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你真棒 - 官梯

第六十章 你真棒

看着湖面上忙碌个不停的大兵们,听着田友光大嗓门的吼叫声,聂新宇觉得这个世界无限美好! 聂新宇长大嘴巴想大声告诉下面的人们:“我在这呢。”可惜的是,聂新宇发觉自己的喉咙似乎已经嘶哑了,发出来的声音很小,根本无法传到山下! 聂新宇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尝试性的第一次对着沙滩方向挥手,就被桑塔纳轿车里刚刚换好一身干净衣服的蒲爱丽给看见了! 而且,蒲爱丽一口咬定,山洞口站着的就是已经沉入湖底的聂新宇! 看着山洞口的那个有些远的人影,听蒲爱丽和董中秋都一致认为那个人就是聂新宇,田友光暗暗伸手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疼得直呲牙,但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这一刻,田友光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吩咐了身边的王军:“王连长,你带一个班的特种兵上去,把聂新宇给救出来。” “是!”王军大嗓门应了一声,表情有些诡异地往山洞口方向看了一眼,吆喝了一声,带着八个精壮的士兵往山上跑去! 确定山洞口的那个人是聂新宇后,蒲爱丽那双大眼睛又开始恢复了妩媚动人,一张俏脸也散发出青春的光芒! 王军的行动非常迅速,爬上崖顶,亲自腰间系着绳子从崖顶滑到了洞口,再保护着聂新宇沿着崖壁滑落地面! “怎么样?新宇。”王军伸出蒲扇大的手往聂新宇肩膀上一拍,拍得他直呲牙,大大咧咧说着,“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聂新宇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聂新宇对王军一向是没有什么好话,这一声谢谢却是让王军反而有些不适应了,不由得绕了绕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聂新宇自然是不会跟王军去医院,他身为水口县县府办工作人员,同时又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必须要考虑水口县的面子问题。 当然,聂新宇可以自己去医院检查,那样的话,与被王军这些大兵们护送去医院是两回事情! 本来,聂新宇是舍己救人,要是被部队的人给救援出来的消息传出去,那就很有可能导致公众的视线被转移到部队上面,甚至媒体的报到也有可能变味! 聂新宇可不是什么初哥,对这里面的弯弯道道非常清楚。 果然,一听到聂新宇这么一个回答,盯着他看的水口县一干县领导都是神情一松,然后快速把视线转移开去。 “县长,还劳烦您亲自来了,真是给您添麻烦了。”聂新宇尽管已经是疲惫到了极点,却也是强打精神,看向了县长董中秋。 “新宇,你是好样的,我为你骄傲。”董中秋伸出双手握住聂新宇的右手,用力摇晃了几下,还伸出手来在他脏兮兮的肩膀上拍了拍,又补充了一句,“水口县委县政府都为你骄傲。” “县长,我想先换一下衣服,这么多领导都来了,我这个样子不太礼貌……”聂新宇讪笑着。 “我给你带来了干净的衣服,就在车上。”董中秋一听这话,禁不住心花怒放,对自己的这个秘书简直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就连不远处的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和县委书记杨菊成都禁不住微微点头,看向聂新宇的眼神多了一丝欣赏。 “杨书记,你们水口县的这个青年干部聂新宇不简单哪。”蒲庆江话里有话道。 “感谢市委组织部为我们水口县安排了这么好的年轻有能力的干部,都是部长您领导有方哪。”杨菊成赶紧恭维了一句。 “是啊,部长。”旁边的县人大主任苟福天也笑着接话,“聂新宇同志虽然年轻,却是毕业于华清大学,文笔极好,早些日子还帮我们县人大起草了一份工作报告呢。要不是董县长先出手,我都想把聂新宇调来我们县人大任职呢。” “市委组织部推荐的干部再好,也要你们县里人尽其才,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啊。”蒲庆江就感叹道,“今天这一趟可以说是没有虚行啊,见证了一个奇迹的诞生。我还真有几分好奇,聂新宇明明是沉入了湖底,怎么却出现在半山腰的山洞里了呢?” 杨菊成愣了愣,眼神却是看向了苟福天。 苟福天面有得色,笑着说:“部长,六十年代修这个牛形山水库的时候,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副总指挥。