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些偏激了 - 官梯

第六章 有些偏激了

聂新宇也来了脾气,这次算是彻底豁出去了,咬了咬牙:“市机械厂的管理理念太落后了,根本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大锅饭导致整个团队没有凝聚力,,产品没创新缺乏市场竞争力,营销手段欠缺根本还没有打开市场,资金短缺导致产品开发以及设备换代和核心技术跟不上。” 顿了顿,聂新宇接着说道:“随便哪一条都是企业走向没落甚至破产的根源,更何况,机械厂是五毒俱全,病入膏肓。当然,最致命的是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无可救药是无法避免的。” 聂新宇这一连串的话语如同一杆机关枪在开火,噼里啪啦把董中秋给说的脸色铁青,偏偏又无法反驳,最后颓然瘫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可以说,聂新宇这话是字字诛心,一点情面都没有给董中秋留! 打人不打脸! 可聂新宇就这么干了! 罗盛华瞥了聂新宇一眼,表情有些怪异,又看了董中秋一眼,眼神里却似乎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感。 丁不一目瞪口呆地看着聂新宇,刚才强行忍着的那一嘴茶水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 饶是以田友光的沉稳,也是忍不住接连咳嗽了两声,表情很是诡异! 聂新宇似乎也注意到整个客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讪笑了两声:“那个……,纯属个人想法,有些偏激了。” 董中秋的表情才刚刚缓和了一些,聂新宇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也不只是机械厂有这些问题,衡耒市只怕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国有企业都已经频临破产边缘。” 这下,轮到工业局长罗盛华脸色变了颜色! 丁不一干脆把头扭了过去,看向窗外,似乎那边的风景独好!不知道怎么滴,丁不一看聂新宇这个小伙子顺眼了许多,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舒畅! 罗盛华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最后偷偷瞥了田友光一眼,强行忍住了。 “呃。”田友光知道这个时候他再不说话,聂新宇还不知道放出什么卫星来,也无法承受来自罗盛华和董中秋两个人的压力,微微一笑,“新宇这些话也算是说到了点子上,话糙理不糙。” 紧接着,田友光脸色一板:“新宇,你才刚刚大学毕业,能够发现一些问题值得表扬。可要是所有的年轻人都像你这么夸夸其谈,只挑毛病不去认真想办法解决问题,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是,田伯伯批评的对。”聂新宇刚才还狂妄不已,现在却是满脸谦卑,这瞬息之间的表情变化让在场的几位官场精英都是心中一凛,“以后我一定少说多做。” 收发自如是优秀的官员必备的一项优良品质,可这发生在聂新宇这么一个才二十出头刚刚大学毕业初涉社会的年轻人身上,实在是让人心惊! “老罗,我也和提到过多次了。”田友光放缓了语气,看向了罗盛华,沉声说道,“现在我们很多国营企业是积重难返,要是不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只怕我们衡耒市真的会很快出现一波破产风暴啊。” “田常委批评的对。”罗盛华苦笑了一声,“今年一开春,银行就开始紧缩银根,导致很多国营企业贷不到款,资金出现了很大问题。我也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反映过多次这个问题……” 田友光摆了摆手,打断了罗盛华的话:“国营企业的盛衰关系到几十万市民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衡耒市的稳定,不可掉以轻心。老罗啊,要是任其继续发展下去,到时候你的责任不轻哦。” 罗盛华默然不语,不敢辩解。 能够来田友光家里做客,无论是董中秋、罗盛华,还是丁不一,自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可不管在哪个圈子里,都有老大,而在这个圈子里,田友光是衡耒市委常委,老大的地位那是当仁不让! 聊天归聊天,可真要到了关键问题上,老大的权威绝对不容挑衅,这也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老董,你们机械厂的问题同样不小。”田友光又看向了董中秋,“我一直在军队里工作,对地方上的事务特别是企业管理不太熟悉。刚才新宇说的问题虽然有些过激,但机械厂的问题应该已经相当严重了吧。市委常委会已经通过了你去水口县担任县长的任命决定,可要是你人刚刚离开,机械厂就破产了,这也难免惹人诟病。” 田友光这话已经相当客气,也相当含蓄。谁都能听出来,田友光这是在提醒董中秋即便要离开,也必须先把机械厂的屁股擦干净! 事实上,原罪问题不止是企业家们有,官员干部们照样逃脱不开! “已经要出问题了。”董中秋苦笑了一声,“我们机械厂的职工已经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这个月月底再领不到工资,职工们只怕是要闹事!” 