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刁难 - 官梯

第五章 刁难

从泮塘乡到衡耒市,一共才七十公里路程,班车却是颠颠簸簸了将近三个小时。 到了衡耒市,已经是上午九点钟。 刘斌跑去市公安局报到,聂新宇也没地方去,干脆直奔衡耒军分区。 衡耒军分区在城市东郊,离火车站不远。自古以来,衡耒市就是军事要镇,处于南北枢纽位置,说是祖国的南大门也毫不为过。衡耒军分区占地面积很大,都用三米高的围墙给围了起来。 尽管是第一次来这,聂新宇找起来倒也没有花什么力气,花了一块钱,就让人力三轮车给直接送到了军分区大门口。 四个站岗士兵荷枪实弹,给人以很强的威严存在感。 聂新宇很是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显得颇为庄重,收腹挺胸,大步朝大门口走去,这种气势与他略显稚嫩的脸型有些不相符合。 一个士兵走了过来,朝聂新宇敬了个军礼,朗声问:“同志,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找田友光司令员,先前打过电话。”聂新宇微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身份证双手递了过去,给了这个士兵足够的尊重。 “你稍等。”或许是因为聂新宇彬彬有礼的缘故,这个士兵对他也颇有好感,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意,小跑着去了门卫室。 五分钟过后,王军出现在聂新宇面前,二话不说,冲着他的胸口就砸了一拳! 聂新宇也也没有躲避,硬抗了这一拳头,整个身躯晃了两晃,这才稳住。 “你这气量也太小了吧。”聂新宇苦笑了一声,“都过去三天了,还这么记仇。” 王军却是翻了翻白眼:“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你经常打沙袋,我想看看你下盘功夫怎么样。” “得了吧。”聂新宇撇了撇嘴,“这是你的地盘,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王军哈哈大笑了两声,看向聂新宇的眼神多了几分亲切,笑着说:“走,我带你去见司令员。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司令员家中今天来了好几个客人,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听说是专门为你来的,你可要掂量着点。” 聂新宇愣住了。 “怎么,一听说漂亮的女人就挪不动步子了。”王军就揶揄着,“新宇老弟,你不会这么差劲吧,那可要好好锻炼锻炼。” 聂新宇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女人会专门为他而来,不过,嘴上却是说着:“切,我看只有你们这些大兵整年累月的呆在兵营里,一出去,见了母猪都觉得赛貂蝉。” “你小子的嘴可真损。”王军伸手在聂新宇肩膀上用力一拍,让他不由得又是一阵呲牙咧嘴,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得了,该提醒的我提醒了,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别怪哥们就是了。” 物以类聚,王军这是和聂新宇第二次见面,就已经开始和他称兄道弟了,军人的性格就是耿直,只要看对眼什么都好说。 聂新宇笑了笑,取下背在肩上的旅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副手套递给了王军:“试试看,合不合手?” “送我的?”王军愣了愣,随即脸露兴奋之色。 聂新宇送给王军的不是一副寻常意义上的手套,而是一副战术手套! 聂新宇酷爱拳击与格斗,后世里也经常逛各大军事网站,这款战术手套就是21世纪最流行的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专用战术手套原型! 这副手套以棉布料为主,粗糙的表面加上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而且针对市面的战术手套进行了大量改进。手掌分布着人体工程学设计的海绵掌垫,贴身及触感良好,在保护手掌的同时不降低灵活性和舒适性,手背部分有防状突出胶垫,人体工程学设计的橡胶保护着手的主要关节。 这款战术手套不失为舒适与保护并重,又兼具帅气外观的出色设计,无论是手指及掌心部分加厚处理,从事攀岩、垂降、射击等剧烈运动,都能适应。 更重要的是,棉布良好的透气性可以让这款战术手套四季都可以使用,独特设计让手指更加灵活自如。 制作这副美国海豹特种部队专用战术手套,花了聂新宇整整一个星期的晚上休息时间,对自己原先的打沙袋专用的手套改制而成。 把这副战术手套送给王军,聂新宇还真是有些肉疼。毕竟,这是他呕心沥血制作出来的。 “这副手套一共有五层,有些特殊材料缺乏,设计还有待完善,你先将就着用吧。”不过,聂新宇嘴上却是淡淡的说着,“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再送一副经典版本的战术手套给你。” “好好好!”王军把这副战术手套戴在手上之后,翻来覆去的看着,再也舍不得脱下,还真是爱不释手,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一连说了三声好字,“舒适实用,也很帅气。新宇,够朋友!” 说着,王军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就这样,一副战术手套算是彻底把王军给收买了过去! 把聂新宇送到了一栋三层小楼前,王军转身就跑了,显得很没义气,只丢下一句话:“你自己进去好了。” 事实上,王军这是要急着去向他的战友们显摆这副战术手套! 