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各方震动 - 官梯

第五十七章 各方震动

董中秋惊呆了! 田友光特意推荐聂新宇给他当秘书,董中秋自然知道田友光和聂新宇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可董中秋万万没有想到,聂新宇的牺牲居然会让田友光如此失态,不,用恐惧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 聂新宇是出事了,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可听田友光的惊慌口气,居然说明天就去辞职? 这已经超出了董中秋的理解范畴! 至于田友光嘴里的“聂老”,则被董中秋给自动忽略了。 “董中秋,我不管你这么多。”田友光突然吼道,“我是怎么把聂新宇交给你的,你就必须完完整整还给我。” 说完,田友光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噹”的一声脆响,震得董中秋耳膜隐隐作痛。 田友光的蛮横不讲理让董中秋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殊不知,田友光刚刚挂断了电话,就冲门外大吼了一声:“王军,带上警卫连跟我去水口县牛形山水库!” 说完,田友光跌坐在沙发上直喘粗气! 一听到聂新宇出事了,田友光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恐慌! 田友光几乎不敢去想象,他即将面对京城聂家人时的场景! 田友光心里也很清楚,等到他带领警卫连赶到牛形山水库,那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可不管怎么样,田友光必须这么做! 这是一种姿态,是一种争取聂家人宽恕的积极态度! 这个时候,田友光已经没有罅隙去想像他以后如何向自己的老同学李家明如何交待的事情!房子都快要倒了,逃命要紧,谁还有工夫去关注屋子里的坛坛罐罐! 与此同时,董中秋如梦初醒,抓起了桌子上面的电话,快速拨通了牛形山水库所在的樟木乡党委书记郑胜斌的电话:“喂,是郑胜斌通知吗?我是董中秋,我们县府办的聂新宇同志在你们牛形山水库救人的时候出事了!你马上给我动用一切能够使用的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随着县长董中秋的这个电话过去,整个樟木乡都开始忙碌了…… 而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聂新宇舍己救人的事迹也很快传遍了水口县的大街小巷,有人叹息,有人为之不值,有人漠然,有人心中窃喜,更甚的是有人举手相庆! 水口县的县领导们,却是反应各异! 县委书记杨菊成接到汇报后,第一时间当场表态:“聂新宇同志是我们水口县的优秀党员干部,杰出青年,有能力、政治素质过硬。作风优秀……”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对于一个死者,又是水口县的一个干部的光荣事迹,杨菊成不吝赞誉之词! 同时,杨菊成很快把县委宣传部长齐少锋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满脸的沉痛表情:“齐部长,对聂新宇同志的事迹要加大宣传力度,树立一个正面典型!” 很明显,杨菊成这是要大力宣传聂新宇的事迹! 县人大主任苟福天听到消息后,长叹了一声:“聂新宇这个小伙子不错啊,能力强,应变能力奇快,文笔好,政治觉悟高,要不是董中秋看上了他,我出手晚了,都要让他来我们县人大负责一两个重要项目的。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哪……” 常务副县长邱碧全一听说聂新宇死了,脸上的表情很是诡异,嘴角抽搐了好几下之后,就把办公室的门给用力砰上了! 邱碧全的心情是颇为复杂,聂新宇一趟蛇口特区行,跑下了五十吨的水蜜桃购销合同,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简介帮了他一个大忙。在心底里,邱碧全是承聂新宇这份人情的! 可聂新宇偏偏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根据这一推断,聂新宇也属于地方阵营! 在水口县,最痛恨聂新宇的人只怕莫过于邱碧全的秘书王志平了,此时,他正伸手拍额相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晚上咱要去找小红那个小妖精好好做几次俯卧撑。”王志平喃喃念叨了几句。 县府办秘书二股的好几个年轻人的心情也颇为复杂,和聂新宇共事这段时间,应该说大家相处得还是很愉快,也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可同时,要是聂新宇没了,那对这几个年轻人来说就意味着机会,有可能受到县长董中秋的青睐,一跃成为水口县县政府第一秘书!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最先慌神的就是水口县的这些县领导们! 县委书记杨菊成最先接到报告:衡耒市市委五号车快速通过了水口县城,没有做丝毫停留,直奔樟木乡方向而去! 