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按捺不住了 - 官梯

第五十二章 按捺不住了

一进门,聂新宇就被一具火热的光滑无比的娇躯给缠住了,一张冰凉舒适的小嘴也迎向了他的嘴唇。 聂新宇重生之后,还没有开荤过呢,来省城的车上,就已经被吴秋燕给勾起得欲火横生,此时哪里还按捺得住。 含住了女人冰凉的小嘴,聂新宇就是一顿狂吻,舌头也是趁虚而入,非常霸道的在女人带有丁香甜味的小嘴里翻江倒海,招惹得女人发出一声接一声难以压抑的嘤咛。 此时的吴秋燕显得格外风格,也非常主动,非常放得开。 一边迎合着聂新宇的动作,吴秋燕一边伸手脱他的衣服。很快,聂新宇的上衣全部被她给脱了下来,紧接着是皮带,到了最后,聂新宇身上也已经没有任何衣服。 一男一女现在已经是赤果果相对,纠缠在一起。 “先冲凉。”吴秋燕一边亲吻着聂新宇的胸膛,一边说着,“太冷了,水里温暖。” 可这个时候,都已经奔向欲望深渊的一对青年男女又哪里有心思好好冲凉? 一共不到两分钟时间,这一对赤果果的青年男女就已经冲洗完毕,相拥着出了卫生间,倒在了房间里的席梦思床上。 聂新宇手一拉,床上折叠起来的被子就将两人的身躯给掩盖了起来。 压在女人火热的娇躯上面,倾听着女人难以压抑的呻吟,聂新宇也已经彻底迷失在情欲的深渊。 一低头,聂新宇就含住了女人胸前柔软突起的蓓蕾,一顿猛吸! 同时,聂新宇的两只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抓住女人胸前一团柔软的饱满,就是一顿狂揉! “啊——” “呃——” ………… 女人发出一声接一声无法压抑的引人遐思的呻吟,整个身躯开始不安地扭动,双腿也猛地抬起缠住了聂新宇的腰,不断扭动着。 聂新宇腰间一用力,往前一挺,身上最坚硬的武器就已经深入女人的身躯。 “啊,妈呀!”女人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用力搂住了聂新宇的脖子,在他耳朵边吐气如兰,“好弟弟,姐受不了啦。” 此时的聂新宇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哪里还会理会女人的声音,沉重地喘息着,身躯一起一伏,向女人身躯乃至灵魂的深处发出一波又一波强悍的攻击! 女人欲拒还迎,双腿把聂新宇的腰部缠得死死的,整个身躯都弓了起来,配合着聂新宇一次又一次的冲刺。 吴秋燕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全身无力,却是前所未有的舒服与刺激,快感一浪接一浪刺激着她身躯上的每一个细胞。 “啊——”女人发出一声又一声难以压抑的呻吟,“好弟弟,我要飘起来了。” 良久,聂新宇发出一声沉重而又满足地的喘息声,动作终于静止下来。 女人也是张着红红的小嘴大口大口娇喘着,用力搂住聂新宇的背部,不让他动弹。 “姐,舒服吗?”聂新宇伸出舌头在女人的耳垂边舔了舔,低声道。 “嗯,舒服。”吴秋燕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 “还要吗?”聂新宇坏笑着。 “别累坏了,好弟弟。”吴秋燕在聂新宇的嘴唇上面亲了一下,“我来服侍你,小郎君。” 说着,吴秋燕娇躯一用力,翻到了聂新宇的身躯上面,小嘴从他的额头,脸颊,嘴唇,脖子,胸膛,小腹,一路亲吻了下去。 最后,一团温热柔软的物件包裹了聂新宇的要害部位,让他禁不住浑身都颤抖起来。聂新宇知道,那是吴秋燕性感而又温热的小嘴。 吴秋燕的动作很温柔,也让聂新宇非常舒服,很快,欲望又被她给挑逗了起来。 可是,吴秋燕却不让他动,而是松开了嘴唇,整个娇躯趴在他的身上,一上一下运动着。 聂新宇再也忍耐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一直在他眼睛上方晃动不已的两团白皙而丰满的柔软突起,轻轻的搓揉着,爱不释手。 被聂新宇这么一顿搓揉,女人的脸上红晕荡漾,一上一下运动的频率更加加剧了。 女人不断地发出难以压抑的幸福呻吟,一边却又痛并快活运动着,不断地索取着。 “好弟弟,姐不行了。”吴秋燕发出一声柔柔的满足的叹息,整个娇躯软了下来,贴在了聂新宇的身上。 聂新宇却是嘿嘿一笑,身躯一用力,就把女人的娇躯给压在身下,开始用力鞭挞冲刺。 伴随着一声接一声兹兹碰撞声音,聂新宇低吼着,女人娇喘呻吟着,房间里奏起旖旎的交响曲。 良久,整个房间才安静了下来。 吴秋燕整个身躯肉肉地粘在聂新宇的身上,软绵绵的,微微娇喘着,脸上布满红晕,甚至整个身躯上都布满了一层细细的红点。 聂新宇用手轻抚她光滑不已的后背,嘴里戏谑着:“姐,上次我不是和你说了吗?” “说过什么呀?”吴秋燕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问了声。 “女人不能说不要,男人不能说不行。”聂新宇嘿嘿一笑, 吴秋燕娇嗔着:“你好坏。” 聂新宇揽过她的肩膀,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吴秋燕却是眼圈一红,低低问道:“新宇,你会不会觉得姐姐太风骚了,瞧不起姐姐?” 