聂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直接上了楼梯间,然后转弯,出现在一个客厅的门口。 门没关,一身军装笔挺的王友光正坐在沙发上和三个男人聊天,客厅里烟雾弥漫,显得颇为热闹。 “王伯伯好。”聂新宇冲王友光微微点头,却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新宇来了啊,快进来。”王友光也没有起身,呵呵笑着,伸手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拍了拍,“来,坐这。” 聂新宇也不客气,走了过去,冲对面的三个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正危襟坐,昂首挺胸,倒也有几分气势,显得不卑不吭。 聂新宇自然清楚,能够出现在衡耒市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田友光家里的地方上人士都不大可能是等闲之辈,一般人也很难进入这个军事专属区。 “新宇,别太拘谨,这里没有外人。”王友光微微笑着,“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经王友光的一番介绍,聂新宇对这三个男人有了初步的了解。 梳着个大背头、一身深褐色西装、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衡耒市机械厂厂长董中秋,正处级。 同样梳着大背头、圆脸、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衡耒市工业局长罗盛华穿着一件灰夹克衫,微微有些秃顶,一脸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像一尊弥勒佛。罗盛华的行政级别和董中秋一样,都是正处级。 一身警服笔挺、三十岁左右、显得很是精神的年轻人是衡耒市刑警大队队长丁不一。丁不一是军人出身,在部队里的时候是田友光的部下。因为政法系统的行政级别比一般单位高半级,丁不一是副处级别。 “聂新宇是吧。”董中秋点了点头,淡淡的说着,“我看过你的资料,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行政管理专业。” 聂新宇略显尴尬,知道田友光早就把他给出卖了!聂新宇毕业分配是在衡耒市机械厂,却不想去衡耒市机械厂上班的事情,在这里也只有田光荣一个人知道,而现在董中秋主动提起,自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董厂长,您谬赞了。”聂新宇强行笑了笑,“华清大学是国内一流的大学没错,不过,我可不是什么高材生,在华清大学里,比我优秀的毕业生很多。” “听田司令说,你不大瞧得起我们机械厂?”果然,董中秋微微眯起了眼睛,很快就提起了这个话题。 该来的总是要来,不该来的也来了,聂新宇心里苦笑不已! “没有的事,哪里敢呢?”聂新宇自然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直摇脑袋,“主要是专业不太对口,对企业管理我是一窍不通。” “要是我一定要把你的档案留在我们机械厂呢?”董中秋却是没有打算因此放过聂新宇,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聂新宇心中一凛,要是董中秋真的这样做,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聂新宇很快醒转过来,以田友光的老练,明知道自己今天上午会过来,还约了这三个人,肯定是有的放矢,不太可能给自己设局。 再说,田友光明显是想照顾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故意给他埋刺。想到这里,聂新宇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 “我个人是坚决服从组织分配的。”聂新宇信誓旦旦,不过,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只要能学以致用,去哪里工作都一样。” “你这是说机械厂无法给你提供发挥的平台喽?”董中秋却是步步紧逼。 聂新宇略显尴尬,瞥了田友光一眼,见他闷头喝茶,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似的,心里唯有苦笑。 田友光不肯给他圆场,聂新宇只能硬着脖子光着膀子上阵了。 咬了咬牙,聂新宇缓缓说道:“董厂长,据我个人推断,衡耒市机械厂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即便市政府进行财政倾斜,也顶多是把破产程序往后推上一年半载!” 此言一出,董中秋脸色变了。 聂新宇却是很细心地观察到,罗盛华和田友光对了一个眼色,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倒是刑警队长丁不一刚刚把一口茶喝到嘴里,一听这话,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着,差点没把一口茶给噗嗤吐出来,憋的有些难受! 也难怪丁不一忍俊不住,聂新宇当着机械厂厂长董中秋的面,口口声声说机械厂马上要破产,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 “何以见得?”董中秋一下子提高了声音,眼光炯炯的盯着聂新宇看,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勃然大怒的架势!

上一篇   第四章 上面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