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燕姐 - 官梯

第四十八章 燕姐

“坐啊,新宇。”吴秋燕拿着这瓶法国香水在手中把玩了一阵爱不释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着招呼,“姐姐给你泡半岛咖啡喝。” 既然打着汇报工作的口号进了吴秋燕的办公室,聂新宇自然是不能转身就走。 事实上,聂新宇也颇感无奈,原本没必要一回来就把礼品送给吴秋燕,可香水这种东西放在自己这么一个男人宿舍里,要是让人发现了,还真会颇觉尴尬,聂新宇不得不防,赶紧把这些个烫手的山芋给送出去! 聂新宇虽然年轻,可心理年龄早就过了四十岁,对于男女之间的这些事情,那可不是二百五,而是相当成熟,绝对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有些时候,哪怕一个非常小的疏忽,也会酿成大错。特别是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更要特别注重细节! 坐在沙发上,聂新宇颇觉无聊。再说,一男一女呆在一个房间里,这气氛总是有些暧昧,让聂新宇有些不适应。 还好,吴秋燕或许是因为经常给领导服务,手脚非常麻利,很快就泡好了一杯热腾腾香气浓郁的咖啡,让聂新宇精神也为之一振! 这年代,想喝上一杯原汁原味的咖啡,还真难得。 吴秋燕今天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里面却是一件领口开的很低的衬衣。把装满咖啡的白色小瓷杯放到聂新宇面前的茶几上的时候,因为需要弯腰,领口松垮下来,离脖子已经有十几公分的距离,以至于聂新宇的眼睛可以直透她雪白的脖颈深处,甚至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都清晰可见。 这一抹很是诱人,让聂新宇禁不住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吴秋燕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聂新宇的异样表情,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形态非常优雅,柔柔的看着坐在斜对面的这个大男孩。 “燕姐,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聂新宇讪笑了一声,没话找话。 “和姐还这么客气,咖啡好喝吗?”吴秋燕用手指抚弄了一下额前的一丝乱发,嫣然一笑,风情万种。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聂新宇心里苦笑了一声。 要说实话,聂新宇还真的比较偏爱吴秋燕这样成熟而有魅力的女人多一些,或许是因为心理年龄的缘故。 无论是面对着未婚妻徐文丽还是深情款款的胡尔蝶,聂新宇心里总有一种犯罪感。 每次面对年轻女孩的时候,萝莉这个字眼总是会从聂新宇的脑海里跳出来。 “咖啡很香,燕姐的手艺真高。”想归想,聂新宇嘴上却是恭维着。 吴秋燕扑哧一笑:“新宇,你的嘴真甜,就会哄燕姐开心。” 聂新宇讪笑了两声,却是不好接话。 还好,吴秋燕似乎也看出了聂新宇的尴尬与拘谨,主动岔开了话题:“新宇,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吧。” 聂新宇略微一沉吟,才笑着说:“燕姐,我不想继续呆在县府办了。” 吴秋燕吃了一惊,马上很是关切地说道:“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聂新宇摇了摇头:“我总不能一辈子呆在县府办工作吧,我想去乡镇锻炼锻炼。” 这下,吴秋燕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叹了一口气:“新宇,姐知道你一旦做出决定,很难更改。