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皆为利往 - 官梯

第五十四章 皆为利往

“嘿嘿。”聂新宇干笑了两声,却是变戏法似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套雅芳avou化妆品,塞到了蒲爱丽的手中,“爱丽,我从蛇口特区给你带回了一套化妆品,听说是美国产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雅芳?”蒲爱丽那双妩媚的大眼睛波光流露,扑闪扑闪的,惊喜交加,“太好了,整个衡耒市都买不到这种雅芳品牌的化妆品呢,新宇哥,你对我太好了。” “嘘,小声点。”蒲爱丽惊喜的声音分贝实在有些高,把聂新宇给吓了一大跳,赶紧提醒了一句。 蒲爱丽俏脸一红,低声道:“谢谢你,新宇哥。” 说完,蒲爱丽一溜烟跑开了。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根本没有什么纪律观念,迟到早退都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想想一个堂堂市委组织部长的千金居然委身于小小的水口县县府办,确实也有些委屈蒲爱丽这小妮子了! 没有不爱美的女人,化妆品和香水简直是对这个年代的女人的大杀器。只用了一瓶法国香水,聂新宇就把县府办副主任吴秋燕给弄上了床神魂颠倒的,这一套雅芳化妆品,还不知道会让蒲爱丽这多县府办之花春心荡漾萌动? “聂主任好!”刚进秘书二股的办公室,一干同事几乎是异口同声点头向他行注目礼,这也让聂新宇禁不住愣了愣,“这消息也泄露得太快了吧,才刚在县长常务会议上通过啊。” 聂新宇有些不适应的绕了绕头,干笑了两声:“大家还是叫我新宇吧,不习惯啊。” “好的,聂主任。”回应他的却仍旧是异口同声,让聂新宇哭笑不得。 前世今生,聂新宇还真没当过什么主任,这种感觉很陌生,也很新奇! 在企业里,主任这个职位基本上都属于打酱油的角色,服务为主,没什么权力。在官场上,主任却是个权力可大可小的岗位,不一而论。 机关里一般的办公室主任都是党委会成员,权力还可以,也比较有油水。县委办主任铁定是县委常委,发改委主任更是权力显赫…… 不过,当官不带长或者书记之类的头衔,总是和男人不带把一样的感觉,让人听着有些渗得慌! 下意识里,聂新宇对“聂主任”这个头衔还是有几分排斥的! 不过,在官场中,称呼“职衔”基本上是一种惯性,聂新宇也知道秘书二股的同事们倒也没有什么恶意,也就一笑而过了! 在秘书二股打了一个圈,聂新宇总觉得有些别扭了,没有了往常的那一份自在。颇为无趣,聂新宇又回到了县长办公室。 没想到,董中秋居然在办公室里。 “新宇,你提县府办副主任的事情定下来了。”一见聂新宇,董中秋就笑呵呵说道,看起来心情不错。 “谢谢老板的信任与提携。”聂新宇一脸的感激表情。 董中秋倒是微微愣了一下,在他的记忆当中,这应该是聂新宇第一次主动称呼他为“老板”。 在官场中,秘书称呼领导为“老板”很常见,透着一股亲昵与尊敬。要不是因为已经是现代社会,应该不会有多少秘书反对称呼跟随的领导为“主人”! 老板的意思,其实和主子也差不了多少,仅仅是个称谓罢了! 董中秋也颇觉欣慰,从聂新宇对他称谓的转变,至少可以证明聂新宇现在已经不怎么排斥他这个县长了! 领导对秘书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忠心,因为秘书可以说是领导的绝对心腹,掌握着领导很多秘密!要是带着一个离心离德或者一点都看不透的秘书,没有哪个领导会放心! “新宇,你本来就是主任科员,这一次只不过是给了个副科实职罢了。”董中秋摆了摆手,“也算不上什么提拔,以你的能力,当个县府办副主任还是绰绰有余的。等有机会的时候,我再考虑考虑给你加加担子。” “谢谢老板。”聂新宇只好再次表示感谢。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聂新宇也算是初步接受了给董中秋当秘书的这个事实。凭良心说,董中秋的性格还不错,对他说话或者吩咐事情的时候也没有一般领导的那种颐指气使与高高在上的姿态,至少不会伤害到聂新宇的自尊心。 聂新宇唯一觉得有些不太满意的是,董中秋工作比较务虚不太务实! 不过,聂新宇也能够理解,毕竟,董中秋才刚刚上任不久,人大选举都还没有通过,不得不谨慎一些! 领导和秘书其实都有一个磨合期,慢慢的经过一段时间才会相互适应。总体来说,聂新宇对董中秋还是满意的。