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穷途末路的男人 - 官梯

第五十章 穷途末路的男人

这倒不是聂新宇怕事,而是天下的事情太多,并不是所有看不惯的事情他都能管的过来。 被聂新宇给牵住了手,吴秋燕显得很是乖巧柔顺。 过了不到两分钟,两个人就听到二楼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接着是一阵混乱的打骂声音。 “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我妈病得这么重,你不替我们请医生,还要赶我们走。”一个声嘶力竭的男人声音在哭喊着,“这外面这么冷,你们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 那个尖锐的女人声音又响了起来:“乡巴佬,没钱住什么店?现在怕死了,跑到省城来上访,你这不就是找死吗?死了活该,别死在我们店里,晦气。” 吴秋燕突然低声告诉聂新宇:“好像是常军民的声音。” “你在这等着,我上去看看。”聂新宇想了想,就果断说道。 “嗯。”吴秋燕柔柔应了一声,“那你小心一些,他们人多,别和他们发生争执。” 聂新宇笑了笑,抬腿就往旅店里跑,腾腾腾上了二楼。 203房间的门开着,乱哄哄的,好几个男人在把一个老太婆往外面抬,一个头发乱蓬蓬的中年男子死死抓着这个老人的手,不让他们抬走,却被一个男人给一脚蹬倒在地,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住手!”聂新宇一见,禁不住火冒三丈,冲了过去,怒吼一声。 聂新宇的这一声怒吼,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却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瞥了聂新宇一眼,冷声道,“后生哥,这不关你的事,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救命啊。”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中年男人一听来了人,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向聂新宇求援。 “你是不是叫常军民?”聂新宇赶紧问了一句。 “我就是。”中年男人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表情有些疑惑,“你是?” “我是水口县县府办的聂新宇。”聂新宇心里一松,笑了笑,“别怕,县信访办的人马上就到。” “聂领导,您行行好救救我妈吧,我再也不上访了。”常军民突然双膝跪地,磕头如蒜。 聂新宇赶紧一把把常军民从地上拉起,嘴上说着:“老常,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折我们的寿吗?” 半老徐娘一听说聂新宇是下面什么县府办的官员,脸色缓和了很多,说话也客气了些:“领导,不是我赶他们走,三十块钱一间房,他们就交了十块钱,要是人死在我们旅社,那我们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我们是开店做生意的,惹不起祸啊。” 聂新宇也不废话,看了看已经被放回到床上的老太太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三十块钱,往这个女人手里一塞,吩咐了一声:“你先拿着,要是不够我再给。麻烦你打电话给医院,让医院马上派救护车来。你放心,要真是出了事情,绝对不牵累你们这个旅社,和你们无关。” 听聂新宇说话上道,半老徐娘脸上笑开了花,连声道:“好的,好的,我马上下楼去给医院打电话。” 说着,半老徐娘一使眼色,房间里的几个看起来有些凶恶的男人鱼贯而出。 紧接着,走廊上响起了一阵阵敲门声音:“叶子,小花……你们都快点完事,医院的救护车马上要过来了,别把条子给引来了啊。” 聂新宇禁不住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旅社啊,简直就是一肉窝! 不过,这个时候聂新宇也没有功夫理会这些,打开窗户,冲楼下喊了声:“吴主任,常军民在这里,你去把人都叫过来吧。” 楼下的吴秋燕应了一声,飞快跑了。 聂新宇这才转过头来问常军民:“老太太这是得了什么病?” “老病了,哮喘。”常军民低着头,“估计是路上受了风寒,我是个混蛋啊,要是老娘有个什么好歹,让我这辈子怎么安心啊。” 一听是哮喘病,聂新宇稍微安心了一些,就劝了一句:“放心吧,救护车马上就会来,老太太会好起来的。” “只要我妈没事,我再也不上访了。”常军民哽咽着。 “先救老太太要紧,别的事情再说。”聂新宇笑了笑,在常军民的肩膀上拍了拍。 一听这话,常军民满怀感激冲聂新宇点了点头。 吴秋燕他们几乎是和医院的救护车同时抵达了“春风旅社”,然后帮忙把老太太抬进了救护车,开车跟在后面。 到了医院,医生却让先交住院押金三千块钱,否则的话就不让住院。 “我哪里有钱啊。”常军民急的不行,冲着几个乡干部直弯腰拱手,“各位领导,帮帮忙啊,这钱我一定还。” 可这年代,有谁会在身上带两千块钱这么多啊。再说,盘头乡是贫苦乡,这几个乡干部一看经济条件都不怎么富裕。 “都凑凑吧。”