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暴跳如雷的田友光 - 官梯

第五十六章 暴跳如雷的田友光

退一步,聂新宇完全可以远离漩涡,确保自身安全,但绝对不超过十秒钟,唐芳就肯定是要掉进漩涡里! 到时候,就是神仙下凡也无法挽救唐芳的这一缕香魂了! 可要是聂新宇坚持抓住唐芳的衣服不松手,那很有可能他也要被唐芳带进漩涡,到时候人救不上来,他自己也是性命难保!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 上帝对每个人都很公平,因为每个人都有且仅有一次生命! 生命一旦流逝,那就如镜花水月,一去不复返! 这一刻,聂新宇略微迟疑了一下! 然后,聂新宇快速做出了决定! 聂新宇紧紧拽着红衣服的手指头松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直惨白惨白的手腕伸出了水面,胡乱抓了几下! 好险! 要不是聂新宇及时松手,他就肯定要被这只伸出手的手给抓住了! 溺水的人一旦抓住了什么东西,那就会死死抱住,死也不会松手,哪怕是一根稻草,也会当做自己可以救命的稻草! 救人者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一旦被溺水者给缠住了,那下场一般都很凄惨,很难幸免于难,十有八九会和溺水者一起遇难! 聂新宇松开红色衣服的是右手,却在松开右手的那一瞬间,左手快速往前一抓! 这一抓,抓了个正着! 凭感觉,聂新宇觉得自己抓住的应该是一团柔软的东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聂新宇抓住的应该是唐芳的头发。 聂新宇心头一喜! 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救溺水者的时候,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抓住溺水者的头发,溺水者头皮吃疼,就会下意识伸手死死抓住自己的头发,以缓轻头皮的疼痛! 这种情况下,救人者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事半而功倍! 果然,就在聂新宇抓住唐芳的头发用力往自己胸前拼命拉扯的时候,唐芳的头皮吃痛不住,那只惨白惨白的手又伸了出来! 不同的是,这一次,唐芳的手抓住的是她自己的长发根部! 聂新宇使劲拉了好几下,可还是没有能够把唐芳拉过来,总觉得对面有什么力量也在死命拉扯着唐芳的身躯! 聂新宇急了! 一咬牙,聂新宇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用力一扯! 这一下,唐芳的整个身躯被拉猛的拉了过来,而且,浮出了水面! 就就在这一瞬间,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关系,聂新宇自个的身躯却是不由自主往前猛的冲了过去! 聂新宇和唐芳的位置进行了对换! 一阵巨大的吸力猛的一扯,聂新宇整个身躯就不由自主被吸进了一个深深的漩涡! 这一刻,岸上的和水里的人们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亲眼看到聂新宇赤着的双臂在水面上摇晃了几下,很快就消失在水平面以下! 唐芳得救了! 聂新宇却失踪了! 跟在聂新宇身后冲进水里的人们手忙脚乱的捞住了唐芳的身躯,给她套上一个汽车内胎,推上了沙滩! 几个青年小伙大吼着要冲过去救已经消失在水中的聂新宇,却都被岸上的几个老人给大声喝止住:“去不得啊,望夫崖下有一个很大的漩涡,那个洞有几根竹篙深,没有人下去过!” “你们救救他啊,救救新宇哥啊——”岸上的蒲爱丽已经哭成了泪人,跌跌撞撞往水里跑,接连摔了好几跤,却是被几个妇人给死命抱住了! “完了,完了!”五分钟过去了,蒲爱丽瘫倒在沙滩上,两眼无神的盯着蓝蓝的天空,似乎一下子浑身都失去了生气! 这一刻,往昔那个活泼青春靓丽的蒲爱丽消失了! “多好的后生啊!”几个老人摇着头,“就这么没了,唐芳啊,你把人家小伙子给害了呀!” “出不来了……”一个壮汉叹息着,“没有人能在水下呆五分钟的……” 聂新宇见义勇为英勇救人光荣牺牲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水口县县委县政府,引起了轰动! 县长董中秋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县领导,却是从衡耒市市委组织部部长蒲庆江的电话里得知的。 能够接到市委组织部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董中秋喜出望外,心脏也不争气的咚咚咚加快了跳动,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在官场上,官员干部们最怕接到的就是纪委打过来的电话。