而董中秋呢,更是觉得聂新宇这个秘书已经超出他的期望值,给了他一份惊喜! 最开始,董中秋可以说是完全看在市委常委衡耒市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的面子上才让聂新宇给他当秘书的,还真没想到会有意外的惊喜!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上说,聂新宇给他的帮助已经超过一个秘书的工作范畴,譬如这次的蛇口特区之行,就让董中秋喜出望外。可以说,聂新宇的蛇口特区行已经在董中秋的政绩簿上增添了浓墨的一笔! 领导也不能让下属寒心,即便常务副县长邱碧全不主动提出,董中秋也在琢磨着怎么样给聂新宇一点“奖励”。邱碧全一提,董中秋自然是高兴,顺水推舟就答应了下来! 董中秋倒是不知道聂新宇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消息,自然是一见面就告诉了他! “县长,人大会下个星期就要开始了。”聂新宇先给董中秋沏了一杯茶,才坐在了他侧面的沙发上,笑着提议,“人大苟主任现在每天都在各个乡镇视察工作,可整个县人大才两台吉普车,用车很不方便,您看是不是给县人大那边配置一台高档一点的小车?” 董中秋愣了愣,他还真没想到聂新宇居然胳膊往外拐,替县人大考虑起问题来了。 也难怪董中秋如此想,在官场的体制当中,人大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还真的是颇为复杂,大多数时候都在起到一个监督政府部门工作的作用!对于政府这边来说,难免总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想法。 不过,出于习惯,董中秋觉得聂新宇不是那种孟浪的人,仔细回味了一下他刚才的话,有些明白过来了。 “嗯,你提的这个建议我看很好。”董中秋就笑着点了点头,“这事情宜早不宜迟,县财政目前是困难了一些,但人大工作很重要,不能因为用车难问题耽误了重要工作。” 自从上次被聂新宇提醒过后,董中秋对这次人大选举也变得更加重视起来,这段时间更是发觉常务副县长邱碧全还真的有一些看起来比较异常的举动,这些日子邱碧全在各个乡镇跑的似乎更加频繁了! 董中秋也变得更加警惕与敏感了,觉得聂新宇这个建议确实是和县人大主任苟福天搞好关系的一个良方。要知道,在水口县,现在真正意义上拥有高档次专车的县领导还是一个屈指可数的状态。 县委书记杨菊成自然是理所当然拥有一台桑塔纳专车,董中秋是县长,也有一台。可其他的县领导所谓的专车基本上都只是一辆老式的根本拿不出手的吉普车而已! 聂新宇嘴里说的给县人大配置一台高档一点的专车,明眼人心里都很清楚,那就是给县人大主任苟福天配置的专车。 这个人情做得不小,是一辆实打实的桑塔纳高级轿车,不管怎么样,董中秋都坚信苟福天会笑纳这份弥足珍贵的礼物。 在官场上,是最讲究礼尚往来的地方。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短,苟福天收下了桑塔纳轿车,自然也应该投桃报李,在人大选举的时候多卖力一些,让董中秋顺利高票当选县长! 更何况,对于人大主任苟福天来说,实现组织意图本来就是他的工作范畴,可以说这是件讨好不费力的事情! 所以说,董中秋觉得这份礼拿得出手,也值!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 董中秋心里也很清楚,聂新宇说县人大主任苟福天这些日子一直忙于在各个乡镇视察筹备县人大选举会的召开,那不过是个说辞而已! 官字两张口,想咋说就咋说,重要的是要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至于是否口是心非,又有几个人真正关心它的内涵真实度几何? 下班的时候,聂新宇刚下楼梯间,蒲爱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在他耳朵边吐气如兰:“新宇哥,明天我们去牛形山水库爬山吧。” 机关是个很严肃的地方,蒲爱丽又是个很漂亮的女孩,这么一拉扯,聂新宇觉得颇为不妥,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新宇哥,你脸红啦。”蒲爱丽咯咯笑着跑开了,只留下一串脆生生的声音,“明天早上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