衡耒市市委五号车是组织部长蒲庆江的专车! 杨菊成丝毫不怀疑这个消息来源的可靠性! 在杨菊成当县长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专人在往衡耒市方向离水口县城五公里的地方值班,专门留意是否有省市领导的车突然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招,杨菊成受益过好几次了! 至少,杨菊成当县长期间,还从来没有因为上级领导突然到访突击检查而出什么大的状况! 杨菊成当上县委书记后,更是将这种绝招发扬光大,专职人员规模扩大了一倍以上! “坏了,忘记聂新宇是和蒲部长的女儿一起去牛形山水库的。”杨菊成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懊悔的嘀咕了一声,“工作还是不够细致啊,以后要总结经验教训。” 不过,杨菊成马上做出了决定,即刻赶往牛形山水库聂新宇出事现场! 可杨菊成还来不及出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喂,我是杨菊成。”杨菊成心里有几分烦躁,声音也略显有些生硬,似乎在宣泄着心头的郁闷。 “书记,出大事情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里带有几分兴奋,又似乎有几分慌张,几乎是语无伦次,“衡耒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乘坐一辆军用吉普车打头,后面还跟着十辆大卡车,上面装满了大兵,估计至少来了一个连!” “他们到哪里了?”杨菊成一听,也被吓了一大跳,赶紧问了一句。 部队和地方党委政府属于两个不同的体系,平时交集不多。以杨菊成的经验,在没有通知地方政府的前提下,军分区一次出动连以上单位的编制人员,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发生了重大群体事件,公安武警的力量不够应付,且情况十分危急!另一种可能是突发性自然灾害,部队的相关人员比地方政府先发现险情!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足够让杨菊成这个水口县的县委书记喝一壶的了! “书记,那辆军用吉普车速度非常快,简直是在飙车,估摸着这个时候差不多进县城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平静了一些,讲起来也有条不紊。 “知道了。”杨菊成说着马上挂断了电话,然后快速拨通了县委办主任岳风云的电话,“老岳,县里今天发生了什么重大紧急事件吗?” “书记,要说重大紧急事件。”岳风云似乎愣了愣,好半天才说道,“应该就算董县长的秘书聂新宇舍己救人的事迹了……” “老岳啊。”杨菊成马上打断了岳风云的话,“中央早有文件规定,处级干部是不允许配备专职秘书的。聂新宇同志是我们水口县县府办的机关工作人员,不是董县长的秘书……” “书记,对不起,我口误了。”岳风云讪笑了两声。 领导的话总是正确的,如果说领导的话有问题,那就是下属的理解有问题,思想境界有问题! 这个道理岳风云懂,尽管他对杨菊成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岳风云心里很清楚,杨菊成这是不想宣传部门在宣传聂新宇的个人事迹的时候,县长董中秋占用其中的篇幅过多! “嗯。”杨菊成满意的点了点头,“老岳,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牛形山水库,代表县委县政府去看望聂新宇同志。” “书记,牛形山那条路不太好走。”岳风云赶紧说道,“还是我替您跑一趟吧。” “市委组织部蒲部长去牛形山水库了。”杨菊成压低了声音,“不多说了,马上出发,我们在门口会合。” 岳风云这下是彻底明白过来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向组织部靠拢的干部不是好干部!市委组织部长蒲庆江都去了牛形山水库,县委书记杨菊成哪里有不向组织部靠拢的道理? 事实上,水口县的一干县领导们都先后坐车赶往牛形山水库! 从水口县城通往樟木乡短短不到三十公里距离的公路上,出现了一幕奇观: 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快速行驶着,有心人能够看出这辆桑塔纳轿车的车牌号是衡耒市市委五号车!能够使用市委五号车的主人,除了市委组织部部长蒲庆江还能有谁? 五号车后面不到五百米远处,一辆水口县公安局的警车一直保持着距离紧紧跟着!水口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楼陈光接到了县委书记杨菊成的命令,一路护送蒲部长! 警车后面大约八百米处,一辆浅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在疾驰着,驾驶室里坐着一个两鬓微微有些斑白的中年将军!中年将军似乎有心事,一对浓眉紧锁着。 这个中年将军自然是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 军用吉普车后面大约一千米处,二十辆军用大卡车满载身穿军装的士兵,在土马路上扬起了漫天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