说着,吴秋燕一脸担心地看着聂新宇。 “小傻瓜。”聂新宇伸出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秀气的鼻子,“怎么会,男女相悦,要是没有任何激情,那还有什么意思?” “以后姐姐只和你一个人做这种羞人的事情。”吴秋燕似乎在向聂新宇发誓,“你一定要相信姐姐,姐姐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让男人碰过了。” “嗯,我当然信你了。”聂新宇微微一笑。 “你真好。”吴秋燕把小脑袋很是舒适地靠在聂新宇的肩膀上,在他耳朵边吐气如兰,“姐姐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被吴秋燕这么一挑逗,聂新宇马上又有了生理反应。 一翻身,聂新宇就把吴秋燕的娇躯给翻了过来,让她禁不住娇呼了一声。 “姐,我从后面进来好吗?”聂新宇跪坐在床上,把女人的臀部扶直,喘着粗气,瓮声道。 吴秋燕娇羞地点了点头,很是配合地身躯往前成弓状,双手分开叉在床板上,摆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看得聂新宇差点鼻血都流了出来。 很快,房间里就响起了很有节奏的“啪啪”声音,伴随着聂新宇粗重的喘息与女人难以压抑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 满屋春色! 一个晚上,聂新宇自己都不清楚爆发了多少次激情,反正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两腿发软,差点没摔倒。 吴秋燕却像没有事似的,反而因为受了爱的滋润,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容光焕发,更加成熟妩媚动人,这也让聂新宇觉得颇为奇怪。 “还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聂新宇禁不住在她臀部用力拍了一巴掌,弹性十足。 “你好坏,人家不理你了。”吴秋燕抛了个媚眼给聂新宇,却是柔柔地说道,“新宇,你昨晚累坏吧,今天就别去医院了,我过去看看就回来。反正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出院,我们也走不了。” 聂新宇想想也对,却是关心地问了一句:“姐,你昨晚也没有睡好,要不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姐没事,听话啦。”此时的吴秋燕很像一个柔情款款的多情妻子,服侍着聂新宇躺了下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嫣然一笑,转身出门。 这一觉,聂新宇一直睡到了中午的时候吴秋燕进门才惊醒过来。 吴秋燕双手都提满了东西,有吃的,有穿的,有用的。 “小懒猫,起床啦。”吴秋燕把一个黑色的袋子往盖住聂新宇的被子上面一丢,笑着说,“把内衣裤都换了,然后起来吃饭。” 聂新宇打开袋子一看,里面还真是齐全,连短裤和袜子都是崭新的两套。 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时,聂新宇心下也很是感动,这个女人还真是细心体贴。 吴秋燕和聂新宇腻在小天鹅宾馆将近一个星期,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激情来了就缠绵在一起,或床上,或洗手间,或地板上面,到处都是他们这对狗男女爱的痕迹。 直到常军民的老母亲出院,两人才依依不舍离开了小天鹅宾馆。 “新宇,你那个叫狐狸的朋友怎么没过来看你?”吴秋燕离开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聂新宇也有些疑问,嘴上却是呵呵笑着:“这家伙识趣,不来当电灯泡。” “尽胡扯,越来越油腔滑调了。”吴秋燕忍不住又娇嗔了一声。 这一次,上访钉子户常军民显得非常配合,一声不吭地上了吴秋燕的这辆桑塔纳轿车。 到了中午时分,桑塔纳轿车就出现在了水口县县城。 “聂科长,我现在没有钱。”快要到县政府的时候,常军民才怯怯地冒出来一句,“等我一有钱了,一定会马上还您的钱。” 聂新宇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大娘的身体好了,这就比什么都强。钱以后可以再赚,我也不缺这几个钱,等你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还也不迟。” 吴秋燕也笑着插话:“老常啊,你就放心吧,其他那几个人借给你的钱聂科长也全部帮你还了。” “谢谢聂科长。”常军民说着说着,眼圈一红,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