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活着就有希望 - 官梯

第五十九章 活着就有希望

京城聂家。 刘腊梅和聂美莲母女两抱头痛哭,哭得伤心欲绝,闻者动容! 聂浮生跌坐在沙发上,表情很是狰狞! 聂老爷子铁青着脸,坐在那张竹藤椅上,眉头紧锁。聂长征在竹藤椅后垂手而立,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闻讯聂新宇舍己救人现在生死不明的噩耗,聂老爷子也颤巍巍赶了过来。 “都别哭了!”聂老爷子缓缓站了起来,拨开了聂长征想要扶他的手,嘴角微微抽搐着,“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可咱孙子新宇是好样的,是舍己为人,是个英雄、烈士!老三媳妇啊,你要挺住!” “浮生,你马上去衡耒市一趟,把新宇接回来,让我这个快入土的老头子也见新宇这个素未谋面的孙子一眼吧。”聂老爷子瞥了聂浮生一眼,眼圈微微泛红,长叹了一声,“不要过多惊动当地政府,不要难为地方上的领导,这种结果没有人愿意看到。” 在聂家,聂老爷子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威,没有人敢反驳。 “爹,新宇的养父养母那边……”聂浮生擦了擦通红的眼睛,声音里带有几分难以压抑的哽咽。 聂老爷子表情一僵,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叹了口气:“先瞒着吧,等把新宇接回京城再合计合计。” 顿了顿,聂老爷子的眼神落在了聂长征的脸上:“长征,新宇的事情,你要好好操办一下,不能太冷清,别亏着新宇这孩子了……” “我明白,爹。”聂长征赶紧应了一声。 聂家人在聂老爷子的主持下,还算有条不紊的在处理着聂新宇的后事…… 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面的电话很是突兀的叮铃铃叫了起来。 聂浮生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快步跑过去抓起了电话筒:“喂,我是聂浮生。” “什么?”聂浮生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些分贝,颓废的脸色似乎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你确定新宇还活着,好好的?” “好的,好的,太好了!”聂浮生连声道,“友光啊,太好了,我们聂家会记住你的,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挂断电话,聂浮生似乎还有几分迷恋电话筒,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刘腊梅和聂美莲母女却是马上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可怜巴巴满脸期待的看着聂浮生。 “新宇还活着?”聂老爷子的眼神亮了起来,整个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 “是啊,爹。”聂浮生擦了擦已经溢出眼眶滑落脸颊的一行泪水,接到聂新宇的噩耗消息后,他一直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出眼眶,听到儿子生还的消息后,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这是喜极而泣! “新宇在湖里救人成功后,自己掉进了漩涡,生死不明,当地政府部门领导闻讯后,组织了很多人员在湖面上进行搜救,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也率领他的警卫连赶到了牛形山水库帮忙接管搜救工作。”聂浮生很是兴奋的说着,“两个小时过去了,湖里一直没有发现新宇的踪影,和新宇一起去游玩的一个叫姓蒲的女孩子突然发现新宇出现在半山腰悬崖中间的山洞门口,田友光已经确认了山洞口的那个人就是新宇,正在组织人营救!” “上天垂怜我这把老骨头,不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聂老爷子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神盯着天花板看着,“好人有好报,新宇这孩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坚定的无神论者聂老爷子居然会接连说出两句唯心主义的话来!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考虑老爷子这话是否恰当合适! “新宇还在半山腰悬崖的山洞门口,会不会有危险?”刘腊梅欣喜过后,又忍不住担心的说着,“你快打电话过去,让田友光他们小心一些,千万要注意新宇的安全。” “嗯。”聂老爷子点了点头,“作为新宇的家人,我们多问一问,关注一下营救过程是有必要。浮生,你打电话问问,但不要干涉田友光的行动,毕竟,他才是现场营救的最高指挥官。” 聂新宇被一股巨大的扯拉力量给拉进了湖里的一个急漩涡,身不由己的他心里泛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完了!”聂新宇的脑海里空白一片。 不过,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聂新宇多年习武养成的临危不乱习惯助了他一臂之力! 聂新宇并没有彻底慌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有胡乱挣扎,而是屏住呼吸,顺其自然,让整个身躯随着漩涡沉入了湖底! 