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心在抽搐 - 官梯

第五十八章 心在抽搐

最后一辆军用大卡车的后面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不紧不慢的跟着军用大卡车车队。县委书记杨菊成和县委办主任岳风云就坐在这辆桑塔纳轿车里! “书记,要不还是慢些开吧。”坐在杨菊成身边的岳风云试探着说道,“跟着这批军用大卡车后面太遭罪了,我们这辆车都被灰尘给包围了。” “跟上。”杨菊成面无表情的从牙齿缝里冒出了这个词! 而在县委一号车后面,陆陆续续跟着县长董中秋、人大主任苟福天、县委副书记王大同、宣传部长齐少锋、组织部长李荣等县领导的专车! 所有的人都好像约好了一样,保持着相当高的默契,相互之间没有通电话,这些专车却保持着良好的间距! 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最先赶到现场,一见到女儿蒲爱丽,禁不住眼角一酸,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这也难怪,可怜天下父母心! 蒲爱丽的样子实在有些凄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浑身的衣服也湿漉漉的!湿漉漉的长发和衣服上沾满了泥巴和沙粒,蒲爱丽的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更让蒲庆江心脏抽搐的是,蒲爱丽那双大眼睛完全没有了昔日的身材,毫无生气,见了他这个父亲,也只是呆呆的看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 “这还是我那可爱的宝贝女儿吗?”蒲庆江心口一疼,大踏步走上前去,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女儿! 这一刻,蒲庆江只希望自己的肩膀和胸膛能够给予女儿一些力量! “宝贝,别怕,爸爸来了。”蒲庆江紧紧搂住自己的女儿,伸手怜爱地抚摸着女儿的长发,轻轻拍着…… 好半天过后,蒲爱丽才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蒲庆江却是心头一松:只要哭出来就好了,悲伤得不到宣泄的出口,容易染上疾病。 “爸——”蒲爱丽尖叫着,“你救救新宇吧。” “爸知道,爸爸知道。”蒲庆江柔声道,“宝贝,别怕,一切有爸爸呢。” 蒲庆江的视线缓缓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在那里,有十几艘游船和渔船缓缓划动着,间或有麻布制成的渔网在空中铺展开来,哗啦一声响落在了水面上,然后缓缓沉下,两分钟过后再收拢提上来,然后再铺网…… 人们如此循环着,忙碌着…… 蒲庆江知道,这是樟木乡的领导在带领着人们打捞聂新宇…… 不过,这个时候,相对于聂新宇的死活,蒲庆江更关注的是女儿蒲爱丽的身体状况! 蒲庆江心里很清楚,他从衡耒市赶到这里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他的宝贝女儿就是这样浑身湿漉漉的在这沙滩上坐或者躺了两个小时! 人的身躯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 就算是一个年轻男子,如果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在沙滩上坐上两个小时,吹着湖面上过来的凉风,也会很容易得病,更何况蒲爱丽还是个身材纤弱的小女孩! “宝贝,乖。”蒲庆江几乎是在用双手抱着女儿往自己的桑塔纳轿车方向走去,“车上有干净的衣服,先换上,你这样容易得病的,听话。” 蒲庆江的秘书和司机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想出手帮忙,却又有所顾忌! 毕竟,蒲爱丽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男女授受不亲,不是可以随便搂抱的,要是被蒲部长给误会了,那可是天大的麻烦! “我不!”蒲爱丽挣扎着,“我要在这等新宇哥上来,新宇哥不会把我一个人丢下的!” “乖,听话。”蒲庆江柔声道,“你新宇哥要是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心疼和笑话你的。换了衣服,干干净净等你新宇哥上来吧。” 蒲庆江的心在抽搐,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只怕是对那个叫聂新宇的小伙子动了真感情! 或许是他最后这句话起了作用,蒲爱丽不再挣扎了,这也让蒲庆江心里松了一口气。 把女儿塞进了桑塔纳轿车,再关上车门后,蒲庆江这才有心思注意牛形山水库湖面上和周围的一些状况。 很快,蒲庆江和匆匆跑过来的田友光的眼神对上了,双方的眼神里都充满诧异! “老蒲,你也来了?”田友光淡淡的说了一声,算是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不再理会他,对着望夫崖那块巨石方向跑去。 蒲庆江倒也不是很在意,他和田友光虽然都是市委常委一个班子里的成员,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只能算是泛泛之交! 不过,当两百多名身穿浅绿色军装的士兵出现在沙滩上的时候,蒲庆江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同时,蒲庆江心里也有几分鄙夷:这个田友光该不会是想立功想疯了吧? 