不管你做什么,姐姐都会支持你。” “姐,你真好。”聂新宇也颇为感动,感觉心头暖暖的,和这样一个成熟妩媚知心的女人说话,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你想去哪个乡镇?”吴秋燕笑了笑,“我帮你来想一想办法。” 聂新宇又是摇了摇头:“谢谢燕姐,不过,我想去盘头乡,应该没有人会和我争。” 吴秋燕又吃了一惊,心下发急:“新宇,你没有发烧吧,盘头乡可是偏远乡镇,各项经济指标一直排在全县乡镇的末尾呢。” 聂新宇呵呵笑了起来,随即脸上充满自信:“一张白纸才好作画嘛。” 吴秋燕的眼神落在了聂新宇轮廓分明的脸蛋上,呆了半响,才嫣然一笑:“你的脑子里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思想,姐年纪大了,思想跟不上发展的潮流啦。不过,你既然这样想,肯定有你的理由,姐无条件支持你。” 聂新宇一口把茶杯里剩余的咖啡给喝掉,站了起来,笑着说:“燕姐,这次去省城,有什么重要任务吗?” “有个老上访户去了省城,事情有些麻烦。肖高望不在,信访工作又是姐负责的,就想找弟弟你帮忙,陪姐姐跑一趟省城。”吴秋燕一抬皓腕,纤细洁白的手指头拢了拢额前松散的几根乱发,动作显得很是妩媚,冲聂新宇笑了笑。 一听是上方案子,聂新宇也禁不住心头一紧。 对于地方上的基层领导来说,有两个雷区:一是计划生育,二就是越级上访! 无论是计划生育还是信访工作出了问题,对基层领导的年度考核都是一票否决! 所谓的一票否决,就意味着要是在这两个关键点的任何一个问题上出了事情,哪怕你别的工作干得再好,你的年度考核也是不合格! 一旦被一票否决的主管领导,轻则受处分,重则直接被罢免官职! 聂新宇心里也清楚一旦上访者在省城里闹出什么大的风波,惊动了省领导,他的老板水口县县长董中秋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最起码,董中秋逃脱不了一个领导责任! 正因为如此,聂新宇的心情也变得颇为沉重起来! “我回家拿点换洗衣服吧。”聂新宇略微迟疑了一下。 这也难怪,以聂新宇的经验,像这种上访钉子户一旦去了省城上访,短时间内基本上没可能把他们接回水口县,因为这些人都是脑袋一根筋,大多数文化素质都不高,只认党报上的某一条,并且把它当做唯一的真理。 聂新宇也觉得有些奇怪,他对信访工作可以说是一点都不熟悉,吴秋燕怎么一定要把他给拉去省城? “来不及了,赶时间。”吴秋燕却是不由分说,边走边道,“去省城再买吧。” “那好吧。”聂新宇苦笑着点了点头,还真有几分不适应。 第四十九章谁勾引谁 水口县信访办一共派出了两台车,聂新宇和吴秋燕坐一辆桑塔纳轿车,其他五个信访办工作人员坐一辆面包车。 聂新宇和其他几个人简单打了一下招呼,就上了吴秋燕的车。 聂新宇本来是想去坐后面那辆面包车的,却被吴秋燕给叫住了,说是在路上有事情商量。 没有办法,吴秋燕是领导,聂新宇只能惟命是从。 让聂新宇吃惊的是,吴秋燕居然亲自当司机! “司机班的老王病了。”吴秋燕似乎看出来了聂新宇的迷惑,笑着解释了一句。 “哦。”聂新宇应了一声。 吴秋燕也不多说什么,发动桑塔纳,很快就出了县政府。 吴秋燕一边熟练地驾驶着小车,一边和聂新宇说着这起信访案件的起由。 从吴秋燕的嘴里得知,上访人叫常军民,是水口县盘头乡人,前几年在村里办了一个砖厂。可后来,常军民和村委会的干部发生了冲突,砖厂也被村里给没收了。 这两年,常军民没少到县里和地区上访。可去省城上访,常军民这还是第一次,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常军民这次把他七十岁的老娘也带去了省城,据说兜里还揣着一瓶甲胺磷。”吴秋燕忧心忡忡地说,“听盘头乡的领导说,常军民扬言这次事情得不到解决,他和他家老娘就在省政府门口喝了那瓶甲胺磷。” “盘头乡没派人去省城吗?”聂新宇皱了皱眉头,问了这么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去了。”