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二把手的十大忌讳 - 官梯

第五十三章 二把手的十大忌讳

聂新宇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老常,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是误会,或者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是,你一定要相信党和政府,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向吴主任汇报,吴主任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以后千万不要干傻事,这样对谁都不好。“ “嗯,我都听聂科长您的,您是好人。”常军民马上说道,让聂新宇有些哭笑不得。 “以后要是经济上面有困难,你也可以来找我。”聂新宇笑了笑,“但我先和你说清楚,君子救急不救贫,打铁还需自身硬。你以前不是开过砖厂吗,由此可见你很有经济头脑,想办法把砖厂重新开起来才是正道。” 常军民苦笑着摇了摇头,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却是偷看了吴秋燕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常军民被接回水口县,聂新宇也算完成了任务,至于他的上访案子具体怎么处理,那就不关聂新宇的事情了。 “老常,大娘刚刚出院,搭班车不方便。”吴秋燕也笑了笑,“我们先派车把你们送回家,等你安顿好了大娘,抽时间再来县信访办找我,行吗?” “我再也不来上访了。”常军民却是一个劲地摇着头,“聂科长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几年我就是太过于执着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人要抬头往前看。” 见常军民的表情不像是在敷衍,而是发自内心,聂新宇也有些诧异,同时,也高看了这个邋遢中年人一些! “老常,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吴主任,也可以直接到县府办来找我。” 有了聂新宇这么一句话,临别的时候,常军民是千恩万谢不已。 目送桑塔纳轿车远去,聂新宇微微有些感慨。 “新宇,走吧,我还要去向县长汇报这趟省城行呢。”吴秋燕就笑着说。 “是都一五一十汇报吗?”聂新宇呵呵一笑,大步跟了上去。 吴秋燕自然知道聂新宇这话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又抛了个白眼给他。 向县长董中秋汇报是吴秋燕这个信访办主任的事情,聂新宇身为秘书,却也是必须去董中秋那里报到。 这个星期聂新宇一直和吴秋燕腻在省城的小天鹅宾馆,怎么去面对董中秋,他心里还真有些发虚。 进了县长办公室,董中秋却不在,这也让聂新宇松了一口气,至少有个缓冲的空间了。 把办公室好好整理了一番,花去了聂新宇差不多半个小时。 出了县长办公室,聂新宇准备去秘书二股一趟。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聂新宇的办公桌是在秘书二股。 下楼梯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拾级而上的常务副县长邱碧全,后面跟着秘书王志平。 躲是躲不过了,聂新宇只好恭恭敬敬叫了一声“邱县长”,然后一侧身,把整个身躯几乎贴在墙壁上,让领导先通过。 聂新宇这个动作看起来略微有些夸张,却也是机关工作人员的常用习惯动作,以显示对领导的恭谨。 “是小聂啊。”邱碧全却是呵呵笑着,停住了脚步,主动没话找话,“刚从省城回来吧,我听吴主任说了,这一次能把上访钉子户常军民顺利领回来,你费了不少力气,辛苦了。” “不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聂新宇赶紧道,“谢谢邱县长的关心。” “嗯。”邱碧全满意的点了点头,“小聂啊,上午的县长常务会议上,我已经和董县长提了,你和志平两个人都提一个行政级别,挂一个县府办副主任的头衔。小聂啊,好好干,肩上的担子重了,同时也意味着要承担的责任多了。” 聂新宇微微一愣,却也很快明白过来,邱碧全这是卖了一个乖! 不管怎么样,聂新宇是县长董中秋的秘书,身为县政府第一秘,挂上县府办副主任的头衔只是时间问题,即便邱碧全不开这个口! 当然,聂新宇琢磨着应该是王志平动了不少的心思。要是换做以前,王志平升县府办副主任倒也顺理成章,可现在聂新宇来了,他这个县府办第一秘没有升上去,就算是常务副县长邱碧全也不好意思提及他的秘书王志平的升职问题! 聂新宇可算是跟着沾了一点光! 