一听这话,田友光和罗盛华都变了脸色! 沉默了好几秒钟,田友光才看向了罗盛华,缓缓说道:“老罗,你那边能不能想想办法,先给机械厂解决一点资金,也算是解燃眉之急。” 聂新宇心中一凛,对田友光的观感直接下降了不少! 听田友光这口气,也就是让罗盛华这个工业局长帮董中秋渡过这个难关,顺利调离机械厂。到时候,只要罗盛华在水口县的县长位子上站稳了脚跟,机械厂的死活只怕都不会在在座的这几个人的考虑范围内! 聂新宇颇为失望! 在聂新宇看来,官员干部的不作为比贪污腐败更加可怕! 不过,这种犯忌讳的话,聂新宇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只能保持沉默。 被田友光直接点名,罗盛华躲是躲不过去,唯有苦笑着摇了摇头:“田常委,既然您都发话了,我尽力吧。不过,您也知道,我们工业局虽然管着全市的企业单位,实际上却也只有监督权,并没有管理权,手头上的资金也非常有限。再说,市机械厂是省管单位,前些年利润好的时候,利税却是大部分上交给了省里,因为这个事情,市里不少领导颇有微词……” “是吗?”田友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明显对罗盛华的答复有些不满意。 罗盛华心中一凛,咬了咬牙:“您看,是不是可以让机械厂开始第二轮承包呢?” 聂新宇的脸色变了! 对国有企业的改革史,聂新宇相当清楚。 78年开始,个别国有企业进行了扩大企业自主权的试点,确定企业在增收基础上,可以提取一些利润留成,职工可以得到一定的奖金。允许国有企业从事国家指令性计划之外的生产,允许出口企业保留部分外汇收入自主支配。1983年开始,向政府上缴利润由利润所得税替代。 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确认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的商品经济。按照发展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要求,决定提出今后应全面推进以增强企业活力,特别是增强国有大中型企业活力为中心的,以城市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 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是:要使企业真正成为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社会主义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具有自我改造和自我发展能力,成为具有一定权利和义务的法人。 按照这一目标,国有企业改革转向实行“两权分离”,即国家的所有权与企业的经营权分离。 1986年12月,***提出,要推行多种形式的经营承包责任制,给经营者以充分的经营自主权。1987年,大中型企业普遍推行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到1987年底,全国预算内企业的承包面达78%,大中型企业达80%。 1990年,第一轮承包到期的预算内工业企业有3。3万多户,占承包企业总数的90%。接着又开始第二轮承包。从扩大经营自主权到承包制的放权让利改革,使企业开始有一定的活力。 但是,承包制也有重大缺陷,承包制“一对一”谈判强化了政企不分,承包制只有激励没有约束,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了,但所有权不能约束经营权。经营者滥用经营自主权谋取私利或小集体利益,“内部人控制”,短期行为,以致普遍出现企业承包一轮,国有资产流失一轮,富了和尚穷了庙,后果严重。 实践已经证明,国有企业改革不能以承包制为方向,必须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方向,实行制度创新。 直到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第一次明确提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并指出现代企业制度的特征是: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 从此,国企改革进入制度创新阶段。由于承包制不能促进国有企业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还带来国有资产的流失,使许多国有企业包括大中型企业陷于困境。 在聂新宇看来,承包制其实是换汤不换药,除了在某个阶段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外,与饮鸩止渴无异! 国有企业要想走出困境,唯一的办法就是逐步推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努力使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成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市场主体和法人实体!

上一篇   第五章 刁难

下一篇   第七章 身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