不过,蒲庆江很快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在蒲庆江看来,田友光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军人,但绝对不会是个傻子。聂新宇沉入湖底已经快两个小时,存活的几率为零的常识,田友光没有理由心里不清楚! “田友光这是在干什么呢?”蒲庆江的心思活跃开了。 田友光指挥着士兵们接管了搜救现场,场面变得更加热闹。 蒲庆江却是没有心思凑这个热闹了,他决定先把女儿蒲爱丽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再说。蒲庆江膝下无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可不能出事! 可蒲庆江一下子却脱不开身了,因为不断有水口县的县领导陆续过来握手寒暄! 蒲庆江虽然是市领导,而且是手握实权的市委组织部长,比眼前这些官员干部都高了一到两个档次,却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冷淡! 水口县其他的官员干部还好一点,蒲庆江有必要和县长董中秋好好沟通一番。毕竟,聂新宇是董中秋的秘书,又是和他的女儿蒲爱丽一起出来游玩的。 一对年轻男女相约到牛形山水库这么一个幽静的地方游玩,蒲庆江除了要考虑女儿蒲爱丽免受责难,还要琢磨着蒲爱丽的个人名声问题! 所有人都一脸悲痛的表情,但具体心里在想些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聂新宇是不可能有什么生还的希望了。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必须继续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更好。 身为领导干部,更是要有把握机会的能力。聂新宇舍己救人的事迹,在水口县的这些县领导眼中,这对于自己就是一个好机会。 在水口县这些县领导当中,脸上真真切切有些悲戚表情的或许只有县长董中秋。 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主动拉他到一旁谈话,也让董中秋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在这个时候,董中秋实在有些害怕过去面对凶神恶煞的衡耒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尽管他心里也明白:该来的总是要来,躲是躲不过去的! “董县长,聂新宇是不是认识田司令员?”蒲庆江把董中秋拉到他的专车旁边,先是低声问了一句。 董中秋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咬了咬牙:“聂新宇是田司令员介绍给我认识的,好像是田司令员一个老同学的儿子……” 相对于田友光,董中秋更得罪不起蒲庆江这个市委组织部长,不想在聂新宇的事情上让部长大人对他有什么想法。 “是吗?”蒲庆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眼神里却是带有一丝狐疑。 这也难怪,以蒲庆江的经验,如果聂新宇仅仅是田友光一个老同学的儿子,聂新宇现在出事了,田友光特意跑一趟就够意思了,也算是对他的老同学有一个交待。可问题是,现在田友光却是带着足足一个加强连的人马风风火火赶了过来,这实在是有些诡异! 董中秋也唯有苦笑,他说的是实话,却又解释不清楚,也无法再过细解释,蒲庆江要是不相信,他也没有办法。 “老董啊。”蒲庆江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让董中秋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蒲爱丽在县府办工作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没有。”董中秋赶紧摇头,“爱丽在我们水口县县府办工作,各方面表现都很好,领导和同事都很喜欢她的纯真与率真。” “那就好。”蒲庆江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要真是太麻烦的话,我就把蒲爱丽调回市里工作。” 对蒲庆江提出的这个话题,董中秋还真不怎么好接口,只能保持沉默。 蒲庆江和董中秋沟通了一会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蒲爱丽突然打开了车门,手指指向了天空,很是兴奋的嚷嚷着:“爸,你看,新宇哥在那呢。” 蒲庆江大惊失色,脸色变了,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女儿,柔声道:“宝贝,别多想了,好好睡一觉,爸爸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在蒲庆江看来,自家女儿这是悲伤过度,受了刺激,神经只怕也出现了问题,产生了幻觉! 这太可怕了! “还真有些像是新宇。”顺着蒲爱丽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董中秋伸手擦了擦眼睛,表情也有几分惊喜,几分疑惑,“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