相反,官员干部们最希望接到的就是来自组织部领导的问候! “部长,您好!”董中秋的舌尖都有些转不过弯来,语无伦次了,“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一边说,董中秋还一边不由自主站了起来,腰也微微弯着,尽管他心里也清楚,电话那头的蒲庆江不可能看到他现在的这副姿态,可这是在官场上打滚多年所形成的条件反射! 让董中秋颇为失望的是,电话那头传过来的蒲庆江部长的声音没有想象中的亲切,相反,语气非常沉重。 “中秋同志,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蒲庆江或许是因为职业病造成的工作习惯,语速非常慢,似乎在字斟句酌着。 董中秋心里一咯噔! 组织部长嘴里的坏消息对于官员干部来说还真的要命! 董中秋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自己这个县长只怕当不长久了!这么一想,董中秋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应该说,来水口县主持县政府工作以后,董中秋可以说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刚刚适应了岗位的变化,正准备施展一番拳脚有所作为呢,没想到却突生变故! 可董中秋心里也有些纳闷,他自问这段时间并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怎么说撂了就撂了呢? 下意识的,董中秋开始往自己曾经任职多年的衡耒市机械厂方面想了 “中秋同志,你在听吗?”蒲庆江半天没有听到董中秋的回应,语速也突然加快了一些,把董中秋给吓了一大跳。 “部长,您说。”董中秋赶紧接了一句。 “嗯,中秋同志,你要挺住啊。”蒲庆江半天没有进入主题,让董中秋心里更加忐忑不安,几乎将呼吸完全屏息住了! “是这样的啊。”蒲庆江叹了一口气,“小女蒲爱丽就在水口县县府办工作,这件事情相信你也知道吧。” 蒲庆江提到了他的女儿,这也让董中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话题董中秋接也不是,不接腔也不是,显得很是尴尬。 还好,蒲庆江提及女儿的名字也仅仅是个铺垫,或许,更多的还是担心爱女因为聂新宇事件受到水口县领导责难! “我也是刚刚接到蒲爱丽的电话,说她和你的秘书聂新宇上午去牛形山水库爬山,遇到一个女人跳湖自杀。”蒲庆江一口沉痛的声音,显得很是压抑,“聂新宇同志在危急关头果断挺身而出,跳进湖里,把那个自杀的女人救了上来。” 听到蒲庆江提及聂新宇,董中秋先是心情一松,可听到聂新宇跳湖救人,又联想到蒲庆江一开始就说要告诉他一个坏消息,而且郑重其事让他要挺住,心里又是一咯噔! “可是,聂新宇同志却没有能够从湖水里出来,已经沉入了牛形山水库湖底!”蒲庆江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个结果给说出来,然后电话那头沉寂了! 董中秋眼眶迅速湿润了,声音也有些哽咽了:“部长,聂新宇他——” “老董啊,你要挺住啊。”蒲庆江长叹了一声,“聂新宇同志是个好党员,是个优秀青年……” 蒲庆江接下来的话,董中秋是一个字也没有记住! 这一刻,董中秋确实有些慌神了! 聂新宇给董中秋虽然只当了半个月的秘书,可这半个月里,董中秋觉得两人之间已经建立了颇为深厚的感情! 在董中秋眼中,聂新宇可以说是他仕途的福星! 跌倒在椅子上呆坐了好几分钟,董中秋才猛的想起聂新宇是衡耒市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介绍给他的,更加慌神了! 在房间里很是不安的踱了好几个来回,董中秋才咬了咬牙,决定给田友光打个电话,把聂新宇的事情向他汇报一下。 让董中秋想不到的是,田友光的反应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些。 “什么?聂新宇牺牲了?”光听电话那头传来的田友光高分贝有些声嘶揭底的声音,董中秋就可以想象出电话那头田友光此刻脸上的表情,握住电话筒的手也禁不住有些颤抖了。 董中秋能够当上水口县的县长,可以说这其中田友光费的力气最大。从某种意义上说,田友光就是他董中秋仕途上的伯乐! 跟随田友光多年,董中秋自认为对他已经非常了解。在董中秋的印象中,田友光是个地地道道的军人,以大嗓门著称,可这些年来他还真的从来没有听到过田友光如此声嘶揭底的声音! “田司令,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新宇。”董中秋有些慌神,嗫嚅着。 “你他妈的跟我说对不起有个屁用,你去对聂老说啊。”田友光暴跳如雷,马上爆了粗口,“我跟你说,完了,完了,我明天就辞职,你这个县长也不要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