聂新宇心里很清楚,人的力量想和大自然的力量对抗,那毫无疑问是自不量力蚍蜉撼大树,徒劳而已! 聂新宇这个时候需要做的就是保持体力,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而更重要的是,聂新宇知道以自己的肺活量,最大限度也顶多是能够在水下屏住呼吸坚持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聂新宇必须让这个时间尽量长一些,哪怕多出一秒钟来,或许那就是可以救命的生死时速! 这个漩涡似乎深得没有底,聂新宇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一直在下沉、再下沉。当聂新宇的脚终于触及湖底淤泥的时候,他的脸颊已经因为憋气而呈现青色,耳膜也因为水下的巨大压强力作用而隐隐作痛,似乎随时都破裂的可能! 聂新宇挣扎了几下,想往水面方向浮上去。可让聂新宇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是,他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劲都使不出来!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聂新宇心里泛起一股难以压抑的悲哀与苍凉,“真没想到,我居然会死在这个湖底!”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个漩涡从水底爆发出来,湖底的淤泥冲天而起,把周围的湖水给彻底搅浑浊了,聂新宇的视线里灰蒙蒙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一股巨大的水浪在聂新宇的身下朝上冲起,托着他的身躯急速往上升…… 等聂新宇感觉到下面的托力消失的时候,他的头已经伸出了水面! 对于这一点,聂新宇非常确信,因为他已经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的空气,尽管这里的空气似乎有几分霉湿! 可是,让聂新宇恐惧的是,他的四周一片黑暗,哪怕一丝的光线都没有! 聂新宇的手脚似乎在这一瞬间也恢复了知觉与力量,这也让他能够手脚并用让自己浮在水面上摸索着往前划游! 想起刚才的那个巨大的漩涡,聂新宇心有余悸,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必须尽量离那个漩涡远一些! 不停地往前游啊游啊,聂新宇突然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往前游了! 聂新宇的脚已经踏在了实地上,水深还不到他的腰际了! 这下,聂新宇欣喜若狂! “我还活着!”聂新宇暗自给自己打气,“这比什么都好,活着就有希望!” 否极泰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国人经常挂在嘴里的对发生过不幸的人的祝福语。 聂新宇的运气似乎也确实挺不错,在水里试探着趟了几步,他居然摸到上了岸! 坐在硬邦邦的泥地上,聂新宇心里踏实了许多。 四周仍旧是黑漆漆的,聂新宇的视野里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什么鬼地方?”聂新宇心里颇为郁闷,嘀咕了一声,“怎么会这么黑?” 在泥地上躺了大约五分钟,聂新宇略微恢复了一些体力,就挣扎着爬了起来,准备想办法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人在完全黑暗的世界里是没有安全感的,聂新宇也不例外! 聂新宇一手扶着墙壁,呆呆的站着,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细微的清风佛过聂新宇的脸颊,尽管这股清风几乎是细不可闻,却让聂新宇欣喜若狂! “有风就一定有出口,迎着风行走,就一定能够到达出口。”聂新宇很快坚定了信念。 就这样,聂新宇一手扶着墙壁,几乎是一步一挪,缓缓的移动着自己的身躯! 在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前提下,聂新宇不得不谨慎一些!要是再掉进个什么不知名的洞里,聂新宇可不认为自己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死里逃生! 聂新宇走得小心翼翼,行走的速度比蚂蚁快不了多少! 不过,聂新宇的步伐很坚定,因为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走出去! 聂新宇一直在坚定的前行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直到他终于看到了一丝阳光! 阳光是那么的刺眼,让在黑暗中呆了两个多小时的聂新宇有些不适应,双眼也有些刺痛!不过,聂新宇心里更多的是欣喜,这缕阳光在他眼中弥足珍贵! 跌跌撞撞走到了洞口,聂新宇呆呆地靠在洞壁上,视线穿过长长的空间,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沙鸥在空中飞翔,阳光照射在湖面上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美极了! 聂新宇发觉自己所在的洞口居然是在半山腰的一块绝大悬崖墙壁中间,还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禁不住哭笑不得!

下一篇   第六十章 你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