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望夫崖上的女人 - 官梯

第五十五章 望夫崖上的女人

早上六点,聂新宇就被蒲爱丽给敲门叫醒了,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干啥?”见蒲爱丽戴着小鸭帽,一身长袖t恤休闲装,脚上穿着一双登山鞋,聂新宇愣了愣。 “去爬山呀。”蒲爱丽的一张俏脸白里透红,笑的花枝招展,胸前也是波涛汹涌,让聂新宇颇为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爬什么山啊?”聂新宇撇了撇嘴,“吃饱了撑的呀。” “新宇哥——”蒲爱丽拖着长长的娇滴滴声音,“你昨天都答应了人家的……” 聂新宇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有些受不了,只能投降:“可这也太早了些吧。” “太阳都要嗮屁股啦,还早?”蒲爱丽咯咯咯笑着,“快点,新宇哥,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蒲爱丽咚咚咚跑下楼去了。 聂新宇苦笑了一声,赶紧回屋洗脸刷牙,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聂新宇也没有办法,要是他不答应下来,只怕蒲爱丽这小妮子会把整个机关宿舍楼都给惊动! 聂新宇倒是不怕,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和生活作风问题似乎也不怎么搭边。可问题是,聂新宇好歹也要为蒲爱丽这个丫头考虑考虑,人家怎么说也是市委组织部长的千金,真要有什么流言传出,只怕市委组织部蒲部长第一个就会找他聂新宇的麻烦! 蒲爱丽不知道从哪里鼓捣来一台七成新的越野吉普看,乍看之下倒也挺拉风的。以蒲爱丽市委组织部长千金的身份,能够弄来这么一辆吉普车,聂新宇倒也并不怎么惊诧! “我来开车吧。”聂新宇有些手痒。 “你会开车?”蒲爱丽愣了愣。 “你给我架飞机,我也能够飞上那辽阔的天空。”聂新宇嘿嘿一笑,把蒲爱丽从驾驶座位上赶了下来,很是熟练地打火启动,转动着方向盘,把吉普车给开出了县政府家属大院。 “技术还不赖嘛。”蒲爱丽嘻嘻笑着,眼神里略微有些惊诧。 自从聂新宇来到了水口县县府办,蒲爱丽对这个很帅的新同事就上心了,也做过一些了解,知道他出身农村,刚刚从华清大学毕业。按照蒲爱丽的理解,以聂新宇的家庭背景,又是刚刚大学毕业,没理由会驾驶汽车! “爱丽,怎么想着要去牛郎湖爬山?”聂新宇嘿嘿笑着,问了一句。 “净瞎说。”蒲爱丽噘着红彤彤的小嘴嗔笑着,“明明是牛形山水库,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了牛郎湖?” 聂新宇就乐了:“丫头啊,你可比我先来水口县,居然不知道牛形山水库又叫织女湖?” “这个我当然知道,织女湖就织女湖,和牛郎有什么关系?”蒲爱丽就有些不服气了。 “牛郎织女,不分家嘛。”聂新宇就哈哈笑了起来。 蒲爱丽俏脸一红,嘀咕了一声:“净瞎掰。” 还真如聂新宇所说,牛形山水库是水口县第一大水库,又称织女湖,环境幽境,峰绿谷翠,林密水丰,树木丛生。湖面碧水含韵,鹭舞鸥翔,湖内具有山抱水合的山水特色,水域宽阔,四周的山峰像巨大感叹号沉入湖中,山水环岛,岛中有水,湖水荡漾点缀其间,波光鳞鳞,五光十色。山因水美,水因山秀,相得益彰,人在湖中泛舟,渔歌互答,逸闲自得,此乐何极,好一派梦中水乡。 从水口县县城到牛形山水库,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聂新宇驾驶着吉普车很快就出现在湖畔! “爱丽,你确定是来这里爬山的?”一下车,凉风吹佛在脸上,很是舒爽,聂新宇却是有些狐疑地看了蒲爱丽一眼。在聂新宇看来,来到这么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应该是在湖上泛舟才更加惬意一些。可蒲爱丽却说要爬山,实在是有些煞风景! “你以为呢?”蒲爱丽抛了个白色的卫生球给他,很是妩媚可爱,随即嘻嘻笑着,“爱生活,爱运动,爬到山顶,一览纵山小的那种惬意,岂是湖中泛舟可以比拟的。” 碰到这么一个另类的小女孩,聂新宇也唯有苦笑! 和女人讲道理,那和对牛弹琴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女人是最不讲理的动物! 蒲爱丽居然从吉普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大堆的矿泉水和饼干之类的干粮,一个劲的往背包里装得鼓鼓的,背在她那纤弱的娇躯上,让聂新宇总有种这丫头背着一座小山的感觉! “你背这么多东西干啥?”聂新宇有些傻眼。 “补充水分和营养啊。”蒲爱丽撇了撇小嘴,“这是登山常识呀。” 聂新宇额头上有些冒汗了:“登山常识?这山靠着湖泊,山里多的是泉水,还用得上自带矿泉水?” 蒲爱丽俏脸一红,挂着几分羞涩,却是小嘴一张,强词夺理道:“山里很多水有毒啦,自己带矿泉水安全一些。” 