这个水库又叫织女湖,是由三条河流交汇而成,里面有好几个大的漩涡,其中一个就在聂新宇救人的那个望夫崖下面。聂新宇为什么会出现在半山腰的山洞里,我也不是很明白,也只有聂新宇同志自己最清楚吧。不过,据我猜测,应该是望夫崖下面的那个漩涡洞里面有一条地下河,和半山腰的那个山洞相连,巧合之下,聂新宇被送进了地下河里,然后慢慢爬了上去!” 苟福天寥寥数语,把聂新宇的遭遇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不过,却是简化了聂新宇爬到那个洞口的艰辛历程。想一想,一个人要在暗无边际的世界里孤独的行走两个小时,而且,还是往上攀登了将近一百米,那该是怎么样的一个艰难场面? 那该是一个求生欲望多么强烈的人? 这其中的艰辛,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 在聂新宇已经被大多数人确信已经凶多吉少的时候,蒲爱丽一副要死要活的架势。可当聂新宇真的被救下来之后,这丫头却是一直羞答答的躲在父亲蒲庆江的身后,时不时往聂新宇这个方向偷窥几眼。 聂新宇去董中秋的桑塔纳轿车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这才出来正式拜见市县两级因为他才风风火火特意赶过来的领导们。 “部长,您好!”聂新宇向蒲庆江恭恭敬敬弯了弯腰,“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爱丽,让您担心了!” “你好啊。”蒲庆江呵呵笑着,“经常听爱丽这丫头在家里提及你的名字,果然是青年才俊,胆识过人哪。” “您过奖了。”聂新宇赶紧谦虚道,随即转头看向了神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田友光,恭谨弯了弯腰,“田伯伯,新宇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新宇啊,听说你出事了,田伯伯可是被吓得不轻啊。”田友光这个时候一点都没有司令员的架子,甚至如同车夫走卒般很是亲热的伸手揽住了聂新宇的肩膀,哈哈笑着,“将门无犬子啊,新宇,你也让你田伯伯刮目相看啊。” “将门无犬子”这个俚语在田友光的嘴里冒出来,引起了个别有心人士的留意,特别是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不过,修炼到了蒲庆江这种程度的官员干部早就已经练就了不动声色的功夫,从表情上根本无法发现一丝一毫的变化! 和两位市领导打过招呼后,聂新宇这才很是恭谨的对着县委书记杨菊成叫了一声:“杨书记。” “新宇同志不错。”杨菊成笑着主动和聂新宇握了握手。 轮到和县人大主任苟福天握手的时候,苟福天突然来了一句:“新宇,我们算是熟人了,等下坐我的车回县城吧,我们县人大有一份关于选举的工作报告要起草,我想请你这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帮帮忙。” 苟福天这句话实在是太突兀了,在场的市县领导们一个个脸上都略显诧异神色! 县委书记杨菊成看了苟福天一眼,然后又盯着县长董中秋看了下,表情颇为玩味。 常务副县长邱碧全的脸色却是略显难看,很快把头扭到了一边,装作没有听到。 聂新宇却是没有马上接苟福天的话,而是把眼神看向了自己的老板董中秋,见董中秋不动声色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才笑了笑:“好的,一切听苟主任您的吩咐。” 田友光突然笑着说:“新宇,既然你没事,田伯伯就放心了。别忘了打电话给家里报一下平安,有时间来我家里一趟,陪我去京城跑一趟。” 如果说田友光先前那句“虎父无犬子”还够含蓄的话,不知内情的人只会觉得莫名其妙,这句话一出口,所有领导的脸色都微微变了! “这个聂新宇到底是什么背景,值得田友光这个军分区司令员如此郑重其事?”这是所有人心头冒出来的一个疑问! 聂新宇却是心头一紧,知道田友光在这之前肯定是已经把自己沉入湖底的消息透露给了京城聂家。 “爸妈和姐姐弟弟只怕着急死了。”聂新宇心头一阵慌乱,心情很是复杂。 “爱丽,真是对不起,没能陪你爬山了。”聂新宇走到蒲爱丽身边,微微笑着,“还让你担心了。” “新宇哥,你真棒。”蒲爱丽眼圈一红,泪水在眼眶里又开始打转转,却是展颜一笑,很是妩媚,让人感叹女人面部表情的丰富! 不过,一个女孩当着众人说一个年轻男孩“真棒”,这话还真有些歧义,让人联想翩翩。旁边的蒲庆江也禁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聂新宇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