不过,聂新宇还不得不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很是恭谨地说道:“谢谢邱县长的信任与提携,我一定好好工作。” “小聂啊。”邱碧全很是亲切地说着,脸上挂着微笑,“我很看好你哦,上次跑了一趟蛇口特区,签订了五十吨水蜜桃购销合同,成果显著哪。这个水蜜桃的销售问题,事关农户的切身利益,小聂,你还得多出出力气。” 聂新宇心里暗乐,看来邱碧全现在也感受到了严重的危机,否则的话,以邱碧全常务副县长的身份,是万万说不出这样自掉身份的话来! “邱县长,水蜜桃的引进和推广是您一手促成的。”聂新宇一脸谦卑的笑容,却是话里有话,“有您亲自领导担纲,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广大农民兄弟都会称赞您领导有方的。” 聂新宇这话看似恭维,却是把邱碧全接下来的话给完全给堵住了! 邱碧全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一直低头不语的王志平却是突然抬起头来,狠狠瞪了聂新宇一眼。 “王股长,不,以后该叫您王主任啦。”聂新宇却是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 邱碧全的眼神里冒出一丝寒光,却是转瞬即逝,呵呵笑着:“小聂还真有意思啊,以后你也是聂主任啦。” “不敢,邱县长您还是叫我小聂好了。”聂新宇赶紧很是恭谨地说了一句。 “嗯。”邱碧全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昂首阔步离开了。 聂新宇一直用目光恭送领导离开,这才缓缓下了楼梯间。 “老板,聂新宇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给脸不要脸。”聂新宇依稀听到王志平的愤愤声音从楼梯上方传了下来。 “你懂什么?”邱碧全低声呵斥着,“聂新宇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比你沉稳多了。志平,你这冒冒失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掉?” 聂新宇禁不住咧了咧嘴唇,哑然失笑。 其实,聂新宇也挺理解邱碧全的,董中秋横空出世,夺走了他几乎快要到手的县长宝座,要说邱碧全心里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邱碧全现在的二把手,还真是个尴尬的位子,他不能太张扬,也不能太无能。太张扬,会对一把手的权威造成威胁。太无能,一把手觉得你无用,三四把手就会趁机篡权夺位。怎么把握,关键要学会隐忍,这是官场中人的必修课! 可问题是,邱碧全不是个能隐忍的人,这也是他的性格所决定的。县委书记杨菊成当县长的时候,也没有能够把他这个常务副县长给架空,就是因为他在水口县工作多年根基很深的缘故。 现在,董中秋这么一个空降兵突然下来,想让邱碧全真心服气,那还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然,二把手同时也是通向一把手的必经之路。二把手的理想就是取代一把手,一把手的理想是当上更高层次的二把手。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一把手,也没有永远的二把手,只有永远的权力和欲望! 邱碧全心有不甘,会不会真的在新任县长董中秋通过选举的时候突然发难,聂新宇的心里还真是有些没底! 在聂新宇看来,邱碧全如果真的在选举上做文章,那还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要知道,县长选举是等额选举,并没有差额,即便董中秋真的落选,也不只不过是继续当他的代理县长,并不一定就会马上离开水口县,邱碧全也不一定能够得利! 相反,真在选举的时候出了问题,县委书记杨菊成第一个会无法容忍,很有可能对邱碧全采取激烈手段。到时候,邱碧全还真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可作为副职,这个二把手还真不是人当了。在官场上,二把手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岗位,副职还必须学会十大忌讳:一忌锋芒过露处处长杨自己;二忌恃能抗上不听从指挥;三忌越位擅权自作主张;四忌表功树己贬低他人;五忌推过揽功不敢承担责任;六忌远近失度拉帮结伙;七忌泄私整人计较个人恩怨;八忌与一把手离心离德我行我素;九忌先斩后奏自作主张;十忌背义拆台散布反对意见! 在聂新宇看来,这十忌当中,邱碧全只怕一条都都做不到! “是不是捡到钱了,新宇哥?”女孩清脆的声音突然从聂新宇旁边传了过来,把他给吓了一跳,一扭头,可不是蒲爱丽那张俏生生的笑脸?“这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