吴秋燕苦笑了一声,“可这几个乡干部都没有去过省城,光找省政府在哪里就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常军民呢。” “常军民的家庭条件怎么样?”想了想,聂新宇又问了一句。 “应该是非常糟糕。”吴秋燕看来对常军民的信访案件非常熟悉,马上给出了答案,“八十年代初,常军民还是盘头乡非常出名的万元户。后来,常军民办起了砖厂,生意也还可以,发了点小财。可因为砖厂纠纷,常军民据说是被几个村干部给打了,光是住院费就花了几万元,这两年又是什么活都不干,一天到晚就想着上访。现在家里应该是非常穷困,否则他也不会上访。” “如果是这样的话。”聂新宇略微一沉吟,就笑着说,“常军民应该不会住酒店,我们到了省城后,只需要在省信访办周围的小旅馆去找就行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吴秋燕嫣然一笑,伸手弄了弄额前的乱发,显得很是妩媚。 去省城的路况并不是很好,桑塔纳轿车的性能也挺差,车身一直颠簸的很厉害。 聂新宇也不敢多和驾车的吴秋燕说话,怕让她分心。毕竟,安全问题比什么都重要。 一直等吴秋燕驾驶着桑塔纳来到了快要到达省城交界位置的时候,聂新宇才笑着开口:“燕姐,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来顶一下吧。” “你行吗?”吴秋燕微微踩住刹车,降低了车速,一双妩媚的大眼睛飘忽着看向聂新宇。 聂新宇呵呵一笑,脱口而出:“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不要。” 说完这句话,聂新宇也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吴秋燕也没想到聂新宇居然会调戏自己,脸蛋一红,却也是硬着脖子笑着说:“那好吧,就让姐姐看你行不行?” 这下轮到聂新宇不好意思了,讪笑了两声。 吴秋燕把小车给熄了火,站了起来,就想从聂新宇的身前给绕过去换个位置。 可驾驶室的空间实在太狭小了,吴秋燕今天出来的很匆忙,穿着的又是高跟鞋,再加上驾驶了这么久,刚刚站起来有些不适应。 聂新宇还没有反应过来,吴秋燕就是“啊呀”一声,娇躯一晃,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聂新宇的怀里。 “燕姐,你没事吧。”聂新宇赶紧一把抱住了吴秋燕的娇躯。 “嗯,我没事。”吴秋燕已经是满脸红晕,眼睛微微闭了起来,不敢看聂新宇,显得很是娇羞。 聂新宇刚开始还有些纳闷,随即才醒悟到自己抱着吴秋燕的双手位置有些不妥! 原来,聂新宇的双手刚好抱住了吴秋燕胸前傲人的双峰,手感极佳。 而聂新宇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指尖,刚好夹住了吴秋燕胸前的一个小小突起,微微一动,那一点就湿了,让聂新宇吃了一惊。 聂新宇这一动,吴秋燕却是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呻吟真是要命! 聂新宇的生理起了反应! 吴秋燕正娇羞地想把自己的身躯从聂新宇的身上挪开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小腹下面女人最隐私的部位被一根坚硬的东东给抵住了! 聂新宇微微一动,那根坚硬的东东就把吴秋燕最隐私最柔软的部位给顶住了。 吴秋燕越心慌越挣扎,那个部位的摩擦就更加加剧! 这种摩擦真要命! 身为过来人,吴秋燕哪里不知道聂新宇身上那根坚硬的突起是什么啊。 可是,这种摩擦又让吴秋燕觉得很舒服很刺激,还真是欲拒还迎! 这个时候,吴秋燕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根本动弹不得。或者,她也在享受这份刺激,根本就不想动弹。 聂新宇也是脑袋一阵眩晕,忍不住腿部一动,用力往上顶了几下! “啊——”吴秋燕终于忍不住了,性感的小嘴一张,发出一连串要命的压抑的呻吟声音。 