聂新宇知道小丫头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再说下去,没准会恼羞成怒,就嘿嘿笑了两声,把视线转向波光粼粼的湖面。 这一刹那,聂新宇的神色突然一僵! “怎么啦?”蒲爱丽见聂新宇半天没有动静,禁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新宇哥,人家这也是第一次出来爬山嘛。” “那边岩石旁围着一大群人,好像有些不对劲。”聂新宇凝声道,“不好,只怕是有人要跳湖!” 说着,聂新宇把手中的旅行袋往地上一丢,拔腿就跑。 “新宇哥,你等等我呀。”蒲爱丽扛着小山似的背包跟在后面跑,累得娇喘吁吁,又哪里跟得上生龙活虎的聂新宇? 聂新宇奔向的是一块足足有两丈多高的巨石,矗立在织女湖畔,很是突兀! 一个披头散发的看不出容貌的女人就站在巨石之巅,迎风而立,面向波光粼粼的湖面,乱发随风飘舞着,形成一幅凄美的画面! 巨石下已经围聚了不下一百人,神情各异,议论纷纷。 “这不是王老头家的儿媳妇唐芳吗?这样子看起来是要跳湖啊,怎么啦?”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婆尖尖的声音响起,似乎有几分惋惜,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八卦熊熊之心! “唐芳也是个苦命人哪,从小没有娘,找了个老公,却是个赌棍,天天押宝打金花。”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马上接话,“早几天她老公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连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了。” “听说唐芳还是个高中生呢,这么年轻,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她死了倒轻松了,只可怜她那还在襁褓里的女儿……” “要是她真死在这望夫崖下面,以后只怕没有人敢来这里划船了……” 有惋惜,有叹息,有幸灾乐祸…… 唐芳似乎回眸凝望了远方的一个小山村一眼,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不好。”聂新宇心里一咯噔! 从这一声低低的幽幽的叹息声中,聂新宇听出了唐芳对人生的绝望,似乎又带有某种牵挂…… 唐芳那娇小的身躯如同一片落叶,从巨石上飘向了湖面,飘飘荡荡着! 聂新宇来不及多想,手忙脚乱地把自己身上的衣裤一阵乱脱,只剩余一条短裤,快速奔入了波涛拍岸的湖泊! 当湖水没及脖颈的时候,聂新宇禁不住暗自叫苦! 刚进入湖水的时候,聂新宇就感觉到浑身一凉! 可还不到十秒钟,聂新宇的胸口处又传来了一阵暖意! 接着,又是一股清凉袭击聂新宇的全身! 以聂新宇的经验,他很快就得出结论,湖水之所以一热一寒的循环着,是因为在这附近至少有两条暗河,正是因为不下于两股河水的交融冲击,才会出现这种奇特的现象! 聂新宇几乎可以肯定,这看似波光粼粼昳丽的湖面下,肯定有不少漩涡! 对自己的游泳技术,聂新宇倒是有几分自信。可衡耒市有一个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谚语,叫:宁欺山,莫欺水! 事实上,善泳者死于水,善斗者死于乱拳之下! 要是真的掉进了漩涡里,即便聂新宇的游泳技术再高,也难以幸免! 聂新宇尽量让自己的脖子伸出湖面,掉头朝刚刚奔跑到湖边正焦急往这边看的蒲爱丽大喊了一声:“下面有漩涡,丢跟绳索过来!” 吼了这么一嗓子之后,聂新宇快速往水面上依稀有一抹红影的方向游了过去! 聂新宇记得,跳崖的这个女人似乎穿着的就是一件红色的外衣! 这短短的不到两丈的距离,聂新宇游起来看起来似乎挺快的,其实却是小心翼翼的,一直在细细的观察着湖面上的动静! 在离红衣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聂新宇伸手一抓! 眼看着触手可及,聂新宇却是抓了一个空! 聂新宇的眼睛瞪大了! 那件在水面若隐若现的红衣服似乎在这一瞬间硬生生往前移动了将近一尺的距离! 聂新宇偏偏不信这个斜! 再靠近,伸手又是一抓! 这一下,聂新宇感觉到自己抓住了! 不过,聂新宇心里却是一沉! 聂新宇感觉到手里的这片衣角实在是太沉了,带动着他整个身躯也不由自主往前荡了一尺多远! 这很不正常,聂新宇意识到有些诡异! 按照道理说,一个人在水里要拉起另外一个人,基本上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因为水有浮力! “漩涡!”聂新宇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念头,手脚都有些发软了。 这一刻,聂新宇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