来了姚麦嘻嘻的笑声。 “你还好意思笑!”邱碧全嘿嘿着。 “我没听见。”姚麦娇笑着。 邱碧全顺手推开厨房门说:“没听见,还嘻嘻笑什么?我看看,做什么好吃的?” 姚麦一脸灿烂的说着:“不许你看,等我做好了你再进来。” “我看着你做嘛,怕什么?”邱碧全站着没动。 “不许,就是不许。人家还不会做,想笑话人家?”姚麦笑着推他出去。 “你看你,我怎么能笑话你?”邱碧全就乐了。 “不笑话也不行,你先到沙发上坐一会儿,看看电视,马上就做好了。”姚麦说着硬把邱碧全推出了厨房。 邱碧全无奈地摇了摇头,来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眼睛盯着画面,心却还在想着厨房里的姚麦,想着刚才相拥在一起的甜蜜,还有她口中发出的丝丝香气,血脉愤张,激动难捱。 起了身,邱碧全又打开了厨房的门,姚麦一回首,笑着说:“饿死了吧?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邱碧全笑着说:“饿了,饿死我了。” 说着,邱碧全上前关掉了火炉的开关,还没有等姚麦反应过来,就一把抱起了她,向门外走去。 姚麦夸张的“哇”了一声:“放下我,放下我,等我做完菜嘛!” ”慢慢做,不急,不急!”邱碧全嘿嘿笑了一声。 姚麦就伸过小手,搂住他的脖子说:“你不急我急!” “你急我就让你死一次。”邱碧全坏笑着。 姚麦就咯咯咯疯笑着,拧了他一把:“我让你打岔!” 邱碧全却是亟不可待抱着她冲进卧室,把她扔到床上,两人很快缠绵到了一起。 自从让姚麦搬到这里以后,邱碧全觉得他的生活幸福得像花儿一样,两个人的世界,想怎么疯就怎么疯,叫床的声音再大也不怕,随心所欲,毫无顾忌。 过去,或者在他的办公室,或是悄悄开个宾馆房间,邱碧全总感觉做贼一样心里发虚,尤其到了关键时刻,姚麦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他就急忙捂住她的嘴说:“别出声,让人听见不好。” 姚麦就吃吃笑着说:“你这不是压抑人性吗?哪有你这样的人,像xx似的。” 邱碧全也被她逗乐,笑着说:“不出声照样可以解放人性,照样快乐。” “你快乐我不快乐,叫都不让人叫。”姚麦嗔笑着。 邱碧全也忍住咧着嘴嘿嘿笑着,其实,他也想听她叫,青春的呻吟声一定很美妙,肯定与老女人不同。 但是,邱碧全现在不能让她叫,等将来有了单独的场所,一定让她叫个够,她不叫都不行,逼着也得让她叫,谁让她是一个闷骚女! 后来有了这个家,姚麦终于得到了释放,根本不用他逼,那极富磁性的呻吟声就像音乐一般在房间里弥漫开来。邱碧全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是一首无字的歌,他便在这歌声里,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快乐。 此刻,日光悄悄地从纱窗透过来,轻轻飘洒在床上,为这温馨的时刻增添了几分朦胧与浪漫。 邱碧全紧紧抱着她,互相亲吻起来。 姚麦的小嘴很湿润,香甜如诒,就像一杯喝不尽的葡萄美酒,让他沉醉其中。 亲吻了一阵儿,再看姚麦,已经成了一滩泥,专等着他来揉! 邱碧全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又开始解她的衣扣。姚麦的衣服不多,一件件扒下之后,一个美奂绝伦的美人变出现在他的眼前! 姚麦的身材很和谐,坚硬的乳,细细的腰,饱满的臀,修长的腿,光滑如脂,柔软无骨,如一首诗,似一首曲,浑身上下洋溢着醉人的芬芳。 就在这一刻,邱碧全几乎要醉倒了。 邱碧全喜欢欣赏她的美体,更喜欢她刚刚脱下衣服后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那种气息,足以把他的荷尔蒙刺激得满屋飞扬!(此处省略五万字) 云雨中的姚麦风情万种,分外娇媚,脸色红润,心醉神迷,让邱碧全充分享受到了作为男人的自信和身体的快乐。 邱碧全觉得自己就是她身体的操纵者,他想让她忘情的叫,她就能忘情的叫。他想让她轻轻的吟,她就会轻轻的吟!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就像他主持县政府工作一样自如。 这是一种美好的过程,甚至比结果还让邱碧全更加享受! 他不想太早结束这种美好的过程操作一会儿,停下来说笑一阵儿,再操作。 于是,她就在他的掌控中,一会儿叫,一会儿呻吟,一会儿说,一会儿笑。 “我给你讲个故事,宝贝。”邱碧全喘息着。 “说,说。”姚麦一双白皙的小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有一对情人,xx的时候男的总喜欢说,我要弄死你!女的高兴坏了。几日不见,女的到单位去找男的,男人问,有事吗?女人柔柔说,也没啥事,就是不想活了。”邱碧全就嘿嘿笑着。 姚麦一下子咯咯咯疯笑起来,他也笑。 邱碧全的体积大,一笑,身子就抖了起来,就把她的小身子也带着抖了起来。 笑完,姚麦媚眼如丝,在邱碧全耳边吐气如兰:“我也不想活了。” 邱碧全被逗笑了,哈哈大笑着,翻身上马,终于又让她小死了一回! 在温柔乡里舒爽了一个中午,邱碧全小憩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刚下楼,邱碧全就看到自己的黑色奥迪车开过来停在了身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慰。他觉得车好,司机也好,还有常务副县长这个位子也很好。 当然,要是能够当上水口县县长,那就是好上加好! 自从当上了常务副县长后,邱碧全就有了自己的专车,这不仅仅是方便了自己,更重要的是权力的象征,是成功的标致。 坐在县政府特配的车里,自我感觉不一样,别人投来的目光也不一样! 那目光中,充满了对权力的膜拜与尊敬,也不乏巴结与讨好。 就在这些目光中,邱碧全看到了一双非常妩媚的眼睛。那双眼睛与众不同,盛满了女人的柔情,也盛满了对他的渴望!

上一篇   第六十章 你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