一股湿热勃然而出,吴秋燕的整个娇躯都瘫软了下来,小手挂住了聂新宇的脖子,眼睛微微闭着,似乎有几分畏惧,有几分期待,又有几分引诱! 聂新宇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重生以来,还没有开荤过呢。 吴秋燕红红的小嘴就凑在聂新宇的嘴唇下面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微微张合着,一股好闻的香气直入他的鼻子。 而吴秋燕的臀部似乎在迎合着聂新宇的动作,不断不安分的摇晃着,一阵阵舒适得要命的摩擦接憧而来,吸引着聂新宇犯罪。 聂新宇终于忍不住了,一低头,就含住了吴秋燕红红的柔软的小嘴唇,一顿疯狂地吸吮! 而聂新宇的右手,已经很是不安分的同时从吴秋燕外衣领口探了进去,捏住了一团柔软的突起,猛的一揉! 这一刻,聂新宇才意识到吴秋燕外衣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内衣,其他什么都没有! 吴秋燕发出了一声又一声压抑的呻吟,,双手死命地搂住聂新宇的脖子,整个身躯一上一下地起伏着,以至于整个车身都跟着有了微微的颤动。 也正是因为车身的微微颤动,让聂新宇突然醒悟过来,这是在车上,而现在躺在他怀里的正欲拒还迎的女人是他的上司! 聂新宇的右手不动声色从吴秋燕的领口抽了出来,然后用力抱住了吴秋燕的娇躯,动也不动,一直等到吴秋燕平静下来,这才把她整个娇躯从自己的腿上往右侧方向移了移。 这个时候,聂新宇一脸的平静,静静地看着吴秋燕。 聂新宇心里甚至有种期待,期待着吴秋燕给他一巴掌! 所有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个情节吗? “新宇,你好坏,敢欺负姐姐。”吴秋燕脸蛋红红的,好半天才平静下来,抛了白眼给聂新宇。 “对不起,燕姐。”聂新宇讪笑着,“刚才我没有忍住,都是姐姐长的太漂亮惹的祸。” 吴秋燕的脸蛋更红了,嗫嚅了半天,却是突然冒出来一句:“只要你想要的,姐姐都给你。” 聂新宇不敢接话,赶紧发动了小车。 吴秋燕也不吵闹,一路上一直保持沉默,时不时看向车窗外发呆,又时不时偷偷看上聂新宇一眼,脸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人的心思很奇怪,你千万别瞎猜,猜来猜去你还是猜不明白。 聂新宇一横心,干脆把心思全部放在了方向盘上,目不斜视。 “这坏蛋,把人家调戏到了这个程度,现在居然一本正经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吴秋燕一直等聂新宇先开口,没想到聂新宇一言不语,禁不住一阵恼羞,“可是,这个小男人还真要命……,我呸,我这是怎么啦,怎么尽想这些不要脸的事情。” 还好,聂新宇的驾驶技术也真的过硬,车开的又快又稳。 这也让吴秋燕很是纳闷,她心里清楚聂新宇大学一毕业就来了水口县县府办上班,平时也没有见过他开车,这驾驶技术难道在大学里就会了? “这个小冤家真是个妖孽。”吴秋燕心里叹了一口气,“在《半月时事》上都能发表那样的文章,还真不知道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好奇心往往害死猫,一个女人如果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感,那就离女人对这个男人产生好感不远了! 不到一个小时,聂新宇驾驶着桑塔纳就来到了楚南省省政府附近,又等了十来分钟,信访办的那辆中巴车才跟了上来。 两台车的性能相差得太远了,尽管桑塔纳轿车因为车里曾经因为发生了非常旖旎的一幕而中间停留了差不多五分钟,可中巴车仍然远远落在了桑塔纳轿车的后面。 “分三队吧,在这附近的小旅馆里去找。”这个时候,吴秋燕也是完全恢复了冷静,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晚上十二点之前不管找没有找到,都到泰平旅社集合。”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出镜