聂新宇略微一沉吟,就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里面一共五百多一点,干脆一把抓出全部塞到二楼常军民手中。 要是换做去蛇口特区之前,聂新宇身上一共的家当也只有一百多个铜板。可从蛇口特区回来的时候,胡尔蝶硬是往他旅行包里塞了两千多块钱,这一次来省城聂新宇也是以防万一,口袋里多带了点钱,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金钱不是万能的,可很多时候,没有钱还真是万万不能的! “我这还有三百。”吴玉萍也马上说道。 盘头乡的五个乡干部,包括水口县信访办的五个干部,一共才凑出一千二百元,在加上聂新宇和吴玉萍的八百元,也就两千出头,离住院押金还差一千。 聂新宇略微一沉吟,跑到收费处,把这两千块钱和自己的工作证往里面一扔:“你们先安排老太太住院,一个小时后,我把所有的费用补齐。放心吧,我的工作证压在这里,不会欠账的。” 见聂新宇衣着光鲜,谈吐也很得体,收费处的那个脸上有些雀斑的女人终于松口了:“那行,我们也是例行手续,这年代,欠医药费的人太多了,医院都快要破产了。” “谢谢,谢谢。”聂新宇这个时候没心思和这个不太漂亮的女人多说什么。 吴玉萍却是把聂新宇给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还差一千呢,你拿什么给医院,我们今天晚上住酒店的钱都没有着落呢,要睡大街上了。” 聂新宇笑了笑:“不就是钱吗?我一个电话过去,马上就会有人送过来。” “吹牛不犯法。”吴玉萍娇嗔了一声,给了聂新宇一个白眼。 聂新宇也不废话,又跑到了收费处,和雀斑女孩说了几句好话,拿起桌子上面的电话就拨。 “狐狸吗?”聂新宇等电话一接通,马上说道,“我是聂新宇,我现在你们省城东城区人民医院呢,等着钱救命啊。” 说完,聂新宇噗通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出了收费处,一直站在门口的吴玉萍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谁是狐狸啊。” “我一哥们。”聂新宇笑了笑。 “女人?”吴玉萍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些酸味。 “等他来了,你有本事说他像女人。”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 交了钱,医院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马上把常军民的母亲安排进了住院楼。 聂新宇因为还要等钱交住院费,就没有去住院楼,呆在大厅里等着。 吴秋燕见聂新宇没有去,也留下来陪他,只是吩咐信访办和盘头乡的干部们一定要看好常军民,别让他给跑了! 聂新宇还真没有说大话,他打了电话后还不到一刻钟,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帅气男孩提着一个旅行包就冲进了医院大厅。 “新宇,你没事?”帅气男孩一见聂新宇好好的站在那和一个漂亮女人聊天,禁不住愣住了。 “谁说我有事啊?”聂新宇没好气道,“你才有事呢?” “那你说等钱救命?”帅气男孩一脸的郁闷,“听说你出事了,我爸等下也会赶过来呢。” “啊。”聂新宇这下也被吓了一大跳。 “啊什么啊?”帅气男孩没好气地说,“都一把年纪了,还说话只会说一半。” 聂新宇没心思和他斗嘴,撇了撇嘴:“钱呢?” 帅气男孩拉开了旅行包,从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来。旁边的吴秋燕目测了一下,起码有两万块钱。 “我只带了三万,够不够?”帅气男孩闷声道。 “两千就够了。”聂新宇禁不住乐了,“狐狸还真是发财了,一出手就是万字头!” 狐狸没好气道:“万你个头,这可都是我的老婆本。” 说着,狐狸抽出了一叠估摸有一万的钞票递给了聂新宇:“你先拿着,我去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别来了。” 说着,狐狸居然从旅行包里又鼓捣出一个手提电话来。 还没等狐狸把旅行包给合上,聂新宇却是眼尖,瞥见旅行包里还有一个黑色的手提电话,伸手一把就抢了过来,嘴里还嚷嚷着:“一个人用两个大哥大,真是浪费,这个就归我了。” 狐狸这下急了,赶紧把他手里的那个手提电话往聂新宇手里塞:“你拿这个,你手中那个号码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来的,后面五个八啊。” “真的?”聂新宇却是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将信将疑。 “谁还骗你不成。”狐狸更急了。 “那我更加不可能还你,我又不傻。”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就用这个了。” 狐狸一下子泄了气,恨恨地说:“强盗,你就是一流氓加强盗。” “哥用你的大哥大是瞧得起你。”聂新宇撇了撇嘴,语气中充满不屑。 “新宇,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个朋友吧。”吴秋燕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觉得颇为有趣,这个时候才插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